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格查]论满族神话中数字“三”的含义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7-03 20:16:16 / 个人分类:神话

满族神话中数字“三”的含义

 

朝格查 《满语研究》1999-2

 

满族神话是满族人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用他们共同的智慧和想象构造出来的。属于他们远古精神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那一特殊历史时期用满族人特有的想象能力和想象内涵组成的特殊的神话故事,不仅充分地表现了他们早期的审美价值、生存观念以及对幻想化未来的无限憧憬和向往。同时,展示了他们独特的民族心理、艺术风格,多彩多姿的心灵描述手段,不具一格的想象、思考和语言组合能力以及从远古时代以来用他们的血和精神遗传下来的顽强的民族性格、勇往直前的民族气概,超出生存时空的民族智慧,战胜邪恶、黑暗、丑陋和死亡,呼唤真挚、光明、美好和生命永恒的希望和信念。满族的神话故事完全可以说是满族人在远古时期共同描绘的一幅讴歌真善美的尽善尽美的、充满神秘色彩的油画。是的,在那远古时期,在那漫长的历史延续的岁月里,就是这些属于他们,又归属于人类共同体的精神产品,给予过他们无限美好的精神享受和追求美好生活的无限力量和动力。是的,满族人就是用这些特殊的精神产品鼓舞他们的子孙后代,永远不要屈服于假丑恶,永远不要被眼前的困难和黑暗压倒,要热爱生命,热爱生活,热爱生活的自然环境,不断地创造美好的生活。在他们的远古思维中认为世间的万物都是有灵性的,只要人类和世间的万物和睦相处,友好交往、深入沟通,心领神会,就会得到有灵性万物的理解和认知。而且,在遇到灾难和不幸时,就会无可怀疑地得到有灵性万物的帮助和支持。从而能够战胜一切面临的困难和不幸,去获得美好的生活。当然,作为满族人远古时代的精神文化产品有其特定的历史痕迹和早期人类思维的局限性。用现代人的眼光和思维去阅读他们远古时期的精神产品总觉得有些新奇和不可理解。然而,这恰是在那特定的历史时期最有价值和当时能够存在的合理性。

有关满族神话故事方面讨论的论文确实有一些。从事满族民间文学研究的专家学者们从不同的视角和层面,对满族的神话故事进行过不同程度的解剖分析,也提出过一些独到的见解和认识,但从数字的角度讨论该神话故事的文章至今还未见过。在满族神话及满族民间故事、传说、长篇历史故事、英雄史诗、叙述事中均有不同程度地使用数字的现象。这些数字的出现不只是表现出了在远古时期满族人对某一具体数字的熟悉程度以及使用概念,更重要的是这些数字从另一个方面附带着浓厚的文化色彩,体现出满族人早期思维中存在的对于世间万物的认知功能。在他们的传统意识里面是一个较完整的数字,因为宇宙间有太阳、月亮、星星。星球分有天、地、人间。精神世界有神、鬼、人。家有父、母、子。人有真、善、美和假、恶、丑之分。所以,在满族的神话中三以特殊的文化意义出现,而且出现得很多。据从满族神话里搜集的有关数字三的使用实例,分别从数字三在天数和年数等方面使用与含义、数字三在人或物方面的使用与含义、数字三在植物方面的使用与含义、数字三在有关动作行为方面的使用与含义四个方面讨论满族神话中数字三的具体使用情况以及所表现出的不同层面和不同内容的传统文化内涵。

 

一、数字三在天数和年数等方面的使用与含义

 

