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育光 孟慧英]满族萨满神谕浅析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5-03 22:46:12 / 个人分类:萨满

满族萨满神谕浅析

 

富育光 孟慧英

 

   神谕是满族萨满教精神核心,是宗教信仰的集中体现,是萨满教世界观的概括展示。从一定意义上说,它是萨满教的实质,没有它就无法认识萨满教。当然神谕不是满族独有的事物,在信仰萨满教的诸民族中,神谕是个普遍现象,遗憾的是,对于它的调查和认识还没有达到应有的程度。满族的神谕在诸萨满教信仰群体中富于典型性、代表性,通过对它的疏理、分析,有助于我们对萨满教神谕这一重要的普遍现象的理解和研究,同时我们可以充分认识满族神谕自身的文化价值。毫不夸张地说,满族神谕是满族萨满教文化的百科全书,其内涵广阔、深远。

满族神谕形态

   神谕,满语称渥车库乌勒奔,意为神龛上的传说,自有文字记载神谕以来常称之为特合本予。特合,满语,书意,本子即汉语,这是一个满汉语合璧词汇,意为神本子,也称神谕、古谕。

   诸多萨满教信仰族体的宗教观念不是靠文字固定下来的经文世代相传的,而是口耳相传,亦可谓之口喻经文。我国北方赫哲族、鄂伦春族、鄂温克族、达斡尔族等民族至今仍承袭这一萨满教古老传统。满族最初的萨满教神谕同许多民族一样亦为口碑,该传统十分绵长,直至今日仍依稀可见。伪满洲国时,富希陆是黑河地区一农村教员,他热爱民族文化,同本族萨满结成至交,长期聆听萨满讲述神谕,并熟记于心。据他回忆,该族萨满居室的墙壁上凹陷许多处,在这些窟窿中摆放着大小、形状、数目不等的石头,无论祭祀时还是平时向他秘密讲授,总是要摆弄石头,每一窟眼中的石头都代表着一段宗教故事或规法,这些只有老萨满自己清楚,他摆一堆石头,讲一套故事,有长有短,至死还有一些石头没摆,自然它们包含的故事等也被带走了。富希陆曾表示要将他讲的东西记下来,萨满不准,他认为口传是古法,是神规,神知道被人笔录是要犯怒的。该萨满去世前将所有石头送到河里,在满族这种仪式只有最神圣的神器、神品、神具才有权这样做,可见这些石头多么神圣。黑龙江宁安地区满族诸姓所祀神的故事,多出自各姓萨满口传,许多故事只有德高望重的老萨满知道,不对外渲泄,也不对本族一般成员,特别是妇女和小孩讲述,故事具有保密性,老萨满只有在很窄的范围内传讲,如向老穆昆(族长)讲,向自己喜欢、器重的年轻萨满弟子讲,另外讲述时还须行严格的宗教礼节,恪守戒规。曾作过萨满的傅英仁积几十年搜集成果,出版了《满族神话故事》,其中多为宁安地方满族各姓神谕口碑。

   口传神谕是满族神谕的最初形态,这种形态相沿形成神谕传承中具有代表性之一种,然而它不是满族神谕的唯一形态,它另一种主要形态是文字本传,这些神本子存在于各地诸姓满族之中,不仅数目繁多,而且已具文化传统,是满族最有代表性的神谕之发展形态。

   根据调查,满族较早的神谕本子当在乾隆朝,它们是在黑龙江省边远偏僻地区被发掘的,其中多记载宗教祭祀规程,该时期神本为数不多。雍咸以后至光绪神本大增,特别是民国年间更加繁盛。究其根源头绪众多,其中满汉长期共同生活,满语渐弃是重要原因。满族神谕均以满语口传,在萨满教顽强的传统中,以满语请神、颂神是一强大支柱,时至今日,凡满族家祭、野祭无不以满语祝祀。然而在满语日衰的形势下,为了保持宗教传统的纯洁,人们创造了记录神谕的满语神本子,并由各族姓权威的文化人萨满世代相承。现所见满语神本有以满文书者,也有以汉字标音代替字音者,也有满文句后释以汉意者。在这个意义上说,满族神本子是萨满教信仰受到汉文化的强烈冲击后,不得不采取的一种求生途径。不言而谕,满族神本源于满语口传神谕,后者是前者的基础。追溯起来,这些神谕在满族各姓还处在部落社会时就有流传,至今不乏历经四、五百年的传世之作。仅就神本录者而言,也不乏一、二百年,或几十年的传本,难怪满族群众将神本亦视为神圣传统,视为祖宗和神灵确立的神书、经典,对其崇奉、持戒、热衷、膜拜。神本子是口传神谕的发展形态,是它的高级形式。神本子的出现还有一些其他方面的原因,如乾隆朝颁行的《满洲祭神祭天典礼》促进了满族诸姓祭祀的规范化、庙堂化,神本子不仅在传承形式上呼应了这一民族宗教法典,而且所载内容也与其适应,成为乾隆后形成的满族萨满教家祭面貌和传统的重要根基。

