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微信公号】新栏目——课本里的民俗(12.23)

本主题由 凉爽的夏天 于 2019-12-24 16:23 设置高亮

【微信公号】新栏目——课本里的民俗(12.23)

辽大民俗学微信公众号开启了新栏目——课本里的民俗,我们选取了一些小学、中学语文课本中(以人教版为主)重要的民俗现象,欢迎大家订阅与查看。

TOP

【课本里的非遗】呱呱声坠地,诞生礼先行(12.23)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有许多约定俗成的习惯引导和制约着我们的行为活动,以常见的餐桌礼仪为例,一般在餐桌上一定要等年长者先动筷子,这反映了中国自古的尊卑长幼观;筷子不能用来敲碗,因为古时乞丐才敲碗;还有不能将筷子直插在饭碗中的避讳。这类约定俗成的观念在各种节庆活动中更加明显,并形成了各种节庆符号,比如提到鞭炮、饺子就会想到春节;提到花灯、元宵就是元宵节;而赏月、月饼,就一定与中秋节有关。可见,我们的日常生活离不开各种民俗事项和民俗活动,但我们真的了解这些近在咫尺的民俗吗?事实上,每一项民俗的形成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民俗会经历一次次取舍,而取舍的结果可能是一次彻底的颠覆也可能几乎没有变化。所以,辽宁大学民俗学公众号推出了课本里的非遗板块,旨在搜集中小学教材中收录的民俗知识并对其进行详细介绍,让民俗知识不再是课本上无生命的文字,而是成为学生和家长们生活中可碰触之物,感受生活之美、文化之美,学会热爱生活、尊重生命,真切体会到中华传统文化的魅力。


      一丈青大娘一听见孙子呱呱坠地的啼声,喜泪如雨,又烧香又上供,又拜佛又许愿。洗三那天,亲手杀了一只羊和三只鸡,摆了个小宴;满月那天,更杀了一口猪和六只鸭,大宴乡亲。她又跑遍沿河几个村落,挨门挨户乞讨零碎布头儿,给何满子缝了一件五光十色的百家衣;百日那天,给何满子穿上,抱出来见客,博得一片彩声。到一周岁生日,还打造了一个分量不小的包铜镀金长命锁,金光闪闪,差一点把何满子勒断了脖气。”

——节选自人教版语文教材九年级下册第二单元第六课《蒲柳人家》


      民俗文化:诞生礼:洗三,满月,百家衣,百日,周岁,长命锁

      民间的诞生礼可分为新生儿诞生之前和诞生之后两部分。新生儿诞生之前一般包括求子仪式,比如向碧霞元君、送子观音这类生育神祈子,或进行偷瓜、摸丁等祈子活动等;还有孕期习俗,即一些对孕期妇女在衣食住行方面做出的约束或祝福。而新生儿诞生后的一些民俗可以说是诞生礼的核心部分,也是课文中有所涉及的部分,下面我们来详细了解一下这部分的民俗文化。

一、“洗三”


      虽然《蒲柳人家》中只提到一丈青大娘在何满子洗三那天,摆了个小宴,但实际上的“洗三”礼可要复杂得多。

      “洗三,又称洗儿礼或洗三朝汤饼会。是在新生儿诞生第三天,为其沐浴的仪式,据说,这样可以为婴儿洗去从前世带来的污垢,以佑今生平安。汉族的三朝礼产生很早,据《图书集成·人事典》第34卷、35卷载,杨贵妃就行过三朝洗儿礼。宋代三朝又行落脐炙卤的礼仪,以表示完全脱离孕期残余,正式进入婴儿期。宋吴自牧《梦梁录·育子》载:三朝与儿落脐炙卤。近代已将三朝洗儿称作洗三了。清崇彝《道咸以来朝野杂记》曰:三日洗儿,谓之洗三。《中华全国风俗志》详细记载了北京民间洗三礼仪:由收生婆为婴儿沐浴,洗罢将小儿脐带盘于肚上,涂抹烧过的明矾,用棉花包扎好。洗三的仪式并非只是净身,也是处理脐带。

