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在嘉兴召开   ·关于召开二十四节气国际学术研讨会(网络视频会议)的通知   · 第十五届民间文化青年论坛奖征文启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民间信仰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

[李越]人类学巫术观评析
  作者:李越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4-08-30 | 点击数:5412
 


  提及巫术,生活在现代的一般人对它知之甚少,在日常生活中或许只能从神话故事、文献资料、影视作品中接触一点,巫术对于我们现代人来说总有一种神秘的面纱笼罩着。正是因为我们对巫术知之甚少,所以很容易产生片面的认识,存留着对巫术“虚假”“邪恶”“腐朽落后”等刻板评价。

  因此,评析巫术首先必须先了解什么是巫术。

  一、巫术概念界定

  在西方人类学的研究中,包括泰勒、弗雷泽、马塞尔·莫斯、马林诺夫斯基、埃文思·普里查德、哈维兰在内的多位西方学者都就巫术的概念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在此不一一列举,详见罗宗志 《百年来西方人类学巫术研究综述》 广西民族研究?2006 年第3 期 ( 总第85 期)]后人在进行关于巫术的学习研究时得以借鉴。

  而着眼于中国的悠久历史和厚重的传统文化底蕴积淀,国内的多位学者也就巫术的概念给出了自己的解读,吕大吉主编的《宗教学通论》一书中指出:“巫术是一种广泛存在于世界各地区和各历史阶段的宗教现象,它的通常形式是通过一定的仪式表演来利用和操纵某种超人的神秘力量影响人类生活或自然界的事件,以满足一定的目的。”[ 吕大吉 《宗教学通论》[M] 1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89、254]

  历史学教授臧振指出:“原始人追求存在物的神秘属性,感知事物间的神秘联系,为的是用自己的意志去影响它。他们对自己的意志有充分的自信,而表达这一意志的方法,便是巫术。巫术是原始人心目中影响和改造外界的最有力的方法,巫术是过去时代人们同自然和社会斗争的一种形式。”[ 臧振 《蒙昧中的智慧》[M]1 北京:华夏出版社,1995 4]

  我国当代著名民间文艺学家、民俗学家张紫晨认为:“巫术是人类企图对环境或外界作可能的控制的一种行为,它是建立在某种信仰或信奉基础上,出于控制事物的企图而采取的行为,.巫术幻想依靠某种力量或超自然力,对客体施加影响与控制。”[ 张紫晨 《中国巫术》[M]1 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96 37]

  尽管这些定义有所差别,但它们都有一个基本的特征,即都指出巫术是:“基于一种对超自然力量的信仰,并认为人凭借这样的力量可以控制周围的世界。”[ 格里戈连科著, 吴兴勇译: 《形形色色的巫术》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2 1]

  需要注意的是中国的巫术和宗教之间存在着非常密切的联系,尽管弗雷泽在其著作《金枝》中明确描述了人类理智发展的三个阶段——从巫术到宗教,从宗教到科学,并将其都看做是理性的努力;马林诺夫斯基也在对两者给出明确区分:“宗教涉及的是人类存在中的最根本的问题;而巫术则总是围绕特殊的、具体的以及细致的问题。”[ A Scientific Theory of Culture and Other Essays, p.200.转引自J.M.英格。《宗教的科学研究》金泽译。102页]但是,笔者认为,这样的界定是基于西方世界宗教发展历程的历史事实做出的,并不适合用来描述东方的巫术,因为中国并不像西方或者中亚那样当宗教文化发展起来之后原始巫术文化被宗教所取代,在中国,无论是道教的发展还是佛教的传播,都未能取代巫术,相反,巫术还吸收了一些佛、道文化而在中国的宗教组织、民间文化中“茁壮成长”[尽管对待中国古代巫术“自汉代之后的律令都是禁之唯恐不及,巫术受贬斥和压制, 善的一面( 类似西方-白巫术. 的一面) 被取而代之, 恶的一面( 类似西方-黑巫术. 的一面) 被渲染突出, 整个形象被恶魔化。”(李零:《绝地通地—— 研究中国早期宗教的三个视角》, 《法国汉学》第六辑, 中华书局2002 年版, 第568 页)但是,中国古代巫术在古代政权、秘密宗教和民间生活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是任何历史事实研究所无法抹杀的。],所以,中国巫术的独到之处更加明显的表现在它和宗教关系的密切程度上。[ 中国的巫术不仅没有被宗教所取代,还在于宗教信仰混合后在民间宗教中大行其道,成为推动宗教产生发展的重要力量,表现在:宗教信仰源泉之一;引人信教的手段;维系和组织的工具。(刘平《中国秘密宗教史研究》第337页)]基于此,不得不由衷感慨中国巫术的独特之处和巨大的研究价值,这也是中华民族灿烂辉煌的传统文化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并在其中发挥着独特的功能。