   如果以为满族的神本子等同于神谕那就失之偏颇了。事实上,就人们遵从的行为方面,如祭仪、祭种、祭时、祭器、禁忌、卜择等,神本子的记述是较详尽的,而在人们的精神信仰方面,神本记载极为简约,它只是萨满讲述宗教观念的一个依据,一个备忘录,一个提纲挈领式的东西。因此只看神本子的记载,不听萨满讲述,便很难见庐山真面目。比如神谕中多有创世神话、祖先来历的故事等,长者千言万语,内容复杂、语言生动,如果将它们全汇于神本之中,卷帙浩繁且不论,强记硬背一字不更者恐天下难寻,书面传承的局限性不言自明。满族神谕中的口碑传统并未因有神本相助而消失,而是有效地利用了书写形式对记忆的提酮、规范作用,坚持和提高了口承文化的稳定性、完整性、权威性。各族姓都敬重、爱戴精通民族文化的萨满,他们不仅通晓神事神规,而且有金子般的嘴、惊人的记忆力,能讲述儿天几夜。神本子只是萨满的助手或工具,

如果老萨满讲得多,其弟子记得牢,那么传下的族系文化就丰富,反之,即使神本保留下来,萨满去世后,人们对其中神谕仍不得要领,以至年久淹没。一般来说萨满去世时要带走他的神本,萨满没了,神本也失去,我们在萨满墓葬中发掘了一些神本便是很好的证明,同时也证明了,满族宗教观念主要依赖口碑传承,由于萨满个人作用和族体现实关系、利益,直接影响这种传承,因此满族各姓的神谕口碑是千差万别的,丰富多彩的。当然我们不排除萨满神本也被世代相传这一事实,特别是越往后这种现象越多,乃至成为满族萨满教的一种特殊传统表现。

   上所述及,满族的神渝主要依赖萨满的口传,同时也不排除神本子的文字传承,尽管它的发生较口传晚得多,介予两者之间还有一种传承形式,即实物传承,它是就现存的某个具有信仰性质的实物,说明神谕内容,展示萨满教信仰。满族各姓普遍有这类实物,有的是一块鱼骨,一张鹿皮,一个猪牙,有的是一块石头、一面神鼓,一个哈马刀……一个实物,就是一段萨满故事,随着老萨满将实物传给最为信赖的徒弟,或被后世萨满继承,萨满的故事,老萨满的灵魂,神的灵魂,便都承袭下来,继续为民族服务,并成为民族长久不衰的精神财富。如吉林九台关姓神鼓,相传是民族中最早的女萨满传下来的,人们对神鼓格外敬重,凡祭必向鼓叩头,萨满甩袖舞祭,类女萨满身姿、声貌。也有的姓检验“神抓”萨满是否确实,也常依赖这种实物。如某姓传,他们的萨满在兵荒马乱年月丢失。当时氏族住在东海窝集山里,突然来了一批带尾巴的野人,他们凶悍残暴,掠畜吃人,族人奋起驱魔,终将他们赶跑,但老萨满被野人生获,他们食了萨满的心,从此,这族人就没萨满了。百余年后,有一青年突然发病,到处跑,见什么咬什

么,连石头都能嚼碎,见树就爬,见人就抓,族人只好将他钉在木笼子中,抬到海边,挂在树上,意在治死这个害人精。没想到几天后他安然无恙,竟回村里,但样子全变了。他口称自己是萨满,身边带着两个海螺,说这是老萨满给他的,老萨满曾告诉他:“这是咱祖上的东西,过去我带着它,现在交给你,族中有了它,日子就能好”。族人早就听祖上传讲祭祀用海螺,对他的身份深信不疑,后来他成为族中的大萨满。