      “洗三”用水很讲究,一般用温水,也有用桃树根、李树根、梅树根各二两,用水煎煮,去渣浴儿的。这样能去不想,终生无疥疮。也有用艾虎汤的,即用端午艾一斤、虎骨一枚,以水三斤煮汤沐浴,能避恶气。还有用姜葱等煎汤的,葱取聪明之意;姜取强壮之意。“洗三”仪式由接生婆(即北京的收生姥姥)主持,会在产房外厅正面供上碧霞元君、催生娘娘、送子娘娘、痘疹娘娘、眼光娘娘等十三位神像,上香叩首毕,将铜盆摆上炕,接生婆开始替婴儿“洗三”。本家依尊卑长幼带头网盆里添一小勺清水,再放一些钱,谓之“添盆”。如果添的是金银锞子、硬币就放在铜盆里,如果添的是银票纸币,则放在茶盘中,此外还可以添些桂圆、莲子、红枣、栗子之类的喜果。

      在“洗三”和“添盆”过程中,接生婆还会说很多吉祥话或成套的祝词,如见你添清水,她说:“长流水,聪明伶俐”;看你添喜果,她就讲:“早儿立子,连生贵子,桂圆桂圆,连中三元。”洗儿时会念:“先洗头,做王侯;后洗腰,一辈更比一辈高。洗腚蛋,做知县;洗腚沟,做知州”。洗完后,接生婆要拿梳子为婴儿梳胎毛,边梳边念:“三梳子,两拢子,长大戴个红顶子;左描眉,右打鬓,寻个媳妇就四村。”梳完头,还要用葱在婴儿身上打三下,说:“一打聪明,二打伶俐,三打邪魔。”

      有些地方的三朝日还是为婴儿举行开奶和开荤仪俗。开奶时,家人给婴儿品尝黄连,事前请一善言辞的妇女将黄连汤蘸数滴滴于婴儿嘴上,一面说:“好乖乖,三朝吃得黄连苦,来日天天吃蜜糖。”然后,把肥肉、状元糕、酒、鱼、糖等食品制成的汤水,用手指蘸少许涂于婴儿嘴唇上,并唱到:“吃了肉,长得胖;吃了糕,长得高”,“吃了酒,福禄寿”,“吃了糖和鱼,日日有富余”。最后让婴儿尝一口讨来的乳汁,开奶仪式才结束。

二、满月


      满月,又称“弥月”,顾名思义,是在婴儿降生满一个月时举办的庆贺活动,满月礼是婴儿进入人群的仪式,历来被全国各地所重视。此俗亦由来已久,《魏书·汲固传》载:“时式子宪生始满月”。清代顾张思《土讯录》中载:“生一月,染红蛋祀先曰做满月”。清同治《乐平县志》中写道:“满月弥周张筵,具帖敦请外家,至者咸有馈送,以致驾焉。”可见,满月礼一般会邀请婴儿的外家人,并有送红鸡蛋的习俗。

      从《蒲柳人家》中我们也能发现,如果说一丈青大娘在何满子洗三那天,只是亲手杀了一只羊和三只鸡,摆了个小宴;那么何满子的满月礼可要隆重得多,她在满月那天,更杀了一口猪和六只鸭,大宴乡亲。可见,民间对新生儿满月礼的看重更甚于三朝礼。

      旧时即要求产妇在生产后的一个月内不能做事,不能出门,叫“坐月子”,而这一习俗也延续至今。“坐月子”期间婴儿也一直在母亲身边,不能被抱出户。一个月后,母亲身体基本恢复,婴儿也可以离开母体适应新环境,于是产家就会在满月当天为婴儿举行庆贺仪式。满月的贺礼同样有讲究,在山西,外婆会送虎枕等吉祥物。虎枕,象征外孙(女婴不送此物)长得虎头虎脑,像老虎一样威风,外孙枕虎枕也会辟邪和增进胆量。在豫北,满月时外婆要送外孙布老虎、虎枕、虎头鞋、猪头鞋等礼物,布老虎、虎枕等同样取其辟邪勇猛之意,而猪头鞋则是希望婴儿能像小猪一样不挑食,能吃能睡,生命力强。而且民间认为猪相貌丑陋,能让邪祟不敢近身。

