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春节专题

首页民俗学专题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春节专题

冯骥才:春节是中华民族最大的非遗
  作者:冯骥才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2-10 | 点击数:8500
 

  冯骥才:春节是中华民族最大的非遗

  步入春节倒计时,人们在对春晚抱有期待和好奇之外,也有一些批评的声音。但不论褒贬,春晚仍然是绝大多数中国人春节的传统节目。

  春晚为什么会被接受?因为它与“年心理”一致。春晚的主题是欢乐的,符合人们的情感表达,成为笑星的福地。可以说,当代笑星的知名度是春晚成就的,更是“年心理”、“年文化”成就的。这因为,春晚的形式是合家团聚的,一家人围坐看电视,符合中国人全家团圆的美好理想,又符合人们守岁的传统习惯。所以,春晚可以在人们心中扎根,成为我们最近20年来对“年文化”的一种伟大创造。

  与春晚一道成为“年文化”的,还有春运。团圆是中华民族的一个古老梦想,有了这样的梦想,才有了现代社会的春运。临近过年,中国所有的城市、乡村,都变成了情感磁场,把出门在外的人吸引回家。每每望着人满为患的机场、车站和排成长龙的购票队伍,我都会为“年文化”在中国人身上的这种刻骨铭心而感动。春运的人潮所洋溢的,不正是“年文化”的精神核心——合家团聚吗?还有哪一种文化能够一年一度调动起如此动情的千军万马?能够凸显故乡和家庭如此强大的亲和力?

  欣慰的是,由中华民族集体创造的这一整套密集而丰富的“年文化”,正越发受到政府和各界的重视。假期前调、春晚现象、取消除夕禁放烟花爆竹等,春节正摆脱“淡化”的威胁。特别是从2008年起,年三十“转正”为国家法定假日。中国人过年从腊八开始,腊月二十三是小年,年三十晚上是高潮,初五开始,年俗活动由家庭走向社会,正月十五是压轴戏。年三十晚上最重要,之前都是“忙年”,扫房子、置年货、返家乡。如果年三十不放假,似乎与民俗相矛盾。想当年,我和几位民俗学家、政协委员提案建议把清明、端午、中秋调整为法定假日,后来又建议将春节假期前调一天,年三十(除夕)放假,这些建议都被采纳了,我们很感动。因为调整假期,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是大事。

  节日的本质是精神的。看似民俗形式,实则是人们在高扬心中的生活情感与理想。这里有民族和民间的精神传统、道德规范、审美标准和地域气质。如果我们不从文化、精神上看节日,就不明白节日为何物,会不经意间随手丢掉。

  所以,我还想建议将春节放在我国申遗的首位。这样可以提高人们对春节文化保护的全民自觉,增强文化自信,促进中华民族四海一家的认同感和亲和力,同时,可加强国家与民族的软实力、文化影响力和民族人文形象。

  抢救非物质文化遗产,不仅要救山村乡野里那些有失传危险的古老艺术,也要救人们不经意中可能丢失的“年味”。因为,无论是文化价值还是精神内涵,春节都是中华民族最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来源:人民日报)

  博主:冯骥才(中国文联副主席)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0年02月09日 17:18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张勃]《中华民俗通志·节日志》之正月
下一条: ·春节的变迁:中国年走向世界 “恐归族”引关注
   相关链接
·[韩成艳]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主体与保护主体之解析·[杨利慧]社区驱动的非遗开发与乡村振兴:一个北京近郊城市化乡村的发展之路
·[牛光夏]“非遗后时代”传统民俗的生存语境与整合传播 ·[胥志强]关于非遗保护的理论思考
·[谢中元]非遗传承主体存续的文化社会基础 ·[张毅]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工艺项目的传承与创新
·[何杰峰]传统节日视野下的泰山信仰重构与变迁 ·[马翀炜]知识谱系的构建与人类智慧的分享:聚焦中国边境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
·[徐磊 荣树云]非遗保护运动与民俗传统的互动同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正式实施
·非遗不应被过度“消费”·[周福岩]节日的视阈
·乌丙安:“年”和“春节”的渊源与变迁·詹石窗:春节礼俗及其文化精神
·[黄龙光]当代“泛节日化”社会语境下传统节日的保护 ·毕传龙:连接好非遗数字化保护的“出入口”
·萧放: 春节回家,我们的文化物候 ·为什么中国是拥有“非遗”项目最多的国家?
·[赵迎芳]新时期非物质文化遗产记录和保护的实践与思考·[杨红]目的·方式·方向:中国非遗保护的当代传播实践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