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第一次“田野”的一些感受

回复 15# 的帖子

其实看你怎么想这个“家乡”了。如果是自己家所在的小区或者村落,我是比较不太赞成以此为调查对象的。总感觉批评和描述的时候是容易先入为主,也容易造成情感的某种难以把握。可能这只是我个人的感觉问题,兴许到了安德明老师他们这些有经验的大家那里,这个问题就小多了。但是如果拓展到镇、市,乃至于省内另一个城市的田野点,又或者家乡只是意义上的“故乡”了。那我倒是觉得这个距离感还是挺合适的。一方面,可能人脉上仍然是有交集的,语言上的问题也比较小,另一方面,情感上的问题以及环境的相对陌生化,也会让自己有一些研究者的感觉。

诚然如兄所言,如果涉及到异地与家乡的区别,我想会更复杂了。其实,哪怕我们去异地调查,也并没有抛弃一些家乡的知识作为参照系呀。比如在研究一些仪式的时候,我们就会把自己家乡的与田野的进行潜意识的比较,然后重点记录那些“相异”的部分。其实,这也是田野调查所谓“猎奇心态”比较难以避免的思维起点吧。现在的人群流动越来越大,其实我们已经很难把握调查对象的知识、我们的知识之间有什么差别,是来自书本的、来自媒体的,还是来自地方性的、还是来自迁移习得的,兴许这个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吧。
大王派我来巡山啰~~~~~
--------------------------------------------------------
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西路135号
中山大学中文系民俗学

TOP

回复 16# 的帖子

这个很赞成,因为当下田野中书本的、媒体的、地方性知识的各种影响无时不在,各种结构的事情很多是出现在一个空间里,如何描述这个不同而有相同的异文化文化结构,会是我们这些既是人类学又是民俗学同时还有点历史学倾向的年轻人的极大挑战。
流光不觉,青春荏苒,理想尚能饭否!?

TOP

田野如行路,走的多了,也就成了路。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TOP

田野走出去,真的收获会很大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