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立珍]“你坐在那儿,我为你讲述”——满族说部传承人富育光讲述传承说部的家族性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1-12-30 04:16:33 / 个人分类:说部

富育光(1933.5-2020.2.5)

    满族民间长篇口头叙事文学“说部”以石破天惊的形式从2006年至今出版了30多部,引起学术界的极大关注。2012年吉林省满族说部传承人富育光以其在满族说部传承、搜集、整理等方面取得的卓越成就,名至实归地荣获第四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民间文学项目满族说部传承人称号①。与此同时,有关满族说部的相关研究成果也陆续发表出版综观其成果主要集中在说部文本内容研究,而关于说部传承人富育光相关问题的研究,罕见笔墨。从2011年至今,我采取跟踪调査、深人访谈的方式,定期走进富育光先生家里录制大量活态说部的重要资料,以此探究满族说部这一珍贵的民间文学遗产如何在当代被传承与保护等问题。

▍家族史是满族说部传承的内动力
    富育光何以能传承九部十三册长达四百多万字的说部,成为数十本满族说部中独具家族特色与地方文化特征的说部群?正如富育光自己所言“在传承满族说部这件事上,我的传承根脉沿袭了富察氏家族后代讲述自己家族祖先之根,以达到铭记祖先教化后代的叙事宗旨”。那么富育光的家族在中国北方民族历史上的发展变迁中到底经历了哪些风云变化出现哪些业绩不凡的历史人物,诸如此类问题是我解读富育光传承满族说部的核心问题,进而解答其传承说部的家族风格与地域特色等相关理论。以下,根据我与富育光的访谈实录②具体探析家族历史对他传承满族说部产生的内促力。

    汪立珍(以下简称“汪”):您把自己后半生全部投入传承满族说部,是什么原因支持您83岁高龄仍然日夜兼程地整理满族说部?
    富育光(以下简称“富”)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我的家族在历史上发生的那些大事情,我必须在有生之年整理出来。我的满族姓是“富察哈拉”③,现在沿用“富”,富察氏家族历史源远流长。据现存黑龙江省大五家子村本族家藏的清代满汉文年谱《满洲蒲察哈喇宗谱牒序》(1912年编辑)中记载:“稽我富察,祖延绵绵,生息黑水,长弓饱腹。大安初,子弟徒居,长兄留黑水,伯仲从布吉烈征徙松水,粟末一统为家焉。荒江炊烟,渔歌互答,垦陌平畴鸡犬鸣晨,史有‘蒲察之野’之誉”。我们家族的长辈们常告诫子孙后代:“我们富察氏族是满洲悠久历史的见证者,你们要祭祖敬祖不要有辱家风。”
    汪:请您介绍一下您家族在历史上最有影响的历史人物与业绩。
    富:我们家族里世代最为敬重的祖先是萨布素大将军,满洲镶黄旗人祖籍吉林乌喇,生于宁古塔④将门府第,自幼家教严厉,忠厚爱人,少而有谋,勇武善战,聪敏过人屡立奇功,由笔帖式⑤任佐领、协领、副都统清康熙朝著名抗俄将领。其祖父哈勒苏、父亲虽哈纳追随努尔哈赤父子征战,皆以尚勇著称,虽哈纳后任宁古塔城守尉之职。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十月,清廷增置黑龙江将军衙门,萨布素以其出类拔萃的才干被康熙帝钦点由宁古塔副都统衔擢升为第一任黑龙江将军,前往瑷珲把守边疆。我们富察氏家族一向以矢志报国为家风我家族北戌丁勇由伯尔泰佐下领催托雍额率队,先祖伯奇泰和伯僧额俩人,成为萨布素北征队伍的领头人,于清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春向黑龙江瑷珲地方连夜进发。康熙帝于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八月第二次东巡时,盛赞萨布素守疆功勋,又以亲御缚袍、缨帽赐之。康熙三十六年(1697),嫩江大水,灾情严峻。此后连续三年累经水患,萨布素“因以旧存仓米按丁支放”论罪革职。萨布素一生征战疆场,深诸民间疾苦,视漠北各族如兄弟,深得军民之心。病逝后,北方各族常常在民间奠祭缅怀,讲述萨布素将军的动人故事。直至现今,作为首任黑龙江将军萨布素在黑龙江历史上仍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汪:您曾祖父、太祖父他们经历怎样的风云变化?
    富:小的时候我父亲以及亲戚邻居常常和我谈起我的曾祖父、太祖父我的曾祖父叫发福凌阿,他是咸丰帝御前侍卫。我的太祖父叫伊郎阿是瑷珲副都统衙门四品委哨官⑥通晓俄罗斯、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等多种语言,与北方多民族友好往来经常受命率兵乔装深入黑龙江口及以北地带的堪察加、库页岛等俄罗斯侵占地方堪察民情,为大清国北方民族团结、疆域安危,屡建奇功,为晚清著名抗俄名将。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沙俄兵马突然抢占我黑龙江东六十四屯,血洗大清国民,渡江焚烧我瑷珲古城,我太爷伊郎阿将军随黑龙江副都统凤翔将军率所有清兵,与沙俄侵略军死战于瑷珲,终因敌强我弱,清军败退至西岗子,后又退至嫩江大岭,最后伊郎阿与凤翔两将军壮烈殉国。清廷为表彰其英武,死后下旨赐升三品衔⑦,其长子、我的爷爷富德连世袭“拨什库”⑧。

