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国际经验

首页民俗与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国际经验

[沃尔夫冈·卡舒巴]文化遗产在欧洲──本真的神话
  作者:[德] 沃尔夫冈·卡舒巴 (Wolfgang Kaschuba)   译者:杨利慧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1-03-04 | 点击数:12121
 


  今天我要谈谈“文化遗产”(cultural heritage)这一概念的漫长发展过程,其中会兼及“文化本真性”(cultural authenticity)的概念。从某种程度上说,在其成为今天这样一场“全球性的”运动之前,“文化遗产”是一个典型的“欧洲的”建构和传统。

  为了使诸位对我的话题有一个更加诗意的印象,我的演讲要先从一小段文学作品开始。1927年,约瑟夫•洛特(Joseph Roth) 的小说《无尽的逃亡》在德国发表了。洛特是一个犹太人、加利西亚人 和奥地利人,而且——或许正因如此——他是一个坚定不移的欧洲人。在他的这部小说中,描写了一个人的生活方式,这一方式越过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混乱的欧洲,越过了俄国革命,直接来到了1920年代炫丽诱人的柏林中产阶级的沙龙。在那里,他的主人公Franz Tunda加入了一场世故的、有关贵族社会的谈话。下面是小说中的描写:

  在那天的庄严时刻里,他们都在谈论一个共同的欧洲文化。一次Tunda问:“您是否可以准确地告诉我,您声称要保卫的共同的欧洲文化是什么,即使它甚至从未受到过外来的冲击?”

  “那是宗教!”——总理说,尽管他从未上过教堂。

  “那是文明!”——夫人说,尽管人人都知道她有许多情人。

  “那是艺术!”——外交官说,尽管自上学以来他从未看过一幅绘画。

  我们可以看到,小说中的人物扮演着自负而又空虚的角色,在他们的时代里,“欧洲文化”似乎是一个神话,没有太多真实的含义。我相信,中国文学里也会有类似的描绘,来对过去或者当下的认同进行自嘲式的反省。我们知道,文学是虚构的,这部小说也有80年历史了,但是洛特小说中的形象却与我们目前有关“文化遗产”的论争以及其中牵涉的问题有着双方面的契合。因为,一方面,民族“遗产”的观念意味着“政治上的正确性”(political correctness);另一方面,它似乎更意味着不被喜爱、相当模糊和矛盾的一系列传统。那么,文化遗产在欧洲——一个基督教的欧美国家,拥有西方的启蒙运动、欧洲式的文明与个人崇拜的欧洲——的情形如何?最可能的情形是:与洛特小说中所描述的情形相似——这些事象认真地说并不准确,但似乎又都是那么一点点。实际的情形是:古老而神秘的有关“欧洲性”和“遗产”的争论已经持续了200年之久!

  就此而言,“欧洲性”所表明的其实是言语和修辞上的存在,是一个充斥着各种想象与关联(associations)的空间。这是一个经典性的题目,发散性的(diffuse)经验、观念和希望把我们与欧洲相连。但是在“欧洲性”的三棱镜中,这些因素被发散出去,就像光先被聚集起来再被折射出去后会变得有所不同。这在1989年之后更为明显:由于在不明确的空间和含糊的边界里对模糊的价值观的折射,“欧洲”再一次呈现出了新的面孔。但是同时,欧洲还标记着一个文化背景,以此为衬托,“集体和自我的形象”得以发展——以不同的方式发展,但都符合一个新的欧洲“认同的政治”。

  从我们的民族志的观点来看,这种“开放的”情势向我们展示了不同寻常的前景和识见:考察欧洲文化景观(landscape)和心意景观(mindscape)的新视角。在这一背景下,我想在双重的意义上展开我的讲演:一方面,考虑到我们的“民族学的遗产”,尤其是在“欧洲的世界图景”与“民族学的有关过去的世界观念”之间的联系与共谋;另一方面,也考虑到新的、欧洲式的“文化遗产”的观念以及“民族学的想象”。

  一、 过去:欧洲的和民族学的遗产

  对于这一“欧洲的遗产”,我们的确存在着界定和道义方面的问题,但是我们明了这一“遗产”是如何起作用的。我想在这里做一个简单的概括:早在启蒙时代,“欧洲”便作为心意建构而存在。这一建构有着特殊的文化权威,受到“欧洲文明”这一观念的支持。在欧洲精英的政治中,它成为一个强有力的思想,因为它代表了双重观念——欧洲是全球发展的模范,同时,也是世界阐释的中心!

