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年会讨论】年会论文专区的入口+在线讨论专题帖

【年会讨论】年会论文专区的入口+在线讨论专题帖

年会论文专区的入口:
我打开主页,还是找不到年会论文的入口,只能进入论坛话题后才能进入论文专区。是不是我太笨了,还是设置有问题?

TOP

从主站首页应该很容易找到年会专区:

①Flash窗口第一帧即为特别提示。
②首页左下端的【中国民俗学会】版块为学会会务专用区,每年的年会论文发布都按条目在这里列出;点开任何一篇都能从文章页面顶端回到年会专区。
③首页顶端导航条上的【关于学会】也能进入学会会务专区,路径为【关于学会】→学会会议→历届年会。

TOP

http://www.chinesefolklore.org.cn/web/index.php?ChannelID=261

点开这个网页,然后点开每条论文超链接,再下载吧。

TOP

学习的好机会,很多新话题,先睹为快啦……
坛友们如遇到任何注册问题,请随时咨询18018563977(QQ383512199)或发送邮件到CFNGroup@gmail.com。感谢大家积极参与民俗学论坛!

TOP

年会走读系列之一:景春的上海传说

坐在动车D5816第二车宽敞的行李台下, 手机在线阅读景春兄关于上海城市传说的年会论文,心中满是奇异, 那份对城市理想的高扬,  对当代想像的观察,对末来世界的解读,  穿越民间叙事的沟碍,刻写出上海人的时尚美态,也展现出继文人叙事之后的上海景观重述:  要么沉沦迷醉,  要么涅槃再生!
爱我所爱,美人之美

TOP

城市传说的类型中,  鬼传说可能影响深远。中南地区核心城市圈中的一栋教学大楼, 备考女生婷婷找教室, 数过五十间, 间间满座, 后来在第四层靠近洗手间的角上居然有空教室, 紧邻的教室爆满。她喜出望外急急入座, 一小时后上洗手间, 重回坐选, 猛然发现书包被人翻过, 四处环顾, 大恐, 逃离。
爱我所爱,美人之美

TOP

城市景观所表达的神秘叙事,在大学的生活主体中,传播最快,  影响最广:  
一是青春的热烈创新
二是古典的文化传承
三是当代的价值显现
同时,  也与新媒体艺术关于神秘叙事的影响有关,尤其鬼片为代表的灵异题材影视作品的世界性影响,抵达人类终极思考,其生命力也就蔚为大观了!
爱我所爱,美人之美

TOP

让我想起了大二老师给我们讲的这个故事

坐在k572次从江西开往北京的列车硬座上,屁股麻木,头晕目眩……还好有故事相伴
坛友们如遇到任何注册问题,请随时咨询18018563977(QQ383512199)或发送邮件到CFNGroup@gmail.com。感谢大家积极参与民俗学论坛!

TOP

回复 8# 的帖子

说得这么可怜啊!
欢迎关注“中国民俗学论坛”微信公众号,可通过查找“中国民俗学论坛”或“folklore-forum”添加

微信公众号投稿邮箱:folklore_forum@126.com

TOP

城市鬼传说的叙事者:  通常的叙事模式主要有三,一是全知叙事, 如《寻座奇遇》, 二是有限叙事, 如《南湖月夜女》,三是混合叙事,如《538路末班车》。最具叙事张力的当属混合叙事。
爱我所爱,美人之美

TOP

年会走读系列之二:安杨教授的民俗学三十年反思

读过万言反思,如重回一个热烈奔放的人生青春季。材料的占有可谓全面而系统,事件的把握可谓现场而深入,历史的复原可谓真实而生动,逻辑的建构可谓本原而有信。如果要对其学科价值或者说学术史意义作一小结,姑且冒昧一言之:入门者大凡阅过,三十年民俗学世界即略知大体矣!
爱我所爱,美人之美

TOP

论读后之最深者,安杨教授的民俗学三十年回影,我以为在于“过度强调研究对象相对于精英文化的特殊性,自觉不自觉地把民俗与上层文化割裂开来。”
细读回顾之解析民俗学三十年之怪现状的文字:“尽管钟敬文等学者曾一再强调,民俗学的研究对象是全民族的生活文化,但在具体实践中,不少民俗学者往往以“敝帚自珍”的心态,强调自己的对象与上层文化的不同。这种倾向,同“五四”以来深深地植根于中国民俗学体系当中的“民主性”、“人民性”关怀有一定的关系,但如果过于强调,就会使民俗学丧失在民族文化整体系统中进行探索的力度,也丧失在人文社会科学中积极参与讨论更大问题的可能性。”如此,我们既发现执着对象特殊性的痼疾,也明白自己为何执着于特殊性的历史渊源,更可惶恐于未来学术中的失去“在民族文化整体系统中的探索力度”和“在人文社会科学中参与对话的可能性”的现代学科价值!
此论读后,发人警省,于已提携,放之当下非遗运动所带来的学科自信与学科退化的双重语境中,尤具振聋发聩之力量!
爱我所爱,美人之美

