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年会║ “回顾与展望:中国民俗学70年”——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邀请函   ·2019“东北亚民间游戏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陈岗龙]《娜仁格日勒的故事》和《琵琶记》比较研究
  作者:陈岗龙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10-20 | 点击数:1335
 

      内容提要:本文通过古代蒙古文小说 《娜仁格曰勒的故事》 与元代戏曲《琵琶记》 的跨语言比较, 确定了 《娜仁格日勒的故事》 的原型是《琵琶记》, 继而分析了 《娜仁格日勒的故事》 的多元题材和复合型特征。

      关键词:《娜仁格日勒的故事》 《琵琶记》 蒙古文学 元代戏曲

      作者简介:陈岗龙, 1970 年生。 1997 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 获博士学位, 现为北京大学东方文学研究中心教授。 发表过专著 《蒙古民间文学比较研究》 等。


      古代蒙古文学史上有一类作品, 讲述的是中原汉族地区发生的故事, 描述的是中原地区汉族的生活, 作品中频繁出现音译的汉语地名和人名, 但是又很难确定其汉文底本或编译所据汉文本子。 因此, 虽然在直觉上能够推测其内容来源于中原汉语文学,但是因为缺乏文献依据,所以很难准确断定其原型。 蒙古文学研究界对此做出的一般结论为 “这些作品是蒙古人根据中原汉族历史和生活素材重新创作的作品”。 古代蒙古文小说 《 娜仁格 日勒的故事》,又称 《白度母传》) 就是一部这样的作品。 本文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 《娜仁格 日勒的故事》 与元代戏曲 《琵琶记》 进行跨语言比较。

      一 《娜仁格日勒的故事》 的抄本及内容梗概

      《娜仁格日勒的故亊》在国内外收藏有多种手抄本,均为毛笔或竹笔抄写,迄今为止尚未发现官方 或寺庙刻印的木刻本。根据各种蒙古文古籍目录和笔者亲自阅读过的抄本内容,《娜仁格日勒的故事》 抄本在国内外的不完全收藏情况如下。

      据俄罗斯蒙古学家沙兹金(A.r.CaauKHH)的《苏联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藏蒙古文手抄本与木刻 本目录》(第77—88页)①,俄罗斯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收藏有八种手抄本:1. CagaanDar-aeke-yin tuuji oroSibai (白度母传): 2. Cagaan Daara ekeyin tuuji orogibo (白度母传),著名蒙古学家符拉基米 尔佐夫得自卫拉特蒙古| 3. Cagaan Dara eke-yin tuguji oroSibai (白度母传),1878年著名蒙古学家波 兹德涅耶夫得自咯尔咯蒙古札萨克图汗盟4.Unen flggttlegci Narangerel raginis-un tuguji orosiba(乌恩•乌 古勒格齐、娜仁格日勒仙女的故事),蒙古国学者呈•达木丁苏伦在《蒙古文学概要》中公布了该藏本 开篇部分®: 5. Naran gerel-fln taguji teUki egttsgegsenjttil (娜仁格日勒传),呈•达木丁苏伦在《蒙古文 学概要》中概括介绍了主要内容(同上,第69页)。6. Cagaan Dar-a eke-yin sudurorosiba (白度母经), 这里的sudur (修陀罗)指的就是佛经,是把《仁格日勒的故事)》当作佛经来抄写的• 7. Badaragultu WrO-yin qoring dolodugar on-du( 1901):teregiin segul-yin arbagadcagasu nom-i kelebecti gUiceldegQlilgsen Naranai- gerel-yin taguji neretiiiQongshimbodisatu: Cagaan Dar-a eke:Nogogan Dar-a geke ene gurban bodisaduba- narun teuke namtar cedig oroSibai (光绪二十七年首尾残缺十余叶书籍:娜仁格日勒传,即观世音菩萨、 白度母、绿度母三位菩萨传记本生),著名蒙古学家札姆察拉诺得到; 8. Cagaan Dara ekeyin tuguji jarlig orosiba (白度母传及经咒),符拉基米尔佐夫得自卫拉特蒙古义9.呈•达木丁苏伦个人收藏的竹笔 抄本《娜仁格日勒的故事》,刊布在他汇编的《蒙古古代文学精华一百篇》®中,是蒙古学界普遍知道 的《娜仁格日勒的故事》的科学校勘本。10.著名蒙古学家、比利时神甫田清波于1905-1925年间从内 蒙古鄂尔多斯搜集、1948年带到美国的蒙古文抄本中有"Naran gerel-un iiliger debter bolai"(娜仁格日勒的 故事本子),说明为“地狱故事”③。