  二、评析视角和范围界定

  .如果从科学视角看待巫术,巫术的思想、推论和方法无不都是荒谬的,对任何事物的评价都不能脱离该事物产生的背景和盛行的时代,我们以现代科学化的眼光和标准评判巫术的价值和地位是有失偏颇的。因此,在评析巫术时笔者倾向于选取功能角度,在如今巫术已无生存沃土的现代社会,我们还是应该客观审视巫术在人类历史发展进程中所发挥的作用。

  关于对巫术的功能或者作用,已经有很多专家学者做出了自己的总结,如毛建儒和萨鑫在他们的《巫术的历史作用及其终结》中提到巫术增强人类控制客观世界的意识、扩展了控制客观世界的领域、增强了人类战胜对手的信心,此外还具有道德作用、组织作用、精神安慰作用和交流娱乐作用等;[毛建儒1  萨鑫2《巫术的历史作用及其终结》太原师范学院学报 (社会科学版·2002年第2期) Journal of Taiyuan Teachers College (No. 2 ,2002)]初益辰和付成波两人完成的《原始巫术的社会整合功能初探》一文中从巫术的社会调适功能、环境保护和协调功能两个角度论证原始巫术对于社会整合发挥的功效。

  但是,正如向轼总结近三十年我国巫术研究所言:“巫术对宗教和医学的影响受到较多关注,但对科学、艺术、文学、心理学、教育学等方面影响的研究还有可拓展的空间,在研究方法论上也还有待进一步完善。”[向轼 《近三十年我国巫术研究综述》河南师范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第37 卷 第6 期2010 年11 月]因此本文对于中国巫术的评析选取文化功能角度,着重看待巫术对于中华源远流长的传统文化发展起到什么样的作用。由于中国的巫术种类繁多博大精深,在讨论巫术的文化功能时暂不涉及和区分具体的如萨满、藏族、湘赣等具有影响力的地方巫术文化,而只就宏观角度讨论中国巫术整体的文化功能。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光明网-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4-03-18 14:19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刘宗迪]狐魅渊源考憗
下一条: ·[韩军学 刘军]云南多元宗教共处的类型与基本模式
   相关链接
·[马威 哈正利]在科学与人文之间:马林诺夫斯基的现代性人类学·[周大鸣]中国人类学研究的概念创新与实践经验
·[庄孔韶]金翼山谷冬至的传说、戏剧与电影的合璧生成研究·[熊迅 张举文 孙正国] 民俗影像的操作化与可能性
·[李牧]“人类学转向”下当代艺术的文化逻辑 ·[罗兵 苗怀明]从民间信仰与通俗文学的互动看五通神形象的演变
·[潘宝]遗产人类学视域中的非物质文化·[德格洛珀] 鹿港的宗教和仪式
·[周大鸣]三十而立——中国都市人类学的发展与展望 ·[杨庭硕] 论地方性知识的生态价值
·[孙金菊]回族民俗医疗体系研究刍议·[朱靖江]扎根人类学田野 深耕学术土壤
·[周永健]论黔中汉族民间信仰文化的特质·[陈泳超]太湖流域民间信仰类文艺资源的概貌及研究述评
·[黄应贵]我的人类学经验·[苏荟敏]巫术的性别政治
·彭牧:《Religion and Religious Practices in Rural China》·[朱家钰]一幅“孔圣人”外销画背后的信仰观念
·[赵德利]血社火中的巫术信仰与血祭原型·[张梅]论民间信仰与闽台社会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