      而在河南的某些地区,至今还有每年农历六七月间,外祖父或舅舅要给满月的小外孙或外甥送羊的习俗,原来送的是真活羊,后来改用白面“馒头羊”代替。据说这与冀南的一个民间传说有关。传说沉香打败他舅舅杨二郎,劈山救母后,要斩去杨二郎的头。三圣母苦苦相劝,使沉香改变主意,留下杨二郎的命,但要杨二郎每年给自己送一对活羊,这样他就能每年剥杨二郎的皮,吃杨二郎的肉(杨与羊谐音)。而杨二郎这个舅舅只能每年送沉香一对活羊。

      “剪胎发”是诞生礼中最重要的礼仪活动,汉族为婴儿剪胎发的习俗古已有之,《礼记·内则》记载:“三月之末,择日剪发为鬌,男角女羁,否则男左女右”。剪胎发一般要请理发师傅来剃,讲究一定的规矩。剃头时要保护好卤门,不把头发全剃光,叫做留胎毛,即在婴儿前脑门留约一至二寸大小的方形胎毛,叫“孝顺发”、“孝顺毛”、“百岁毛”。剃下的胎发不能随便丢弃。杭州习俗,胎发要挂堂屋高处,说这样小孩子大了有胆量。有的用红布包裹,悬挂保生娘娘宫的神座旁边,取保长生之意。另据《东京梦华录》载:“满月抱牙儿入他人房,谓之移窠。”即满月时的出行习俗,是指满月当天或满月后婴儿在别人的帮助下挪窝、外出等,后世逐渐演化成“走满月”、“搬满月”,即由外婆、舅舅接婴儿及其母亲到自己家礼节性地小住一段时间。

三、百日


      百日,又称“百禄”、“百岁”或“百晬”,是婴儿生下一百天后举行的仪式。据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载:“生子百日,置会,谓之百晬。”明代则称百日为百岁,明沈榜著《宛署杂记》曰:“一百日,曰婴儿百岁。”《中华全国风俗志》记录北京城风俗则为:“一百日后,名为百禄,请客与满月时间。”之所以过百日,是因为旧时婴儿百天内死亡率很高,过了百日相当于过了一个大关,人们认为过了百日婴儿就可平安成长了。

      古代婴儿在百日时会收到许多礼物,如衣服,鞋袜、绣花织品、银镯、面粉制的寿桃等,不过最主要的还是给婴儿吃百家饭,穿百家衣,挂百家锁。百家衣一词较早见于宋·陆游《书感》一诗中:“哀哉穷子百家衣,岂识万斛倾珠玑”,不过此处所提的百家衣可能仅仅是指曾用多种布帛补缀的衣服。百家衣真正流行时期还要说明清时期,此时其颜色更趋于鲜艳多彩。《西游补》第一回:那些孩童也不管他,又嚷道“你这一色百家衣,舍与我吧!你不与我,我到家里去叫娘做一件青苹色,断肠色,绿杨色,比翼色,晚霞色,燕青色,酱色,天玄色,桃红色,玉色,莲肉色,青莲色,银青色,鱼肚白色,水墨色,石蓝色,芦花色,绿色,五色,锦色,荔枝色,珊瑚色,鸭头绿色,回文锦色,相思锦色的百家衣,我也不要你的一色百家衣了”。从这段文字中的描述,可以充分说明近代百家衣已成为儿童较正式的礼服,而其制法就如《蒲柳人家》中描写的那样,是由家人向邻人讨要碎步缝制而成。其形式和制作方法源于僧侣所穿的百衲衣,亦称衲衣、衲、百衲袍。近代童装中的百家衣则是父母为子女祈福,避其夭折,祈其健康长寿而特别制作。爱子心切的父母相信用百家布帛缝制孩子的衣服可以扰乱索命神灵的视听,不能确定此乃谁家孩子,而无法取其性命,因此附于百家衣趋吉避凶的功能。