      除了以上十种《娜仁格日勒的故事》抄本外,还有下面的三种题为《乌恩•乌古勒格齐和娜仁格 日勒的故事》的抄本原件收藏在丹麦哥本哈根皇家图书馆,内蒙古大学图书馆收藏其缩微胶卷(见《中 国蒙古文古籍总目》,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99年版,第1425页)。笔者查阅并与其他抄本做了比较。 11. Unen-i ugulugci Naran-u gerel qoyar-un tuguji oroSiba,清末毛笔抄本,存两卷,1938年丹麦考察队 在内蒙古察哈尔获得》12. Unen-i ugiilegci Naran-u gerel qoyar-un tuguji oroSiba,清末毛笔抄本,存两卷 13. tfnen-i UgUlugci Naran-u gerel qoyar-un tuguji oroSiba,清末毛笔抄本,存两卷,在内蒙古察哈尔获得。

      在俄罗斯收藏的来自喀尔喀蒙古和卫拉特蒙古的《娜仁格日勒的故事》八种抄本中有六种题名为 《白度母传》。因条件所限,笔者未能亲自査阅这些抄本。不过,呈•达木丁苏伦曾经对其中的几种藏 本做过版本比较。他指出:“这些抄本在语言上更加口语化,故事情节上更加曲折,尤其是娜仁格日勒 仙女被毒死后游历地狱的描写,比其他抄本更加详细。”(《蒙古文学概要K第68页)笔者推断,题名为《白度母传》的抄本可能是在传抄《娜仁格日勒的故事》的过程中,蒙古人进一步加工,将其套人 佛教本生故事的框架中,并融合游历地狱的文学题材编创而成的。在古代蒙古文学史上,受佛教文学 影响,有很多文学作品采用本生故事的形式,其最突出的特点就是主人公被说成是某某佛或菩萨的前生。甚至根据《东周列国志》中的钟无艳传奇改编的大型蒙古文小说《钟国母》被蒙古民众认为是藏传佛教护法神班丹拉姆女神(青色母)的本生故事,钟国母被认为就是班丹拉姆女神。这类作品一般 都是在结尾做解释,说故事的主人公前世就是某某佛。在俄罗斯藏《白度母传》抄本的结尾讲道:古 代有禅师喇嘛在山中修佛,时有黑方恶魔化身喇嘛的兄弟——柴夫瓦其尔来到喇嘛身边说:“等你修成佛果,教众生皈依佛法,我来破坏你的事业。”时有名阿拉坦其其格的女子听到恶魔的话后说:“等恶魔破坏喇嘛的佛法时我瞬间镇压超度他。”喇嘛的施主乌达巴丹听到后对女子说:“届时我破坏你的功 德。”抄本中说,那时的禅师喇嘛就是现在的皇帝,是马头明王的化身,那时的阿拉坦其其格是现在的 娜仁格日勒仙女,那时的施主乌达巴丹就是现在的刘国诺颜那时的柴夫瓦其尔就是现在的强盗头目(同 上,第69页)。而游历地狱的题材在古代蒙古文学中比较普遍。随着《目连救母经》和《乔吉德仙女传》在蒙古人中的广泛流传,游历地狱题材也经常穿插到其他蒙古文学作品中,增强了说教色彩。如 蒙古人中广泛流传的《绿度母传》讲述的就是绿度母游历地狱寻找儿子的故事(《蒙古古代文学一百篇》, 第221—227页)。

