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入选名单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间文化传统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间文化传统

[彭兆荣] 重建乡土社会之宗族景观
  作者:彭兆荣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0-03-24 | 点击数:2369
 

   摘要:宗族之于我国传统的村落而言,是一个举足轻重的社会结构的主干。就汉人社区而言,没有宗族,便很难言说“家”和村落,人群的关系也不容易辨识,而对乡土社会中的基层单位的村落也不易深入分析。所以,要弄清楚乡土社会,需要对宗族有一个基本的认识。逻辑性地,乡土景观如果缺失了宗族景观,乡土景观必不完整,乡土伦理也将尽失,那么,“乡土中国”将何以言说。

        关键词:宗族景观;家;村落;乡土社会;乡土中国


  为什么要研究乡土?这种道理似乎大家都知道,费孝通先生以“乡土”概括中国——“乡土中国”。这是精准的概括。中国的所有事情,中国的政治都源自于乡土。“原来中国社会是以乡村为基础,并以乡村为主体的;所有文化,多半是从乡村而来,又为乡村而设——法制、礼俗、工商业等莫不如是……而中国近百年史,也可以说是一部乡村破坏史。”在中国,要做任何事情——从农村开始这也是我们“重建乡土景观”的逻辑依据。

  如果有人问,乡土景观中根本性的景观是什么笔者会说:“宗族景观”。这么说的理由是什么?是因为宗族不仅是产生传统乡土性人群共同体的基础,而且是一直贯彻、贯穿而下的纽带。“中国的亲属关系上追祖宗,下至子孙;在时间上是一连线,在组织上是文化的基石。……这种心态表现得最清楚的是青铜器上的铭文,由铭文上赐命的词句包括善尽职守不可辱于先祖,并且最后一定会有‘子子孙孙永保用’的字样。”也就是说,中国的所有社会关系构造框架和传续根据不是别的,是宗族。宗族是“家”的落实单位,上至帝王国家(家国天下),下达普通百姓。所以,要识中国之乡土社会,必先识宗族;欲观中国乡土景观,同样需光顾宗族景观。

  一、“正宗”之景

  今日之“景观”已成为现代词汇中最具有超越性的话语表述之一。“景观”的使用几乎达到了“泛化”的程度。我们经常可以听到诸如“自然景观”、“人造景观”、“政治景观”等等。具体到那些与环境相关的对象,似乎都可以使用景观一词,天、地、山、水等等。当下的城市发展中还出现了大量“帝国景观”、“假造景观”等等。然而,如果要深入地根植于中国传统的乡土社会,宗族必为关键词。首先,宗族与村落建立起了最为原始的关系纽带。中国村落建立的一种具有代表性的发生模式是宗族,以及宗族的扩大——使原有地方资源不足以供养宗族不断扩大的人口数量。在这种情况下,宗族分支便必然产生。当一个分支到一个新的地方建立新的村落时,开创者就成为“开基祖”。也因此许多村落以宗族姓氏为村名。其次,一般汉人宗族的建立,是以所到地方的土地为基础。没有土地,农业无以成立,乡土无以成就。所以,土地资源也自然成为宗教定义中的基本要件;宗族与土地的关系是紧密的“捆绑”(费孝通语)。再次,宗族的繁衍和发展形成了代际关系,即所谓“世系”(lineage)传承为纽带。在乡土社会,“传宗接代的重要性往往用宗教和伦理的词汇表达出来。传宗接代用当地的话说就是‘香火’绵续,意思是,不断有人继续祀奉祖先”。

  笔者认为,中国传统社会是“宗法社会”,它的金字塔式的等级观念和制度贯穿于整个中国历史,而宗族无疑成为体现宗法(宗法性)制度与观念的实践者和执行者。由此,在乡土社会中,宗族很自然地成为最具影响力的主导性因素,并成为联结具有社会关系结构的、始终的贯穿性特质。所谓“宗族”,一种说法是:“根据已接受的原则,五代以内同一祖宗的所有父系后代及其妻,属于一个亲属关系集团称为‘族’,互相间称‘祖宗门中’,意思是‘我同族门中的人’”。“族这个单位的另一个特征是,它的成员资格是家。”也可以这样简化宗族:纵向上,它是同宗共祖的成员共同认可的线索,五代之内为直接计量规则。