   口承、实物传、神本文字传的不同传承形态,说明萨满教的传承总是根据自身生存的需要,按照客观条件提供的,又适合自身能力的环境,顽强地延续自身传统。在满族,就目前所搜集的资料来看,这三种形态都大量存在,有的姓氏是三态并存,有的则偏重某一形态,最普遍存在的是口传,可见最初的传统的具有很强的生命力,当然实物和神本子也为口传的记忆、想象、丰富、规范,提供了权威性的依据,因此,它们既是口传的一种物化形式,又是与口传并行的神谕形态。

神谕的主要内容

   神本子的内容主要涉及行为和观念两方面,即神指示我们怎样做,神引导我们怎样想;前者主要包括祭祀礼仪,祈祷规程、咒语等,后者则包括对自然宇宙、人类社会自身的各种看法,如果按口碑文学的分类那就是刨世神话、族源族史传说、萨满自身的故事,惠人惠事的动植物故事等等。由于萨满口传规律决定,神谕内容超过神本子记载,同时又依赖神本子的记述和提示。

   神本子规定各姓应祭多少神,哪个种类的神,什么时间祭,用些什么样的祭品、祭器,用多少,该遵循怎样的祭序,礼节,用哪些响器,响器击法如何,哪些人参祀,内外必行的禁忌等等事项。由于满族祭祀大法《满洲祭神祭天典礼》的推行,我们看到满族家祭有大体近似的祭种、祭序、祭时、祭礼等,这在满族各姓家祭神本中极为显明,如各姓必行朝祭、夕祭、背灯祭,所祭神多有佛朵妈妈,阿布卡恩都力等一些名目一致的神祗。但由于各姓程度不同地保存了原祖先部落的一些古礼、古法,所以各姓祭神都有特殊表现,它指导本族按祖规行事,我们见到,各姓神案有差异,所用香碗不等,所祀神群异处鲜明,所供神偶形态各异,就连制作质料也有不同传承,有专以皮质、木质,或石质及植物原形根瘤……。

   为了解决生活中出现的某些具体疑难,象迷失方向、两兵对阵、人患疾病,立房建屋等,萨满十遍、百遍地念一些短句,类于咒语,解疑排难。这些赞语由老萨满秘密掌握,秘传自己认为诚实、老实、听话的小萨满。该词的保密性远胜于神谕的其他内容,萨满绝不放声高诵,只是默念,只有一二个人才能掌握赞词,绝不传告外人。

   神谕宣示的萨满教观念是靠生动、具体、形象的口碑文学实现的,其中寓意不仅涉及对自然宇宙的认识,也阐发了对人类自身、对萨满教的看法。其内容可分如下几类:

   1.宇宙神话

   满族各姓宇宙起源神话自有传统,因此各异,不难发现它们是女真不同部落的传承物。除了异点外,无论从观念上还是口传模式上,各部也有一些相似点,但基本上没形成满族统一的、在各姓中普遍传承的满族创世神话。

   在宇宙形成说中、满族最普遍的是“水生”说:

   根据黑水部神谕,宇宙初开,遍地汪洋,黑风掀浪,水中生出象蛤蟆骨朵样的水泡,水泡越变越大,聚成个大球飘浮水面,突然从中蹦出六个巨人.六人管六方,每人头、脚、手都有两只眼,什么都能看到,什么都能得到。

   根据东海窝集部神谕,司水大神都京(木克的音变)恩都力生在水底,“九臂八足,手脚与水一样深,一样太、一样长,她住在东海,是天神的女儿。她身上出水的毛孔生出鱼、生出人,在风天生下男人,风浪把人撕长,撕细,挤出索索(男性生殖器),无风浪时生出女人,因此女人胖。

   满族大姓富察氏神谕传言,宇宙初开遍地汪洋,黑夜中旋转着黑风.在水中生出生命。“最先生出的是尼亚拉吗()?是尼玛哈()?是他什哈()?是伊搭珲()?不是,是佛多(柳叶),是毛恩都力(神树)”。佛多生得象威虎(船,寓意为女性生殖器),能在水上漂,能顺风儿行,它越变越多,长成佛多毛(柳树) “世上人为啥越生越多,遍布四方?凡有水的地方就有佛多毛”,佛多毛中生出花果,生出人类。

   满族诸姓祭神特重用水,或用海心水、井心水、河心水,或用清泉水,决不用死水、污水,人们认为木克的水是妈妈的水,是乳汁,是生命不死的不达()。地水托着地,地水没了,地就塌了,人水育着人,人水干了,人的灵魂要走了。

   满族的创世神话雄浑壮丽,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宇宙初开时善恶两类大神角逐、争战的故事,一些自然现象成为这类敞事的创作依托,当然它们被说成神们争斗的结果。

