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十届代表大会暨2022年年会开幕   ·中国民俗学会2022年年会征文启事——民众之学:民俗实践与新文科建设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田野研究

首页民俗学专题田野研究

[魏小石]如何有道地进入民歌
——泰国田野录音对中国的启示
  作者:魏小石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8-12-15 | 点击数:8996
 

  也许很多人对王洛宾寻找民歌的形象深有了解并将之演绎为传奇,杰拉德·德克(Gerald Dyck)正就是一位有类似气质的“寻找音乐的人”。

  1960年杰拉德从哥伦比亚大学的宗教音乐系毕业。1961年,他乘坐一艘远航船第一次来到泰国,原因是为了躲避朝鲜的兵役。在那个年代,美国的年轻人大多会参与风起云涌的民权运动。但是讽刺的是,美国历史上的这段民主里程却带有了太多的西方中心论的色彩——大多数美国人根本不理解没有汉堡和可乐的“民权”是什么。当他们还在享受第一世界的 “民权”时,杰拉德在第三世界开始的是他关于人性和音乐的思考。

  1961年的旅行让杰拉德爱上了泰国音乐。同时,60年代音乐人类学的大发展使杰拉德认为这是个可靠的工具,于是他回到加州大学开始学习音乐人类学,同时也学习录音技术。从1966年开始,他便开始了长达6年的对泰国北部的音乐文化的记录。在他6年中采集的150卷录音中,包括了泰国北部的地方戏曲表演、古典音乐,小乘佛教音乐,以及关于6 个山地民族(哈尼,瑶,克伦,苗,傈僳,拉祜)的音乐样本。在杰拉德记录的过程中,他所关注的不仅仅是音乐,而包括了音乐在仪式中的产生过程,乐器的制作过程,音乐的宗教性,以及音乐家的生活状况。

  坦率地说,杰拉德并不是一个典型的“音乐人类学家”,因为他并没有出书立著(同时他也否定这样的做法,因为那是美国的话语霸权的一部分)。但是杰拉德留下的录音成了现在的人们,尤其是泰国学者,重新审视现代化过程得与失的参照。同时,他的录音的经历也会让后来者检视自己的存在:我们是怀着怎样的心态去了解这些“未被开发的”文化的?我们是通过了解他们而为自己争名图利吗?这个问题,在当今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成为热门话题背景下,是每个参与相关工作的人必须要思考的。

  我在美国印第安纳大学的民间音乐资料馆做着一份转录音乐的工作,职责是将世界各地采集音乐的人的录音制作成C D。在这个过程中,我听到了杰拉德这数百卷泰国音乐的集锦,且在后来成为了他的好朋友,进而深入采访了他。

  杰拉德在60年代的工作对于今天非物质遗产热的中国而言,显然仍有着极强的启示性。

  乞丐和乐者

  “我希望我能为你祈祷,Gerry,在你放下你的麦克风的时候,我希望能说两句话。很多人看不起这些街头乞丐音乐家,认为他们不值得我们的注意;或者他们很脏很邪恶。但这并不是佛所教导我们的话。谢谢你所带给他们的尊重。”

  这个场景发生在1967年,在杰拉德的位于泰国清迈的家中,他的一位泰国朋友在赞扬他记录盲人音乐的行为。当时的杰拉德在清迈一所高中教英语、音乐和篮球。闲暇时间,会有一些盲人音乐家坐着三轮车来到这里。当地的车夫都知道,只要能带这些“盲人乞丐”来到他家,杰拉德会多给他们一些小费。

  杰拉德第一次遇到盲人音乐家是在清莱的一个市场,那是一个叫YokSongkram的乞丐,他在演奏一个四弦乐器,Sung(类似三弦)。另一个演奏Kaen(类似笙)叫做维奇安(Wichian)的盲艺人和他更有缘分,杰拉德在日记里写道:

