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向东]北方罕见的民族史诗《乌布西奔妈妈》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8-10 09:14:32 / 个人分类:说部

北方罕见的民族史诗乌布西奔妈妈

 

郑向东

 

 

震撼心灵的史诗

 

早就听到、见到《乌布西奔妈妈》的介绍,希望能读到全本的《乌布西奔妈妈》。直到2008年春天,才见到第一批出版的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部丛书中的《乌布西奔妈妈》。一口气读完,真是大饱眼福!感觉就是荡气回肠!相见恨晚!从未看见这样气势磅礴雄浑的史诗,强烈的艺术感染力让每一位读者都不能心平气和地读完它。读着它,就好象“东荒片子”山林的风吹进读者的心房,好象东海的浪花扑打在读者的脸颊,好象法力无边的女萨满就在眼前上天入地驰骋,为部族操劳解难。它的文化艺术价值可以与古希腊的英雄史诗相媲美,与《格萨尔王传》等国内其他民族的英雄史诗比肩。《乌布西奔妈妈》是满族童年时代的文化艺术成果。它是以乌布西奔妈妈为主角的英雄传说故事,是萨满文化的瑰宝,是歌颂萨满的英雄史诗。可以说,它是北方罕见的民族史诗,是满族宝贵的稀世珍品,它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和民族学价值。

《乌布西奔妈妈》有着瑰丽神奇的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紧紧地抓住读者的心。《乌布西奔妈妈》以北方民族的独特语言,描写的非常生动,反映了初民形象思维的异常丰富。如描写托日神与迎日神:

托日女神,/怀抱红日,/身骑长鲸,/将旭日托出东海报黎明,光芒四射,朝气腾腾。/迎日女神,/身骑天鹅,/将海面喷薄跃出的朝日,/举送到苍穹九就八十一个方位,/让舜莫林驰骋寰宇。

描写乌布西奔妈妈的降生的神奇情景,令人想象不到:

 万里晴空,万籁传音,/两只豹眼大金雕,/护卫一只长尾黄莺,/翩翩飞临。/此刻,古德玛发嬉卧草坪,/搂着众妃玩赏着会摇头的七彩蛹,/被“毛尼雅”惊呼声吵醒,/瞧见黄莺啄来一个明亮的小皮蛋,/小嘴轻张,皮蛋恰从头顶投下,/不偏不离,落在古德罕的怀襟。/金雕和黄莺各展双羽,/盘旋三圈儿,鸣叫三声,/霎时钻入云空,无影无踪。/……小皮蛋像千根金针发亮,/……把魔蛋远抛布鲁沙尔河。/皮蛋重千斤,像粘在地心,/阿哈们捧都捧不动。/古德罕忙命阿哈们,/引来饿狗吞食,/狗群望见四散惊遁。/古德罕急命阿哈们,/报来干柴焚烧,/雷雨交加,篝火不燃。/……黄土堆突然惊雷巨响,/尘土崩飞,/一群绒貉露现土中,/有个穿狸鼠皮小黄兜兜女婴儿,/正酣睡在貉窝里。/数貉长绒拥裹着睡婴,/安详甜蜜,脸露笑容。

这样的情节,科幻小说作家也望尘莫及。这部六千余行的萨满史诗,是满族先世的的史诗,是民族文化的精华和奇葩,是研究东海女真历史和文化的不可或缺的珍贵资料。

 

萨满英雄的魅力所在

 

史诗以英雄的女萨满为主角,乌布西奔从一个部落首领成为统领七百噶珊的部落联盟首领,她卓越的领导才能赢得了众部落的拥戴,她自己成为威名盖世的女萨满。她为部落的巩固与发展,身先士卒日夜操劳,“终日朝朝,勉于政事,长夜不寐,思虑操劳,苦度三十个柳绿冰消,鬓生白发,两眼角老纹横垂。”凭着英勇女罕的英明指挥,扫平了乱世,迎来了人民期望的和平景象,把家乡建设成为安祥幸福的人间乐园。她的献身精神赢得了部族的尊重,也获得后世的景仰。她为部族迅治老弱婴孕百症,更是有口皆碑。