   阿布卡赫赫是光明与生命、秩序的创造者,耶路里是黑暗、寒冷、混乱的象征,一方创造,一方破坏,进行了翻天覆地般的较量,各有输赢,结果便是我们见到的自然事象。

   风雪凝成的耶路里与阿布卡赫赫在东海厮打,阿布卡赫赫用东海石头抛向耶路里,因为东海石头含火,是火石,耶路里怕火,逃脱,可有火的石头抛走了许多,北方变冷了。

   耶与阿打赌,耶行骗,问道:世上什么最美?阿想大地上滚动的河流是白色,宇宙长空是白色,白色象征光明、生命,还是白色好。于是回答:“世上最美的是白色”。哪知耶路里将莽林山川撒上厚厚的雪,布上厚厚的冰,世上万物被冰雪封死了,阿布卡赫赫明白是上了当,她极力补救,让太阳的脸来照,叫星星的光来照,派狂风吹,可冰雪太厚,一时化不了,形成现在北方山川长年积雪的现象。

   在北亚、东北亚地形地貌形成神话中多有猛犸开掘说,是猛犸的牙齿拱出山川、平原、湖泊。满族则有野猪开劈大地神话,野猪也是靠与猛犸相类的牙齿掘出大地形貌的。可是人们传说野猪原来没有牙,只靠鼻子工作,它的牙是阿布卡赫赫赐予的。耶路里与阿布卡赫赫激战,耶施放迷雾、狂风,将马粪包吹散,泥沙俱下,乌烟瘴气,昏天暗地,阿布卡赫赫被迷住眼睛什么也看不见,这时野猪冲了过去,帮阿布卡赫赫交战,阿骑上野猪穿过风沙、乌烟,来到平坦处继续与耶交锋,耶终败北。为了感谢野猪,阿布卡赫赫将挂在身边的猛犸牙送给了野猪,所以野猪牙与猛犸牙相似,都是卷着的,它也有相同的劈山开路的伟力。满族至今仍遗留着对野猪牙齿的信仰,它作为灵物被人们供奉。

   阿布卡赫赫(也有称卡拉伊罕)在造天、造日月中,耶路里也与之对抗,他曾欺骗太阳和月亮,使宇宙失去光明,但最终阿布卡赫赫说服太阳、月亮,使其重放光芒,还从耶路里那夺回不少动物,使世界重现生机,而耶路里被赶进最深处黑暗之中。

   满族的宇宙神话相当丰富,它涉及了诸多自然现象:地理环境、生态环境、星辰天际、风雪雷闪、水火土木等等,神的形象有人形、兽形、禽形,也有半人半兽、巨人、无形之水之气,也有变化无常的神形。

   2.族源族史

   满族各姓神谕特别注重讲述自己本族的来历以及所经历过的重大事件,祭祖、缅祖、耀祖,占踞着人们的精神世界,几乎成为人们信仰心理的砥柱般的依托。

   牡丹江富察氏家祭时神板上供柳枝,祭前选撷空气清幽、水流清彻的河岸翠柳,其上要有象征九天的九枝绿叶,祭后将柳枝请入神箱,次年家祭时再采新柳,旧枝送河中漂走。该族家传神谕中写道:

   在古老又古老的年月,我们富察哈拉祖宗们居住的虎尔罕毕拉突然变成忽尔罕海,自亮亮的大水淹没了万物生灵。阿布卡恩都力用身上搓落的泥做成的人只剩下了一个。他在大水中随波飘流,眼看就要被淹死了,忽然水面飘来一根柳枝,他一把抓住柳枝,才免予淹死。后来,柳枝载着他漂进了一个半淹在水里的石洞,化作一个美丽的女人,和他媾合,生下了后代。

   与此相似,宁安唐古禄氏家祭时供一块鹿骨,他们相信自己的祖母是一只神鹿,唐姓祖先吃了鹿奶,才生出后人,繁衍成旺族;乌拉街徐姓祭时供奉一根鹰翎,他们认为神鹰拯救过祖先的生命,因此才留下徐姓一族,所以世代祭祀不衰;宁安梅赫勒氏祭祀时神龛里供放一块石头,他们认为自己是神石的后代,称石头为“卓禄妈妈”。