TOP

安杨教授的三十年学科史写作,体例上遵循先者,思路上史论结合,既参照前人之史论,更重于一已之观察,还原的背后,清晰地见出作为亲历者的学科身份与现场意识,同时,书写中的自信与乐观,溢于言表。尤其以家乡民俗学为逻辑预设的中国民俗学观念,成为整体书写的理论前提,或者说理论凭证。换言之,成为合法书写学科史的安杨符号。
我很关注家乡民俗学或乡土民俗学的中国观念,因为这是一种文化主义背景下的理论自觉,乡土中国的第一特性,如果说用家乡民俗学来观察或评述,大概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也即是说,家乡民俗学的起点与归宿,深深的根置于中国文化传统,或者说正是中国人的生活世界的本色。
透过这样的文化原点来观察中国三十年的民俗学,不能不说是一份温情而深刻的学术史发明!
爱我所爱,美人之美

TOP

长鸿从江西到北京的K座奔忙,不知意欲何为?要么是由广而京, 要么在南来北往, 要么为年会而匆匆,要么硬坐而挤友同行.......总在论坛飞飞,  可算一绝!
爱我所爱,美人之美

TOP

回复 13# 的帖子

今日亦读此文,同感于斯。

TOP

年会走读系列之三:  安琪君的傣族节日叙事研究

运用仪式学派的方法, 结合象征主义的观念, 从文学理论出发, 还原傣族泼水节的历史原义与文化本真, 可谓安琪君之小意图。
爱我所爱,美人之美

TOP

神话不能仅视为文本,  亦不可混淆为仪式,二者结合于象征而与生态,信仰相联,此谓安琪君之大作论点

[ 本帖最后由 太阳鸟 于 2012-8-1 10:19 编辑 ]
爱我所爱,美人之美

TOP

就安琪君的实证而论,  以傣族村落之泼水节叙事及其仪式为对象, 抽取逻辑要素展开象征分析,发现节曰之生态目的[季节转换与年节祓禊] 与文化目的[ 宗教禁忌与世俗用善]的交合,  进而逐层递增,寻求每个文本与情境的象征意义,  虽算不得严格的原创路径,却真称得上扎实精细的专论了!
爱我所爱,美人之美

TOP

认真领会安琪君的文脉, 显然可以发现其源于"版本概念" 与"象征分析"的早期民俗学理念,  即试图在理论先行与主题构造的文本爱好基础上,  探讨神话文本之于特定民族群体的关系, 或思考其在节日文化中的独特功能!
然后,  将神话与仪式的历史积怨作为一个终结观察, 可能会成为久违的古老命题!

[ 本帖最后由 太阳鸟 于 2012-8-1 17:56 编辑 ]
爱我所爱,美人之美

TOP

引用:
原帖由 太阳鸟 于 2012-7-29 17:45 发表
长鸿从江西到北京的K座奔忙,不知意欲何为?要么是由广而京, 要么在南来北往, 要么为年会而匆匆,要么硬坐而挤友同行.......总在论坛飞飞,  可算一绝!
长鸿闻武汉太热,于是由广转赣,停歇几许,帝都大雨,挂念师友,遂北上吧!论坛飞人呀!!!

TOP

武汉虽热,  亦不可贪凉哟:  出汗是夏季健康方式!
爱我所爱,美人之美

TOP

安琪君以个案证方法的套路,  用于泼水节实在太奢侈啦: 试想,  如从傣族文化传统与泼水节自然内涵出发, 深入探讨泼水节的细部要素, 如空日与水信仰, 那份理解与拓展自然时间的智慧,那种突围与沉思人生局限的情怀, 如果联系傣族文化史,这样的讨论, 就进入到历史诗学的节日叙事研究范畴,不会浪费那么珍贵的材料去作筒单的举证,而且也可以脱去理论先行的硬枷锁了!
爱我所爱,美人之美

TOP

年会走读系列之四: 雪飞的日本式日本七夕传承研究

我偏好猜读学者们的理论来路,有时对应至闻名遐迩的大流派,有时简化为某种品格亦或性情。 这是读了雪飞的年会论文后急迫想说的一句话:  
雪飞属日式的学问家。

[ 本帖最后由 太阳鸟 于 2012-8-1 17:58 编辑 ]
爱我所爱,美人之美

TOP

日式学问家与中式学问家的差异, 正与日系车与中系车之异相近。中系车在摹仿之间降低卖价,日系车在原创之际降低成本。摹仿者较原创貌似更见工夫, 降低卖价者比关注成本者更在乎一锤子买卖。
爱我所爱,美人之美

TOP

雪飞论日本人之日本七夕传说的研究,工夫是真工夫。文献考据与义理阐发两相应和,  平实的材料举证,  足而不奢; 周严的义理推论,  深而不玄。
爱我所爱,美人之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