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会员之声
   学术传真
   会议信息
   讲座信息
   媒体报道
   时评杂谈
   出版资讯
   音影图文报道

会员之声

首页动态·资讯会员之声

拜年:温暖的文化仪式
  作者:记者 李韵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1-01-31 | 点击数:3922
 


 

  兔年春节将至,有一句话开始越来越多地从心里冒出来:“给您拜年!”

  拜年,是中国民间的传统习俗:对祖先的祭拜,是炎黄子孙慎终追远情结的反映;对长辈的祝福,是中华民族孝心文化的演绎;对亲朋好友的感谢,是知恩图报的道德文化的衍伸;对邻人街坊的问候,是华夏文明中礼仪文化的延续;对自己新年生活的美好向往和祈祷,是理想和信仰文化的表达……拜年,是人们在辞旧迎新时相互表达美好祝愿的一种方式,也是一种文化仪式,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让我们来听听专家们怎么说。

  萧放(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民俗学会常务理事):如果说一年的365天就是365里路,那么春节新年就是重要的驿站。人们一路的辛劳,一路的喜悦,都汇聚在这一时间驿站中。在这个驿站里,人们用拜年等仪式传达着亲情和友情,团聚着家人邻里,这是何等温馨与幸福。

  张勃(中国民俗学会理事、北京联合大学北京学研究所副教授):拜年是一种关心,是一种问候,是一种祝福,是密切彼此关系、让人感受人间温暖的重要方式。

  拜年,又叫贺年、贺岁、叩节、庆节等。从这些名称上可以看出拜年有庆贺的含义,庆贺新一年的来临,祝福接受庆贺的人在新的一年里吉祥如意,平安健康,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拜年要拜,有要身体的动作,通常是叩首。直到今天一些地方还依然保存着叩拜的做法。

  城市社区居民平时没有多少往来,不像农村中乡里乡亲,比较熟识,春节拜年比较自然。其实大家可以借着过年的机会微笑着送上一句“过年好”,从而将陌生的关系变成相识。相信在那一句问候里(也是一种拜年的方式)也能感受到一些暖意。

  萧放:“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过年时人们更看重的是“情”.人是群居的社会动物,寻求文化的归属与心灵的安顿。奉祀家族祖先,亲人聚会欢乐,人们的精神在亲情的浸润交融之中得以升华。今天是网络化时代,同时也是陌生化的时代,我们民族需要有一个亲情汇聚的节日,春节作为极具精神价值的文化传统,在当代社会生活中映射出异样的光芒,对于我们来说,它是光明而温暖的。

  李汉秋(中国民协节庆委员会主任、传统节日放假的首倡者):辞旧迎新始终是过年也是拜年的主题、核心。拜年说的话、送的礼,甚至吃的东西,无不体现出对新一年的期盼和祝福。此时人们心中充满对未来的希望,对过往的人际关系中产生的摩擦、龃龉、不悦等,多会采取一种宽容、化解的态度。从这个意义上说,拜年的现实意义集中地体现在调适人际关系方面。

  中国文化推崇含蓄,有些平日不便表达或不好意思表达的情感,均可借拜年之机抒发一下。人们抱一抱拳、拱一拱手、道一句“给您拜年”,一切都很简单,事实上却是一种仪式。在这种简单的仪式中,平日里的误会、不满化作祝福、赞美,舒缓过往的矛盾,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尤其是晚辈给长辈拜年还包含着“感恩”意识的培养。长辈对晚辈的爱通常是自然而然地传递,而晚辈缺乏回报长辈的人性自觉。于是人类先哲自觉自发地设计了“敬老”规则,以风俗习惯补偿“爱幼”成本和精神损耗,促进人情良性循环,所以,拜年不但是提升亲情密切度的民间礼规,也是民间社会精神操练、人文教化、道德修养的自治活动。

  苑利(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导):年的文化属性,除了辞旧迎新外,就是通过各种仪式重构人际关系。

  祭祖仪式所强调的是对同一血亲的认同,这当然会起到凝聚族人的效果,而拜年正是从此开始;给家人拜年,对于重构家族或家庭成员内部的人际关系十分重要;给亲朋好友、同事领导等拜年,显然是在重新梳理亲朋好友间的人际关系,增强亲密程度;还有些地区在正月初八之后要耍社火,人们都会扭着秧歌,踩着鼓点,到附近的村寨拜年,而这些活动的真正意图,就是通过走乡串寨重建一个更为广泛的社会关系。可以说,中国人凭借着新年中的各种拜年仪式,建立了友谊,增强了互信,完成了和谐社会的建设。

  李汉秋:拜年氛围中的人际和谐关系体现为:尊老爱幼,彬彬有礼,互致祝贺,团结和睦,洋溢着亲情、友情、温馨,一扫粗野、嫌恶、仇怨。而这些正是构建和谐社会的精神资源。(本报记者 李 韵)
 

  文章来源:《 光明日报 》2011年01月25日09 版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安德明:老外缘何喜欢中国年
下一条: ·情:拜年中不变的DNA
   相关链接
·“端午与文明生活”2021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张勃]中华传统节日的文化内涵与当代价值
·[高鹏程]传统节日当代传承的寺院参与·[高俪杰]浅谈中国传统节日习俗的文化价值及地域差异
·[郑至豪]从地方志看湖北新洲许逊信仰的历史变迁·[季中扬]传统节日文化传承与乡村发展
·[黄旭涛]节日文化的空间特点及其重建意义探讨·[徐赣丽]当代城市空间中的民俗变异:以传统节日为对象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开幕在即·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入选名单
·[何杰峰]传统节日视野下的泰山信仰重构与变迁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周福岩]节日的视阈·乌丙安:“年”和“春节”的渊源与变迁
·詹石窗:春节礼俗及其文化精神·[黄龙光]当代“泛节日化”社会语境下传统节日的保护
·萧放: 春节回家,我们的文化物候 ·[张隽波]传统节日及其符号在手机海报中的视觉传达
·[汪德生]探究立春节日文化的演变与传承·[陈娟娟]节日与时间观研究70年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