神谕中的族史除了叙述族姓发源外,还多讲述各族曾有过的生活及经历过的重大事件,这些故事多和所供之神连在一起,因此成为神的故事。多龙格格是尼马察族(汉为杨姓)供奉的弓箭神,每年秋祭这位神时,先请出神像(木制人面长着两翅的怪鸟像)供在北炕桌上。摆上糕、米酒、野鸡一对,烧达子香,供上弓和箭,然后由专门侍候这位神的萨满戴神帽、穿神衣、扎腰铃、执手鼓、诵祭词,并做飞舞状,表示神已附身。这时全族人跪在地上,不许抬头,直到祭完才站起来,气氛相当肃穆。关于这位神的传说讲,此神原是该族先民一位年轻的女部落长,该族祖居地曾经被妖鹏祸害得鸟兽绝迹、百草不生,人们被迫白天躲在山洞里,夜晚乘妖鹏睡觉时,悄悄出来弄点吃的,过着地狱般的生活。多龙格格历尽千辛万苦,学得一身神功,终于为民除害。因此人们祖祖辈辈祭祀这位降妖鹏大神,他们练的弓法箭法一直到清朝初年,在东北满族中间最出色、神奇,据说这是多龙妈妈传下来的。

   昂邦贝子是梅赫乐哈拉供奉的部落祖先神,相传是贪图享乐的毛林贝勒的长子,由于向父亲直言进谏被贬到民间做苦工。其弟害死其父自为贝勒,肆意压榨欺虐百姓。人们苦海中挣扎,朝不保夕,于是拥戴昂邦贝子,大家组织起来讨伐荒淫无道之君,最后终于收复旧地,昂邦贝子当上贝勒,他废除酷刑,安置百姓,使人们重新过上美满生活。为了不忘他的恩情,在他死后,人们把他当作祖先神祭祀。

   惠人惠事的动植物故事多与族史相关,成为其中占重要地位的内容。满族有的姓氏神偶为各类动物皮,有刺猬、蛇、鼠等等,这些神常常在某一偶然或人们遇难的时候给人帮助,逢凶化吉,或给人们带来食物、猎物等。人们熟知的乌鸦救罕王,黄狗护罕王的故事就是极典型的该类满族故事。满族祭天时常常供食以饲乌鸦,当然各姓对乌鸦的信仰包含许多意义,绝非仅依乌鸦救努尔哈赤为旨。

   3.萨满故事

   萨满故事主要为两类,一为起源故事,它包括最早的萨满是怎么来的,最早的祭坛是怎么建的等;二为本姓萨满自己的故事,其中包括萨满为本族创立的功绩,反对侵略者中的英雄行为,和别种教派斗争的经历等。

   最初的萨满是谁,她是怎么来的?是谁最初为民族引来了神,是谁第一个制造了腰铃,敲响第一声神鼓?这类解释常常是神话般的,其中人物主要是女性,因此是女萨满故事或女神故事。

   在东北亚通古斯各族普通流传宇宙间第一个萨满是动物或自然界诸神的化身,最突出的解释则讲第一个萨满是鹰变的,或是天与鹰变的,或是天与鹰的女儿,满族这方面的解说与此同出一辙。人们传说宇宙问最初只有一个女人,她和蛇、蛤蟆()、鹰、四足蛇(蜥蜴)、刺猬在一起生活,对这些动物讲了九十九天她的来历、天的来历、水的来源等等,后来这几个动物变成萨满。所以萨满懂得宇宙间许多知识,有着同动物相似的特技,能钻洞、翔天、不怕风雪……满族各姓讲法多不一致,也有简约、繁琐之分,基本上没脱离这种模式,所神化的各种动物均未离开通古斯各族祖居地中最古老、常见的那几类,从生物学来看,它们是寒带和亚寒带之间主要动物种类。

引来各神祗的萨满,留下各种神器的萨满都有一些带有解释性的故事,他们被作为萨满祖师供奉。神坛创建的故事中也有各族姓衍化、分支,再续神位的历史传说。如爱辉刘姓讲,天地初开时该姓的居地多有鸟,他们供奉的也只有鸟。后来人丁繁衍,各支分向各地。分别时,各支都去抢供奉的鸟神,人们认为谁抢到它,谁就是氏族正宗。结果一支抢到了鸟脑袋,二支抢到鸟足、身子,三支抢得鸟尾毛,三支分头供鸟的不同部位,后来改为木头鸟。在立神萨满中有许多著名人物,如闻名中外的尼山萨满,人们传说,在刚有宇宙的时候,阿布卡赫赫派音姜(尼山谐音)格格做世上第一个女萨满,她摇动神鼓、斗邪恶,救苦难,曾迫使鬼王放回两名已死的幼童的灵魂。她自己虽被杀死,却给世上留下了神鼓和萨满教,后世的女萨满都自诩是她的化身。

