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老姚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4-10 23:03:23 / 个人分类:人文思想

  怀念老姚

 

  明天上午就要去参加姚周辉老师的告别仪式。但是总觉得这件事完全不可思议。一个前几天还活生生的人就永远见不到了吗?清明节前我还跟他就学科里的一件事通过两次电话,那时他的状态听起来还很正常,没有表现出身体有什么异常。当时他说话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

  几年前他一家搬到这栋楼上住,比我住的房子高出四层。我好像只去过他的新家两三次的样子,一般我们要面谈事情都是他到我这里来,因为我是一个人住,方便。所以我想起他来,就很容易想起他到我这里的客厅里来坐谈的样子。

  我对姚老师也许了解得并不深。说不深,是不了解他内心里的喜怒哀乐。他似乎很克制,总是温文尔雅、不紧不慢的样子。所谈的事情不是工作的事情,就是生活中应该怎样。关于生活话题,跟我谈的最多的还是对我的关心、嘱咐,一副兄长的样子,关心我一个人来到温州是否适应气候,饮食是否习惯,要多注意什么,最近回家了吗,等等。关于他自己的生活情况,也会说起他的住房,他的女儿,等。但是关于他个人的生活状况,很少说,我记不起什么,也许是他很少在业余生活中有特别喜欢的消遣或者缺憾?还是他在克制自己、不轻易向别人透露个人的私生活信息?有一件事是跟他熟悉的人都知道的,就是他的饮食禁忌——不吃海鲜、猪肉等,肉类只吃牛羊肉、鸡肉(有点拿不准,反正是好多菜不能吃,好像有半年多没在一起吃饭了),说是吃别的肉过敏。每到一起聚餐的时候就会遇到这个问题。每次都多点一份手剥花生。这是我知道的他个人生活特点的主要内容。其实这几年跟他在一起吃饭是比较少的,主要可能因为他的饮食禁忌而选择了少参加饭局。他也不喝酒。也不喜欢吃饭时没有顾忌地乱说什么-----这跟我们这等喜欢喝酒吹牛的人的确有很大差距,大概他参加这种饭局体会不到乐趣,也就不爱参加了。——他不是个所谓“性情中人”,由此似乎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但是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情,只不过他把自己的性情克制在自己的温文尔雅的谈吐背后了。也许他放开些,就不会得这个病了?他是不是有点太自制了?我只是有这样一点猜测。以前从来没听他说过他血压高,有心血管病什么的,也许是他自己也没有太在意。

  虽然在谈吐上表现得有点克制,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姚老师人品上确实是个真君子。这样的君子在生活中其实是少见的。他并不是没有世俗的各种追求,但是他基本是不争的,也偶尔为别人对自己的不公平对待跟别人理论,但是从不主动去争什么,不会去要求优于别人的个人所得,遇事得到自己应有的一份就行了,难以均衡时就主动谦让。谦谦君子的样子,但是也不会隐忍别人欺负。处世进退有据,很有分寸。总的印象,还是让我感叹:君子,好人哪。

  我跟他说话时都比较客气,他称我“黄老师”“老弟”,我称他“老兄”“姚老师”。但是我在自己想起他时,却很自然地用“老姚”。这几天,我在心里说的最多的就是:老姚,你这是干嘛呀?为什么走得这么急?你真的走了吗?

 


TAG:

萧放的博客 引用 删除 xiaofang   /   2012-04-11 21:44:54
看到姚老师去世的消息,很心痛,物伤其类。当时还电话涛兄唏嘘此事。见过姚老师几面,挺谦和的人,为民俗学界少了这样的英才叹息。各位都得珍重!
张勃的星空 引用 删除 张勃   /   2012-04-11 07:01:32
读过姚老师的几篇文章,还引用过他的观点,但没见过面。昨天说一位老师说姚老师走了,才55岁,觉得格外惋惜。生命为什么总是这样不可测度啊
敦煌学子杨汉波 引用 删除 杨汉波   /   2012-04-11 03:45:33
虽未与姚老师谋面也还没能成为温大人,但向往温大民俗园地早已久矣!今年考研,惭愧而归,无缘温师,遗憾多矣!每每在网上关注温大的消息,想着能够早日见到我所爱的各位老师,在您们的指导下幸福成长,我总是那么的开心!然不幸突闻噩耗,心痛至极,本想明年再听姚老师挥谈民俗,解密禁忌,只可憎天妒英才,民俗折将,英年早逝,大图未展!诚天可憎矣!哀哉,悲矣!只愿逝者安顺,生者珍重!姚老师天堂幸福!也愿我尊敬的黄涛老师,还有所有的温大的老师都照顾好身体,因为您们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我们的民俗团队再也接受不了更多的失去了…  学生杨志成于甘肃河西学院敬祭!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