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学会简介
   学会章程
   学会机构
理事会
秘书处
中国民俗学网编委会
中国民俗学会志愿者团队
   学会大事记
   学会会议
会议动态
联办会议
   学会出版物
学会通讯
学会年刊
中国民俗学年鉴
   学会活动
中国民俗学会与非遗保护
学会成立30周年系列纪念活动
我与中国民俗学会:纪念中国民俗学会成立30周年
中华春节全景纪实摄影行动
生肖卡通设计有奖征集
感受春节:马鸣湖杯学生征文
春节文化网上谈
   知识中的伙伴
民间文化青年论坛
北京民俗博物馆
学苑出版社
妙峰山研究会
   对外学术交流
中美非物质文化遗产论坛
   本网公告
   联系我们

感受春节:马鸣湖杯学生征文

首页中国民俗学会学会活动感受春节:马鸣湖杯学生征文

[肖旻]我愿年年春到户
  作者:肖旻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6-12 | 点击数:4342
 

·“马鸣湖杯感受春节大中小学生征文比赛活动”:大学组二等奖·

 

  春节是中华民族的传统大节,也是中华民族所有传统节日中最为重要影响力最大的一个节日。我认为孩子们对春节的向往要远远比成年人强烈的多,因为每年的这个时候,家人团聚,孩子们可以收到长辈们的红包,可以放鞭炮,可以和前来吃团圆饭的其他伙伴们一起熬夜、做游戏,在目前特殊的独生子女政策的影响下,在这个邻里甚至亲戚之间的关系日趋冷漠的时代,孩子们趁着过年这个大好时机实现了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在平时生活中无法得到的一些乐趣。

  在我们这些大部分生活在城市中的80后和90后们的记忆中,春节是安静祥和的,因为当时的政策是不允许那种会把春节搞的像“北约轰炸下的巴格达”的鞭炮在市内燃放,这不得不说是我们这代一部分人的遗憾。

  春节之于童年时的我其实很简单,它就是一个无忧无虑的长假。每每春节的到来总可以让我兴奋地失眠,这种感觉可能只有在小学组织春游时才能再次体会到。当时的小学生已是“平时作业成山,周末补课报班”,好不容易春节来了可以放松放松和远在各地的各个表姐妹、堂兄弟玩耍,实在是一年里不可多得机会,所以自然要玩的尽兴。至少我们还没有生活上的负担,父母们照顾一切,而他们在新年就没有那么轻松了。年货肯定要准备,屋子也一定要在年关到来之前收拾的井井有条,给各家孩子们的压岁钱要算好,不能给多也不能少。年三十那天我们通常都会搬去外公外婆或者爷爷奶奶家和他们团聚,同时也为了帮老人们做团年饭,陪他们聊聊天。小孩们就尽情的玩吧,在家里面可以一起看电视、玩游戏、逗小猫,出去可以在小区里玩捉迷藏,甚至还可以在草坪上踢踢球,毕竟平时串亲戚的次数不多,好不容易小孩子们见着面了便撒欢的享受。家长在这天也不会打骂教训孩子,因为旧习俗说如果孩子在这天哭闹来年是要遭灾的。

  伴随着午夜钟声的敲响,自从吃年夜饭时便紧闭的大门在这一刻也打开了,人们盼望着好运滚滚而来。对于我,对于所有人,每一年的到来都充满了未知,谁也不知道在新的一年里来的是好运抑或是其他。98年春天,外公病逝,由于他生前是某人事处处长,每逢春节总是有很多访客来探望他老人家。我永远都会清晰地记得1999年的春节,那巨大的反差,往日3桌4桌年夜饭的场景自此一去不复返,这回来“捧场”的亲戚们只剩下妈妈姊妹几家人,外婆看到这场景唏嘘不已。年初一,我们照旧去各家拜年,但是来外婆家拜年的人却寥寥无几,而所谓的朋友们甚至连一个电话问候也没有,这和往日络绎不绝的拜年客相比冷清太多。人就是这么现实,东西一旦没有了价值,就被随意丢弃,对人也是一样,尽管人应该是有感情的动物,不像那冰冷的东西,但是现实有时无情的让你心碎。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过春节的渴望也已不是那么强烈,最盼望的不过是各亲友们送出的红包。又过了几年我们家也搬出了那个城市,来到一个更充满生机的大都会,辞旧迎新永远是春节的主题之一,这几年中国社会翻天覆地的变化足以让我对未来充满信心,尽管未来依旧神秘,但我依然期待。不过可以想象家乡的年已经越过越冷清了。

  10年弹指一挥间,在经历中考、高考的洗礼,我终于迎来了我梦寐以求的大学生活,汗水泪水交织谱写的一首青春狂想曲正在继续。2年前的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在大学这个4年中能有机会被学校选派到美国进行交流学习。

  2009年1月8号,我只身一人登上了前往美国的飞机,第一次出国的我不免心中忐忑,这个我们从电视书本上已熟知的国家,究其真实面貌是否如书本所描述?我的语言真的过关么?生活上的种种我真的没问题么?带着无数的疑问,我踏上了前往美国的求学路。

  这一年的春节是公历1月27号,而这天并不是双休日,因此我们还得照常上课,学校虽然会组织中国学生一起看春晚,但毕竟身在异国与家人相隔千里,浓浓的乡愁弥漫在华裔留学生中。于是,我和几个要好的朋友决定大年三十那天聚一聚,一起吃年夜饭,用朋友之间的温情融化内心孤独的坚冰。

