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研路,记研路~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4-26 10:55:25

复试回来,对着一堆考研时候的书,一顿猛照,又是建相册又是写照片描述。每天不定时打开人人页面,看看又有多少人来踩了我的空间。“考研那些事儿”,记录的不过是沿路上一些细小的片段,整条路很长,很长~相册里照片一张一张翻过来,直到最后,猛然回神,原来考研就这么结束了,接下来就是等那一纸录取通知书,以及穿上那身学士服在师大做最后的留念了。

曼达生日那个晚上,一群人在聊那些很牛的同学如何考研考公全进复试,很低调的同学如何在最后关头一鸣惊人,我默默地和小强说,妹妹,咱俩就是那种只能钻一门的人。是啊,过去的一年里面,一门心思全在考研上,钻进去的就不肯出来,管他什么班会年级大会,都是浮云;即便被说选了一个一般的学校,趁早准备浙大的书考浙大去;即便紧张过度身体出了小状况~总之,一头钻进书堆,这些东西都不过云烟而已。虽然初试结束的时候已经写了一些回忆的话,想想复试也结束了,也该写点什么纪念纪念,或者说是得瑟一下我那玩命的考研经历。

 

一、           择校与“择业”

考研是进了大学之后一直有的念头,不为什么,只为考研,很单纯的目的,也很傻。陈勤建老师来做讲座的时候知道了民俗学这个专业的存在,后来也没怎么进一步地去了解它。大二的时候还问过景大大文艺学是个什么东东,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而炳善无与伦比的人格魅力很成功地将我吸引到了民俗学这个专业上去。大三上个学期选修了民俗学这门课之后,更加坚定了报考这个专业的信念,很有趣的一个专业,博大精深(黄景春老师说“民俗学博大是真的,精深还要看你自己的功夫”)。

选择上海大学,原因有三:一来是上大强悍的社会学,想来社会民俗这方面也不差吧;其二,民俗学和民间文学两门初试课程,在大三都学过一点,起码有那么点点接触,备考不难;其三,上海啊,离家进,哪天心情不好了想回家动车高铁坐上就走。炳善给了好多学校供参考,掂量许久才做的决定,所以在暑假被说得动摇想换学校的时候,把各个学校翻了一遍,总能找出那么一两个不合适的理由,遂考上大的心更加坚定了。

 

二、           备考

自从大三上个学期决定了要考的学校和专业,除了看书准备初试以外,开始关注民俗学论坛,申请了一个ID,每天晚上都要去论坛晃悠晃悠,看看考研信息,也是在那里搜罗来了前几年民俗学的真题。

看到学界的活动也不自量地想参加,大三那年寒假写了一篇春节的征文,炳善说文字很好,应该能获奖,可惜投稿人数太少,精简获奖人数,很遗憾,炳善没有预言家的天赋。后来又看到了嘉兴端午的征文,乡土情结严重爆发,也不管在校生能否投稿,花了几个星期乱七八糟写了一篇征文,这一次,炳善说不是很好,修改之后勉强还有些实用性,可以去试试,然后,很幸运地被选中了。端午那晚有幸参加庆功宴,选论文的老师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选你的文章么,就因为你的文章里面有感情。好吧,我的文章确实写得一般。

前一阵子参加093班的班会,妹妹们总结道,姐姐,你怎么什么都要从那一次端午研讨会开始呀!的确,那一次的经历带给我的岂止一次参加大型活动的机会那么简单。见到了民俗学界众多大佬,还追星了一回,最后那天在餐桌上要来了刘魁立先生的签名“立其大者,则小者不可移也”,看书烦了的时候,这句话便是最好的调节,心中默念,镇定效果一如聆听清心普善咒。认识了众位师姐,浙大的袁曦姐姐,中央民族的艳芳姐姐,还有上大的莉萍姐姐,莉萍姐姐提供了很多复习资料,本来还可以给老师的邮箱,不过我脸皮薄了一下,不知道怎么联系导师,所以一直没向姐姐要,姐姐们一路鼓励,备考的动力一直满满,未曾消竭。还有老爱喝酒,喝醉了之后到处叫人赶场的陈处,人很好,毕业实习的单位也是他帮忙找的,就是我傻呼呼地真随叫随到,还一个劲儿地对着他那句“我很尊重你的”重复您言重了。还有绝对不能落下的某位大叔,好吧是大哥,借着指导考研为名杭州金华来回折腾,还乐此不疲,就知道目的没有这么单纯,傻不拉叽地信了那句“考上了给我封感谢信就好了”,前两天提起这件事儿,果然是反问一句什么感谢信,王导你真骗小孩呢,好吧,承认被骗了,我就不听话了,你能拿我怎么着吧。

