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年会║ “回顾与展望:中国民俗学70年”——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征文启事   ·会议║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议程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国际经验

首页民俗与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国际经验

“一村一品”振兴日本乡村
  作者:综合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3-04-24 | 点击数:3449
 

 
 

日本传统农家民居——岐阜县白川乡“合掌造”村落,
村内现保存“合掌造”建筑100多栋,目前还居住着600多人。 (新华社发)

  文明看他国

  日本向来非常重视对自己民俗文化的保护。而作为民俗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乡村文化,日本更是将其视为保留传统、复兴民族的重中之重。

  上世纪60年代后期,日本各地的开发浪潮使历史街区、地方特色大量消失。面对这一紧急状态,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日本大规模地对以前的环境保护条例作了大量的修订和增补。其中比较著名的是日本政府1975年对原来的《文化财产保护法》进行了修改,增设“传统建造物群”为新的一类文化财产,设立“传统建造物群保存地区”制度。国家选定具有较高价值的地区或地区的一部分为全国重要传统建造物群保存地区,给予必要的财政援助及技术指导。传统的建造物群保存地区的保护不仅仅是考虑有形文化财产,保存地区的环境及传统文化活动也是保护的内容之一。

  “一村一品”因村制宜发展特色

  1979年,日本大分县知事平松守彦提出“一村一品”计划,旨在提高农村地区的活力,挖掘或者创造可以成为本地区标志性的、可以使当地居民引以为豪的产品或者项目,并尽快将其培育成为全国乃至全世界一流的产品和项目的农村开发模式。这些项目以农特产品为主,但也可以是文化和特色旅游项目。

  以最早开始实施“一村一品”运动的大分县为例,大分县的汤布院町,人口不足1万人,但是每年却有380万人的游客前来旅游。除温泉之外在资源上几乎一无所有的由布院(人口1.16万人),打造出世界一流的旅游业。观光游客在1979年仅为190万人,而到2003年达到了412万人。

  “一村一品”运动发展到今天,其内涵和外延不断延伸,不再局限于传统的定义。“一村”可以扩展到“一镇”、“一县”,甚至“一国”;而“一品”也不仅仅是农产品,可以是工业产品或文化、旅游等服务业产品。“一村一品”其意义不仅在于振兴农村,而且直接关系到一个地区、一个产业乃至一个国家的竞争力,今天它已在日本全国得到有效推广。

  绝活老艺人获认定为“人间国宝”

  日本的乡村建设大多具有以下特点:多数乡村设有自己的乡村博物馆;几乎每一个乡村都有几座或十几座古老的民居被政府认定为保护单位,政府给予民居主人以资助,以便为民居进行修缮保护;把乡村里在工艺技术上或表演艺术上有“绝技”、“绝艺”、“绝活儿”的老艺人认定为“人间国宝”。一旦认定后,国家就会拨出可观的专项资金,录制他的艺术,保存他的作品,资助他传授技艺,培养传人,改善他的生活和从艺条件;建立了覆盖全国乡村的保护重要乡村文化的专业协会,凝聚了千万乡村文化艺术的传人,从事乐舞表演和传承活动。

  几十年来,对乡村文化激励机制的推行,已经使日本乡村戏剧、乐舞、曲艺等表演艺术比如“能”、“文乐”、“狂言”、“讲谈”等从濒危到重生再走向新的繁荣。

  对于乡村文化的保护,不仅是日本政府在政策、立法、制度上的支持,还有日本民众广泛的认识和坚实的社会基础。 (综合)

 

  文章来源:凤凰网-广州日报 2013年04月21日 07:06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沃尔夫冈·卡舒巴 安德明]形象与想象:柏林的都市民族学
下一条: ·[帕蒂达耶]文化遗产:沟通世界的桥梁
   相关链接
·[金书妍]乡村振兴背景下民族文化品牌营造方略·[施爱东]民俗学的未来与出路
·[叶涛]作为传统信仰文化载体的祇园祭·[赵欢 范筱悦]日本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立体化”保护
·[未酉寅]日本的乡村文化印象 ·[山田仁史]蟹与蛇——日本、东南亚和东亚之洪水和地震的神话与传说
·[徐艺乙]柳宗悦的思想及其他·沙龙︱柳田国男和他的时代
·[毕雪飞]“诞生”与“出世”:中日幽灵育儿故事比较研究·专题║《超越“20世纪民俗学”:我们从与福田亚细男的讨论中学习什么?》全书译文呈献
·[王晓葵]现代日本社会的“祭礼”·[福田亚细男 菅丰 塚原伸治]民俗学的国际性的问题
·[福田亚细男 菅丰 塚原伸治]民俗学的定义问题·为民俗学的衰颓而悲哀的福田亚细男
·[福田亚细男 菅丰 塚原伸治]民俗学的实践问题·[王晓葵]现代日本社会的“祭礼”
·[王丽清 董秀团]彝族土主信仰传承发展助推乡村文化振兴研究·[王京]民俗学与历史学的对话
·[陆薇薇]日本河童驹引考·[兰玲 李文杰]新型城镇化背景下的乡村文化空间建构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