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名超 崔焱]鄂伦春族宗教与神话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5-09 14:05:05 / 个人分类:神话

查看( 1085 ) / 评论( 1 )

鄂伦春宗教神话

 

马名超 崔焱

 

崇拜对象

博如坎 鄂伦春族信仰多神,种类繁多,互不隶属,各有职司,统称为“博如坎”。其涉及自然界的,有太阳神“得勒钦”,以为这是他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神灵,因而多种偶像上均绘有太阳。月神“别亚”,被看作是主宰黑夜之神,与白昼之神相伴,因而偶像上也多画有月亮。北斗星神“奥伦”,被认为是主宰仓房的女神。此外尚有雷神“阿克的恩都力”、风神“阿丁博尔”、雨神“莫都尔”、火神“透欧博如坎”和山神“白那恰”等,鄂伦春人对之均虔心礼拜。所供奉的祖先神,为各氏族所皆有,是相信人死后灵魂不灭的表露。每逢年节或出猎归来,都须进行祭祀,祈佑子孙平安。其所尊奉之偶像,外形多怪异,据传越是稀奇其神威越大。凶神“涩向博如坎”,是用木刻的似人非人形象,造型极为凶悍。灶神乳头状“居拉西其”,系以草绑成的人形偶像。“翁库鲁博如坎”。是主宰各种疾病的神,在布或纸上画出四个、八个人形,予以供奉。据说疾病之神有多种,天花、麻疹、伤寒等各有其主宰。专管狩猎生产的神灵,主要有山神和树神。随着鄂伦春族私有制的产生和对外交往的日趋频繁,也从外民族引进一些“外来神”。如吉雅其(财神)、牲畜神、马王神、草王神等,即来自同畜牧业发达的蒙古族和达斡尔族毗邻地区。另如“敖律博如坎”(狐仙神)则可能传自汉族地区。近世以来,又有“造福升天堂,作孽下地狱”等轮回观念渗入鄂伦春族胆基本上仍未超越多神崇拜的范围。

 

得勒钦 鄂伦春人称太阳神为“得勒钦”,认为阳光给人们送来光明和温暖,使万物滋长。每逢旧历正月初一,人们多对之朝拜。人们遇有苦难,也向其祈求佑助。如遇日蚀,则认为有黄狗吞食所致,敲盆并叩头,以驱犬救日。

 

别亚 鄂伦春人称月神为“别亚”。每逢旧历正月十五日和二十五日则对之朝拜,八月十五日还须供奉祭品。如接连数日狩猎无获,便在“仙人柱”外边放一洁净之盆,人们在盆旁向别亚叩头,祈求佑助。次日则前往观察。据说,盆中有何兽毛,便可猎获何种兽类。如遇月蚀,则认为有黄狗食月。亦须敲盆、叩头,以驱犬救月。

 

奥伦 鄂伦春人称北斗星为“奥伦”神,鄂伦春族视之为主宰仓房的女神。每年旧历除夕或正月初一,人们则虔诚供奉。鄂伦春族老者并视“奥伦”为长寿星,一年终了,常向其祷告。

 

透欧博如坎 鄂伦春语音译,意即“火神”。没有偶像。由妇女供奉。祭品一般为狍子,祭后狍子肉吃掉,骨头则扔于火中焚烧。鄂伦春人对火神既亲近,又崇敬。每逢腊月二十三日送火神“上天”;春节早晨亦向其供祭。祭时,先向篝火烧香,并向火中扔一块肉、倒一杯酒,然后向篝火叩头。祈祷幸福。每逢春节,客人来时须先向火神叩头,再向主人拜年。平时进餐前亦向火中投放食品,以示供奉。禁忌在火上倒水,或用刀、棍等在火中乱捣,惟恐触怒火神。

 

阿丁博尔 鄂伦春人所敬奉的风神。他们认为风为神灵所主宰,对旋风尤感神秘莫测,笃信:人和牲畜须避之,否则不吉。

 

莫都尔 鄂伦春人所崇信的雨神。据信,雨为龙以其鳞带水上天后所降。天将降雨时,人们往往手持木棍作向上抬举状,口中高喊“嘿哟嘿”,以期使“龙”尽快升天。雨后如现彩虹,则须叩头、祷告,以免天地相连。

 

阿克的恩都力 鄂伦春语音译,意为“雷神”。据信,一手持凿,一手拿锤,两者相击,便雷声大作。

 

白那恰 鄂伦春人对山神“白那恰”尤为崇拜。认为高山峻岭、悬崖峭壁、洞窟、怪树等,为山神所居之处。过往者不得喧哗,否则山神嗔怪,狩猎无获。一般远行狩猎者多向此神供祭,以求猎物丰获。

 

德日库达日依乐 鄂伦春人所信奉的司周身疼痛之神。

 

乌仁哈达尔 鄂伦春人所信奉的司昏迷不醒之神。

 