  人人都有祖宗,也都有宗族,只是情况不同。历史上对宗族的限定和定义是变化和变迁的,经典和史籍在表述的时候也各有侧重。《说文·宀部》释:“宗,尊祖庙也。从宀,从示。”宗是会意字,甲骨文,外部是房舍,内有祭台,表示这里就是宗庙。“宗”本意为祭祀祖先的庙,又引申为祖宗,后引申为宗族。关于“族”字,《说文解字》载:“矢鏠也。束之族,族也。从旗从矢。旗所以标众,众矢之所集。”段玉裁注:“旗所以标众者,亦谓旌旗所以属人耳目,旌旗所在而矢咸在焉,众之意也。”“宗”是共同祭祀祖先的亲属团体,而“族”以“旗”为手段来凝聚、集合的“群”和“众”,其范围远远大于“宗”,其中也未必含有亲属关系。《白虎通》中的记载表明“宗”与“族”是既相区别又有联系的两个概念:“宗者何谓也?宗者尊也。为先祖主者,宗人之所尊也。礼曰:宗人将有事,族人皆侍。古代所以必有宗何也?所以长和睦也。大宗能率小宗,小宗能率群弟,通其有无,所以经理族人者也。”“族者何也?族者凑也,聚也,谓恩爱相流凑也,上凑高祖,下凑玄孙,一家有吉,百家聚之,合而为亲,生相亲爱,死相哀痛,有合聚之道,古谓之族。”

  综上所述,“族”是上至高祖、下至玄孙的亲属聚合,“宗”之功能在于管理族人、使之服从尊长。这里“族”已超越以旗子作为标志的概念,而是以实践亲属关系进行“合聚”的群体。这些群体是按照何种原则组织起来的呢?《尔雅·释亲》记载“父之党为宗族”,第一次按照父系继嗣原则系统地梳理出以“己”为中心上至高祖,下至云孙的直系宗亲关系,明确指出“族人”以“父系”为主轴成为“宗”之延续。需要明确的是宗族并不只是具有亲属关系的一群人,而是将父系单边继嗣系统作为认定成员的首要准则。对此,陈其南指出:“宗族的‘宗’字,用今天人类学的术语来说,就是descent,而‘族’即为具有共同认同指标(identity)的一群人之谓,实际上即是近日吾人所谓群体或团体。‘宗族’之谓不过是说明以父系继嗣关系,即所谓‘宗’所界定出来的群体。”

  “宗”作为“族”的修饰语,将“族”的范围限定于“以父系继嗣关系”所界定的群体或团体。这一观点强调,宗族是以父系作为认定成员资格和确立行为规范的标准。宗族是以父系线索为传递方式,在古代常与“氏”称。今日之“姓氏”仍可瞥见痕迹。从“继嗣”一词亦可看出,宗族是基于血缘而构成的直系亲属团体。然而,宗族不仅仅包含血缘关系的直系亲属关系,还包括旁系亲属关系和姻亲关系(指男性配偶)。换言之,宗族是以“父系世系”为原则,涵盖“纵”(直系)与“横”(旁系、姻亲)两条线索的亲属系统。

  历史上的宗族系统遵循“大宗世系学”和“小宗世系学”的类型标准。《礼记·大传》有:“别子为祖”之说,“继别为宗”是大宗世系的纲领;而“继祢者为小宗”,则是小宗世系的纲领。“别子为祖”,“继别为宗”,是指在周代的层级分封制下,长子承袭父亲之君位(或侯位);未能继位的次子(或称公子、庶子、支子),除留居担任要职外,其余将受封并世代食采于另地。在政治身份,在父系亲属集团的世系上,他们被其后裔尊奉为始迁于该地的“始祖”,因其有“别”于继承君位的长子,故称为“别子”。到了别子的第二代,其位亦由长子继承,遂成“继别”者,“继别”者为其后裔尊奉为“宗”。此即“祖”、“宗”两个字的由来和本意。由此可知,大宗是宗族的世系主干。《礼记·大传》有:“人道,亲亲也。亲亲故尊祖、尊祖故敬宗,敬宗故收族”,以及“从宗合族属”之说。阐明了大宗对于宗族世系所具有的本体意义。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何志强】

上一条: ·[冯智明]身体认知与疾病:红瑶民俗医疗观念及其实践
下一条: ·[徐赣丽]民间艺术的当代变迁
   相关链接
·文旅部非遗司:关于贯彻落实《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的通知·[侯有德]湘西永顺土家族祭油神习俗研究——基于长光村的田野调查
·[谭娟]传统村落民俗文化的打造与传播研究 ·[胡彬彬 王安安]叙事视角下的传统村落新民俗
·[张凤英]闽西客家春耕习俗的展演与记忆 ·[徐磊 荣树云]非遗保护运动与民俗传统的互动同构
·[李生柱]口头叙事与村落信仰的互构——基于冀南两村白猫黑狗传说的田野考察·[罗兆均]家神的较量:湘黔桂界邻地域社会的家族互动与信仰建构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正式实施·[陈畅]以礼化俗视野中的理学道统世界
·[张柏惠]“地方”与“国家”文化权力的博弈·[王庆]土家族舍巴日仪式的田野民俗志——以古丈田家洞为中心
·[张淇源]玩家视角下的神话传统新诠与习得·萧放: 春节回家,我们的文化物候
·2020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项目公示·为什么中国是拥有“非遗”项目最多的国家?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 》·文化和旅游部出台新规完善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退出机制
·《青海村落民俗文化志丛书》正式启动·[国家玮]乱世中的治世想象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