  “通过一个朋友的引导,我们来到了市场去寻找一个会演奏Kaen的盲人,他叫维奇安。人们总传说他在市场里演奏着赶牛的歌曲来娱乐赶集的人们。果然,当我们听到这音乐的时候,它开始于一段模拟牛声的Kaen的演奏……里面也好像有模仿在山顶能听到的鸽子的叫声。随着这歌声,维奇安是在讲述放牛人的生活。”

  维奇安是杰拉德在6年泰国生活中的最重要的一个盲人乐者,不仅因为他在录音中留下了全部29个曲式,也因为维奇安的身世和他强烈的宗教色彩。维奇安出生即是盲童,从小被父母遗弃,由僧人抚养长大,由于他没有能力去从事一个职业,演奏Kaen就成为他终日所做的正经事。一天练8个小时琴技使得维奇安能很精确地在Kaen上模仿火车的声音,这灵感来自于他每天听到的从清迈开往莎拉批的蒸汽机车。

  在杰拉德找到维奇安的当天晚上,他们来到他在清迈的家里进行了一次录音。每次录音,杰拉德总让维奇安有足够的自由讲述关于音乐背后的故事。此后两年类似的录音共有12次,他们总是约好一个地点见面:通常,维奇安会从清迈北部的一个村子里来到LumYai赶集,从来没有爽约。

  维奇安会演奏29个Kaen的曲式,既包括了他自己的创作,也有来自缅甸和越南的曲目。维奇安始终拒绝表演任何泰国本地的流行音乐,因为他认为那些音乐“无聊且没有任何意义”。“只有启示着佛的音乐可以被Kaen演奏出来,流行歌曲唱的都是廉价的爱情。”

  有些朋友劝杰拉德不要在录音后收留维奇安在家里过夜,因为“他们不能信任,他们很多时候是贼。”但杰拉德还是很愿意在夜晚听听维奇安讲述他的故事,维奇安说:“Kaen就是佛祖送我的礼物……在来生希望我能有好的眼睛和好的耳朵。”

  在1971年的一次赶集中,杰拉德没有发现维奇安,一位熟悉维奇安的当地人告诉他,维奇安几个月前死于一起撞车事故:当他在街头演奏的时候,一辆卡车冲向了他,那可能是一个醉酒的司机。

  在杰拉德6年的田野工作里,共录制了11位盲人乐者的音乐,合计有40多个小时。这是我第一次在田野录音中发现有如此数量的盲人街头音乐。也许正如杰拉德所描述的,当一个“正经的”音乐人类学家开始走向这个特殊的群体的时候,人们不禁会问:“你录他们做什么,他们只是些乞丐和骗子。”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 新浪 2008年12月12日17:18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朱钢]历史英雄的民间传奇
下一条: ·[张绮]灵宝道情调查报告
   相关链接
·[杨杰宏]被表述的民歌:民歌何以被误解?·[黄晔 杨邱铭]襄阳市樊城区民歌小调研究
·[孙鹏飞 赖晓平]荆楚民歌秧田号子《啰啰咚》的田野调查与研究·[柳倩月]恩施市太阳河乡“民歌兴乡”的实践经验与发展建策
·[丁庆旦]山野歌嘹亮·[徐茜]自媒体时代畲族民歌的“活态”传承研究
·[路转红]裕固族东、西部地区民歌情感色彩的差异性研究·[和跃]泰国民间故事中女妖形象的审美意蕴
·[孙信茹 王东林]微信对歌中的互动、交往与意义生成·[戴建国]丁景唐与民歌社
·民歌,唱出山山岭岭·[袁瑾]民众的诗情:歌谣研究70年综述
·[王雅琦]畲族民歌非遗保护实践及反思·[施尧]20世纪以来日本民谣采集的学术史研究
·[蒋聪 李恒坤]又探茉莉花·[陈景娥]社会转型中的民歌传承与变迁
·[邓伟民]清新赣腔 时尚赣调·[姜学龙]西北民歌“花儿”英译的模式、策略与方法
·[吴莲莲]桂林民歌传承机制研究·[包海青]论近现代蒙古族叙事民歌发展原因和动力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2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