      而百家锁,又名“长命锁”,是民间用来祝福婴儿健康长寿、压惊、辟邪、驱灾祛病的一种吉祥物 ,在全国各地都很流行,一般于百日时佩戴,也有满月或像何满子那样在周岁佩戴的。

      长命锁的前身为长命缕, 由汉代朱索演变而来。《后汉书·礼仪志》记载:“五月五日,朱索五色印为门户饰,以难止恶气。”由此可知, 朱索本为汉代端午节门户饰物。五色丝的颜色为青、红、白、黑、黄,按阴阳五行的理论,分别象征东、南、西、北和中央。古人认为五方具有神奇的力量 ,可以辟邪除灾。到了魏晋南北朝时,由于战争频繁, 加之瘟疫、灾荒不断 ,广大人民渴望平安 ,所以每逢五月初五端午节, 人们用五色丝编成绳索 ,系于妇女和儿童手臂 ,以祈求驱邪辟灾、祛病延年、健康长寿。应劭《风俗演义·佚文》记载:“五月五日以五彩丝系臂,曰长命缕 ,一名续命缕,一名辟兵缯,一名五色缕,一名朱索。”南朝梁宗懔《荆楚岁时记》记载:“五月五日,以五丝系臂,名曰辟兵,令人不病瘟。”唐朝段成式《酉阳杂俎》说:“北朝妇人,……是日,又进长命缕、宛转绳,皆结为人像带火。”宋朝高承《事物纪原》引晋代周处《风土记》曰:“荆楚人端午日以五彩系臂 ,辟兵鬼气,一名长命缕 ,今百索也。”从以上记载可知, 在南北朝以前,端午节系长命缕习俗已经在荆楚等地沿袭。到了唐代,这一习俗已经在全国各地盛行。宋朝,宫廷有端午节赐百官长命缕习俗,如《宋史·礼志》记载:“……以一彩丝续命缕分赐百官。”自明代以后,长命缕已经成为专门的儿童颈饰,并不仅仅局限于端午节佩戴 ,各地方志对此俗多有记载。

      由于百日礼只是三朝与周岁之间的过渡仪式,所以隆重和流行程度不如后两者。进入现代后,医疗技术突飞猛进,新生儿存活率大幅升高,百日礼的内涵逐渐不再适用,因此仪式也渐渐淡去。

四、周岁


      婴儿一周岁时要举行一定的礼仪以示庆祝。古代有“晬盘”的仪式,民间叫“抓周”和“试儿”。抓周这天,婴儿会穿上新衣,长辈在其面前摆放各种玩物和生活用具,任其随意抓取,以此来预测其日后的前途、性格、志向和兴趣。

      晬,原是婴儿一周岁之称,叫“周晬”。宋代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育子》载:“至来岁生日谓之周晬”。所谓“晬盘”,指婴儿满周岁或百日时,家里人用一只盘子,放着弓箭、珍宝、玩罐、针线、文房书籍等物,让婴儿自由抓取,以先拿什么为征兆,来预测他未来的一生和前途。因是测试性的,故也叫试晬。

      抓周一俗可追溯至南北朝时期,北齐颜之推《颜氏家训·风操》中记载:“江南风俗,儿生一期,为制新衣,舆浴装饰,男则用弓矢纸笔,女则刀尺针缕,并加饮食之物及珍宝服玩,置之儿前。观其发意所取,以验贪廉愚智,名之为‘试儿’。”至唐宋,这种习俗更为盛行,叫“试晬”,到了清代乃至近代,才有了“抓周”之称。红楼梦中就有描写贾宝玉抓周的场景,“伸手只把那些脂粉、钗环拿来玩弄。”曹雪芹借抓周一事,道明贾宝玉怜香惜玉的天性。不过小说终归是艺术形式,抓周也不过是人们对孩子的期许,归根结底还是如占卜一类,并不可靠。