额淀 鄂伦春人所信奉的司头痛和胸痛之神。

 

胡路斤哈达尔 鄂伦春人信奉的司疯病之神。

 

奥毛西莫口 鄂伦春人崇奉的专司为儿童祛病之神。

 

额古都娘娘 鄂伦春人所信奉的可掌天花之女神。

 

尼其昆娘娘 鄂伦春人信奉的司掌麻疹之女神。

 

额胡娘娘 鄂伦春人信奉的司掌伤寒及其他发热病的女神。

 

昭路博如坎 鄂伦春人所信奉的专司马匹繁殖之神。

 

楚卡博如坎、克伊德恩博如坎 鄂伦春人崇奉的司草之神,每逢马患病时,即在草甸子上向其供祭。

 

吉雅其、阿路狄达力 鄂伦春人所敬奉的“牲畜之神”。据信,主司人畜兴旺,狩猎丰获。

 

敖律博如坎 鄂伦春人信奉的狐仙神。据信,为狐精所变的恶神,常加害于人。该神系从汉族地区传入。

 

斯文 鄂伦春族萨满神的统称。参见“档士”。

 

阿娇鲁博如坎 鄂伦春族所敬奉的祖先神,据信,可庇佑本族子孙世代繁衍和平安。其神像以松木刻成,多挂在“仙人柱”的“玛路”席上方。

 

恩都力 鄂伦春族所信奉的天神。相传,人类即为其所造。

 

涩向博如坎 鄂伦春族所信奉的凶神,其偶像以木刻成,似人非人,上有日月。

 

居拉西其 鄂伦春族所敬奉的灶神,为一用草绑成的人形。

 

翁库鲁博如坎 鄂伦春族所信奉的主宰各种疾病之神。其偶像为在纸上或布上绘制的四或八个人形。

 

透伦玛路 鄂伦春族所信奉的最大的神。认为它可统御众神。但其神威极其有限,祈其保佑而无灵验时,可另请他神。


 

鄂伦春族的古老宗教性仪式

 

熊祭 鄂伦春族的宗教性仪式。鄂伦春人认为熊与他们有着血缘的联系,将熊视为自己的祖先。称公熊为“雅亚”(祖父),称母熊为“太帖”(祖母),从不直呼其名。鄂伦春族自古禁猎熊,对打死的熊须恪守禁忌,井举行隆重的风葬仪式。每逢打死熊,要先割下熊头,用草包裹,安放于树杈或木架上。由老人率众跪下给死熊叩头、敬烟并祷告。尔后,将草点燃,以烟熏熊头去污,熊肉则驮回“乌力楞”。待熊肉煮熟后,大家围坐而食,并“嘎嘎”作乌鸦叫声。吃剩的熊骨,不可弃掷,要隆重地风葬,即把熊骨排列在柳条编的篱笆(排于)上,在“乌力楞”送莽人们的护送下,由四人抬着架在事先选择好的枝叶繁茂的两树中间。然后,用烟熏之。风葬熊骨时,送葬者均佯装哭泣,并再次祷告。至此,一系列崇拜仪式方告完成。

 

萨满舞 鄂伦春族宗教性原始舞仪。通常为一萨满,有时亦为数萨满在跳神时行之。萨满身着神衣,手持边镶铜钱的“温图温”(手鼓),边击鼓边舞边唱。每请一神唱一调。情绪时而激奋,时而忧伤。手鼓节奏时慢时快,舞步亦时缓时急。

 

鄂伦春族的宗教人员

 

莫昆萨满 鄂伦春语音译,亦称“阿娇鲁萨满”,意为“氏族萨满”。鄂伦春族两种萨满之一,与“德勒库尔萨满”相对应。充任萨满肯通常为身患重病,请萨满跳神幸而痊愈的人。领“阿娇鲁”神,为氏族神的代表;通过其自身的主要保护神,可祈请众神莅临。据称能治一切病症。献与该神的祭品为狍子、野猪、野鸭等。莫昆萨满死后,须在氏族内遴选继之。

 

德勒库尔萨满 鄂伦春语音译,亦称“多尼萨满”,意即“游动萨满”。鄂伦春族两种萨满之一。与“莫昆萨满”相对应。领“游散神”,只能请个别神莅临。据说,只可祛治小疾患。死后,无须在氏族内觅寻继任者。其地位低于莫昆萨满。

 

屋托钦 鄂伦春语音译。鄂伦春旗萨满教巫师。领娘娘神(即额古都娘娘、尼其昆娘娘和额胡娘娘)。专司祛治天花、麻疹、伤寒诸病,亦能占卜。据信,只要由他向娘娘神祷告,患者即可痊愈。不论性别、年龄,凡患天花或麻疹诸病,并在高烧时曾说胡话者(如自称是娘娘神等),即认为娘娘神已附于其体,病愈后可充任此职。因领神小多,其地位低于萨满。今已绝迹。