备考初试的时间很长,从103月持续到111月,暑假还在五芳斋玩了两个月,美其名曰毕业实习,其实就是吃白饭。幸而没有实习工资,不然拿着也烫手。真正全身心投入复试还是在9月返校之后,自那次回校便一门心思全在复习上面,除了期间准备了一下毕业实习的答辩和毕业论文的开题,很烦,现在想来还是很烦。

在长鸿的日志里回复他对我考研精神的嘉奖,说我这纯粹是玩命,不值得提倡。平心而论,备考真如玩命一般,没有娱乐、没有休息,每天从睁开眼开始就是看书,直到爬上床,还得在耳朵里塞上单词。作息表列出来自己也要倒吸一口气,我到底是怎么撑下来的!

清早6:00的闹铃准时起床,烧水洗漱;6:307:30背作文,虽然记不住,但是读个七八十来遍还是必要的;然后去食堂吃早饭,这个时候晨读晨点的同学已经吃完早饭,没课的同学还在床上神游,食堂里人不多,不挤;8:00在图书馆排队,然后开始上午的复习,政治;最痛苦的是周四,图文9:40开门,管理员很早就来开会,有很长的时间可以把我们放在凳子上占座儿的书收走,所以更得赶紧挤进去占领“老位子”;11:3013:00是午餐和休息时间,基本上是吃晚饭稍稍站一会儿就爬上床躺躺,闹铃设半个小时,很多时候乱飞的思绪还没停下来闹铃就响了,偶尔有那么几次是浅浅地睡着了,虽然没有沉一点的睡眠,但下午的复习还是很精神;13:0017:00是复习英语的时间,做真题,分析真题,一遍一遍接受打击;接下来一个小时是晚饭和休息时间,晚饭后去灌杯热水,然后在桌子边站着,一边暖手一边和豆豆、晓娜、熊以及同桌聊会儿天;18:0021:40,专业课复习时间,民俗学—民间文学—民俗学—民间文学,一遍一遍重复地看,做笔记;被图文“驱逐”出来后,回到寝室接着看,背半个小时左右英语单词,洗漱上床后再听一会儿单词,23:00睡觉,再设一下第二天6:00的闹铃。就是这样,每天重复着这些事情,半年,回想起来真是不简单,竟然持续了下来。

 

三、           初试

考试那几天很平静,主要是前面那些日子烦躁完了,真到了考的那两天,心理所有的情绪都有,就是没有烦躁这东西了。

14号下午看考场,熊很激动地跟着我们一起去,然后我用像素不高的手机和稳不住的手给她拍下来几个学姐的报考院校信息,回来传给她,模模糊糊的画面啥都看不到。15号的政治和英语,考得还算顺利。第一场考试没有经验,铃声响起之后拆卷,然后等开考铃,五分钟还不知十分钟过去,还是没有铃声传来,看看时间过了很久,周围同学都在奋笔疾书,紧张地举手问老师是否可以开始作答,老师说早就可以了,于是我华丽丽地被雷到了,我比人家少了那么多时间做题啊,赶紧抓笔答题,终于在结束前几分钟把最后一页纸填满,没有检查时间,出来沈乾民问我感觉如何,我说很满意,特想冲到门外把自己的手机拿来拍下我有史以来写得最多,卷面最整洁的一份答题纸。比较丢人的是不知道什么叫骑缝签名,被监考老师鄙视了N久。

英语结束后和豆豆慢腾腾地晃悠回图书馆,接着看书,隔壁桌的同学回来便上网对了答案,然后小声地议论着。心里有点烦,跑去书架中间站着看了会儿书。晚上早早和豆豆收拾了书,两大袋子的复习资料,吭哧吭哧拎回了寝室,然后洗洗弄弄很踏实地睡了一觉。

专业课考得很纠结,虽然成绩出来分数很高,但是不得不说考的时候很纠结。民俗学“满月”写得很乱,很想把晦朔望这些很专业的东西写上去,想了半天,发现自己复习得很不专业,最后就写了一个拜月的东西上去,顺便提了下嫦娥姐姐。大题其实不难,越是都会作答的题目得分越难,毕竟要写出有新意的内容很不容易。豆豆上午把综合考完便回去睡觉了,晓娜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就剩我和银雪凄凄惨惨戚戚地在食堂看了一中午书,很冷。民间文学看到“山海经”的时候很激动,因为这是在教材后面的问题中没有而我自己整理了的知识点,写得很顺利,常曦和羲和给太阳月亮洗澡的神话写得得心应手。最后两篇小论文,之前看了晓娜的专业课试卷,也有这类题,当时记了一下就是要按照写论文的格式来,摘记关键字正文小结一个都不能少。悲剧的是看错了时间,以为16:30交卷,于是在一个半小时里奋笔疾书,拼了命地写,终于在四点十分的时候写完了,等了很久没有听到老师说离交卷还有十五分钟,头顶轰天雷响起,下午考试考到五点的。对着还算干净的答卷欲哭无泪,不能改,千万不能改,破坏了卷面就不好了,可是还可以补充很多呢,小论文第一个究竟是些传说的特点呢还是扩大到民间文学作品,犹豫了很久还是删删画画了很多,为了不然自己做更深的破坏,提早半个小时交卷了。