      周岁之后,小孩每年过一次生日,有的地方叫“爬门坎”,父母煮鸡蛋和长面条给孩子吃,其用意是让他岁岁平安,逐渐长大成人。

五、结语
每一个生命都来之不易,每一段成长都喜忧参半,作为象征生命伊始的诞生礼,更是在现代社会表达了对生命呵护与尊重。诞生礼作为一个平台,让参与者和观礼者都有机会切身感受生命的鲜活与力量,在仪式过程中,既让新生儿正式被亲人、被社会接纳,也让孝文化得以传播,由此让人们更加感恩父母。
新生命成了父母和家族的慰藉与希望,而诞生礼就将这些寄托外化成仪式,世世代代传承下去,形成了中国人含蓄又真挚的情感表达方式。即使当今社会的诞生礼已被简化许多,但它所承载的愿望和祝福却从不曾淡化。

参考文献
万建中.《民间诞生礼俗》[M].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2006
邢莉.《摇篮边的祝福:中国诞生礼》[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2001
王海娜.《长命锁及其演变》[J].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29(3)
李晓军.《趋吉避凶百家衣》[J].检察风云,2012,(2)

(图片来源于网络)
撰      稿:张馨匀
图文编辑:张馨匀
原文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VNb3rTSc7qzxETHgsFKmkw



[ 本帖最后由 凉爽的夏天 于 2019-12-24 16:22 编辑 ]

TOP

【课本里的非遗】新燕春社,风信花开,百草来相斗(01.06)

破阵子

晏殊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日长飞絮轻。         巧笑东邻女伴,采桑径里逢迎。疑怪昨宵春梦好,元是今朝斗草赢,笑从双脸生。

——摘自人教版语文教材九年级上册课外古诗词背诵篇目



      民俗文化:春社、花信、斗草

      晏殊的这首词以轻淡的笔触,描写了古代少女们春日朝晖中生活的一个小小片段,词句无多,但展示在读者面前的却是一副情趣盎然的图画。词的上阙写景:清明时节后,天气渐渐转暖,海棠梨花刚刚开败,柳絮又开始飞花。春社将近,已见早燕归来。园子里有小小池塘一隅,池边点缀着几点青苔,在茂密的枝叶深处,时时传来黄鹂清脆的啼叫。词的下阙写人:趁着这春意正浓的时节,少女们出门嬉玩,正好与东边邻里的女伴相遇在桑田小径。欢欢喜喜的人儿一块玩起了斗草的游戏,天真的少女胜利啦,她忽然想起昨天夜里做的好梦,原来是预示着“斗草赢”的好兆头,脸上不由地再次生起那喜悦欢快的笑容。这幅展现春天生机勃勃和青春无限美好的画景,蕴含着丰富的民俗文化,让我们来一探究竟。

一、新燕来,春社至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在二十四节气当中,春分连接着清明,此时正是一年春光最堪留恋的时节。春已中分,新燕已至,恰值社日即来。社日是传统节日中起源最早的节日之一,它在中国节日文化史上有着独特的地位。社日,顾名思义,就是以社祀活动为中心内容的节日。“社”即为土神,《说文》:“社,地主也。”《礼记·郊特牲》:“社,祭土。”社祭发端于中国古代先民对土地的崇敬与膜拜。周代的时候,大致有了祭社的日期,时间确定在仲春之月。仲春之月,阳气发动,万物萌生,自然是祭祀的好时节。汉魏时期,社日有了进一步的发展,为了适应人们春祈秋报的需要,形成了春社与秋社两个社日。晏殊在《破阵子》当中所述的“新社”即指春社。汉代以后,社日时间虽然出现过几次变化,但一般确定在立春后的第五个戊日(春分前后)和立秋后的第五个戊日(秋分前后)。

