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学位教育与招生信息
   高校民俗学学科建设
   高校民俗学课程与教材
   民俗与中小学乡土教材
   民俗学学位论文题录
   全国民俗学研究生暑期学校
   公开课(MOOCS)

民俗与中小学乡土教材

首页民俗与教育民俗与中小学乡土教材

评:应将民俗文化纳入学校教育
  作者:巴山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1-04-27 | 点击数:4999
 


  我国是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有着丰富多彩的民俗文化。尤其是传统节日,是传统习俗、礼仪等各种活动的重要载体,也是表达社会思想情感、精神信仰、道德观念及人生理想的特定文化空间。诸如:喜气洋洋的春节、张灯结彩的元宵节、怀乡祭祖的清明节、纪念屈原的端午节……其中蕴含了中华民族敬老爱幼、勤劳善良、与人为善、爱国爱民等优良品德。

  然而,民俗所具备的教育功能,长期以来却常常被忽视。去年端午节前,曾看过一则报道:一名韩国留学生到上海,想看看中国传统的端午节究竟是什么样子,结果却大失所望,他发觉某些地方过端午节气氛甚至比不上韩国国内。反而是多数年轻人表示过洋节是时髦,过传统节日没气氛。

  造成民俗文化缺失的主要原因,一是社会经济的转型对民俗文化的冲击,二是外来文化的输入对民俗文化的渗透等。而另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学校教育教学对民俗文化的冷落。长达几十年的应试教育使学校教育,尤其是文史学科教学长期处于对课本知识点的死记硬背,漠视对学生人文素养的培养,更谈不上去挖掘民俗文化了。缺乏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艺术的熏陶,缺乏对中华民族民俗文化应有的了解,从而导致了当前一代青少年民俗观念的淡漠、民俗知识的匮乏。
 

  青少年时期是人生观、价值观形成的重要阶段。自古以来,我国就特别注意民俗文化中所具有的“教化”作用。孔子说:“移风易俗,莫善于乐;安上治民,莫善于礼。”其中所强调的就是民俗文化在社会安定和促进和谐中的作用。尤其是在塑造某个民众群体所认同的最高尚的个人品质和行为中的作用。所以,对于青少年学生,民俗文化教育有着其他学科教育教学不可替代的作用。如我国各民族的民俗中都有尊老爱幼、热情好客、大公无私、乐于助人的美德。我国朝鲜族正月十五众人为老人们祝福的“老人节”;哈萨克族“在太阳落山的时候把客人送走,就是跳在河水里也洗不清”的谚语;西藏路巴族把能留住客人吃饭、讨客人欢喜视为光荣的民俗;景颇族一家建房众人帮等等。因此,将民俗文化的精华转化为学生的认识,并以此引领他们的行动,对培养他们的优良道德品质非常重要。

  将民俗文化纳入学校教育,不仅可以使学生了解到中华民族的风尚、礼节、习惯并可以在此基础上使他们正确认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特别是其精华之一——传统美德。我们应以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中“律己修身”“仁爱孝悌”“诚信好礼”“精忠报国”“天下为公”“自强不息”等传统美德,来帮助学生学会做人、处世,培养他们的民族精神,提高他们的素质。

  加强民俗教育还有助于培养青少年的审美意识。民俗是社会、集体的创造,扎根于人民生活的土壤之中,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在某个民俗或地区的民俗中,一般都保留了该族或该地区人民的好恶感情和审美情操。能传承至今的民俗,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有不少美的东西。在民俗教育中加强这一方面内容,可以帮助学生认识先人的审美观,进而增强其审美意识。如介绍汉族端午节赛龙舟,蒙古族赛马,苗族斗牛、跳芦笙等具有竞技性质的民俗,可以使学生透过活泼、生动的民俗看到各族人民对积极健康、向上的活动的追求;又如介绍江浙一带汉族人民正月初一吃“百事大吉”食物(指吃桔子、柿子,因“桔”与“吉”、“柿”与“事”谐音,取其吉祥之意)的民俗,使学生看到人民对幸福生活的向往,从而加深热爱民族传统文化的情感,形成良好的审美情感和审美标准。

  我国民俗文化丰富多彩、博大精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有生命力的一支,是民族凝聚力和精神文明的动力。具有地方特色的民族历史风情教育,可以激发学生对家乡的情,对民族的爱,进而肩负起传承和发扬中华民族五千年灿烂文化的历史使命。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中国文化报 2011年04月27日 15:51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继承发扬民族民间文化 贵州苗族芦笙舞进课堂
下一条: ·民间艺人推非遗进课堂
   相关链接
·“国际视野下的高原民俗文化学术研讨会”在青海西宁成功举办·《青海村落民俗文化志丛书》正式启动
·[周跃群]保护与发展的权衡:民俗文化遗产化视野下的动物伦理反思·[周全明]经验与问题:日本民俗文化财保护研究
·[张婉婷 刘芳芳]将民俗文化融入职业教育中的实践探索·[张启龙 乔方辉]当代民俗视觉下的纪实摄影及其文化价值
·[文忠祥]乡村振兴中民俗文化介入的可能性·[王明欣]关于民俗博物馆发展的建议
·[明新胜]从我收集并编著《淅川移民与民俗文化》看新时期城乡建设中留住记忆留住历史的必要性·[米海萍]敦煌文献《韩朋赋》中的民俗文化意象
·[刘路路]论《喀左·东蒙民间故事》中的东北方言和民俗文化·[李凡]胶东地区乡村民俗文化传承发展现状与发展路径的调查
·[黄晔]民俗学视域下古代长江流域风情的多重展示·[胡蝶 王娟]困境与出路:“僵狮子”传统民俗文化传承研究
·[顾瑞强]沂蒙民俗文化与乡建旅游振兴·[陈杭勋]多元主体理解与建构下的民俗文化多样态存续
·[卜凯悦]贞节烈女神圣化·第二届东亚民俗文化与民间文学论坛在首尔举办
·《满族民俗文化》丛书亮相 输出阿拉伯语版权·[张娅妮]脱“俗”求“艺”:现代舞台化背景下传统秧歌的民俗因素分析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