作为神技超凡的萨满,史诗中的描写令人惊奇:“东山来了赤脚哑女,招手能唤来白鹰成千,招手能唤来鲟鱼跃岸,萨满的神鼓,乘坐能追逐飞雁,滚荡的激流,脚踩如履平川。”“坐在鱼皮鸭蛋神鼓上,一声吆喝,神鼓轻轻飘起,像鹅毛飞上天际。在众人头上盘旋一周,忽悠悠落在乌布林毕拉河沿。”

然而,最令人感染、令人宾服的,是这位大萨满的博大胸襟,对世人的仁爱之心,这体现了她的伟大的人文精神——由氏族之爱升华为人类之爱。对待东海女窟之岛的女海魔们,“以友求友,以心涵心,对魔岛阿里们,我不取穷兵黩武之策,以情惠魔,以舞治舞。”“动辄就施暴,踏平,狭隘胸襟不该算是乌布逊人。”“用助弱扶微的心肠,惠及海宇。”“猜疑、妒忌、相仇、劫掠,不该在东海角落上污染浸延。”“用我奇妙的玛克辛,唤回姊妹的相爱。”她以悲天悯人的情怀对待魔女们,“蛮荒而为,其情可悯,我心拜日,渴求知音。勿分彼此,水乳相亲。”她那宽广的人类大同的思想感化了魔女们的心,“东海的胸襟,太阳的温柔,使魔女和魔岛众族自惭形秽”“从此,乌布逊的英名,益加声传百里。……不少无名鬼岛海民,成为乌布逊部落盛宴上一群新姊妹和手足伴侣。”

萨满英雄的魅力,来自于史诗集体创造者的非凡才能和智慧。这部东海女真人古老的原始长歌,有着优美的咏歌旋律和独特的传承形式,充分显示了古代东海女真人的聪明智慧和非凡的文化素质。

 

史诗产生的背景

 

这部史诗为东海女真民间叙述体说唱形式长诗。根据其中部落名称“乌布逊部落”分析,应当是金元时代文化遗存。从其所述的内容 看,产生年代则早在金元之前。最初的史诗文本,是依据本氏族部落中的乌布西奔身边的萨满和主要主事人,遵循乌布西奔遗训,在举行隆重海葬后,将其业绩镌刻在东海锡霍特山脉临近海滨的德烟山古洞中。全诗生动地记述了乌苏里江以东的东海广袤地区,母系氏族部落时代以及母系社会进入父系氏族时代门槛漫长的社会历史。诗文所述时代背景,正是明朝成化年间前后,东海各部连年纷争,又逢黄河洪灾,冀鲁豫“担民”出关流窜滨海,当时是社会最为动乱时期。故事颂扬的是当时众部落中威名显赫的乌布逊部落女罕(首领)乌布西奔的非凡一生。这是歌颂本部族的英雄史和创业史。

在我国东北白山黑水广袤沃野之外,自古还有一片美丽富饶而神秘的土地,那就是乌苏里江以东、濒临日本海的古东海窝稽部土地。自有生民,这里便为中国历朝统属。《大明一统志》介绍,其地域“东为‘野人’女真”,“不事耕稼,惟以捕猎为生”。《珲春史志》中说,其民“皆依森林以居,恃射猎为生。”可以看出许多部落长期处于原始氏族母系社会或向父系氏族社会过渡时代。清代咸丰朝之前,乌苏里江以东广大地区,是清政府主捕参珠之地和供八旗使用的围猎山场,归吉林将军属下的宁古塔副都统、三姓副都统以及珲春协领直接管辖。丧权辱国的中俄北京条约,把乌苏里江以东四十多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划入俄罗斯版图。

乌苏里江两岸虽然现在分属两个国度,但数千年血族关系的纽带却把国界分隔的族人们紧紧联系在一起。在乌苏里江以东的土地上,仍然保存有东海女真的祭址、祭坛和大小墓地,后裔们始终怀恋着那一片魂牵梦萦的故土。在后人中常常可以听到“妈妈调”和《妈妈坟传说》。

 

东海女真人社会生活的长歌古韵

 

史诗记述了原始社会人类走向文明进程中的众多社会历史文化形态实况,如祭礼、信仰、观念、古俗。淋漓尽致,像一幅斑驳陆离、栩栩如生的历史生活画卷。全诗尽情讴歌了东海的秀美和物产的丰饶,记述众多东海岛屿植物、猛禽、百兽、鱼类、奇花、灵药,宛如一部东海人文地理百科全书。仅祭礼上,就有天女萨满出世的祭礼,为族人治病前的圣祭,有出征前的祭祀,有清秋部落联盟的盛火大典,有东海谢祭古舞,有女罕死后海葬的祭礼等等。