    由此可见,从首任黑龙江将军萨布素到世袭“拨什库”职的富德连,富察氏家族初兴时期,恰逢我国北方一带领土纷争、内患外害变幻最剧烈的年代。富察氏家族史记载了当年黑龙江沿岸各民族先后经历了金灭辽、渤海中兴、明衰清起、俄罗斯沙皇帝国越过勒拿河进入西伯利亚和外兴安岭等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在这些重大的历史事件中,富察氏家族子孙,从萨布素、托雍额到伯奇泰、伯僧额等勇士,义无反顾地投入捍卫大清故土的战争中,为保卫北国疆土谱写了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因此说,富察氏家族的生存史,是中国黑龙江流域诸民族发展与捍卫领土的英雄史。这份珍贵的家族史是富育光传承满族说部的坚实基础与叙事来源。富育光口述、整理的第一部满族说部《萨大人传》⑨就是以萨布素的历史业绩为题材的长篇民间叙事。
    作为满族说部传承人,要想在听众面前创编出鸿篇巨制的叙事文学其背后的家族生活画卷和历史记忆是创作的渊薮和叙事动力。我们过去常常把传承人的研究焦点放在传承人习得路线的分析其实,关于传承人家族史的梳理和考察是掌握传承人何以传承、怎么传承、传承什么等问题的关键点。在与富育光的多次深度访谈中,每当涉及到他如此执着地传承说部的原因时,他提及次数最多的就是他的家族史对他的影响据富育光讲“我的家族祖先为保卫东北边疆、防御外族人侵、屡次征战沙场的英雄事迹,时时刻刻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影响着我,激励我在有生之年把家族英雄们的悲壮故事讲给世人激励后代”。可见家族历史背景,对其传承满族说部奠定了不可撼动的心理定势与叙事基调。

▍富察氏家族说部传承谱系
    在目前已经公开出版的三十余本满族说部中,富育光口述、整理的说部达9部13册,主要包括其家族几代嫡传的《萨大人传》,他祖母讲述的《飞晡三巧传奇》《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东海沉冤录》,他父亲记录整理的《天宫大战》《音姜萨满》《苏木妈妈》《恩切布库》以及富育光亲身调查的《乌布西奔妈妈》等等诸多篇目。从上述说部内容与传承方式来看,该系列说部独具家族传承特色。而这种家族性说部传承脉络如何形成,具有哪些特征将是我们研究满族说部传承与保护的重要学术路径与资源。
    以下,通过我们与富育光关于其家族与满族说部传承问题的对话,来分析其家族说部传承的脉络谱系与民族特征:

