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年会║ “回顾与展望:中国民俗学70年”——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征文启事   ·会议║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议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民间信仰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

[程浩芯]传说与神灵的变貌——对山西阳城广禅侯信仰的考察
  作者:程浩芯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01-03 | 点击数:2282
 

摘  要:广禅侯信仰起源于宋代,元代以后在山东、山西等地普遍流行,在大部分地区都是牛王形象并承担守护家畜的职能,而且有一个解释其来历的通行的传说。山西阳城水草庙中的广禅侯被视作当地兽医常顺,这是区域性神灵通过附会新的传说从而被地方化的结果,其身份从牛王到兽医,治愈牛马疾病的功能保持不变。传说的讲述有助于信仰的巩固传承,也服务于家族、村落等真实的社会关系。

关键词:广禅侯;牛王;地方化;民间信仰

作者简介:程浩芯,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民间文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山西东南部的阳城县山头村有一座水草庙,供奉的是被称为“广禅侯”的本村兽医常顺。据当地普遍流传的传说,他在宋金大战中医治战马有功而被皇帝封为“广禅侯”,死后多年,元朝皇帝为其事迹感动,在此立庙祭祀。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随着民间文化复兴的大潮,这位兽医神重新引起关注。尤其是地方文化精英们根据一篇所谓的“明代碑文”,断定其事迹为真,并大加宣传。这篇“碑文”详述宋徽宗政和四年宋金大战时,宋军战马患病难行,兽医常顺妙手医治,最终帮助宋军打败金人,并于宣和二年受封“广禅侯”之事。该文由当时的山头村小学教师姬某提供,他自称曾在1959年前后看到过这块明代碑刻并有心抄录,后碑石被毁,抄录资料散佚,这段碑文在文革后根据回忆重写。有学者对碑文内容进行考辨,细心指出其中的史实错误。但实际上,这通所谓的明代碑石是否存在也值得怀疑。水草庙现存的15通碑刻都为清代所立,无一处提到常顺其人,碑文在提及建庙年月时都表示不知起于何时。该文提及这些信息却言之凿凿,而对庙宇布局和水草神来历的描述,则完全依照现在情况,与清代记载多有抵牾。它更可能是有心人的编创发明。然而,地方文化精英的努力让更多人对此不加考辨地直接引用,兽医常顺逐渐从传说走向信史,在各种资料乃至学术著作中屡被提及。

  目前研究广禅侯信仰的专业论著,也有同样的失误。学者普遍看到了元代以后广禅侯信仰在山西流行的事实,也注意到其身份在阳城为兽医、在其他地方为牛王的差别。但是对该信仰的来历,研究者们或语焉不详,或采信上述说法,认为是从阳城走向山西各地。搁置上引那篇可疑的“碑文”不论,水草庙兽医封侯的故事,不仅不见于各种史书及地方文献记载,而且只在山头村周边村落流传,如果这里真的是广禅侯信仰的起源地,何以关于神灵来历的传说圈如此之小,而神灵面貌在一县范围内变异如此之大呢?

  本文将以现存碑刻、文献为据,结合实地田野调查资料,对广禅侯信仰作重新考察。下文将首先介绍阳城水草庙的情况,再联系其他地区广禅侯传说与信仰,尝试重新梳理其源流,进而讨论阳城广禅侯信仰之独特性的形成原因。

  一、牛马之疾,祭之皆愈:广禅侯来历传说的不同记录

  (一)阳城广禅侯信仰概况

  阳城地处晋东南太行山区,晋豫交界地带。地方志描述当地风俗说:“土瘠民贫,勤俭质朴,忧思深远,有唐尧遗风”,“淳朴节俭,尽力农桑。重名节,惜廉耻。境邻中州故语言辨正,教崇邹鲁故士多文学”。对“尽力农桑”的山地百姓而言,牛马牲畜对农业生产和交通出行极为重要。广禅侯的功能正是保佑六畜平安、农业兴旺,因此得到人们的虔诚供奉。