      社日除了是祭祀社神的节日,更是民众的假日,无论男女老少尽享社日欢愉,唐代王驾《社日》诗云:“鹅湖山下稻粱肥,豚栅鸡栖半掩扉。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从诗中可以看出人人参加社日,集体饮酒欢乐,热闹非凡。而且古老相传,“社日饮酒治聋”,有人在春社日乞治聋酒,五代李涛《春社从李昉乞酒》云:“社公今日没心情,为乞治聋酒一瓶。”值此佳节,正所谓“问知社日停针线”,连闺阁少女也可放下手中女红,呼姊唤妹,寻花斗草,外出游玩。社祭结束后,人们还要分食祭肉,唐刘言史《嘉兴社日》言:“今年社日分馀肉,不值陈平又不均。”燕子来时,春社将至,人们祭祀社神,祈求神灵相助,年年风调雨顺,确保秋日仓满粮满、五谷丰登。


二、梨花、海棠照春分,桐花、柳花应清明


      梨花落后,清明在望。晏殊写时序风物,一丝不苟。当此季节,气息芳润,池畔苔生鲜翠,林丛鹂啭清音。春光已是苒苒而近晚,清明的柳花“日长飞絮轻”。南朝梁宗懔《荆楚岁时记》中言:“始梅花,终楝花,凡二十四番花信风。”花信风,即应花期而来的风。根据农历节气,我国古代以五日为一候,三候为一个节气。每年冬去春来,从小寒到谷雨这八个节气一百二十日里,共有二十四候,每候都有某种花卉绽蕾开放,于是便有了“二十四番花信风”之说。晏殊《破阵子》当中提及的两个节气:春分,一候海棠、二候梨花、三候木兰;清明,一候桐花、二候麦花、三候柳花,正是人们对时节物候转变规律细致观察的体现。俗言道:“花木管时令,鸟鸣报农时”,自然界的花草树木、飞禽走兽,都按照一定的季节时令活动,植物的荫芽、发叶、开花、结果、叶黄、叶落,动物的蛰眠、复苏、始鸣、繁育、迁徙等,都与气候变化息息相关。古人们对天时、气象、物候变化规律的总结,是人们多年经验的汇集和智慧、心血的结晶,指导着人们的生产生活实践,形成了丰富的物质生产生活民俗。


三、朝晖春日,斗草寻芳


      在晏殊《破阵子》的描绘中,“元是今朝斗草赢,笑从双脸生。”在春城无处不飞花的烂漫时节里,结伴的少女在斗草中获胜,斗草之戏正是这个季节中最盛的民间游戏。“斗草”又名“斗百草”,是植物花草相斗之戏,明确的文字记载,最早见于南朝梁宗懔《荆楚岁时记》:“五月五日,谓之浴兰节,荆楚人并踏百草,又有斗百草之戏。采艾以为人形,悬门户上,以禳毒气。以菖蒲或镂或屑,以泛酒。”斗百草与古代人们生产活动及风俗信仰密切相关,其初衷在于辟除灾病,攘除邪毒。农历五月时节,炎夏暑热,毒蛇虫害肆虐,疾病易发,严重困扰着人们的生活,古人也因此称五月为“毒月”“恶月”,为抗拒毒虫疾病,度过时节难关,人们采集百草以除恶气,自此,“斗百草”也传袭下来。