    汪:从2007年至今,满族说部出版30余部,其中您口述、整理的您家族说部达9部13册,请您详细谈谈您的家族如何传承满族说部?
    富:我的家族里涌现出萨布素、哈勒苏、发福凌阿、伊郎阿等保卫祖国东北边疆、抗击沙俄的名将,随着时代的变化,到我曾祖父、祖父的时候,他们的身份开始由武官转为文官,他们积极投身于满族传统文化的保护与传承。我爷爷叫富德连,土生土长的黑龙江瑷珲人是穆昆达⑩,氏族中的长者,世袭家族传下来的“拨什库”职。平时,我爷爷在家中非常严肃,讲话规规矩矩的,不多说一句话。但是每逢过年的时候他一定给家里人讲《萨大人传》。我爷爷说他讲的《萨大人传》是跟我太爷伊朗阿学的。《萨大人传》讲的是我们富察氏家族先祖萨布素将军保护东北边疆抗击沙俄的英雄事情。
    我们家族除了我太爷、爷爷讲满族说部以外我奶奶也能讲。我奶奶的名字叫郭阔罗氏富察美容,满洲正白旗,生于清同治十年(1871),1948年病逝,享年74岁。她从她爷爷、父亲那里承继其家族几代人传承下来的满族说部《飞啸三巧传奇》《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东海沉冤录》等。过去,满族家族有敬女的习俗,家中女为上主持家务,同时也掌握一些说部的段子。每到家族婚丧嫁娶、年节喜庆时,我奶奶就给本族的上下老小讲一段《飞啸三巧传奇》等故事,我父亲富希陆常常把那些故事记录下来。我奶奶记性非常好她把我爷爷讲的《萨大人传》也记下来,并且讲给我们小孩子听。
    汪:你父亲能讲满族说部吗?他传承整理的说部有哪些?
    富:我父亲名叫富希陆(1910~1980)晚清授业于本乡满洲官学,民国年间毕业于齐齐哈尔省立中学堂,满汉齐通,一生喜书画,擅书法颇有声誉,为富察氏家族第十四代传人,酷爱民族文化从小喜欢听族中长辈用满语讲唱满族古书古谣,自己也学唱学画,赢得“阿济格笔特曷”⑪的美称。1980年病逝,享年70岁。我父亲从小生活在满族传统文化氛围浓厚的黑龙江省黑河市瑷珲孙吴县四季屯一带,当时那里擅讲说部的人很多,《萨大人传》《音姜萨满》等说部广泛流传于民间,先父自幼受家教熏陶,酷爱本族文化他与当地先辈吴纪贤、程林元等先生,奔走于大五家子、四季屯、下马厂、逊克等民族村屯搜集、记录了《萨大人传》《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东海沉冤录》《富察哈喇礼序跳神录》《瑷珲祖风拾遗》《吴氏我射库祭谱》《满洲神位发微》《瑷珲十里长江俗记》等等满族说部与传统文化珍责资料。他们所记录的资料有些至今还在我的手里没有得到出版。
    另外,我二爷富全连也是我们家族说部的传承者和保护者。1945年冬我二爷保存着我们富察氏家族珍藏了三百多年的传世遗物,即三册用茅头纸装订的《刘皇叔招亲》《武松打虎》《音姜萨满》三部说部手抄本,前两部是用汉文书写,后一部是用满文书写。当时,我连夜把《音姜萨满》抄写下来,这个抄写本就成为我整理《音姜萨满》的范本。
    还要提及的是我母亲。郭景霞,满族老家是黑龙江巴彦县的,她会讲满族话,在哈尔滨念过书,文化程度挺高,很遗憾,1947年春,生我小妹妹艳华时得产后风,38岁就离开人世了,那时我才14岁。我妈妈能讲述满族故事,在我搜集整理的民间故事《七彩神火》⑫里记录了我妈妈讲的《白喜鹊》《蚕姑姑》等篇故事,故事讲得非常细腻相当美了。
    汪:您父亲何时把您家族几代嫡传的《萨大人转》传承给您?
    富:“文革”时期我父亲长期被斗导致他身体残疾,1980年秋我接赳家里的电报告知父亲病危,我急忙从长春返回老家瑷珲。我父亲病中命我归来只有一个信念,就是为了把家族几代嫡传的说部《萨大人传》传承给我。我每天早晚陪伴父亲身边老人一边饮着汤药,一边对我讲述《萨大人传》,足有月余,我陪在父亲身边,把父亲亲口讲述的遗稿记录完毕。2002年在老同学荆文礼先生努力帮助下,得到原吉林省委副书记谷长春先生和原吉林省文化厅厅长吴景春先生鼎力相助,吉林省文化厅成立了“吉林省中国满族传统说部集成编委会”我用半年多时间,将《萨大人传》整理出版,使《萨大人传》得见天日。