满族神话里数字三在天、夜、年的具体数字方面的使用率是相当高的。尤其在表示天数和年数字方面使用得非常多。例如,在《他拉伊罕妈妈》里他拉伊罕按旧俗第三天才开战,恶狼精用仙液三天内毒死了他拉伊罕;在《阿达格恩都哩》中阿达格第三天就来到妖魔面前,在《鄂多哩玛发》里为打兽群人们足足准备了三天;在《石头蛮尼》中富人三天不让小崇阿吃饭,为治富人的病三天内来了许多萨满;在《突忽烈玛发》里全部人向天神祭祀三天,突忽烈不到三天来到西海西;在《朱拉贝子》中姑娘找了三天才找到了情侣;在《神石》内没用三天贝勒王就摆好了石头阵;在《鄂多玛发》毛昆达三天后祭祀了三神;在《抓罗妈妈》里乌斯人和抓罗格格连战三天;在《绥芬别拉》中绥芬别拉请了三天河神。在上述例子数字三和天字合为一体,成为神话中开战征战和作战的具体时间概念,也是好人祭祀神以及坏人和恶魔惩罚或者害好人的具体天数。这里三和天的合成词不仅用于好的方面,也用于坏的方面,但相比之下,在好的方面使用得要比坏的意义上使用得多一些。在满族神话里表现出神人之概念时,也常用三和天合成的词,以此表示他们超人的本领和能力。例如,在《阿达格恩都哩》中阿达格神生下的男孩三天就能走路;在《突忽烈玛发》里突忽烈生下来三天就钻到深水里;在《绥芬别拉》中老妇扑活哈齐生的男孩三天就能立地行走等。再有,满族神话里由三与天和夜合成的词三天三夜的使用率也相当高,他们在神话里习惯于与此表现出对一种艰辛、曲折、多难而错综复杂的事物的情感。例如:在《突忽烈玛发》里突忽烈将崩裂的山补了三天三夜;在《昂邦贝子》中宁古得贝勒追贝子三天三夜,用三千人马围攻三天三夜;在《抓罗妈妈》内抓罗妈妈和鹿王爬了三天三夜的山才到达了山顶;在《乌龙别拉》里乌龙和必拉等与妖群打了三天三夜的恶战才取胜;在《恩图色阿》中罚恩图色阿三天三夜不离岗;在《鄂多玛发》里毛昆达思考了三天三夜才定南迁,在南迁的最后时刻还遇到了三天三夜的大雪等。可以看出三天三夜的数字三是包含有艰辛、困难、复杂的概念。另外,满族神话里也有数字三与夜合成的说法。例如,在《神石》中贝勒王第三天夜里被石头压死。并且,一般表示贬义或不好的含义。

数字三与年合成的词结构在满族神话内也有一定的使用概率。例如,在《石头蛮尼》中富人说小崇阿治好他的病就给三年工钱;在《突忽烈玛发》中三年后北方大山崩裂;在《鄂多玛发》里毛昆领着全部落人向南走了三年才到达了目的地;在《抓罗妈妈》中多斯人准备了三年才开战;在《绥芬别拉》里绥芬别拉让变成红马的妖怪为部落人干了三年苦工;在《乌龙别拉》中乌龙娶了练了三年武艺的必拉,乌龙和必拉把白山主三年毁坏的长白山不到三年重新恢复了绿色。由数字三和年合成的词虽然在美好的语言环境和极坏的语艺环境里常使用,从而有时表示褒义,有时表示贬义。但比较而言,还是在美好的语言环境里表现褒义的现象较多。同时,数字三与年组成特定时间概念后,往往要表示在人们所能够接受和理解的一定时间内所做出的努力、奋斗、牺牲和代价。也用此表示人们获得幸福或恶魔应得惩罚的具体时间等。
  总之,在满族神话里由数字三和天、夜、年等名词合成的词有着较高的出现率。而且,多数情况下表示褒义或好意,但表现贬意和坏意的实例也不少。另外,三与天合成的词的出现率要远远高于数字三与年、数字三与夜合成的词的使用率。再有,数字三与年合成的词的使用率也要比三与夜合成的词使用率高。可以看出,在满族神话里三与天、年等构成某一特定时间的词以后,用此作为一个肯定或条件去完成或实行那一被理想化或幻想化的自我价值的追求以及美好的信念。或以此作为禁界线揭露或批判丑恶的事件。从这个意义上在满族早期的神话以及思维中占据过特殊的位置。

 

二、数字三在人数或动物数方面的使用与含义

 

满族神话里数字三在人或动物相结合而使用的现象也出现不少。但相比之下,数字三与某一个动物合为一体被使用的实例,要比数字三与人相结合使用的情况多。在满族神话中数字三与人相结合使用时可以表示好的意思,也可以表示坏的含义。例如,在《他拉伊罕妈妈》里他伊拉罕是乌苏里哈拉三支人,在他伊拉罕的部落里有三个坏小子;在《乌龙别拉》中乌龙和必拉在三位师弟的协助下战胜了妖群。比较而言,数字三与人相关的词语相结合时,在褒义上使用得较多,在贬义方面使用得相对少一些。