      斗草之戏,源起甚早,早在《诗经》中就有与其相关的记录。《诗经·周南·芣苢》中载:“采采芣苢,薄言采之;采采芣苢,薄言有之。”古时,“芣苢”多指妇女用来治疗难产、不孕、恶疾等病症的车前草,《芣苢》便是一首欢快的采草歌。南北朝时期,斗百草在南方地区已经演变为节俗,流传广泛。隋唐时期,斗草之戏已成为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娱乐活动,隋朝时就有乐歌以《斗百草》命名。盛世恢弘的唐朝兼容并蓄的社会风气滋养了各式各样的民间娱乐游戏,斗草之戏也得到极盛发展。每逢踏春之日,无论后宫闺阁,或是田野巷陌,斗草之盛无处不见,而且愈渐成为妇女儿童的专属。如白居易的《观儿戏》:“髫龀七八岁,绮纨三四儿。弄尘复斗草,尽日乐嬉嬉。”宋代以前,斗草游戏活动通常在规定的五月时节进行,宋代以后,时间规定被打破,斗草之戏成为人们的日常娱乐游戏,只要春暖花开,兴致盎然,随时可以尽情开展。明清时期,商品经济发展活跃,市民阶层进一步扩大,民间游戏之风更甚,类型也更多,但斗草依旧是人们春日最主要的游戏活动。在清明时节,人们祭祖扫墓,踏青郊游,寻草斗草,盛况空前。明人谢肇淛诗云:“清明斗草踏青苔,赛得金钗逐队回。一道红裙齐上马,道场山上进香来。”


      斗草分“文斗”和“武斗”。按斗草发展的历史脉络,应是武斗在先,文斗在后。武斗通常是直接比试花草的拉力和韧性。两人手持自己采集的花草茎,套住对方的花草茎,二者同时用力拉扯,谁的花草茎先断,谁便为输者。文斗相对武斗而言,形式多样,也更富有挑战。一种是比较谁采集花草的种类新奇独特,数量众多,以奇以多取胜。另一种是比花草汁液的吸附力。参加斗草的人将花草的汁液挤出,然后把所斗之草放置于同一个平面上,将双方所斗之草轻轻相碰,看谁的汁液被另一方吸附,被吸附的一方则为输者。最后一种则是斗报花草名,尤其在文人雅士、闺阁女子之间流行。斗草者以花草名相对,答对过程中谁报出的花草名更加精巧有致,或所报花草名无人能及,则为胜者,堪比诗词联对。比如“金盏草”对“玉簪花”,“观音柳”对 “罗汉松”,“君子竹”对“美人蕉”等。
斗草之戏孕育于清明端午时节,在岁岁年年春夏时节花草生长的循环往复中,伴随着人们生产生活的实践,千百年经久不衰,它既为众多表现中国古人文化意境的诗词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在嬉戏游玩的娱乐中,又以一种潜移默化、寓教于乐的形式,展示着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百草相斗之间既不失热闹有趣,也不失温文尔雅,更是中国古人取法自然、万物相惜哲学意蕴的显现。


四、结语


      在绿草如茵、鸟语花香的春日里,依托着万物萌动、生机勃勃的朝晖之气,人们在春社时节里祀神求福,祈祷一年当中时和岁稔、穰穰满家、五谷丰登。淡香梨花照春分,卷絮柳花应清明,人们依据物候变化、时节转换进行生产生活实践,与自然相联相生。在春意盎然、花开满山涧的美景之中,人们嬉戏游玩,巧斗百草,感受春之喜悦。这便是古人四季之春时最为寻常的生活图景,时隔千百年,虽然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早已改变,但我们依旧可以从众多诗文词句中体会到这春日里触动人心的美感。

参考文献:
1.钟敬文主编.中国民俗史[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8年。
2.刘玮、杨高习、张阳.古代斗草活动考释[J],兰台世界,2013年第21期。
3.宋蕾.历代文学作品中的斗草之戏[J],古典文学知识,2012年第2期。
4.周莹.《斗百草》研究[D],河北大学,2018年。
5.杨榕.斗草:古老的民间游戏[J],书屋,2015年第3期。
(图片来源于网络)

撰      稿:刘    波
图文编辑:刘    波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0tGJy9PlQwihXASOMzqUUQ


[ 本帖最后由 凉爽的夏天 于 2020-1-5 15:36 编辑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