   萨满对维系一个氏族方面所起的强大作用是世人皆知的。他们和各种压迫人类的自然斗争,和违背传统道德的现象斗争,和妨碍、瓦解萨满教的其他信仰斗争,和入侵的敌人斗争,所有这些都是萨满故事的重要内容。在许多萨满故事中,他们不仅是萨满,也是部落首领、部落英雄,无私地为部落服务、献身,为此萨满故事充满英雄主义色彩,也是英雄故事。

   宁安梅赫勒氏家祭,必先祭一位名叫他拉伊罕的女神,她原是居住在乌苏里江东部的一位联合酋长,也是一位弟子盈门的大萨满,她办事公道,力大过人,在她天才地安抚和组织下,乌苏里江东海窝集部的48个部落,泯仇为友,人寿年丰。她率领部众消灭了害人的狼妖,使天下太平。她的九个徒弟成为48个部落有名的九大萨满。

   居住松花江中游的马氏,富氏家族敬奉西伦妈妈,她原是一位猞猁神,为了拯救苦难深重的部民,化为人形,并被推为首领。西伦妈妈带领部众平息征杀,降伏火龙,后来在寻找水源时,被长白山口猝发的烈焰烧死,化为长白温泉女神,血水汇入松花江,为后人造福。

   此类萨满故事不胜枚数,其中最著名的有东海窝集部史诗般的说唱神谕《乌布西奔妈妈》、同《尼山萨满》比较,不仅内容较之古老、丰富,而且语言、体裁、风格上更为古朴,更具传统,堪称满族文学佳品。

   满族萨满故事有一批抵抗外族入侵者的英雄传说,其中引人注目的是抗辽故事。大辽王经常派出金牌天使和银牌天使到女真部落搜刮财物,抢掠妇女、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此时出现了一批惩恶扬善、救弱扶小的萨满,他们施展神技惩罚荒淫暴虐的大辽天使,如将蝎子、毒蛇、钢针等物化为女阴,严惩辽使淫行等。他们以智慧、毅力、不屈不挠、自强自尊的品质和精神,同辽兵斗,同辽使斗,同辽暴政斗,在保护部民中,发挥了强大的威力。许多萨满可歌可泣,不愧为民族英魂。

   自佛教向东北地区渗入,萨满教与它便展开了顽强的争斗,特别是佛教一支喇嘛教在蒙古立住脚后,不断向满族居地侵染,使萨满教争取独立、生存的斗争越发激烈。满族神谕多有与喇嘛斗法的萨满故事,飞跃神树,钻跳冰窟,穿铁鞋跑火种,特殊技能,使萨满一次次战胜提倡讲经布道的喇嘛,从而民族精神得到维护,民族宗教得以延续。神谕是以自豪的感情,歌颂抵制外来宗教的萨满的,视他们为巴图鲁(勇士),为神。

满族神谕各姓代代相传,汇成庞大、博杂的宗教体系和文学体系。这些经历了千百年的传统文化是逐渐丰富、逐渐规范的,它代表了满族创造的精神文化,具有极高的历史、宗教、文学、民俗、民族诸方面的科学价值,所以说它是一个宝库。特别是神谕中的满族神话,它完全具有和希腊神话,巴比仑神话相媲美的品格,它奇美瑰丽,雄浑磅礴,童稚般的想象更朴拙,更大胆、更辽阔。它古老的内涵,它原生状态的表现形式,它的象征隐谕中涵蕴的原始思维精髓,它在宗教信仰中的地位,在社会生活中的现实功能等等,都为神活学提供了难得资料。那些以为满族没有神话,或没有洪水神话、射日神话等等说法已被大量的,涉猎极广,形成很完整的满族神话存在的事实取代,一些对满族神语的误解和误传,也将被逐渐澄清、说明。“柳叶上生着无数个绿色小包,小包中长出了各样生命,这柳叶是刨世神阿布卡赫赫留下的。”就象这则神谕,满族神话即