    由此可见,富育光的家族从其曾祖父伊朗阿开始至其父亲及富育光本人,共有五代人传承满族说部时至今日长达近二百年,并且形成以富察氏家族为主干,兼有其奶奶郭阔罗氏富察•美容(齐齐哈尔满族)、姑父张石头(瑷珲大五家子汉族)、母亲郭景霞(黑龙江省阿城县满族)为支干的满族说部传承世家。这两条传承脉络以富察氏家族为核心扩充到嫁到富察氏家族的女性,以及与富察氏家族女性结婚的男性多条传承线索相交融,使得富察氏家族说部的内容越来越丰富传承途径越来越深入影响波及的范围越来越广。
    形成一个具有典型意义的家族性说部传承人体系从传承人理论来讲至少符合如下三因素:一是传承人自身具备卓尔不群的生活阅历、记忆力、表达力与创编力;二是,这个家族的历史生活积淀厚重、家族荣誉感强烈、文化修养精深;三是,富察氏家族生活的地域黑龙江省瑷珲富有深厚的民族生活底蕴,生活在这里的满族由于地域偏僻几乎未受汉族人的影响,不像居住在内地各省的满族几乎忘掉民族语,所以从口头文学传承的角度来看,这一带的满族生活最富有传统性和民族性,也是滋生、培养满族说部传承人的天然土壤。

