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征文启事——危机与抉择:疫情下的民俗与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会唁函:深切缅怀李子贤教授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在嘉兴召开  
   会员之声
   学术传真
   会议信息
   讲座信息
   媒体报道
   时评杂谈
   出版资讯
   音影图文报道

时评杂谈

首页动态·资讯时评杂谈

[萧放]避免民俗文化过度消费
  作者:萧放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5-21 | 点击数:1306
 

  朱仙镇木版年画传承人郭太运在制作年画。(新华社记者 金良快摄)

  互联网作为一种技术平台,它深刻地改变了民俗的传播方式。

  在传统社会,民俗文化传播方式是群体习染与口耳相传,面对面的交流互动,是民俗文化传递的基本方式。民俗文化的生成与传播、形态与特色,都与风土环境、地域社会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民俗文化具有鲜明的地方性与伦理性。民俗文化向来具有强化基层社会认同的胶合剂与润滑剂的特殊功能。

  互联网时代以极具革命性信息技术力量,彻底改变了此前原生的人际传播方式,以超时空的方式介入民俗生活。在互联网的影响下,民俗文化形态正在发生重要变化,这种变化虽自工业时代以来已经发生,但“互联网+”时代的民俗的变化影响深远。

  互联网时代的民俗变化虽然主要是传播方式的改变,但也实际影响着民俗生活内容。民俗已不再是特定地方小群体的自我服务的文化,也不是静态的代际重复。民俗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在互联网等新媒体技术模式的作用下,成为更大范围内的关注对象,民俗文化纳入了比较的视野,也被人们有意识地视为文化多样性的体现。因此,“互联网+”时代的民俗是与全球文化密切联系的动态变化的文化存在,它不断重组与再造,传统民俗以变化的方式存在于日常生活之中,这是我们应该特别关注的变化特点。

  平心而论,我们已经充分享受到互联网带来的文化传播的便利,民俗文化的超时空传播,让我们不仅具有文化多样性的视角,认识到民俗文化的生态分布特点与价值。同时,它利用民俗文化共享的方式,增进了群体内部的团结与民族文化认同。更重要的是,在日益物质化的社会里,人们发现民俗文化传统中所固有的人情与人性的价值,重新

  检讨反思我们的生活方式,记住乡愁的呼唤、乡居模式的开启,返回乡土、重振乡村, 成为互联网时代的新风尚。

  当然,作为民俗文化研究者,我们应该对互联网技术的双刃剑的杀伤力有清醒的认识,对互联网时代的民俗畸变情况有准确的把握。目前所见,互联网时代对民俗传承的负面影响主要体现为以下两点:一是脱离语境逻辑、碎片式的借用与模仿频繁发生,不同活动主题、不同活动场景中采借同一民俗意像,民俗文化的同质性问题十分严重;二是满足于互联网时代好奇慕异的风尚,将古老已经消失了的奇风异俗复活,进行特别的强化展示。这些特定历史阶段出现的、小群体的习俗,在生成的时代与特定环境中可能有其存在理由,但在今天被当作猎奇的对象,就是脱离民俗生活的滥用,不值得提倡。

  无论上面所说哪种现象,都是对民俗文化的过度消费,是对民俗文化是服务民众生活的文化本质的背离。民俗文化世代相传,其内涵在于人伦之美与生活技艺之美,温情和谐是民俗文化的魅力所在。

  因此,互联网时代的民俗文化建设需要理性的文化守护者与建设者。在一个充满变化的网络时代,如何有效发挥技术优长,将其与民俗文化有机结合,推进传统文化与现代社会的融合,是一个理论认识问题,也是一个具有实践意义的课题。

  互联网时代传统民俗的形式与内容将会发生适应性变化,一些传统民俗观念、一些失去生活服务功能的民俗现象,将逐渐淡出;一些传统的民俗方式也会随着技术条件的改变而发生形式改变;同时也会在新的社会条件下逐渐形成新的民俗生活传统。在新的时代,一切变化皆有可能,唯有民俗服务于人、温暖人心的本性不会改变。

  传统民俗文化与互联网的神奇邂逅,二者必将碰撞出异样的光辉,它将烛照中华文明在传承中的新生之路。

 (原文刊于《人民日报海外版》2016年5月21日)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敏之】

上一条: ·[梁昭]和美国民俗学家马克·本德尔教授一起看《百鸟朝凤》
下一条: ·变化正在悄悄发生
   相关链接
·“西北花儿与高原民俗文化高峰论坛”成功举办·[谭娟]传统村落民俗文化的打造与传播研究
·[杨慧 雷建军]乡村的“快手”媒介使用与民俗文化传承 ·[段友文 冀荟竹]乡村振兴中民俗文化资源的创新性发展
·“国际视野下的高原民俗文化学术研讨会”在青海西宁成功举办·《青海村落民俗文化志丛书》正式启动
·[曹晋 孔宇 徐璐]互联网民族志·[周跃群]保护与发展的权衡:民俗文化遗产化视野下的动物伦理反思
·[周全明]经验与问题:日本民俗文化财保护研究·[张婉婷 刘芳芳]将民俗文化融入职业教育中的实践探索
·[张启龙 乔方辉]当代民俗视觉下的纪实摄影及其文化价值·[文忠祥]乡村振兴中民俗文化介入的可能性
·[王明欣]关于民俗博物馆发展的建议·[明新胜]从我收集并编著《淅川移民与民俗文化》看新时期城乡建设中留住记忆留住历史的必要性
·[米海萍]敦煌文献《韩朋赋》中的民俗文化意象·[刘路路]论《喀左·东蒙民间故事》中的东北方言和民俗文化
·[李凡]胶东地区乡村民俗文化传承发展现状与发展路径的调查·[黄晔]民俗学视域下古代长江流域风情的多重展示
·[胡蝶 王娟]困境与出路:“僵狮子”传统民俗文化传承研究·[顾瑞强]沂蒙民俗文化与乡建旅游振兴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