满族神话里数字三与某一动物或鬼神合为一体使用的现象确实不少。例如,在《他拉伊罕妈妈》中坏家伙们杀死了三只鹿;在《鄂多玛发》里毛昆达领着部落人向天、地、树、三神举行祭祀后就出发了;在《多龙格格》里阿不泰射死了三只妖鹏;在《阿达格恩都哩》中魔王派身边的三大妖魔去战阿达格神,三大妖魔见阿达格神先变成了三只猛虎,后又一连变换成三条怪蟒和三条水蛇;在《鄂多哩玛发》里有熊、野猪、狼组成的三大坏兽群;在《神石》里那木都鲁部落在迁移的漫长而艰难的旅途中遇到了河中三个怪物和山中三个可怕的怪兽等。上例中数字三与表示善的鹿和人的祭祀神之间各结合一次。相反,数字三与不同妖魔之间的结合出现九次。从我们所得到的这些神话资料看,满族神话里数字三与妖魔鬼怪相结合的现象要比与人所祭祀的神相结合的实例多得多。这一现象使我们不得不去分析,在满族人远古时期的思想意识中,数字三是限定妖魔鬼怪的数量和各类的特定界线之一。毫无疑间,这一特定数字界线同时包含着他们在那个特定年代和特定生存条件以及生存环境里萌发出的无可否定的精神世界内涵,而这一精神世界内涵中隐藏着属于他们早期的某一共同愿望。从另一个视角说,数字三和他们这一共同愿望比较吻合。所以,在他们神话里面往往用数字三来限定妖魔鬼怪的具体数量和种类。以此满足在远古时期的精神享受,并给生活增添力量和希望。

 

三、数字三与其它物种结合的使用与含义

 

满族神话中数字三与植物、自然物和远古生活生产器具方面的词语相结合的实例也不少。例如,在《多龙格格》里阿不泰连发三箭射死妖鹏;在《突忽烈玛发》中土伦布给了突忽烈三支箭变三十支,三十支变三百支的三支穿妖箭,突忽烈用三块冻冰弄出三座冰山压住了妖兵妖将;在《阿达格恩都哩》中阿达格的三朵黑花一连变成三团烈火、三把飞刀、三把钢钩、三股清泉,而三大妖魔变成了三座大山,魔王用魔术弄成平地三尺水,天马踩着三朵彩云落到人间;在《鄂多玛发》里毛昆达领着部落人南迁路上砍断三条火龙,安渡三尺黑水泡等。这些实例中首先数字三与植物的结合只出现一次,也就是阿达格的三朵黑花一例。并且,该三朵黑花实际上属于神花。其次,数字三与器具的结合出现四个。如,射死妖鹏的三箭,能变三百支的穿妖箭,由三朵黑花变来的三把刀和三把钢钩等。第三,数字三与自然物和自然现象相结合的词语有九个。如,三块冻冰、三座冰山、三团烈火、三股清泉、三座大山、三尺水、三朵彩云、三条火龙、三尺黑水浪。总之,数字三与自然物和自然现象结合的实例出现得最多,其次是属于与生活生产器具相结合的实例。数字三与植物相结合的实例出现得最少。其实,这里讲到的三座冰山则由三块冻冰变化而来的;三团烈火和三股清泉是属于三朵黑花的化身;三座大山是三大妖魔的化身。不论怎么说,在数字三与植物、自然物或自然现象、生活生产器具相结合而构成的词语里包含褒义的较多,表现贬义或丑恶概念的现象相对少一些。这种艺术表现手段或形式或许跟满族早期萨满教信仰世界里所说的万物有灵之观点有关。在早期满族人认为世间万物均有灵性,有灵性的万物是能够听懂人的语言,能够感应人心灵深处的喜怒哀乐。所以,他们在远古时代的神话内用数字三和植物、自然物以及自然现象的某一称谓相结合的语言形式表现出美好的愿望或正面角色。当然,同时也不能否定数字三与植物和自然物以及自然现象的某一概念相结合而表示的丑陋的方面或反而角色。这或许是证明了一种事物存在的两个方面。尤其在早期人类的精神活动中许多被他们熟悉而认同的概念或事物往往富有正反两个方面或双重意义。这一现象在满族远古神话中出现的数字三的运用及所表现出的内涵里有着充分的体现。

 

四、数字三与某一表示动作行为的词语共同使用与含义

 