▍“莫昆”制家族生活是满族说部传承的平台
    有史以来,满族家族观念十分浓厚至今,在东北满族聚届地区仍然可见维系着家族体系的“莫昆”制。“莫昆”(mokun)是满族氏族单位该氏族人属于同一个父系祖先,这个群体包括几辈人,并有一个共同的男性祖先。因此,这群同宗的人靠共同的精神联系在一起。可见,古老的莫昆制度,是以同一“哈拉”(姓)为轴心凝聚成坚强而紧密的同一血亲的氏族生存集群。富察氏家族从其先祖至富育光这一辈构成一个延续14代的庞大家族。一个家族为了求得生存与发展,要弘扬本家族祖先的家规家训与民族精神,凡在同一谱系下的本“哈拉”子孙,既有弘扬本“哈拉”之天职又有承袭本“哈拉”一切遗产之权利,传承本家族的祖先英雄故事成为一个家族的精神财富与教育子孙后代的重大仪式,这种信仰观念,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富察氏家族世代传承满族说部。
     “莫昆”制的家族生活体系是满族说部传承的内部保障体制。富察氏家族的“莫昆”制,由清代沿续至民国,由民国沿续至日伪时期,又由东北解放延续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直至如今,富察氏家族的莫昆制依然在家族生活中发生作用,“全家族上下虽然各户经济自立,分居生活,但是全家族的主要生活支配,例如婚嫁、寿诞、祭祀等仍统由阖族共同选举的总‘穆昆达’安排统筹,‘穆昆达’在全族中威信依然很高说话很是算数的,特别是在属于全族礼仪等民俗事宜中,始终是沿袭着在总‘穆昆达’领导下统一进行重要社会活动的旧习气”⑬按照满族“莫昆”制传统,“按规定的时间(通常是一年一次,最少不低于三年一次),所有的莫昆成员被召集在一起开一次大会。在这一盛会之际,所有的氏族成员都必须出席,参加盛会的上至六七十岁的白发老翁,下至五六岁的黄口小儿。在氏族会议的第一天祭祀祖先和氏族神灵……第二天商讨各种问题”⑭。作为最基本的满族社会组织单位“莫昆”氏族大会是满族家族活动中最为重要的仪式在这个仪式上讲唱满族说部、歌咏祖先业绩是必不可少的民族精神传唱活动,也是维系家族成员内部的凝聚力与号召力。
     “莫昆”制是满族说部传承的独特载体。富育光讲到“我们家族讲唱族史说部不仅仅寓教于乐,而是弘扬祖德、继往开来的大事”。在满族“莫昆”制家族生活体制中,每个家族每逢婚丧嫁娶等活动,都要在那种特殊的语境下传承说部讲唱祖先业绩,进而增强家族内部的核心力和凝聚力。可以说,讲唱说部成为满族家族生活体制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并且渐渐地演变成体制化、系统化的生活仪式。演唱时间、演唱地点、演唱内容以及主持者等都有特殊的讲究和安排,一般而言,多在族内重大的节庆、祭礼、婚嫁过后的余兴中举办,讲唱什么、讲唱时间、谁来讲唱,则都是由掌管家族内外事务的男女总“穆昆达”和萨满们共同商定、精心筹划。可见“莫昆”制的家族生活体系是讲唱说部的机制保障。
     讲唱说部是满族家族内部品德教育特有的方式。早期,居住在东北地区的满族先民,他们享有的精神生活和娱乐方式主要是大家聚集一起倾听族中长辈讲唱优美动听的故事。在这种共同参与共同分享的讲述活动中,讲唱者也充分利用传讲说部的机会,把说部中的英雄业绩淋漓尽致、活灵活现地讲唱给子孙后代,以此潜心培养儿孙们的世界观、价值观和民族观。所以说讲唱满族说部是满族家族内部品德教育的特有方式,而且是最深人人心的育人手段之一。富育光讲“满族说部和众多小故事岔子组成了往昔我们家族子弟从童年走向成丁时期的必修课业。”⑮每次传讲说部场面都很热烈隆重,每个讲唱单元结束之后,男女老少的族人们都盼望着下一次能再给讲唱下去。可见,讲唱说部对满族族众的世界观、价值观、伦理道德观具有深厚的影响力。

▍结语
     富育光口述、整理的九部满族说部涵盖了家族史、民族史、东北亚民族关系史等诸多重大历史问题,其中贯穿着家族使命、民族命脉、国家兴亡的深切情怀,真挚的民族情怀与宏大的叙事背景交融一体构成了富育光民族记忆的信息库与口头叙事的强能量。“你坐在那,我为你讲述”,从年至今,我们每次拜访他,他都是不辞辛苦,持续不断、滔滔不绝地讲述二、三小时,如果不是我们提醒他仍然一丝不动、深情专注地讲述着……声情并茂语言生动,故事情节波折起伏,具有故事性与戏剧性。在满族人思想观念中敬祖祭祖、传承祖先英雄业绩是延续一个家族的根基富育光家族生活史是其家族传承满族说部的内部源泉,是民族认同民族精神的表现。满族说部是满族先民世代生存记忆的口述史,是对先贤和英雄的礼赞不同于一般讲“朱奔”(神话故事)富有崇高的神圣性和世袭的家族性,这种特征对于我们深人认识满族说部的文体、内涵以及功能等一系列当代口头传统问题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学术价值。
2011年8月6日富育光对汪立珍教授及博士生刘淑珍口述族史(©汪亭存) 

TAG: 富育光 满族说部 汪立珍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