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开幕在即   ·关于召开二十四节气国际学术研讨会(网络视频会议)的通知   · 第十五届民间文化青年论坛奖征文启事  
   会员之声
   学术传真
   会议信息
   讲座信息
   媒体报道
   时评杂谈
   出版资讯
   音影图文报道

媒体报道

首页动态·资讯媒体报道

专家“把脉”杂技类非遗传承与发展
  作者:冯维健 王民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11-29 | 点击数:4494
 

   在传统技艺濒临失传的情况下,演员应该恪守师承还是广招学生?传播杂技文化应该依靠官方团体还是民间力量?当前杂技艺术的发展究竟处于上升期还是衰落期?在日前举办的第17届中国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系列活动中,专家们抛出的一系列问题,令现场众多杂技从业者深思。

 
  徒弟和学生
 
  杂技在中国已经有2000多年的历史了,从两汉时的“百戏”到隋唐时的“散乐”,虽然几易其名,但杂技作为一种展现身体机能和协调技巧的表演形式,耳提面命、口传心授式的“师徒”教学模式一直是杂技得以传承的基础。
 
  “俗话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年轻演员自己不努力,即使拜了名师也很难有成绩。”吴桥杂技艺术学校教务处副主任刘春晓说,现在家家只有一两个孩子,父母见不得孩子吃苦,师父也不好过多责骂,过去那种师父教徒弟、师兄带师弟苦练功的情况越来越少了。
 
  “徒弟和学生是有本质区别的。”河北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高福州说,过去徒弟入师门就要跟师父一辈子,师父不收一分钱,供徒弟吃喝,教徒弟手艺,徒弟学成之后也要回报师父,这种“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情分让杂技千百年不衰。
 
  高福州坦言,现在很多杂技演员不愿意收徒了,一些人更愿意办兴趣班或到杂技学校去教书,这样做也是迫于生活压力,只有教学生才能收取学费。但这种批量式、阶段性的教学很难达到师徒模式的教学效果。
 
  “传承,不能和普及画等号,教学生能做到普及,但只有师徒才叫传承。”文化和旅游部非物质文化遗产司司长陈通说,杂技类非遗的发展更应该注重传承人的培养,要培养更多“择一业终一生”的杂技演员,让各种独特技艺都能得到梯队化传承。
 
  官方和民间
 
  在第17届中国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石家庄会场,一段段场面宏大、舞美精良的杂技节目轮番登场。《夜光空中飞人》《高空钢丝》《凌云狮秀》……这些由海内外专业杂技院团策划包装的节目,在展现杂技演员身体技巧的同时,以其强大的视觉冲击力赢得观众喜爱。
 
  与此同时,在距石家庄200多公里的吴桥杂技大世界,年近古稀的老艺人高福州带领徒弟向到场观众展示着中国的传统绝活。徒手劈砖、肚皮切菜……几段精彩的硬气功表演结束,老先生已是满头大汗。
 
  “近些年主流节目发展势头很快,一部分节目被国家级专业院团列入演出目录,成为对外文化交流和展示国家形象的代表作品。但那些散落在民间的杂技绝活,究竟应该怎样传承?”河北省杂技家协会副主席周良田提出的问题让高福州有了共鸣。
 
  周良田说,杂技兴盛于民间,也应该回归民间。现阶段,一些不适合大型舞台演出的节目散落在民间,面临被遗弃的风险。这种家族式、作坊式的传承,很难实现市场化,节目的演出机会越来越少,一旦失传观众将很难再次看到。因此,关键在于保护那些游离于主流团体之外的老艺人,为艺术传承保留“火种”。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牛玉亮认为,即使是民间杂技团,也应该像国家院团那样加强人才队伍的管理。他认为,民间杂技团水平良莠不齐,演员在多个杂技团之间频繁跳槽,这样不利于演员沉下心来研习艺术。
 
  “吴桥县从事杂技演出的民间团体有几十家,在承接商演的过程中,团体之间出于竞争相互压价,最终形成了杂技演出的‘买方市场’。”河北吴桥杂技艺术研究所所长刘恩和说,民间杂技团的经营管理存在很多问题,需要有关部门加以规范。

  上升和衰落
 
  随着中国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的举办,一场“杂技热”在全国各地悄然兴起。“近些年,文旅融合成为全国文化产业发展的主潮流,以《印象丽江》《敦煌盛典》为代表的一系列大型实景演出融入杂技元素,为杂技演员提供了更多演出机会。”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书记杜云生说。
 
  刘恩和认为,技巧上处于上升期,但人员队伍跟不上时代需要,这是杂技艺术衰落的主要原因。在他看来,年轻演员基本功不够扎实、一味追求创新,虽然现在杂技演出花样繁多,但文化内涵严重不足,对人体极限的追求也远不及老一辈演员,失去了杂技应有的“味道”。
 
  “在吴桥杂技处于上升期,但从全国来看略显衰落。”河北省艺术研究所研究员周大明说,吴桥杂技是一种区域文化品牌的象征,但作为一门艺术整体性的保护明显不足。她建议组织专家修订杂技艺术名录,由专业演员收集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单项动作,并据此整合创作新的节目,实现对杂技类非遗文化的系统性研究和保护。

  文章来源:新华网2019.11.5
【本文责编:何厚棚】

上一条: ·福建成立首个文化遗产保护巡回法庭
下一条: ·古老技艺 精彩复现
   相关链接
·[徐金龙 白玉帅]“讲好中国故事”语境下哪吒神话动漫化传承发展·[刘魁立]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时代机遇
·教科文组织启动“非遗与新冠”平台·地中海饮食文化
·文旅部非遗司:关于贯彻落实《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的通知·[韩成艳]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主体与保护主体之解析
·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关于开展2020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非遗宣传展示活动的通知·[杨利慧]社区驱动的非遗开发与乡村振兴:一个北京近郊城市化乡村的发展之路
·[牛光夏]“非遗后时代”传统民俗的生存语境与整合传播 ·[刁统菊 骆晨茜]传统手工艺与当代传承
·[胥志强]关于非遗保护的理论思考·[谢中元]非遗传承主体存续的文化社会基础
·[张毅]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工艺项目的传承与创新·[王维娜]诞会组织与轮值制度: 广东诞会传承的核心民俗要素
·[王晓葵]灾害民俗志——灾害研究的民俗学视角与方法·[杨慧 雷建军]乡村的“快手”媒介使用与民俗文化传承
·[马翀炜]知识谱系的构建与人类智慧的分享:聚焦中国边境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 ·[徐磊 荣树云]非遗保护运动与民俗传统的互动同构
·[孟令法]“动物保护”视域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来自“狗肉”“猴戏”与“点翠技艺”的法律思考·《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正式实施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