  除山头村水草庙专门供奉广禅侯外,距其不远的曾村以前有座小水草庙,同样与兽医常顺的传说有关。阳城其他一些庙宇中还有以广禅侯为配祀的情况,但却被视为牛王。作为兽医的广禅侯传说圈并不大,只在以山头村为中心的周边村镇流传。

  山头村位于县城北1.5公里处。水草庙靠山而建,在上个世纪屡遭毁坏,正殿更是在文革中被完全拆除。现只有山门舞楼和献殿为清代遗存,正殿、配殿等建筑于2014年重新修建,格局与过去相同。中间正殿供奉广禅侯常顺及其夫人“水草娘娘”,广禅侯形象为中年男性,无其他明显特征。东西两边分别为关帝殿、财神殿和蚕姑殿、高禖殿,都是华北乡村庙宇中常见的神灵。山头村每年的庙会在七月初七,传说这一天是广禅侯常顺的生日,现在每年都会请外地戏班在村里唱戏三天表示庆祝,但由于庙宇被毁,多年来都没有相应的仪式活动。

  清代的水草庙却是一番兴盛景象,有过多次整修扩建。现存最早的碑刻为清顺治十六年(1659)的《重修水草庙碑》,碑首题“敕修庙志”,其文曰:

  水草庙去邑西北三里许,载在邑乘。春秋祭事两举,重祀典也。鲁展禽之论祀也,虽其例不同,大约有功于(以下残损)胼使民力之普存,其蕃滋长养不至伤乃族蠡,咸神之功,其有功于社稷生民也明矣,故宜祀也。然祀不知(以下残损)敕建元时,补修历年久远,碑碣剥落,所荐者仅至一扁,创建日月并当日姓氏泯灭无闻矣……

  从该碑文可知,水草庙被认为“敕建”于元代,有元至正年间(1341~1370)的匾额为证。庙中主神水草神曾受皇帝敕封,能够保佑家畜健康繁殖,不受疫病(即“族蠡”)伤害,这已经是当时人的看法。县志载,清顺治“十六年春,耕牛大疫,存者什之一二”。水草庙的重修正是在这一年的季冬十月。

  供奉广禅侯的庙为水草庙,广禅侯又被百姓称为“水草爷”。事实上,“广禅侯”的名号一开始并非兽医常顺生前的官爵,而被认为是授予本村水草神的敕封。清乾隆二十一年(1756)《本村大社重修碑记》记载:

  兹社有水草尊神,仁育万类,休养生息,固大有功于民物者也。在昔先代,治定功成,克禋克祀,会封神为广禅侯,而每岁必隆其祀,载在祀典。

  兽医封侯的传说此时应该尚未定型。而“会封神为广禅侯”这件事,听起来言之凿凿,实际却不见于任何正史和地方文献记载。在清乾隆《阳城县志》(1755)中,水草庙更是被视为淫祀排除在祠庙之外:“成民妥神,国有常祀,典盖重哉。非鬼而祭则谓之渎淫祀……若夫三灵水草(两行小字注:西关有三灵庙,山头村有水草庙),盖不识其所祀之何神,而里俗相淫惑也,故不与诸祠并列云。”可见,清代的水草庙在受到百姓虔诚供奉的同时,也面临着来自官方或士绅阶层的质疑。上面这段话更多地是一种为追求合法性的自我标榜,而非如实记载,伪造的敕封并不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可。那么,“广禅侯”这一名号甚至其信仰本身究竟从何而来?在阳城以外的其他地方,它又有着怎样的传说和面貌?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程浩芯】

上一条: ·[蒋明智 何海祺]顺德龙母信仰源流
下一条: ·[刘亚虎]娅王形象的内涵及“唱娅王”仪式的巫术原理
   相关链接
·[王尧]传说的框定:全国性神灵的地方化·[岳文凯]牛王信仰、庙会与传统农耕文化传承保护研究
·[焦菲]梁祝传说研究述评·[吴婷]庙会中的陕北村庄
·[郭冰庐]马坊牛王会文化共同体民间宗教信仰祀神社事活动田野考察报告·[郭永平]民间信仰和国家意志的整合
·[陈春声]正统性、地方化与文化的创制·[李亮]民间信仰中神灵传播的在地化途径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