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征文启事——危机与抉择:疫情下的民俗与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会唁函:深切缅怀李子贤教授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在嘉兴召开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张淇源]玩家视角下的神话传统新诠与习得
——以Fate系列为例
  作者:张淇源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0-01-12 | 点击数:1981
 

摘要:神话传统在被多重主体复原、拼贴与重构的流动过程中,被赋予了新的意义。Fate作为蕴藏诸多神话传统元素的集游戏、动画于一体的视听作品,玩家之间也呈现出从虚拟到现实之间互动的逻辑。神话传统作为一种可资利用的资源被创编主体不断地复原、改编、整合,并遵循视听叙事逻辑将其可视化,接受主体也通过考据式传承、社交互动与日常生活实践,刻写着神话传统。

关键词:神话传统;传统化实践;考据式传承


  理查德·鲍曼(Richard Bauman)指出,“传统”不应该视为是本真的、固而有之的存在物,而应该在一个动态过程中对其加以观照。王杰文认为,这种流动的过程应该是“一个不断‘生成’的建构性行为”。建构是多方力量相互协商、互动的实践方式,民间传统就是被多重的力量不断叠加、角力,重新形塑而成的复杂体。基于此,赫尔曼·鲍辛格(Herman Bausinger)关注到了学者、乡民及其他参与者等多重主体如何定义、搜集并塑造民间传统的文化形式。安妮·埃里克森(Erikson,Anne)将戴尔·海默斯(Dell Hymes)所提出的“传统化”(traditionalization)界定为“用过去的古旧元素与信息建构新兴释义与主权的一种错综复杂的过程”。“传统化”关注的是过往的元素如何被附着上崭新的形式,进而重构传统。而杨利慧借鉴了“民俗主义”(Folklorism)、“民俗化”(Folklorization)这两个概念,对苏联神话学家叶·莫·梅列金夫斯基(Yeleazar Meletinsky)将“神话主义”(Mythlogism)视为“是一种艺术手法,又是这一手法所系的世界感知”的观点加以矫正。她关注到,“神话被从其原本生存的社区日常生活的语境移入新的语境中,为不同的观众而展现,并被赋予了新的功能和意义”。

  在“传统如何习得、传承与延续”这一问题上,祝鹏程《祛魅型传承:从神话主义看新媒体时代的神话讲述》一文便关注到,个体消解了神话传统习得过程的神圣性,其传承与言说的场合从单一的宗教仪式场合被拓展到了虚拟社区(Virtual Community)中,该社区内部个体解构、改编的传统神话文本,在融合了诸多神话母题、情节之余,也灌注了改编者戏谑的心态,并因虚拟社区传播速度快而最终成为日常生活内部交流的资源。

  Fate系列作品是以型月集团(Type-Moon)开发的ADV游戏Fate/stay night为中心的诸多ACGN作品。本文旨在以最受玩家喜爱、热度最高的游戏Fate Grand Order(以下简称FGO)进行网络民族志的田野调查与深描,希冀构拟、阐明玩家内部的互动框架,探讨这一互动框架下民间传统如何被不断地再造,并嵌套进媒介叙事的逻辑内部,通过游戏、动画等视听手段,接受主体又如何刻写传统。

一、复原与嵌套:Fate系列中的民间传统的媒介叙事逻辑

  民间叙事(folklore narrative)研究成果较为丰硕,但目前学界主要关注的是,作为主体的“民”,在口头和书面两种媒介形式下如何讲述神话、传说、故事等民间文学基本文类。但随着诸如电视、电影等媒介形式的涌现,这一概念所包含的范畴难以完全解释既定的社会现实。基于此,笔者姑且将其概括为“媒介叙事”(media narrative),即在新兴媒介的影响下,神话传统如何被整合、统归到电影、电视、游戏的过程中?在这一过程中,哪些叙事手法发挥着作用?这些叙事手法与策略共同营造了一个什么样的充满传统意味的场域?

  其中最重要的叙事逻辑体现在宏观的情节框架具有对抗性。口头叙事总是涉及斗争(agonistially toned),笔者认为,在媒介叙事中,也需要通过斗争与对抗,满足受众的聆听欲望。贯穿Fate系列的逻辑主线为圣杯争夺战争,其动画情节、游戏剧情均在这一主线的统领下铺陈开来。隶属于亚瑟王传奇系统的“圣杯”故事历来无一定本。圣杯可以是耶稣为纪念逾越节而分发的作为节日祭品———羊腿的盘子;也可以是耶稣受难前逾越节的晚餐中,耶稣和其十一位门徒饮酒时所使用的葡萄酒杯,耶稣也将该酒杯内的葡萄酒喻为自己的鲜血;还可以是一块宝石,一个装满鲜血的浅盘。在流布的“圣杯传奇”系统内部,“圣杯”这一物象在《亚瑟王之死》《追寻圣杯》等作品的反复讲述、演绎下,逐渐被附着了可以使拥有者青春永驻、得以长生的内在意涵。Fate系列中也基本沿袭了这一符号意义,圣杯可满足拥有者的愿望。圣杯不但作为支撑情节框架得以成立的基石,同时也构成了玩家得以沉浸的内在动力。而“追寻圣杯”这一核心情节,其实与民间故事中的“龙宫寻宝”这一母题具有内在关联性。在Fate系列之外,诸多游戏、动画内部也是在一种结构化框架的前提下展开的,其中,“设置难题—解答难题”(3-P),“与对手作战及把他战胜”(B-Ⅱ),是这一叙事框架的主干。这一具有对抗性的叙事框架,既使得玩家从节奏单一的日常生活实践走向高密度障碍丛生的“非常空间”,个体震荡的精神力量得以被重新唤起。同时,这也成为了玩家聚合在高级玩家论坛日常交流的重要资源,也是诸多商业主体的盈利来源。

  这一对抗性的叙事框架并未让玩家在虚拟空间中完全迷失自我,成为完全被该框架支配的傀儡。部分玩家在叙事框架营造的狂欢3氛围裹挟下,仍旧葆有个体的自反性。

  圣杯战争的核心是对追寻本身的思考,在追寻过程中人所展现的精神是值得赞扬的,有时候追寻的过程比结果更值得留恋。正如Fate-Zero中的亚历山大,一生只想看到传说的无垠之海(Oceanus),尽管最终没有到达,但是还是受到了诸多粉丝的青睐。

  玩家并非像米哈里所言,“过度沉浸于媒介建构的虚拟世界而忘记周边变化乃至群体。”该框架为玩家提供了释放狂欢情绪的空间,但玩家的理性与主体性,使他们能从这个框架暂时地剥离出来,反观现实的日常生活,并从中得到启迪,进而内化神话传统之于自身的意义。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汤勤福 葛金芳]中华传统礼制内在价值及其现代转换
下一条: ·[龙晓添 萧放]“热闹”的白喜事: 复合的仪式过渡与身体表述
   相关链接
·[张淇源]主体互动视角下的民间传统新诠与习得·[杨利慧]语境的效度与限度
·[康丽]电影工业的传统化实践·[康丽]从传统到传统化实践
·[康丽]传统化与传统化实践·[赖婷]传统的发明
·[杨利慧]语境的效度与限度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