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征文启事——危机与抉择:疫情下的民俗与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会唁函:深切缅怀李子贤教授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在嘉兴召开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王丹]多民族文化交流中的“仙妻”形象研究
——以新疆“凡夫寻仙妻”故事为例
  作者:王丹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0-02-23 | 点击数:959
 

摘要:汉族、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塔吉克族和锡伯族是生活在新疆“丝绸之路”沿线的民族,他们传讲的“凡夫寻仙妻”故事及其“仙妻”形象不仅代表了这些民族以女性为中心的叙事传统,而且构成了以讲述空间、讲述内容、讲述情感为中心的多民族民众之间的生活交往关系。新疆作为文化地理空间作用于“凡夫寻仙妻”故事表现的共性及其表述,是民族交往、和谐生活的基础,并成为在多民族个性表达基础上的文化共同体意识的叙事行动。新疆多民族“凡夫寻仙妻”故事及其传统特点与语言文化圈及“丝绸之路”有密切关系。

关键词:“凡夫寻仙妻”故事;女性叙事;“丝绸之路”;文化交流


  “凡夫寻仙妻”故事在中国流传久远,内容丰富,至今是中国人喜爱的民间故事之一。丁乃通《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的400“丈夫寻妻”、艾伯华《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的34“天鹅处女”以及金荣华《民间故事类型索引》的400“凡夫寻仙妻(牛郎织女)”均是对此类型故事的概括和分析。

  男主角娶了一位仙女或动植物变的妻子,也因而获得了财富。后来仙女之父唤回仙女,或孩子因母亲为动物所变而受到奚落,或丈夫对妻子起疑并意图伤害等原因,仙女离去,财富也或随之消失。后来丈夫带着孩子前去寻妻,结局有三种:一是夫妻团聚,二是不能复合,三是隔很久才能见一次面(鹊桥相会)。

  在中国不同区域、不同民族中,“凡夫寻仙妻”故事形成了不同的风格特点。本文将“凡夫寻仙妻”故事置放于中国西北“丝绸之路”民族文化共同体中,讨论新疆汉族、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塔吉克族、锡伯族“凡夫寻仙妻”故事里“仙妻”形象的文化内涵及其生成的特殊力量。

一  新疆的“凡夫寻仙妻”故事

  民间故事的讲述融入了民族的历史传统和社会生活。新疆是中国具有独特自然人文生态的地区,多民族共同生活,民族关系紧密;新疆多个民族属于跨境民族,民族属性与地理空间作用明显;新疆是“丝绸之路”的核心区域,商道往来及文化交流频繁。由这些要素构筑的文化空间,决定了新疆多民族交流、交往和交融的故事讲述蕴含的文化共同体意识成为多民族生活的根基,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不同民族讲述“凡夫寻仙妻”故事的特有魅力。

  《中国民间故事集成·新疆卷》中,汉族的《牛郎织女》、哈萨克族的《孤儿和仙女》和《耶迪盖勇士》、柯尔克孜族的《王子佳尼侠》、塔吉克族的《忠诚的小马》、锡伯族的《放牛娃和仙女》都属于“凡夫寻仙妻”型故事,其基本情节单元可以归纳为:

  1.男主角勤劳、善良、真诚、勇敢地生活着。

  2.他发现或被告知而去看仙女或动物变成的女子沐浴。

  3.他取走其中一位仙女的衣服,仙女便答应他结婚的请求。

  4.他们共同生活,因为某种原因,仙女妻子离开,或者幸福生活遭受威胁。

  5.男主角解决难题,通过考验,寻回妻子,或者捍卫他们的生活。

  6.最终他们团圆,或者一年见一次,或者不能在一起。

  在这些故事中,“凡夫”寻找“仙妻”的经历基本有两次,第一次发生在“凡夫”通过某种途径发现“仙妻”及其秘密,第二次发生在“仙妻”离开后或遭抢夺时,“凡夫”再次追寻她,这两次“寻”的过程是推进故事发展以及体现故事讲述特点的重要情节单元。

  新疆多民族的生活实践使民族关系构成的文化关系成为新疆文化空间关系的核心,这些关系凝聚为国家共同体意识。因此,新疆流传的“凡夫寻仙妻”故事不仅是故事讲述行为本身,而且构成了以讲述空间、讲述内容、讲述情感为中心的多民族民众之间的生活交往关系。具体而言,新疆汉族的《牛郎织女》与其他地区汉族流传的同类型故事有许多相似之处,同时携带了地方叙事传统。哈萨克族的《孤儿和仙女》是有难题考验母题的故事,《耶迪盖勇士》侧重叙述“凡夫”与“仙妻”后代的神奇英勇。柯尔克孜族的《王子佳尼侠》和塔吉克族的《忠诚的小马》突出男主角为了理想与爱情历经磨难,他们的冒险游历及寻妻历程彰显了英雄成长的情节。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塔吉克族和锡伯族的故事英雄情结鲜明,“凡夫”就是英雄,这个英雄经历了非凡的考验,他或是王子,或是孤儿,或是放牛娃,解决了几乎不可能解决的难题,并且历练成为英雄。“仙妻”都是非同寻常的鸟类或仙女,她们化身聪慧的姑娘,成为英雄的妻子,辅助英雄成长。作为地理空间和文化空间的新疆,自古以来就是诞生英雄的地方,盛行英雄崇拜,新疆“凡夫寻仙妻”故事凸显英雄是特殊空间关系作用的必然。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万建中]中国民间故事中人与动物关系的禁忌母题
下一条: ·[王菊]由史俗到经述: 彝族毕摩经籍中的“狸猫换太子”故事
   相关链接
·[林继富]路径与方向:“丝绸之路”沿线民间文学研究 ·[王丹] “丝绸之路”沿线民族宝物故事的宝物类型与意涵
·[巴莫曲布嫫]“丝绸之路”作为方法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