悠远又繁盛,常青常绿、生机勃勃。

神谕的产生

   神谕的不同形态及它丰富的内容,尽管历史悠久,但不是在某一时期一下子形成的,并千古不变地传承下来,也不是某个萨满生前创立下来,他的徒弟徒孙直线传承不衰。我们看到满族神谕的形态和传播的内容,分属不同的历史层次,其产生年代必然不同,我们也看到满族的许多萨满去世时要将自己的神谕带走,不论是口传的、实物的,还是神本子都如此,而且许多姓氏的萨满还有隔代相传现象,有的相隔一、二百年,五、六十年,这样一来,现行的东两又怎么能完全与老萨满传的一样呢?由此看来,萨满神谕的传承除了外在表现中存在的一切可能外,还有一种内在运动,这就是神谕如何产生和丰富的规律。

   神谕尽管分属不同时代的宗教信仰之综合,但长期以来它产生的规则象最古老的神一样也被延续下来。神谕必须是最有权威的老萨满在生产实践中悟出的关于宇宙、生活的哲理。

   人们生活在辽远阔大的宇宙之中,自然界同人类的种种联系,引发了人们奇特而又质朴的无穷想象。人们对自然界的总体看法,对生存其间采取的行为规则,对实现生活企求和为此采取的特殊行动,都是人们认识、理解、解释世界的主要范畴和出发点。民族中最权威的文化人是萨满,自然他所悟出的道理既深奥,又是神的启迪,因而是神谕。早期的萨满并非只依赖语言传授他体会出来的哲理,而是边说边唱、边舞边击响器。由于生活地域及内容不同,各地萨满体会的“哲理”也不甚相同,我们在创世神话中充分体会到这一点,天地形成,火神故事,天神体系,女神群体等等类型的故事,均有异说,甚至完全不同,同时各地萨满的音乐、舞蹈、歌辞、旋律也不同,草原上的族系,曲调辽远、深沉、开阔、舞姿豪放;海边上的部族萨满曲与跑海号子差不多,沉重有力,节奏感强,山区中打猎各族姓,萨满调子如呼如叫,音乐形象,变化多,或如鸟细语,或如虎长啸,音调则平直、朴素、直露。听萨满调子是能辨出是什么地方的,各地独立的腔调不相杂混,各具风味。不难看出这一类神谕直接从生产生活中产生。

   神谕常常是萨满梦中体验,或得到启示的东西。

   萨满梦中所见,所经历,所醒悟的东西,讲述出米或表演出来,也成为神谕的一部分。这类故事常常是一些神化祖先来历或经历的传说。在部落之间的生存竞争中,要想得到外族的尊敬,不被欺惹,都要神化自己,这种任务只有萨满能完成,别人讲没人信,萨满的梦中出现,才能是神启示的东西,才令人信服。各姓萨满常借神附身之机讲述这类故事,内容相当丰富。东海窝集部的石姓,郎姓、那姓之所以行各种祭礼,有许多是恩都力哲夫(神师)创造并传下来的。比如某姓原住东海边,一场风浪祸患,几乎族毁人亡,幸存中的恩都力哲夫梦到,本族只有到有山、有水、有珍珠的地方才能发展兴旺,于是族人迁到松花江边,做乌拉部下臣民。定居后,人们祭祖设供,感谢神灵的指点和佑护。显然人们依据神意来解释为生存与发展所采取的某些行为的合理性。
   
一些偶然遇到并给族人带来好处的事件被认作是某个或某类神祗的特殊佑护,关于事件或神灵的解说,也是神渝的重要来源。这类神谕常常是实物神谕,这些实物,有助人惠事的各类动物皮张,各种树木根瘤,或各种动物,如鱼类的骨牙等。传说某一族人在森林中迷路,突遇一刺猬,人们用石烧化它,按烟燃烧的方向走出迷途,烧剩下的刺猬皮便被供祀为神。某族人在林中某树下突然发现被猎获的野兽,于是挖该树一根供为神。这类故事不胜枚举。

   满族如此丰富的神谕之所以被保留下来,世代口耳相传,实物和神本子的保留是极为重要的,同时神谕产生的规则被长期坚持,也是一主要原因。这一规则既保持了萨满教独特的宗教观念中一些基础的思维模式,使它们古老面貌长久不衰,也不断丰富和发展了神谕的内容,坚持了神渝内在的传承,正是这种内在传承,使断续百十年的萨满教祭祀连接起来,萨满队伍接续下来,同时在萨满教中渗入不同时期的历史文化因素。

   然而我们必须承认口承传统较思维模式更具传播的稳定性。许多老萨满相继谢世,使我们失去了许多宝贵的文化财富,随着社会发展,人们的思维水平不断提高,满族神谕之古貌也日渐衰落,这是两大重要事实明证。

