丗祥真君子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3-02 17:37:39 / 个人分类:人文思想

(近期学院在编一本怀念叶世祥教授的文集,向老师们征文,遂有以下短文。)

 

 

            世祥真君子

                              黄涛

自古好人难做,君子更难做。世祥是个好人,但不仅仅是个好人,而是个做人有道的真君子。

其实我跟世祥接触不多,对他了解不是很深,但仅凭我跟他不很多的接触,觉得已经懂得他的人品和情怀了。他是一个让我感到蔼然可亲又肃然起敬的人。

我跟他第一次见面是在2007年。那年8月,我参加了在山东沂源举办的“全国首届牛郎织女传说研讨会”,会上邱国珍教授向与会者发布了温州大学要引进一位民俗学术带头人的消息。当时我在会场上听到,也没多想,没想到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但很快中国民俗学会叶涛秘书长和施爱东副秘书长就向邱老师推荐我,他们跟我谈了一次。会后让我到温大去看看再说。这样就有了不久后的温州之行。

这时叶世祥教授正在担任人文学院院长,引进我的事正是他主抓的。记得我上午到了温州。午饭后,由院里一位老师开着车,世祥陪着我看校园,看可以给我住的房子,看学校附近的村庄。他中等身高,身材瘦消,戴副眼镜,目光和善,笑的时候两侧鼻翼下各现出一道长而深的纹路。相貌很平实,穿着很朴素。这是世祥留给我的第一印象。他整整陪我转了一个下午。这让我很感动,也让我有点受宠若惊。因为在我工作了将近20年的原来那所高校里,院长在我的感觉里是个很大的官儿,不会陪着要引进的人这样转半天的。这里的领导好像很务实很平和。后来又听别的老师说,这里的学院领导平时在申报课题、报奖项、评职称等事情上总是帮助老师们的。老师们背后都是说院领导的好话的。这真是让我感到新鲜。另外,温大的校园很好,周围自然环境也很理想。再加上这里有我所在的民俗学事业的发展空间,此行使我下定了来温大的决心。但是回北京后,妻子的工作很难做。自己的丈夫要到远离家庭的地方去工作,无论如何是件很难接受的事情,我一遍遍地做解释和说服工作。其中有一项,是来温大后的收入问题。当时我向妻子说,据了解,温大科研奖励很高,日常工资也挺高的,在高校里是数得着的,每年能挣到多少多少。妻子不信,就要我打电话问院长各项收入是什么。在电话里,妻子直接与世祥通话,很坦率地问世祥,怎么会挣到那个数字的钱,世祥就仔细地给他算账,但是也有一些收入,他知道有,但也一时说不清楚是什么,就有些含糊。妻子就反复地追问、质疑。这个电话打得很长、我在一边很难为情。真是难为他了。但是世祥一点都不着急,很耐心地解释。这事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后来到温大也为此对他表示歉意。但是世祥表示很理解,说没有什么。

来到温大后,跟他的接触多起来。不过一般情况下,我跟他都是上下级的关系。虽然他总是蔼然可亲,但是总让我感到他本性上是严肃的,加上我也有点严肃和拘谨,一直与他没有处成较随便的关系,都是客客气气的。在工作上他对我有很细致的指点,在生活上也很关心我。比如财务报销方面,他一方面注意落实我来之前的承诺,一方面也很有原则地叮嘱我,合乎规定的票据才能签字报销,而且要在学科经费的报销和自己名下经费的报销之间分配均匀,不要在学科经费上报得过多。我很认真地听取和遵照他的意见。所以在他当院长期间,我跟他的相处没有一点儿不愉快的地方。我觉得他能这样正告我,真是个有原则的人。同时,他又很关心我的个人业绩和收入情况。我获得国家社科基金立项后,他对我说:“这样好了,你在温大的处境就过得去了。我总是怕你来温大后收入上不去,对不住你。你干得好,我也安心了。”我知道他说这番话在某种程度上是针对当初他对我妻子所做的收入说明。这样真诚和好心的话,让我感慨了好一段时间。其实温大自有自己的制度,干得好坏是我自己的事;如果我干不好,他当初对我和我妻子说的也都是真话,也怪不得他。他这样挂心此事,已不仅仅是负责任和守信了,而且是太好心了。好心得让我感喟不止。

后来他调任研究生部部长,然后是副校长,工作上的接触就少了。主要是到学校里开会、向他请示工作、找他签字时才见到。也还是一贯的平实朴素、和蔼可亲又很有原则的样子。

20128月底,学校在浙西召开的一次干部会议期间,有个爬山活动,他穿着一身运动装、白球鞋,很健康很青春很有活力的样子。我跟他一起走在山间小路上,聊了一阵子。这是我跟他接触时间较长的最后一次。这次他给我留下了爱好运动的印象。但没想到,转过年来的春季就听到他得了绝症的消息。我为他揪心,但也做不了什么。他在上海住院时,我跟院里一位老师相约,要去医院探望他。给他发了短信,他回复得很轻松,婉言谢绝了。后来听说他出了院,到丽水休养了,请中医治疗,效果还不错。就一直没有再见到他。

20137月中旬,已是在暑假期间,我在沈阳开会,忽然接到叶世祥副校长去世的噩耗,而且很快举行告别仪式。走得如此急促,令人惊愕。如此英年早逝,令我无限伤悲。我想无论如何要最后送他一程。18日,我先坐火车到北京站,没有回家,直接坐地铁到飞机场,赶回温州参加19日早晨的告别仪式。

但我到底没能见他最后一面。在告别仪式上,我要走进大厅时,被一位同事拉住了,他让我看门口贴着的一张纸,上面写着家属对前来送行者的告知:根据温州当地习俗,某些年份出生的人与世祥属相相冲,请不要进入室内。我只好停留在室外,向室内的世祥深深地三鞠躬。

 


TAG: 怀念 君子 叶世祥

雅俗簃——叶涛的博客 引用 删除 叶涛   /   2014-03-02 18:28:40
深切缅怀我的本家、我的兄弟!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