回学校把东西放下,收拾了一下去站台等校车,许久没去市区,决定去放纵一下,该吃的吃该玩的玩。等车的时候,想起来最后梁祝的小论文可以再加一个例子进去——《忠义王庙记》,后来那些天一直在后悔,一直骂自己傻,蠢,笨,这么好的一个例子竟然会忘记。这下分数肯定不高了,然后就这么浑浑噩噩,心惊胆战地过了寒假。

 

四、           复试

寒假回来等分数,好消息一个一个传来,先是洒哥二战成功,厦大,然后是论坛上孔军考山大的409,没几天山田小子更高的北师412,还有长鸿华师407,一个个都是华丽丽的400+,再后来是浙江的也出来了,考师大民俗的草由八童鞋担心他不是很高的英语,然后我就给他问了炳善一些相关的问题。心里惦记着自己的分数怎么还不出来。

35号,起床前打了N通电话,都没接通,等到8点开网页,反应又慢的要死,开了自己的电脑又去开声声慢姐姐的电脑,双管齐下,看谁的速度更快一点。在两台电脑间来回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那边的页面打开了,底下的总分赫然闯入视线——419分,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此前和声声慢说“姐姐,明天你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要是听见笑声呢,那就是我考上了,要是听到哭声呢,那就是没戏了”,可那个时候,却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前一天晚上声声慢说,“我得把阳台门关好,省的明天早上我起来发现你不见了”,当时我回说,“阳台门从里面开的,我想怎么开就怎么开,关了也没用”,脑子反应过来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冲到阳台上大叫了三声,然后回来给家里打电话,给睡得比姐姐还迷糊的“王导”打电话。然后把成绩单挂到了人人上面,上午在银泰刷了半天卡,中间不时地手机上人人,看留言,点击率上升的速度比我刷卡的速度还快,很爽。

得瑟完了就是准备复试,白天看书,晚上上网。论坛混迹这么久,突然收到波哥的信息,问是否愿意加入志愿者团队,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选择了社会组织民俗。还没上手又收到张老师的短消息,问是否愿意和他一起主持田野与文本,万分激动下也答应了,然后就华丽丽地上任了,低调着低调着又在卫师兄的欢迎贴下高调地招摇了一番。

国线出来之后就收拾东西回家了,在车站等车的时候收到上大那边的电话,说让我13号去复试,呵呵,我已经在去复试的路上了。清明这几天在家荒废了,看电影,玩游戏,后来又收到上大的短信,顺便问了句民俗学几人复试,在得知三人之后更加得意了,等额啦,还那么用心背书干啥。话虽如此,清明那天去了姐那里,看书,顺被也做个饭,每天早起看书还是坚持了下来。

13号去学校报到,很早的火车,后悔买了普快,晚点不说,因为是插了另一班车的队进去的,找了个对着垃圾箱和厕所的位子坐下,然后就是一路的煎熬,心理紧张,外加恶劣的环境。回来也是,原想干脆去虹桥再买一张动车的票回了么好了,后来想想反正不急,普快就普快呗,又是一路煎熬,好不容易挤上了车,还找不到我那个座位,谁能告诉我补票车厢的1号座在哪的!找位子的时候老妈夺命连环call,本来该开开心心的我发了脾气,在车厢里对着手机大吼“我都这么大人了,没人能把我卖了的”,老妈忙解释道“是你老爸不放心,一定要我打电话的”。

复试的过程有些戏剧,13号报到,体检,不过抽了一管血,很快就搞定。然后去豫园给妹妹买了漆雕的东西,顺便给侄儿买了个潍坊的风筝,很贵,问王导你老家风筝也卖这么贵,王导说不知道,终于有轮到我说“你太失败了”的那一天了。14号上午笔试,姐夫把我送到地铁站,一路紧张着过去,到了还差一点找不着教室。题目很大,不知道怎么答,都是西方民俗学史上的东西,人类学上面很少,然而民俗学史写得实在太烂,没看懂,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几道题目了,表演学派到底研究神马,不知道了;自然神话学派,谁家的?也没想起来。最后乱七八糟写了一堆东西上去,面试结束后陈志勤老师翻看我们的试卷,看到字最丑的那一份,好像拿了85分,还行吧,满意了。蒙蒙说你的字这么丑,真不知道你专业课怎么能考这么高,要我批卷首先就给你扣20分。我很得瑟,说,这充分表明姐姐是凭内容得分,而不是卷面啊。