神谕的存放

  神谕的保管与存放主要是指对神谕保存者而言。神谕是满萨的精神支柱,如同氏族魂,整个氏族不论是穆昆还是萨满视神谕如眼睛,千匹马可失,唯神谕不可失。神谕的卫护是最重要而神圣的责任,氏族男女老幼皆知。

   在满族家,西炕上方为放神匣的地方,匣里恭放有萨满神器神幔与神谕。西墙为上,任何别的地方不可放神匣,也不许别物占神匣应踞的方向。还在游猎时期神匣是挂在东方的,东方是太阳出升地,光明而温暖,因此满族先世同北亚、东北亚许多少数民族一样崇东。后来满族绝大多数部落先世以农为生,建起了一个个定居村屯。这些居址的房舍多依山傍水,东南向河水,西北靠山峦。太阳日照南、西较长,西北风也常被山峰遮挡,而东面开阔,清冷风直入,因此西屋暖合,东屋寒冷。老人为一家之长,长者为尊,所以老人住西屋,祖先神灵也只能和老人在一起,这便是西屋的西墙神匣。外挂东与室内踞西均为取光明,温暖处敬神之意。祭器祭品长伴神匣,各姓神匣形状不等,做法不一,神匣所放物件也不尽相同。神谕存放有相当漫长的历史,并经历了几个重要的发展阶段。

   在部落社会游猎为生之时,神谕由老萨满携带,长年放老萨满身边,如氏族住处分敞,便另设神位摆放神谕,电由分支中的老萨满专门看护,凡族中起乱,必先持握神谕,先将携谕者控制住,方可号令族众。随着定居渐成趋势,各部在自己的居住区内先后建立了存放神谕的固定场所,这便是“堂子”。清史中言努尔哈赤初兴时建州部有堂子,并举凡军政大事均去拜谒,其实除建州部外,他部也多有堂子。根据各部口传,存放神像、神本多称为“挡色”、“堂涩”。各部堂子有自己的徽号:一般是插氏族标帜,有插鹰、虎、蛇、蟒各类动物旗帜者。此地不但外人不准去,就是普通族人平时也不能进入,只有萨满和穆昆达可入,这里是祭祀重地:平时族中也有老人在此清扫、摆供。满族各部统一后,部落社会组织制度被瓦解,各族系居处日渐分散,神谕便从堂子随着萨满进入各家各户。满族以血缘为纽带的地域村寨居住形式至今仍未彻底消失,相反仍以大分散小聚居的方式存在,因此神谕的存放虽进入个体族户,仍具有部落社会性质。满族各家大祭均祭本族世代相传的古老神匣。祭前萨满和穆昆要到前一祭祀之家,恭迎神匣到今祭之家。不管族中祭祀几经循环,由本族萨满珍藏神谕则世代不变。

   在现今满族诸姓中仍然遵循关于神匣禁忌的族规:人们不能戴狗皮帽子进西屋;妇女儿童不得坐西墙下,家里有重病人时,要将神谕遮上;常人不许碰神匣,只有主祭萨满才行,小萨满也不准摸碰;书写神本子的人必须是家里人口齐全者,写期不得同房,写时必嗽口、净手,写完时所有废纸稿必须销毁;请神谕时必须烧年期香、磕头,萨满必须说明为什么要请下神谕,等等。所有这些都表现了人们对神谕的恭敬和虔诚,也表明了至今神谕仍有它根深蒂固的文化信仰。

   通过神谕形态、内容、产生及保存的分析,我们得出如下结论:满族神谕是极为古老的萨满教信仰核心,它产生于原始氏族、部落社会延续至今,始终以维系血缘群体利益和关系为功能基础,随着历史发展和社会变化,它的内容和社会作用尽管变化缓慢,但毕竟融进与历史进程一致的因素,因此既有稳定的传承性,也有为我所用的调节机能,生命力十分顽强。满族神渝内容丰富,英雄主义色彩浓郁,生活情趣和经验多彩多姿,不仅有文化史价值,也有现实意义,不失为光艳奇美的珍品、古宝。从而证明,原始信仰在人类漫长的生存史中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勋。满族神谕的产生和传承说明,精神文化不仅紧紧依赖物质生活得到自身丰富的内涵,还有自身运动的规则,这后一种运动过程中的产品,同样是构成其内涵的基因,神谕体现的萨满教信仰正是相续不断的创造和传承的结晶。

原文刊于《北方民族》1989年第2期。


分享到:

TAG: 富育光 满族 孟慧英 萨满 神谕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