      根据《中国蒙古文古籍总目》(第1424—1426页),我国内蒙古各大图书馆和档案馆收藏有十四种 《娜仁格日勒的故事》手抄本(其中三种为上文所列丹麦哥本哈根皇家图书馆藏品的缩微胶卷),笔者 在撰写本文的过程中查阅了其中的一些藏本。1. Naran gerel Ming Qung dagini-yin tuguji orosiba (娜仁格日勒明黄姬仙女的故事),内蒙古图书馆藏,清中叶竹笔抄本,佛经形式。尾跋题“Qitad-unDaiming qagan-u tly-e dtl Ming Quang ji dagini nigen sedkilta yabugsan Cidig”(中国大明皇帝时期明黄姬全贞行为传)。这里的Cidig —般用来指示佛本生。2. Narangerel bagatur dagini-yin t6rol-un cedig (娜仁格日勒 勇士母前世本生),内蒙古社会科学院图书馆藏,清中叶竹笔抄本。3. Erten-ii Jing ulus-un Uliger (* 代金国的故亊),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档案馆藏,清末毛笔抄本,一册,线装。4. Narangerel bagatur dagini-yin tflr6l-iln cedig (娜仁格日勒勇士母前世本生),内蒙古社会科学院图书馆藏,清末毛笔抄本, 一册。5. Cing jorigtu Skin Narangerl-un iiliger (有贞有烈娜仁格日勒的故事),内蒙古图书馆藏,清 末毛笔抄本,一册。6. Naran-u gerel-ttn iiliger teiike (娜仁格日勒的传奇故事),内蒙古师范大学图书 馆藏,1930年毛笔写本,一册,存前两卷。7. Narangerel bagatur dagini-yin tor6l-ttn cedig (娜仁格日 勒勇士母前世本生),内蒙古社会科学院图书馆藏,1949年毛笔抄本,一册。8. Erten-tt Jing ulus-un Unen tlgdlegCi-yin namtar oroshiba (古代金朝乌恩•乌古勒格齐传记),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档案馆藏,民 国年间毛笔抄本,线装,存第二、三卷。9. Erten-u Jing ulus-un uliger (古代金朝的故事),内蒙古鄂 尔多斯市档案馆藏,民国年间毛笔抄本,两册,线装。10. Narangerel bagatur dagini-yin t8rol-un cedig (® 仁格日勒勇士母前世本生),内蒙古社会科学院图书馆藏,民国年间毛笔抄本,一册。11. Erten-Q Jing ulus-un Uy-e-yin Onen tlgttlegci-yin namtar oroshiba (古代金朝乌恩•乌古勒格齐传记),内蒙古鄂尔多斯 市档案馆藏,民国年间毛笔抄本。

      在内蒙古收藏的《娜仁格日勒的$事》抄本都没有题名为《白度母传》,基本上把这部小说看成是 表现普通女子娜仁格日勒全贞行为的¥俗故事,而且更加强调孝道主题。在内蒙古图书馆藏本(九叶上) 和内蒙古社会科学院藏本(四叶下)以及呈•达木丁苏伦公布的版本(《蒙古古代文学一百篇》,第232 页)中,都提到“王祥卧冰,孟松泣竹”。而在鄂尔多斯流传的《目连救母经》中也有同样的“王祥卧 冰,孟松泣竹”等内容(《蒙古古代文学一百篇》,第260页)。可见《娜仁格日勒的故事》的孝道主题 和游历地狱的题材与《目连救母经》之间具有密切联系。

      呈•达木丁苏伦根据《娜仁格日勒的故事》抄本的语言特征,把俄罗斯和蒙古国收藏的手抄本分 成三种类型:第一种的语言词汇比较古老,韵文比例较大,第二种把一些古老词汇替换成新词汇,第 三种是蒙古语古典书面语的抄本。他认为,三种抄本都共同来源于同一种译本,其中第一种最古老, 第三种变化最大。他所刊布的《娜仁格日勒的故事》属于第一种,根据其蒙古文写法断定为17世纪以 前的抄本(《蒙古文学概要》,第62、69页)。可见《娜仁格日勒的故事》的翻译和传抄经过了古代蒙 古语发展的几个阶段,说明其在蒙古地区的传播历史悠久。

      笔者在研究中直接全文使用的《娜仁格日勒的故事》抄本有七个:1.呈•达木丁苏伦公布的版本, 2.内蒙古图书馆的《中国大明皇帝时期明黄姬全贞行为传》,3.内蒙古师范大学图书馆的《娜仁格日 勒的传奇故事>〗4.内蒙古社会科学院图书馆的竹笔抄本佛经形式的《娜仁格日勒仙女传A 5、6、7.哥 本哈根藏本缩微胶卷。这些抄本都为同一底本(译本)不同时代的抄本,在内容上几乎完全一致,只 在传抄过程中文字出现个别变化。在呈•达木丁苏伦所做的版本比较研究基础上,笔者对以上抄本进 行了逐字逐句的比较,进一步确认呈•达木丁苏伦公布的《娜仁格日勒的故事》和内蒙古各大图书馆 收藏的六种手抄本是保持着《娜仁格日勒的故事》最初面貌的本子。最有说服力的证据就是笔者所见 到的内蒙古图书馆、内蒙古社会科学院图书馆收藏的清中叶抄本和内蒙古师范大学图书馆收藏的1930 年抄本虽然在时间上相差二百多年,但是在内容上几乎完全没有变化,只有个别词汇有区别而已。因 此决定以这七种抄本的共同内容为依据,与《琵琶记》进行跨语言文本比较。而在卫拉特和喀尔喀蒙 古(今蒙古国)流传的本子,根据呈达木丁苏伦的研究,在语言词汇和内容上都有了进一步的变化, 在时间上都比第一种本子晚。并且俄罗斯收藏的题名为《白度母传》的版本,笔者只读到一些片段, 还不能根据只言片语对这些抄本进行评述,因此留待以后有机会到俄罗斯亲自查阅,再做实质性的研究。