满族神话里数字三与表示某一动作行为的词语相结合,限定或表现该动作行为的次数或手段的实例也有不少。例如,在《鄂多哩玛发》里狼王左转三圈看看羊群、右转三圈看看猪群,饥饿的三群坏兽兵分三路杀向村寨,人们的飞箭从东南西三面像雨点般射来,最后征服了三群坏兽群;在《神石》中贝勒王将大黄旗上摆三次、下摆三次就能生效;在《恩图色阿》中恩图色阿放天火的办法为先左拧三下、后右拧三下;在《抓罗妈妈》中善良的鹿群为保护抓罗格格的生命,里三层外三层地围成鹿墙,抓罗格格为挽救鹿群的生命爬到山顶向鹿的祖先磕拜三次,最后在鹿的祖先神帮助下保住了鹿群;在《石头蛮尼》中小崇阿让坏富人磕三次头,好心的温都哈三回上吊、三次投河均未死成;在《朱拉贝子》中两位恋人给树神啧三次头,神母提出恋人成婚必须达到三个条件;在《鄂多玛发》里神雁低飞三次,并叫三声飞向南方,结果挽救了苦难中的人们;在《绥芬别拉》中绥芬别拉用神镜照了三次水怪就变成了红马;在《乌龙别拉》中黑鱼在乌龙身上吐了三口粘液后乌龙就能在水里游走了;在《突忽烈玛发》里突忽烈不做三害。在刚刚提到的这些实例内数字三虽然与表示褒义的行为动作的词语和表示贬义的行为动作的词语均能结合,但在褒义方面的使用率要高于在贬义方面的使用率。如人们的飞箭从东南西三方像雨点般射向三群坏兽群;恩图色阿左拧三下右拧三下的放天火之法;鹿群里三层外三层地用生命保住了抓罗格格;抓罗格格爬到山顶向鹿祖先神啧拜三次;小崇阿让坏富翁啧三次头;两位恋人向树神磕头三次;神雁低飞三次连叫三声挽救了人们;绥芬别拉用神镜照三次征服了水怪;好心的黑鱼口吐三滴粘液让乌龙游入水中等表示了人们美好的心理和愿望。同时,也展示了他们轻松愉快的期精神世界以及浪漫、超然的构思风格。因此说,这些由数字三和某一动作行为组成的词语常常给人一种美好的享受和无限的幻想。其中,数字三所发挥的艺术价值和内容是一目了然的。当然,数字三与某一动作行为的词语相结合,表示像恶狼王左转三圈看看羊群,右转三圈看看猪群;饥饿的群恶兽分三路杀向村寨等贬义或丑恶现象的实例也有一些。这些实例同样说明了在满族人对数字三的多层面、多视角的理解和认识。

 

四、结论

 

综观满族神话世界,确实觉得有许多话题需要深入、系统地探求其中存在的奥秘以及真正的含义。然而一旦用心去深究的时候就感到无从下笔。或许是历史太悠久的缘故,或许其中潜在的内涵太复杂太深刻的缘故。不论怎么说,要把满族人一代又一代用干百年的灵与智慧创造的这一精神世界完全读懂,彻底弄清楚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这需要一定的时间和精力。对这一精神世界的某一方面或从某一角度一个小话题一个小话题地去探讨、分析是非常必要的。论文中笔者就是抱着这么一个观点,对满族神话中出现的数字三以及与数字三相结合的各种词语进行了四个方面的讨论。经过讨论认为满语神话中数字三的出现和运用有它的特定的含义,特定的历史条件和文化背景,特定的精神内容和审美价值。数字三与天或年等词相结合的实例在满族神话中最多,其次是属于数字三与人和动物以及神鬼相结合的词语,第三是属于数字三与表示动作行为的词语相结合的现象,第四是数字三与植物、自然物或自然现象等相结合的实例。另外,数字三与不同词语相结合后用于褒义方面的情况较多,而用于贬义方面的相对要少一些。而且,在满族神话里数字三常常出现在非常重要的内容中或特别关键的情节内,从而给人完善的艺术享受和特殊的艺术感染力及想象力。就像在文章开始部分所讲到的那样,数字三在满族神话里广为运用是和满族传统文化中对于该数字的特殊认识有必然的和内在的联系。同时,数字三在满族神话里不同角度和不同层面被使用的情况,也反映了满族早期精神世界对于数字三的复杂多变和多方面多视角的认识和理解。所有这些为丰富满族神话故事的内容和语言起到了应有的积极作用。

除了论文中谈到的数字三之外,数字九在满族神话里的使用率也很高,被使用的角色也比较复杂,还有数字四、数字五、数字七、数字八等的运用率也不算太低。笔者打算在以后的文章中对满族神话里出现的其它数字继续展开讨论。


TAG: 满族 萨满 神话

耕田书童 引用 删除 耕田书童   /   2016-07-11 21:58:59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