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乡村振兴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1)预备通知  
   什么是民俗
生产劳动民俗
日常生活民俗
社会组织民俗
岁时节日民俗
人生礼仪
游艺民俗
民间观念
民间文学
   什么是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
历史民俗学
理论民俗学
应用民俗学
民俗语言学
艺术民俗学
   关键词与术语
   观风问俗
   民俗图说
   China in Focus

观风问俗

首页民俗与民俗学观风问俗

官祭妈祖:始于元朝 清道光六年上演落幕大戏
  作者:吴裕成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2-09-07 | 点击数:3495
 

  元朝因漕运而崇拜天妃妈祖,“皇庆以来,岁遣使斋香遍祭”,开了朝廷派官员在北方南方举行官祭的先河。北方宫庙,以天津为代表,《元史·祭祀志》载“直沽、平江、周泾、泉、福、兴化等处”,北方只列举了直沽。

  五处之中,直沽为海上漕运目的地,平江的周泾为始发地。周泾在江苏太仓(太仓紧邻上海,今两地地铁通达)。直沽与周泾,元朝的官方祭祀选择这两地,开始了海漕线路南北两端官祭妈祖的传统,这一历史过程的落幕戏,则是清道光六年(1826年)津沪两地的官祭。

  清代的南粮北调,本走内河。至道光朝河道受阻,只好试行海路。清政府对此极为重视,特调安徽巡抚陶澍任江苏巡抚,主持这次漕运。上海成立海运总局;天津设收兑局,以穆彰阿为验米大臣。

  道光六年二月,在上海雇用一千多艘运粮船。开行之前,陶澍到宝山县长江口祭风神、海神,“并因上海县黄浦江岸有天后庙,历著灵应,率属虔诚斋祷,祈保平安”,祭天后。船出海,天公并不作美,二月二十五日起连续三天“西北风暴大作”,三月月初的三天“又起北风大暴”.眼见陆地狂飙扬沙折木,陶澍寝食难安。结果呢?押运参将关天培事后描述,“沙船一千余只正抵黑水大洋,迭遭风暴,各船齐下太平筐 ,随风漂淌,历数日数夜。危急之顷,若有神助。”讲到船只采取措施应对风浪,“若有神助”之语,表达长年闯海的船民对于妈祖救难的心理依赖,分量是很重的。

  这一年海运漕粮,往返两次均顺利。六月初五日,陶澍上奏朝廷,“海运完竣,请赐加天后封号匾额”。奏折说虽遇风浪,“驶抵天津上园水次查验……共损失粮米八百余石,以到津米数计之,不及千分之一”,“到津各船并未伤损一人,尤为向来未有之事”,是为天后“显验尤著”.为此,“仰恳皇上天恩,赐加封号以表庥嘉”,并请为风神海神庙赐匾。

  这一奏折到了道光帝案头。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所藏原件,有朱批“所奏甚是,另有谕旨”字样。谕旨是,“发去大藏香十炷,交陶澍祗领,遣员诣各处神庙敬谨祀谢”,“礼部察例拟加封号,候朕酌定”.六月二十二日,道光从礼部所拟封号中,朱笔圈出“安澜利运”.随后,奉着圣旨,拥着御匾的陶澍,在沪烧香拜神。七月二十八日,军机处录陶澍办理御赐封号匾额之事的奏折,朱批“知道了。钦此。”

  至此,事情完结了吧?且慢。告一段落的只是南边。海漕北上目的地是天津,这边酬神之事,此时正在酝酿。向道光帝提出建议的,是验米大臣穆彰阿。八月二十一日,有《著因海运成功发交穆彰阿大藏香诣天津各处神庙祀谢上谕》:“昨穆彰阿督收海运完竣,来京面奏天津海口亦祀有天后、风神、海神祠宇,屡彰灵应,俾沙船回帆妥速,礼宜一体致祭,以答神庥。著发交穆彰阿大藏香十炷,恭诣天津各处神庙虔诚祀谢。其风神庙尚无匾额,并发去御书匾额,交该署漕督敬谨悬挂。”也是以大藏香十炷,并赐风神庙匾额,由大臣代表朝廷致祭。此次祀谢,要“恭诣天津各处神庙”.皇帝交办的事,穆彰阿很快办妥。八月二十八日上奏:“臣穆彰阿祗领到津,遵旨诣各庙拈香祀谢,恭悬御书匾额。”道光帝九月二日朱批“知道了。钦此”.

  妈祖信仰保驾护航,古代漕运在演出政治经济大戏的同时,也上演着文化民俗大戏。这是经济搭台文化唱戏。在海上漕运的起点与终点,由皇帝安排,朝廷派员前去祭祀妈祖,从元至明有一种传统在沿袭。南方启运地的官祭,有元代的周泾和清代的上海;北方漕运目的地的官祭,只一个地方,元代的直沽、清代的天津。

  这样的漕运与妈祖文化交融的历程,道光六年是重要节点,在上海天津两地,完成这一传统的大轴戏。为了海上漕运的祀谢,道光二十八年、咸丰二年五年七年还曾举行,但不再有皇帝谕旨南北并祀的大举动。

 

  文章来源:中新网-今晚报 2012年09月06日 19:01
【本文责编:CFNEditor】

上一条: ·民歌《六口茶》发源地成谜 一口一问一口一答
下一条: ·桂北中元节:万盏河灯耀资江
   相关链接
·[郑芩]差序格局的信仰图景·[游红霞]谱系观念视域下当代两岸妈祖信仰的交流互鉴
·[游红霞 田兆元]谱系观念与妈祖信俗的非遗保护·[伍华娟]松江仓城历史文化风貌区的文化定位
·[王京]在实际调研中认知民俗学的实践意义·[林孟蓉]北台湾妈祖庙「中元普渡」民俗与仪式
·[戚剑玲]文化涵化与地域认同的庙堂表征·[肖海明]试论清代《天津天后宫行会图》的叙事结构和象征意义
·[张成福 杜昭熺]历史记忆与地方性建构·[游红霞 田兆元]谱系观念、朝圣与妈祖信俗的非遗保护
·[李燕]海上和平女神·[张珣]妈祖造像与“标准化” 问题讨论
·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座谈会在天津召开·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集体先进个人和第五批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座谈活动在天津举行
·[张明明]“海丝之路”背景下的中琉妈祖信仰书写及其文化交流意义·[乌丙安 胡玉福]“俗信”概念的确立与“妈祖信俗”申遗
·[刘菲菲]妈祖信仰仪式的节庆展演和民俗变异·[宋建晓]全球治理视野下妈祖文化的独特价值
·《传承人口述史方法论研究》天津发布·[周金琰]民间信仰与“一带一路”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