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间文献寻踪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间文献寻踪

[黄建明]聆听女书之声
  作者:黄建明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5-23 | 点击数:4129
 


女书文字 

 
  世界上曾有不少民族有过性别文字,然而,随着岁月的磨砺,现在保存下来的不多。湖南省永州市江永县如今还在使用着一种女性专用的文字——女书,这在中国是独一无二的,在世界上也很罕见。

  2006年10月1日,我去江永调查。对女书我并不陌生,从上世纪80年代参加中国民族文字研究会,就对它有所关注,但没有做过研究,更没有实地调查过。这次到民间征集女书展品,其难度要超过普通的田野调查。

  随行的何祥禄是江永县的一位副乡长。在江永,女书可以说已到了“泛滥”的地步,但真正意义的传承人却没有几个,研究女书的专家更是凤毛麟角。为此,当地政府派何祥禄离职师从北京大学赵丽明教授,为的是培养几名本土学者,让女书在江永继续发扬光大。据何祥禄介绍,目前70岁以上识女书的老人只有两位,他给我们介绍了今年73岁的何静华老人。何老师在农村长大,幼年时曾学习和使用过女书,成年后进城,就不再“摆弄”女书了。10年前,小儿子出车祸不幸去世,何老师的眼泪几乎哭干,于是用女书来宣泄心中的痛苦,这样又拣起了女书。凭着幼年时打下的深厚基础,没用几年的功夫,何静华就成了当地家喻户晓的女书专家。

  女书,顾名思义是专供女性学习、使用的一种文字,过去男人是不涉足这一领域的。新中国成立后,一些文物工作者和文化工作者将这一神秘文字公诸于世,于是出现了一批研究女书的男性。何祥禄就是新一代研究女书的男性,他执著于女书的传统性,排斥女书非传统的内容与形式。

  女书基本字符有1000个,常用字有600多个。字形呈长菱形,笔画线条纤细,基本笔画有弧、点、竖、撇4种。其书写笔顺为从上到下,从右至左;书写顺序为先中间、再写右边,然后写左边。行文时,从上到下直行书写,没有标点。女书多为七言句,也有少部分五言句,散文则更少。

  女书的传播范围和渠道有一定的局限性,这种文字不仅局限于女性,而且还仅局限于部分女性,并非当地的女性都学习和使用这种文字。其使用范围也非常狭窄,很少使用于生活领域,主要用于创作书写民间文学作品、纺织工艺和纸竹工艺等。

  女书的传承,过去没有专业学校和教师,是女孩子做家务、做女红时,断断续续向自己的女性长辈或女性朋友学习。过去女书没有印刷出版物,只是用硬笔或竹签写在毛边纸上、折扇上或手帕上,也有的绣在手绢上,或织在花带上。妇女们很珍惜自己的作品,除吟唱外,还把它当作贵重礼品、祭品和信物看待。目前在江永已很难找到历史比较久远的女书实物,多为现代抄写或制作的本子。其实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主要在于书写女书的人特有的习俗,在她们死后,须把死者使用过的女书焚烧掉,意在供亡灵继续使用。

  由于女书研究起步较晚,彻底揭秘女书,还有遥远的路。对于女书是属于汉族还是属于瑶族,成了几十年来争论不休的老问题。一些学者认为,女书是当地汉族创制和使用的俗文字;一些则认为使用女书的人不是汉族而是汉化了的瑶族,所以女书当是瑶族创制的。凭心而论,凭理而言,女书是后来迁入的汉民族创制和使用的文字。尽管这里融汇了百越民族、瑶族、汉族的血统和文化,但在今人身上还是很难甄别出血统和文化族属。

  女书真正出名,并豪迈地走向学术殿堂是上世纪80年代的事。这一时期的女书作为一种特殊的古文字备受人们的关注。一些语文专家的介入,把女书的研究推向了深入,出版了一批很有分量的著作,这一时期还吸引了一批外国学者对女书的研究。上世纪80至90年代,在江永、北京等地召开了一些具有影响力的学术研讨会,专门讨论女书的学术问题。同时新闻媒体也竭力推波助澜。这样,女书慢慢走向了全国,走向了世界。

  作为文字原理,女书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同样是文字,女书却引来了更多人的好奇和关注。我想女书的神奇之处在于其“女”字。本来人们创制文字的动机是作为全民性的交际工具,通过文字打破时空的交流。可女书却不同,只在女性之中使用,这就是它与其它文字不同的地方,也是它的神秘之处。

  何祥禄带我去逛江永县旧县城,在一个文物古董小摊上,我问是否有女书古抄本和方块瑶文古抄本,摊主说有,但须跟随其到家中看货。他拿出一卷外形古色古香的女书手抄本,经何祥禄辨认是一本赝品。在何祥禄看来,“文革”对女书的破坏是一种灾难,而如今旅游业引入女书,也让人产生担忧。通过几天的考察,我也感到确实有些“开发”过度了,有许多项目确实太牵强,让人感到不舒服。

  女书是上天赐给江永人的一份神圣礼物,但愿后人不要玷污了她,让她纯洁、清澈地流传下去。 (黄建明 文/图 )

 

 ·女书·

  女书流传于湖南省江永县潇水流域,为农家女子专用,故称“女书”。关于女书的产生年代,学者们看法不一。女书是一种音符字音节表音文字。它的字符为斜体,呈“多”字形,是方块汉字的一种变异形态。它还是一种民间文学书面语,是记载民歌的文本形式,一般书写在精制布面(婚嫁礼物)、扇面、布帕、纸片上,分别叫做“三朝书”、“歌扇”、“帕书”、“纸文”,绣在帕子上的叫“绣字”。江永的妇女有唱歌堂的习俗,她们常常聚在一起,一边做女红,一边唱读、传习女书,被称做“读纸”、“读扇”、“读帕”,形成一种别具特色的女书文化。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报》2009年5月22日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锦屏文书:尘封百余年的文化遗产
下一条: ·[陈支平]努力开拓民间文书研究的新局面
   相关链接
·[王继宗]女性观世音形象由来于常州天静尼寺文献考·[符腾]浅谈海南女性与旗袍文化的传承之我见
·[郭立东]横滨自由华侨妇女协会与中华义庄的水子地藏·[黄明毅]新时代新女性“社群+直播”探索
·[谌骁]发现女性:女性民俗学的发展脉络及反思·[王均霞]实践民俗志与女性民俗研究的一种可能性
·[鞠熙]游观入道:作为自我修行的女性朝山·[张兆林]聊城木版年画生产传承中的女性角色研究
·[王丹]多民族文化交流中的“仙妻”形象研究·[苏荟敏]巫术的性别政治
·[王娟]需求视角下女性民俗与农村妇女反贫困实践研究·[谭一帆]走出符号化,走向生活
·[李文宁]娉、聘意义考辨·[王尧]“女性调查者”:学术共同体中的性别他者?
·[祝秀丽]男权、女性与自我认同·[江棘]民间小戏的女神信仰与乡村女性社会
·[胡兆义 林继富]女性故事与家庭伦理记忆——基于孙家香故事的讨论·[胡兆义 林继富]女性故事与家庭伦理记忆
·[董晓萍]国家·历史·民俗:女性学者的民俗学遗产·[戴安·泰]食物与性别:食谱中的个人生命故事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