【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在嘉兴召开   ·关于召开二十四节气国际学术研讨会(网络视频会议)的通知   · 第十五届民间文化青年论坛奖征文启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中秋节专题

首页民俗学专题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中秋节专题

[黄涛]中秋故事溯源
  作者:黄涛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1-09-15 | 点击数:8665
 


  唐宋时期的中秋节就是以赏月为中心活动的节日。这两朝吟诵月亮的清词丽句俯拾皆是,围绕月亮讲的故事自也不能少。在中秋节形成并兴盛的同时,此前传了几百几千年的月亮神话、月亮传说等就跟中秋节联系在一起,形成了丰富的中秋节故事群。

  月宫里怎样出现了嫦娥?古人为什么将自己崇拜的月亮跟蟾蜍联系在一起呢?玉兔、吴刚又是什么时候、怎样出现在月宫中的呢?他们跟嫦娥是什么关系?民俗学专家黄涛先生为我们一一解答。

  中秋故事溯源

  黄涛,北京师范大学民俗学博士,现任温州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中国民俗学会副秘书长、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节会文化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主要研究传统节日、民间语言、文化遗产保护。

  月宫里怎样出现了嫦娥

  月亮上有一个长袖善舞的美女嫦娥,这是人们关于月亮的最著名的想象。

  《山海经·大荒西经》中记述了月母常羲给十二个月亮洗澡的情形:“有女子方浴月。帝俊妻常羲,生月十有二,此始浴之。”

  据考证,嫦娥就是从《山海经》里的常羲演变来的。只不过常羲在《山海经》里是月亮母亲,故事讲到后来,嫦娥就只是月亮上的一个女子了。

  如果说嫦娥一个人在月亮里,听起来有些奇怪:嫦娥怎么会一个人在那里?她是从哪里来的?她的婚事怎么办?人们觉得好奇,讲故事的人也就需要给一个圆满的解释,于是就有了嫦娥奔月的故事。这个故事在先秦以前就有了。最早的文字记录出现于战国时期的《归藏》:“昔嫦娥以西王母不死之药服之,遂奔月为月精。”这个记载比较简略,没有出现嫦娥的丈夫后羿,也没说怎么吃了不死之药的。唐代典籍《初学记》引西汉时期的《淮南子·览冥训》,记载了更完善的情节:“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羿妻姮娥窃奔月,托身于月,是为蟾蜍,而为月精。”姮娥就是嫦娥。那个曾射落九个太阳、从旱灾中解救人类的后羿向西王母讨来不死之药,嫦娥偷服了药,就轻飘飘地飞升到月宫,变成蟾蜍,就是月精。这就是古书中记载的嫦娥奔月神话。

  为什么嫦娥的宠物是玉兔

  汉代以后的月亮故事里有了玉兔的形象。不过它不是单独出现在月亮上的,而是作为嫦娥身边的动物,也可以说是嫦娥的宠物。

  玉兔在月中的位置可以这样概括:汉代起它开始在人们的传说中进入月宫,此时它有时被说成是月精,有时它也与蟾蜍在月宫中并存,有时也与嫦娥同处于月亮上。它在一开始就不是一只普通的兔子,除了有时尊居月精之位,还因为它在进入月宫之前是西王母的侍从,任捣药侍者之职,而执掌治病、长寿的神灵是受到人们特别的尊奉的,捣药的玉兔虽不是主神,但也有点药神的味道。到月宫之后,它仍然是捣药的姿态。从魏晋到唐宋时期,嫦娥身边有玉兔捣药的说法越来越盛行,这一时期玉兔主要是嫦娥的随从和宠物。明清以后,玉兔因为其捣药的职能受到人们的敬奉,并在人们拜月时得到供奉、祭拜,地位逐渐提升,以至于后来有时就作为月神单独受到人们的敬奉。这时它就隐约成为月神了,也可以说这一时期她是嫦娥的月神位置竞争者。明代人们开始单独祭祀玉兔,清代有了“兔儿爷”的说法,玉兔被塑造成一位威武又可爱的将军模样,既是被人敬奉的神灵,也是儿童的玩具。

  后期玉兔被人敬为月神,还跟父权社会盛行男神崇拜有关。但是无论何时,玉兔也没有完全取代嫦娥的月神位置,这是由于月神是女性的观念在民间是根深蒂固的。

  至于蟾蜍为什么变成了玉兔,闻一多先生解释说,是由于蟾蜍原来叫顾菟(音兔),如屈原《天问》里就有“顾菟在腹”(月神肚子里有一只蟾蜍)的句子,“菟”与“兔”同音(“蜍”也与“兔”音近);因为谐音,蟾蜍就被玉兔取代。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新网-北京晚报 2011年09月12日 16:56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专家破解“中国人的月亮情结”
下一条: ·[吴志轩]中秋之夜舞草龙
   相关链接
·[徐赣丽]当代城市空间中的民俗变异:以传统节日为对象·“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开幕在即
·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入选名单·[何杰峰]传统节日视野下的泰山信仰重构与变迁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周福岩]节日的视阈
·[黄龙光]当代“泛节日化”社会语境下传统节日的保护 ·[张隽波]传统节日及其符号在手机海报中的视觉传达
·[陈娟娟]节日与时间观研究70年·月饼模子
·[张勃]振兴传统节日,大众传媒怎么做·[张勃]坚守与调适:城市化进程中清明节的传承与变迁
·[潘文焰 仲富兰]我国传统节日文化的生产性保护路径研究·[萧放]正月十五闹元宵——元宵节俗的文化精神
·[陈熙远]中国夜未眠——明清时期的元宵、夜禁与狂欢·[Lin Yutang] Lanterns, gongs and fireworks: A Chinese philosopher recalls his boyhood
·汉声:《大过猪年》·春节日历:年俗点评
·春节民俗日历·萧放:《春节》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