  不过做年夜饭的材料着实让我们伤透了脑筋,很多中餐所需的食材、调料在美国一般的超市都买不到,我们同寝室的4个朋友不得不在农历大年二十九的夜里下课后驱车1个多小时前往市西区的一个亚洲超市购买香醋、甜面酱等调配料。超市关店时间较早,所以这一路都很匆忙,慌忙中就有位平时就比较马虎而且甚为聒噪的同学把学生证给弄丢了,这可把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路上唠叨个没完。不过好在第二天他得知补办的速度很快只需再交10美圆的工本费5分钟就能拿到新证,这才让他踏实下来,要不过年这些天我们就无安静之时了。

  年三十晚那天下午一下课,朋友们便都聚在我们家,开始准备年夜饭。大家都拿出了各自准备的材料,李同学带来了他在沃尔玛买的肉类产品,王同学带来了家长从中国寄来的麻辣火锅底料和自己购买的各种蔬菜,小胡则是给大家带来了电饭煲和波多黎各产的大米,我们则准备了擀好的饺子皮及馅料。在七嘴八舌商量完如何利用手上的材料并分配好各自工作后,我们很快便开工了。我负责包饺子,下饺子,这是我生平第二次包,所以手艺上差强人意也是不可避免的,我也尽量把饺子捏实,适量的包陷,外形上再做的美观,不过到最后我发现我在创造饺子外形上还是比较失败的,没办法只有等水烧开了下饺子看看口感如何了。做菜的每个环节分工也都比较好,有洗菜切菜的,有掌勺做菜的,不太会做饭的同学都帮忙做些洗碗收拾桌子清理垃圾的杂物,一切都进行的井井有条。

  几位有心的女同学还用红纸做了副春联,由于没有毛笔,我们只好拿粗记号笔在上面写下“牛年福满门,岁首春到户”贴在了门外,还挂上了我们自制的红灯笼以点缀,着实具有中国特色,也吸引了其他外国同学的注意,虽然也有些人面带疑惑,但大部分人都纷纷称赞我们所做的这些点缀,认为这些“So Cool” ,我们心中顿感无比自豪。

  忙活了差不多一下午后,一道道香喷喷的饭菜也都做好了。因为有四川的同学,香喷喷辣乎乎的火锅肯定少不了,而且我们所吃的主食也分成了南北两派,南方同学吃米饭,北方同学吃饺子,我第一这么深切的感受到了南北方文化间的差异。一国之内尚有巨大差异,更何况国与国之间呢?旅居在外的中国人时常抱怨美国人有时不理解中国人,我们同样也不理解他们呐。美国现在在世界范围内的文化输出让更多的人了解了他们,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认为我们了解他们比他们了解我们要多的原因;而反观美国人,他们大多只关心身边发生的事情,媒体也多报道国内或者西方世界的事件,对我们中国的了解还停留在至少20年以前,另一方面中国这些年在处理世界问题上也略显低调,对外文化交流工作做的也不够多,这也造成了他们对中国的了解少之又少,很多美国人都不知道春节为何物的,而我们基本都知道他们的圣诞。

  都说自己做的菜最香,这句话我是再同意不过了,我做的饺子虽然煮散了一些但是总体的形态还是保持的很好的,大家也戏称“此乃饺中之上乘”。席间大家欢声笑语,聊着这段时间的一些经历,也倾诉了这些天在美国的苦闷,我们其中几个年岁较大的也冒着美国法律禁止21岁以下人士喝酒的危险,领导我们几个小兄弟偷开了几瓶啤酒,在家中畅饮。晚些时候则有更多的人加入到了我们庆祝的队伍中,大家一直开心的聊着,玩着纸牌游戏,电台里播放着的美国流行音乐,仿佛在提醒我们现在身处异国。凌晨的时候通过网络通讯软件通过视频给父母亲人们拜个年,虽然相隔万里感觉却近在咫尺,是科技拉近了世界各地人与人的距离。

  环境在变,人也在变,西方国家发展道路上遇到的种种问题正在我们这个社会以及我们每位公民身上又一一重现,我只希望能找回儿时对春节美好纯粹的记忆。身为炎黄子孙,无论我们走到哪里都应保留发扬我们的优良传统,将其带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因为这些传统都是我们区别于世界其他民族的一些重要特征。我们更不能因为社会的发展而忘记祖辈的传统,这样做无疑是在泯灭一个民族的性格,一个没有鲜明民族特色的国家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世界强国。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上一条: ·[邱家慧]腊八节,心里的一抹温情
下一条: ·[刘丹]小村的年
   相关链接
·[张隽波]传统节日及其符号在手机海报中的视觉传达·[汪德生]探究立春节日文化的演变与传承
·[陈娟娟]节日与时间观研究70年·[张勃]振兴传统节日,大众传媒怎么做
·[张勃]坚守与调适:城市化进程中清明节的传承与变迁·[潘文焰 仲富兰]我国传统节日文化的生产性保护路径研究
·[万建中]面对城市春节重构的应有态度·[萧放]正月十五闹元宵——元宵节俗的文化精神
·[陈熙远]中国夜未眠——明清时期的元宵、夜禁与狂欢·[田兆元]中国春节:节庆符号背后的文化叙事
·[Lin Yutang] Lanterns, gongs and fireworks: A Chinese philosopher recalls his boyhood·春节:对联与门神的起源
·原来除了中国,这些地方春节也是法定假日!·从年俗变迁看改革开放40年
·张勃:当代春节的十大变化·透过春节,世界感知日新的中国
·汉声:《大过猪年》·春节日历:年俗点评
·春节民俗日历·萧放:《春节》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