人类学的面试持续了好久,越等越煎熬,还有那位上师的大姐,一直不敢相信怎么就多了一个名额呢,生怕得在我们四个中刷掉一个,大姐是老师,面试肯定比我厉害,蒙蒙又是男生,他还得瑟说肯定不会刷男生,然后就想肯定要在我和另一位同学里面刷一个了。大姐说我想多了,还安慰说如果我不信,如果真把我刷了,她就不读了,让我读。我感动,忙说不用。好不容易轮到我们组了,耿敬老师出来核对人,“还有一个是~”,我凑了上去道“我,彭佳琪”,耿老师对着我的照片看了半天,说“这么凶”“那是因为我拍照的时候紧张啊”“紧张还考那么高分,419分,你怎么考出来的”耿老师嘀咕着进教室了,然后蒙蒙跟了进去。我是第三个,进门的时候黄景春老师说了句“这是我们的状元啊”,我乐了,然后就开始和老师们瞎侃。

自我介绍,最不会的就是自我介绍了,姓啥叫啥都没说,直接就说我是浙师大对外汉语专业的,然后又是一通对所谓跨考的看法。黄景春老师问本科学过的民俗方面的课程,又问谁教的,“宣炳善”,黄老师笑倒,跟耿敬老师说她是宣炳善的学生,耿老师说“我看她哪个学校来的就知道是宣炳善的学生了”,然后我就大说炳善,什么“宣老师给我列了很多学校,我选了上大,他很支持”,什么“宣老师说他有师兄师姐在上大,从他们那里可以学到很多知识”耿敬老师还特意味深长地看了看黄景春老师和常峻老师。常峻老师问我对民俗学和对外汉语这两个专业关系的理解,陈志勤老师问有没有特别想研究的方向。回答得都不是很满意,自己很不舒服,本来可以说更好的。

最后是英语面试,很失败,相当失败,英语本来就不好,老师还让我距离说明什么是跨文化,怎样对外汉语教学,教学中最大的难点是什么,相当后悔刚开始回答“对外汉语都学些什么课程”的时候说了“cross-culture communication”,好吧,失败,太失败了,最后实在没话讲了,老师说“就这样吧,虽然我也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是啊,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在说些什么。

Anyway,复试就这样结束了,大姐面试完的时候把我们都叫了进去,耿敬老师说对我们初试复试都很满意(就我自己不是很满意),然后,都录取了,回家好好开心一下吧,不过假期多看点书,黄景春老师说在家可以做些田野调查,写写调查报告。然后去办公室拿了调档通知和政审的表格,登上了回程的地铁。

 

五、           后续

回家呆了一晚上,然后跑去杭州看了礼物,一个很精致的八音盒,曲目是梁祝和春江花月夜,爱不释手,可惜东西太多不能带回学校。只好拍了照片回来,想它的时候看看照片。

周一把政审和调档的单子送去了学工办,当天下午王老师就把政审的表格给寄了过去。

突然意识到,考研,就这么结束了,然后开始准备毕业论文的事情,把初稿换个框架排版一下,让大仙给看了看,给嘉兴那边发了过去,今年的端午研讨会,应该还是有机会参加的吧。昨天把外文翻译Google了一下,凑了起来。还有文献综述,乱码似的一堆字,还要整理排序衔接,后天还有毕业体检。毕业又近了好多呢,前两天把东西整理了一下,可以开始甩卖了,还有那些考研的书,考研路上看的专业方面的书,温柔老师的那本失落的天书还没看,爱东老师的“检讨”也没翻,还有好多书,都要运回去,可以开始搬了,把大仙的相机借了来,离开前,好好给师大照几张,其实,师大还是挺漂亮的。接下来,要忙了呢~那个复习的过程,有空再写吧~这个已经很长了的说呢!


分享到:

TAG: 人人 我的空间 相册 照片

暮蝉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暮蝉   /   2011-04-26 14:56:52
不知道怎么回复留言唉~只好在此回答师姐了,我第一志愿就是上大,北师想都不敢想啊!
瑶族小妹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瑶族小妹   /   2011-04-26 13:06:33
从北师直接去上大啊?
木兰山人 引用 删除 木兰山人   /   2011-04-26 12:18:50
再读一遍
张润平 引用 删除 张润平   /   2011-04-26 12:06:29
祝福一路顺风,心想事成,吉祥如意!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0-11-27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1890
  • 日志数: 3
  • 建立时间: 2011-03-09
  • 更新时间: 2011-10-1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