在讲古方面,有唱讲开天古趣儿的习俗,众族人个个如醉如痴;

在卫生保健方面,有东海躲病之俗,采药治疗天花的记述;有治疗难产及老弱婴孕七症的记述;有“倡饮山川活水,教燔鲜牲兔鹿,深埋腐烂兽尸兽骨,火洁地室潮物,再将‘参龟延寿方’广布”等防病消灾卫生措施;

在优生优育方面,禁忌本部内通婚,远亲相交,由此产生各部男女竞歌之俗,保障了部落体魄康健,人丁兴旺。

在记事方面,在没有文字的情况下,创造了独特的象形符号,以图符记事,以会意述状象形的方法,记事辨识,俗称“东海窝稽幢”,经年日久,世代永铭。纪年上,创造纪年结,以花鸟鱼代纪。

在住宅方面,传教乌布逊冬凿地室,夏栖树屋;

在伦理上,摈弃贵儿贱老的陋习,勉训尊老之爱;

在头饰上,佩獾牙、猪牙、鱼牙,男女大耳环、大耳套环、鼻环;

总之, 史诗为我们描画了东海女真人的种种社会生活形态,这幅画卷对我们现代人来说,是太陌生了,太神奇了。

 

后世的咏唱与追念

 

这部史诗的诞生地在今天俄罗斯远东沿海边疆区乌苏里江上游、锡霍特阿林南段中麓原东海女真人世居的莽林洞穴遗址。它的传承富有传奇性,当地土人是以原始的象形符号,如虫蠕鸟啄,螺旋形刻凿在神秘的洞窟之中。东海众萨满依图循讲,便可讲唱开来。原居住地的东海各族难民,将口头记诵的这部史诗带入中国东北内地,在东海遗民后裔中传讲开来。遗民的祖上从“东荒片子”带过来,长辈们一腔思乡离怨,常常三五成群凑到一块儿,没早没晚地唱着跳着《乌布西奔妈妈》中的歌舞。后代人耳濡目染,也能跟老人们讲上几段,《乌布西奔妈妈》也就传开了。

《乌布西奔妈妈》集中而且突出地保留了古朴的引歌、头歌、尾歌和伴声等咏唱结构形式。通过史诗的传唱,把东海女真的文化传统以及民俗也传播开来。满族世代虔诚敬仰萨满,歌颂祖先勋业。从乌苏里江东边迁居过来的满族先民,都没有忘记老规矩,那就是每年春秋举行萨满献牲例祭时,都要先东拜,祭奠妈妈,要给妈妈叩头,祭海神,祭祀妈妈神,祭祀祖先神和所有众神。呆妈妈神群就包括乌布西奔女罕。

《珲春县志》中有诗云:“群山南向似朝宗,通肯分支第一峰。绝顶云浮疑笠戴,悬崖石印认仙踪。芒鞋遍踏临危岫,絮帽遥披隐亦松。想望丹霄天日追,古今不改大罗容。”这首诗,正是反映讴歌东海女主乌布西奔妈妈的情怀。还有一首古歌说:“旭阳东起照海红,天柱东西埋冤骨。峰峦常绿妈妈谷,白云千载奠神窟。”说的是乌苏里江以东遗留先魂骨,后裔悲离,只留下旭日每天照料和抚慰。锡霍特阿林英魂不朽,高山如天柱,白云如卫士,护卫着乌布西奔妈妈的墓地神窟。可见《乌布西奔妈妈》在后世的深刻影响。

《乌布西奔妈妈》这部史诗的挖掘整理,富玉光先生费尽周折,花费巨大心血,早在40年前,冒着风雪,徒步进行田野考察,及时发现了这个珍宝,又经过一些遗老的热心相助,才使得我们今天能欣赏到这一民族文化瑰宝。由此,对创造者、传承者和整理者,我都怀有十分景仰之情。

 

(郑向东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吉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19481212日出生于伊通大孤山,满族。)


TAG: 史诗 说部 乌布西奔妈妈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