  然后我们民俗学家来了!从18世纪晚期起,德国伟大的文化哲学家赫尔德和欧洲强大的文艺浪漫主义运动,使得民俗学与民族学能够为这些文明的形象和叙事做出巨大贡献。这样一来,“文化”成为欧洲自我认知的核心的、策略性的资源:以语言和传统为媒介而建立起强大而富有意义的“我們共同的精神倾向”,同时也是一种特殊的、按照需要来加以改变的和情感化的知识——这是对祖宗世系、从属关系和传统的保障。

  由此,一个内部的“关于人民、区域和国家的欧洲秩序”得以依据文化而被建构。它可以被本质化:作为“自然性的文化”,用于建构德国人的“原乡”(Heimat)、瑞典人的“人民之家”(Folkhem)、俄国人的“灵魂”(Soul),以及非洲或亚洲的“充满异国情调的”部落社会。自从18世纪中期以来,通过塑造诸如此类的“人民法典”和“部落地图”,族群的起源、物质特性与精神特性被以貌似“科学”的方式建构起来。

  用法国人类学家皮埃尔•布迪厄的意思说:这些早期民俗学和民族学的知识因此代表着在权利的“社会空间”中暗含的策略性的知识。这就意味着,知识在权力的社会空间中变成政治策略的一部分。通过发展政治性的关联以及“文化上具有本土性”的政治单位,知识为今天民族主义的欧洲提供了特殊的“一体化的知识”。将文化遗产视为“共同的知识”的观念是这类观念的核心。这一“知识”是由特殊的文化技艺构成,通过搜集大众服饰和故事,通过百科全书和博物馆,这些技艺使传统的记忆和保存成为可能。但是这枚纪念章的另一面是,有关文化的变化和偶然性的所有观念都被去除了。因此民俗学家和民族学家们发展出了一个非常带偏见的工作规程:搜集实物和文本,帮助民歌和神话的生长,将实物文化博物馆化,划分“文化场景”,确定“典型的”象征符号和仪式等等。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民俗学博客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专题║ 《社会科学报》:亚洲四国文化遗产保护
下一条: ·小川直之:“人间国宝”是大师 也是财产
   相关链接
·《文化遗产》:2020年第6期目录·[黄龙光]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公共民俗学实践路径
·重磅丨太极拳、送王船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含申报片)·32项遗产项目入选教科文组织非物质遗产名录
·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领域·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15届常会将通过在线方式召开
·[关志和 Ms Kate, Kwan Chi Wo 关伟铭]世纪疫情对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澳门“鱼行醉龙节”的影响与挑战·[张兆林 李希进]传统美术类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生产标准研究探微
·[朱熹晨]功能主义视阈下的彝族阿细祭火节·[穆昭阳 颜磊]赣南客家农业文化遗产的收集、整理与利用问题探讨
·[胡亮]日本文化遗产的解构与重构实践·[杜思慧]江西赣县夏浒古村的保护与旅游现状调查
·[曹祎媚]文化产业发展对非遗“雅化”转向的影响研究·[祝春燕]非物质文化遗产视角下乐都洪水火龙舞保护与传承研究
·[张寒月]传统医药类非遗保护的标准研究·[王炫力 杨慧馨]化危为机:体育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发展研究
·[王薇]试论非遗保护的国际标准·[王琨]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民间口头叙事及其保护标准
·[刘吉平 宋涛]汇通南北:丝绸之路陇南段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与开发述论·[林晓平]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核心要素问题的思考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