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育光]萨满造型艺术的传承与存藏戒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5-04 00:45:06 / 个人分类:萨满

查看( 1019 ) / 评论( 0 )

萨满造型艺术的传承与存藏戒律

 

富育光

 

萨满造型艺术是萨满祭祀信仰观念下的形态产物,在世代虔诚信仰萨满文化的各族群众心目中,每一件尊贵的萨满艺术实物的孕生,都不是萨满或氏族某些成员随心所欲、凭着奔放或恣意创造出来,每种艺态的舒展,都被视为祥瑞,具有极严格的宗教规范和无比的神圣性。《瑷珲祖训遗拾》云:“最早最古远的珍宝,是祖先的遗物;最美最圣洁的饰物,是萨满的器皿。”这充满深情的赞语,客观上道出了人们世世代代品评萨满造型艺术美的最传统的基本标准。萨满造型艺术在我国北方诸民族各个氏族与萨满中创造、修复、使用、传承与存藏,都有各自约定俗成的严格戒规和禁忌。

萨满艺术的传承严格遵循氏族内部承袭制度,在氏族的规范下保护和存藏各种分门别类的萨满艺术物品,所陈放的方位、乘载的容具、包裹的用物、管理的族人全都有统一的安排,不能有丝毫的差错。一般来说,萨满造型艺术的产生,虽然有氏族的共同智慧,但最主要因素还是氏族萨满们的不懈追求和杰出创造。萨满文化初兴时期各种实物一经产生,便以其已有的固定形态为主,发生变化的现象很少。在长期的历史进程中,萨满造型艺术的古远性和形体的延续性与一贯性,是审美的最高尺度。各氏族以这种信条显示氏族源远流长、如数家珍般地护爱之,传袭之。故此,在萨满传统信仰中,一切祖先遗物的艺术风格、特征、寓意、形制、体识、大小、高矮、宽薄、长短、色泽、饰图,以及质料的采集、炮制、禁忌等,均有一成不变的模式。嗣后,凡因遗失、毁坏或填充,氏族穆昆与萨满专选艺工,严循定制,诚办新品,绝禁冒名无序者滥制,择精优者由萨满杀牲血祭后专心巧造,工成宿专室,杜绝闲人,奉列神楼,享阖族世代祭礼;劣谬者斥为亵渎祖灵,尤忌以讹传讹,萨满必亲焚埋之。因此,萨满造型艺术在各氏族中都有固定的格式,不致有形态混乱之虞。不过,经调查,在俄国西伯利亚那乃、乌德赫,我国满、蒙、达斡尔、赫哲等族,近世亦有请族中长老或萨满信仰虔诚者,替萨满制作供祭神器和服饰、神鼓、神杖等。萨满文化作为一定时期的社会意识形态,内容涉及社会各个领域,所以其造型艺术形态内容十分泛广,称其为原始信仰艺术的万花筒亦不为过。大致可分为:

祭坛系列——包括祭坛设施、氏族徽标、徽旗、神杆、神斗、大型镂柱(望柱、图腾柱)、古老的自然和动植物神祇形态木石艺术造型;

祭器系列——包括各式神案、各式神匣、各式骨雕石刻焚香炉、彩绘献香器、供果瓷盘、献血木碟、各式酒具、各式水罐(瓶、壶)、凿人禽兽类木石雕像、刻木槽盆;

祭用系列——彩绘皮绢帛纸影像类、神服神帽佩饰类、木石骨皮雕刻神偶类、奇态假面类、响器类、乐器类、卜器类、花编拜塾类;

生活系列——野祭棚帐绘画、医疾药物图类、天宇星图类、山川宜居宜避图绘、草木果卉宜食图绘、生息符号图绘、禽兽游息孕胎宜猎图绘、茔地谱牒族系图绘。

正如前述,萨满造型艺术,以最早产生的萨满造型艺术为最神圣、最准确、最具有神秘的权威性,以该造型艺术为规范代表。在萨满造型艺术中,最活跃的形态是萨满神偶部份,随着社会发展、祭祀活动频繁举行,萨满众多崇拜神偶形态随时在丰富和增加着。

由于不少氏族萨满祭礼中新生偶像不断增多,大小不同形态神偶多达数百位。其它如萨满医药治病或占卜所绘制的各种图像,亦随时都有新图充实。为使众多萨满造型艺术珍品能够世代妥善存藏,各氏族都有极严格的护理规矩:

如,满族望族早年在冬季,首先举行隆重的献牲祭山礼仪,然后选出身强力壮、办事认真的族中壮年十余人,由萨满和穆昆率领,赶着十几驾马拉的大雪橇,进山砍伐数抱粗的原木,拉回来专门打造装载萨满祭物的神箱数十个,由族中巧手涂色、刻字、绘图。每个箱匣都是精湛的艺术品。神箱等做好后,按老传统除神服由萨满自已收藏外,其余萨满全部祭用物品,分类装箱,井井有条,陈放到专建的阳光充足、通风流畅的神器仓房里,由萨满和守护人共同掌管钥匙。为随时整理和察核氏族珍贵的祖传萨满器物,在族中遴选数名热心族事、经验丰富的年长族人,专门负责平时管理各神箱中的神器,要采集草药防虫、防鼠,还要常常晾晒各种神器以便防雨、防潮。各种萨满祭器都寓含着神的语言,深藏着神的情感,受到氏族的虔诚膜拜。每件神器,都是神的历史,都是神话的载体。所以,每一件每一尊萨满神器的酝酿、制作和享受氏族的恭祀,都有众多神秘的故事蕴含其间。一次,吉林省吉林市丰满区满族韩姓家族,珍藏二百余年的“恩都力毛”(树神)神偶,高12公分,用榆木雕刻出树神的眼、鼻、口,刀锋灵利简洁,神物惟妙惟肖,是一件精巧的艺术品。相传这件神偶的问世非同一般。萨满若要请来这位山林守护神,进山遇到森林后心要诚,意念要专一,闭目在林莽中一直向前走,中途如遇上沟坎也不许躲避,走了七个山头时手前伸所摸到的那棵树,便是被选中能做树神神偶的树木,叩头后伐木取回来雕制神偶,表现了这尊神偶的非凡神圣性

黑龙江省富拉尔基全合台村达斡尔族著名大萨满杨文生,曾在北京郊区怀袤向人们介绍达斡尔族神服双肩上神鸟的制作故事。达斡尔族雅德根(萨满)非常重视两肩上两只头朝耳边、张口鸣叫、振翅飞翔的传报神雀儿,认为它们修长的两翅可飞渡九天,七彩秀丽的长尾舵不惧云雷。是雅德根千耳千眼的智慧神和信息神,是达斡尔人萨满大神神服上九大灵佩中的首神,神通无敌,光彩照人。相传这只神雀的降世,达斡尔族雅德根足足等了百年。在很早以前,雅德根鹿皮神服上饰件很少,只有一些花饰。当时有位女雅德根祖先,是位足智多谋的首领,率领部落同强敌争夺被困的一块水场和山坡,部落的人死伤很重,退到远处的小山岗上。雅德根的女首领为了能让族人解渴和饱腹,穿起了神服走上高岗处放羊,被召引过来的异部落的人,都觉着很好奇,一窝蜂向她冲杀过来。趁这机会,雅德根忙命族众迅速去夺回水场和山坡。异部落的人气愤得想捉拿雅德根狠狠出口怨气,可雅德根已不知去向。原来雅德根肩上突然飞来两只从未有见过的神雀,帮助雅德根择路而去。从此,达斡尔族雅德根神服双肩上各多了一位驻守神祇,即两只忠心耿耿的神雀,传留至今。

吉林省珲春满族何舍里氏萨满野祭中供奉有两尊神偶:一尊是专门管医治腿脚残瘸、痛疼、疮痈疾病的多霍洛瞒爷,另一尊是专门医治腹泻、肚子胀等疾患的曷佛离瞒爷,两尊瞒爷神偶都是选用椴、槐、榆、柳等枯木刻镂而成,高30公分左右,家藏七代之久,形象生动逼真,绘声绘形地刻出病态的部位和病家的痛苦表情。相传何舍里氏家族萨满神偶都是从明末至清初有三百余年的传承和供祭的历史了。惟这两尊瞒爷神偶时间较近,是清咸丰年间其祖先,在一次瘟病突发后穆昆女萨满毓荣举行虔诚的族祭,毓荣在愁梦中见到自已已故师傅,嘱咐她阖族迅速搬迁到锡霍特山中麓人烟稀少的荆条子沟,在那儿另辟部落新址,并送给她两尊驱瘟神偶,醒来后她与族人们商量后,就搬到了荆条子沟,并进山砍枯木刻制这两尊神偶。从此,何舍里氏家族萨满野祭神匣中多出这两尊神偶。

萨满所有祭器,都是氏族在某种特殊境域下,因事由而不断充实和增添着的,使萨满造型艺术遗存得以不断地开拓和丰富,发展成为今日在世界社会人文领域中,令人瞩目的一座辉煌的原始艺术之宫。

 

笔者1986年采访吉林市丰满区韩万福老人谈话摘记。

笔者1990年夏在北京怀柔访问杨文生萨满谈话摘记。

笔者1984年夏,同珲春板石乡姓家族78岁何关氏老人谈话,老人讲述本故事。老人还告诉我,她是亲耳听她娘家太姥姥讲的。

 

郭淑云主编:《萨满文化研究》第二辑,吉林大学出版社,2009


分享到:

TAG: 非遗 满族 萨满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