      根据笔者手中掌握的抄本内容, 《娜仁格日勒的故事》 一般由八章组成:

      第一章

      乌恩 乌古勒格齐娶后妻: 古代金朝的时候,在南代河边, 南京城中有一户髙姓员外, 有一独生子名乌恩 •乌古勒格齐 (Dnen 郎仙 legd, 意为说真话者, 即言诚), 娶才貌出众的娜仁格日勒 (意为阳光) 为妻。 髙员外去世后,乌恩 •乌古勒格齐离开母亲和妻子远赴京城,通过科举考试得到髙官, 并听信了把持朝政的刘国诺颜 (Liugenoym) 的谎言,与其女图娜勒金 •髙娃 (Timal加 Goo-a, 意为 清澈美丽) 成亲, 从此不能与母亲和妻子团聚。

      第二章

      娜仁格日 勒虎口 脱险: 娜仁格日勒独 自侍奉婆婆, 在饥荒中割下自 己身上 (左肩) 的肉, 为婆婆充饥, 起初婆婆 因误解而打骂媳妇, 知道真相后, 深受感动愧疚而逝。 娜仁格日 勒孤身去京城寻夫, 途中遭遇强盗, 后伺机逃脱。

      第三章

      狠毒的刘国诺颜害死娜仁格日勒: 娜仁格日勒来到京城, 到刘国诺颜府上, 受到心地善 良的图娜勒金 •髙娃的同情和尊重。 刘国诺颜担心女儿日后失宠, 用毒酒害死娜仁格 日勒, 将其抛入 后花园的枯井中。

      第四章

      娜仁格日勒游历地狱和还阳: 观音菩萨带着娜仁格日勒游历地狱并见其婆婆。

      第五章

      观音菩萨救活了娜仁格日勒: 娜仁格日勒托梦给自己的丈夫, 丈夫揭开后花园枯井石盖, 找到娜仁格 日勒的尸体, 娜仁格日勒复活。

      第六章

      娜仁格日勒平定强盗, 被皇帝委以重任: 强盗进犯金国, 皇帝委派娜仁格日勒平定强盗, 娜仁格日勒得到观音菩萨的佑护, 在战场上活捉法术高超的强盗头目, 建功受励。

      第七章

      娜仁格日勒夫妻团圆: 娜仁格日勒公堂审讯刘国诺颜, 将刘国诺颜流放, 把害死自己的 五个使女押赴刑场。

      第八章

      乌恩 •乌古勒格齐夫妻三人出家: 娜仁格日勒责问负心丈夫, 丈夫认错改悔, 夫妻三人 回到老家和睦生活, 后来一起出家获证佛果。

      在结构上, 《娜仁格日勒的故事》 由以下四个题材构成 : (一) 乌恩 •乌古勒格齐上京赴试, 娜仁 格日勒在婆婆死后到京师寻夫, 被刘国诺颜用毒酒害死, 又被观音菩萨救活, 这是一夫多妻团圆的主题。 (二) 娜仁格日 勒在上京寻夫途中, 从强盗手中逃脱以及 日后领兵战胜强盗, 为国建功。 (三) 娜仁格 日 勒被害死后, 其灵魂游历地狱。 这是蒙古人非常熟悉的游历地狱还阳人间的故事。 (四) 娜仁格日勒 平定强盗, 被皇帝委以重任后, 审问丈夫和刘国诺颜, 是典型的公案题材。 四个题材在 《娜仁格曰勒 的故事》 中被巧妙地串接起来, 说明其题材的多来源和复合型特征。 《娜仁格 日勒的故事》 不是一部单一题材的作品。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孟令法】

上一条: ·[覃琮]布努瑶密洛陀史诗的活态传承与文化自觉
下一条: ·[张举文]“定亲”型故事中“月老”形象传承的文化根基
   相关链接
·[巴·苏和]解读中国蒙古文学学术史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