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4年年会征文启事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4)预备通知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  
   会员之声
   学术传真
   会议信息
   讲座信息
   媒体报道
   时评杂谈
   出版资讯
   音影图文报道

音影图文报道

首页动态·资讯音影图文报道

三大史诗上春晚:后台故事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4-02-18 | 点击数:5449
 

   信息来源:央视新闻  原标题:春晚音乐总监直呼“太难了” 歌曲《永恒的诗篇》创作揭秘

  《格萨(斯)尔》《玛纳斯》《江格尔》是中华民族的三大英雄史诗,这三部史诗不仅在中国有着深远的影响力,在国际上也享有盛誉,是人类共同的文化财富。史诗围绕着弘扬正义、保卫家园、造福人民的共同主题,体现了古代各族人民对安定祥和、自由幸福生活的追求,龙年春晚,三大英雄史诗首次同台演出,这背后又有哪些精彩的创作故事,一起去看一看。

  以英雄史诗《格萨(斯)尔》《玛纳斯》《江格尔》为内容创作改编的歌曲《永恒的诗篇》,演员们由三支少数民族艺术团体、史诗说唱艺人及一支汉族乐队组成,这是三大史诗首次面向全国观众同台表演。为了这激动人心的时刻,30多人的演出团队已经集中排练了一个多月。

  史诗《格萨(斯)尔》《玛纳斯》《江格尔》,是源自我国藏族、柯尔克孜族、蒙古族等民族的英雄传说,是千百年交融过程中,生活、居住在中华大地上的各族群众孕育发展出的民间文化,他们既相互影响、交流、吸取、借鉴,又各有特色。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24年春节联欢晚会》演员买买提吐尔干·艾色克:里面讲述的都是他(英雄)的精神,都是他的爱国包容、团结、智慧精神,后代的学习和成长,他能做榜样。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24年春节联欢晚会》演员 斯塔多吉:原生态的说唱的话,只能是说唱在那里,它没有音乐。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24年春节联欢晚会》演员 博·那日苏:它的载体太大了,它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文化的瑰宝,那么如何把史诗的片段,我们只能说是片段去让它有舞台化的呈现,如何让传统的音乐和艺术有当代性,能让我们今天的观众能喜欢、能听懂,这个非常重要。

  将传统的史诗文本加工创作成一支融合当代流行元素的舞台作品,这个任务落在了音乐总监洪兵的身上。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24年春节联欢晚会》音乐总监洪兵:最早跟我说的时候我是不太敢碰的,因为我是觉得这个实在是太难了。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24年春节联欢晚会》副总导演赵大治:我们在做调研的时候,任何一个史诗他(说唱艺人)能说上几天几夜都不带停的。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24年春节联欢晚会》演员买买提吐尔干·艾色克:没有节奏,没有绚烂的节拍,有时候四五,有时候四六,有时候八几,无调性音乐。

  有着深厚专业背景和多年大型晚会创作经验的洪兵,开始做调研,采集声音,并在软件里混编。在熟悉了这些乐器和曲调后,他找到了一些灵感。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24年春节联欢晚会》音乐总监洪兵:接触到了以后觉得这些它真是各有各的特点,而且又是各自有各自的闪光点,总体感就是非常有力量。

  在乐器中寻找共同的发声原理,用一种相通的连接符号,为民族史诗注入现代音乐元素,这是洪兵着手创作的突破口。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24年春节联欢晚会》音乐总监 洪兵:比如说把几个弹拨乐弄到一块,然后把几个弓弦乐弄到一块,因为我觉得它们内涵的这种节奏和律动跟摇滚乐是比较贴切的,所以我在把它们融到一块的时候,用了一种摇滚乐的方式,把这三个串起来,感觉一个一个的变化是非常鲜明,但是又有这种共性。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文哲学部主任 朝戈金:我觉得《玛纳斯》可以更好地突出人声,原来我采访过的有些玛纳斯奇的嗓音非常好听,就很浑厚,有感染力,然后加上手鼓的声音,这两个声音一弄,西域的那种音乐文化的味道就出来了。

  传统的《玛纳斯》演唱,歌声时而铿锵、时而婉转,导演组保留了这一史诗演述的重要特点,歌曲由柯尔克孜族儿童的演唱展开,三支队伍通过升降舞台完成各自的表演。呼麦、长调、史诗说唱等多种口头传统及非物质文化遗产,都在短短几分钟内得到一一展现。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文哲学部主任 朝戈金:众声喧哗各种声音都起来的时候,假如能有几秒钟特别突出呼麦的声音,就会让这个地方在小的片段里头出来一个很鲜明的基调,而呼麦的这种喉音唱法,它对传递史诗的那种苍凉悲壮和英雄主义它特别搭。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24年春节联欢晚会》音乐总监 洪兵:《江格尔》的这一段,呼麦和长调原来它都是分开的,那么现在把它叠在一起,它又有一个新的一种效果出来,这个也是我们觉得这样更紧凑。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24年春节联欢晚会》演员 乌尼:呼麦最重要的一个点就是一个人能同时发出两个声部,在一个持续的基础音上,然后用舌头或者是口腔去控制这个气流,产生第二个旋律。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24年春节联欢晚会》歌曲组导演 公续平:他们这三个团队私下里现在已经关系非常好了,因为很多乐器都是很互通的,他们可能互相有一些交流,平时在台下的时候,经常你给他一个旋律,比如说柯尔克孜族的来段旋律,那边藏族就跟他呼应上了,蒙古族就开始加入。每次在候场的时候,他们可能在下面都来一场现场演出,也很有趣。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24年春节联欢晚会》副总导演赵大治:所以我们在三大史诗的最后,其实是一段所有人合唱的一段汉语歌词。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24年春节联欢晚会》演员斯塔多吉:三个史诗结合在一起,各有各的特点。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24年春节联欢晚会》演员博·那日苏:我们也互相听着,每天在听很有意思,然后在听到他们的曲调的变化,我们也在思考。在舞台化的这种传承上,我们还会继续做好,包括我们有机会的话,也希望学习和做一些《格斯尔》的这种传承和一些舞台化的呈现。

  (总台记者 刘雅晴 吕侯建 李达 孟雨 路一鸣)

【本文责编:李中彦】

上一条: ·送大暑船,祈愿平安
下一条: 无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