 

阿嘎钦 鄂伦春族萨满教巫师。“阿嘎钦”,鄂伦春语,意为“算卦”、“占卜”。指算卦(占卜)高明者,一般为老年人。人患病时,即请其相助。

 

阿娇鲁萨满 即莫昆萨满。

 

鄂伦春族萨满所用法具

崩布黑 即“神帽”,为一圆形铁架,顶上有红、黄两色圆圈,底为黑包。左右两边各有三至五个铁叉,系有各种颜色的布条。帽沿垂有珠串,遮住半个面孔。

 

萨满黑 即“神衣”,用犴皮制成。无领、前开襟,长达膝下。上面缀有铜镜、“甲哈波屯”、“聂勒波屯”、飘带、铜铃、铜管、贝壳等。铜镜通常有若干面,分别缀于胸前和背后。所谓“甲哈波屯”,颇似“围嘴儿”,为‘黑布,镶有红边,置于铜镜上方。“聂勒波屯”,则置于铜镜下边,亦为一黑布,绣有彩色花纹,并钉瓷扣多枚。在神衣上部和腰下有若干条彩色飘带,象征羽毛,据说,可助萨满飞行。小铜铃,遍挂神衣。铜管和贝壳井然有序地缝在神衣上。其总重量可达数十斤。

 

温图温 即扁圆的手鼓,以犴皮或狍皮制成。直径约一尺半。用时在火上炙烤或在阳光下晒之,鼓面即可绷紧。击之响声宏亮。鼓槌,以狍腿之皮裹狍筋制成,长约7寸。

 

塔阿汗 即神垫,用熟好的带毛狍皮制成。

 

档士 为一根细长的四楞木棍,木棍一端系有五颜六色的布条。据说,萨满在宗教仪式中请来几个神。便在“档士”上刻几个缺口,作为对神的记录。相传,所记之神即属该萨满(这些萨满神,又统称为“斯文”)。


 

鄂伦春族的占卜

往昔,鄂伦春人遇有疑难或不祥之事,多行占卜,通常有:枪斧卜、兽骨卜、锅卜等。

 

枪斧卜  每当鄂伦春人患病,便请“阿嘎钦”占卜。卜法为:将一斧头绑在猎枪筒上,置于问者的枕头或衣物上,阿嘎钦站立着,用右手紧握枪柄向上举。举枪时,逐一祷告各神,念一神,举一下枪。据说,如念到某神。枪被轻易举起,就认为是触犯该神,随即向其请愿。相反,如念到某神,枪不能举起,便认为并未触怒该神。倘若占卜无效,须请萨满跳神。

 

兽骨卜 鄂伦春族猎人在野外狩猎期间,常携带神像。每当打不着野兽时,即向神像祈祷或进行兽骨占卜,根据烧过的骨块裂纹走向,判断运气的好坏。

 

锅卜 鄂伦春人若数日狩猎无获,便在夜间置一空锅于野外,朝月神拱拜。第二天察看锅内有无兽毛,据信,有何兽毛就预兆可猎获何种兽类。

 

鄂伦春族的宗教性禁忌

火的禁忌 鄂伦春族对火神极为崇敬,禁忌向篝火吐痰、泼水、跨行或乱捅,不准烧进火星的木柴,惟恐亵渎火神。每次进餐前,亦须对之供祭。


狩猎禁忌鄂伦春人在狩猎期间,禁忌唱歌、跳舞或吵闹,惧怕惊扰山神,狩猎无获。

 

对熊、虎、狼的禁忌 鄂伦春人对熊、虎、狼等不能直呼其名,如称虎为“乌塔其”(意即“太爷”或“老头”);称狼为“嗡”(仿其吼声而起的代名);称熊为“雅亚”或“太帖”。禁忌猎熊,如打死熊,须举行风葬仪式。

 

鄂伦春族的古老丧葬仪式

   鄂伦春人认为,人的死亡是其灵魂离开躯体他往,人死后,其灵魂续存于世。离开躯体的灵魂必然有其归宿之处。这样,便形成了来世和冥世的观念,即认为灵魂离开其躯体去往阴间世界,经过一段时间,附体于人或某种动物,又可重生于世。由此,产生了对已故亲人的一整套丧葬仪式。

 

风葬 在死者去世的当天或第二天,向死者供祭两次,并通知亲友前来吊唁。供祭时要叩头,所来亲友也要叩头,并陪其家属一同哭泣。风葬前,给死者穿上生前最好的衣服,安置……
   
鄂伦存人也有用棺材进行风葬的,为防止雨水流入,整个棺材呈坡状或将棺盖制成屋脊形。


神话

透欧博如坎 传说  相传,过去有个妇女,清晨起来升火,火星把她的皮袍烧了个洞,她一怒之下,便用刀子向火塘乱刺,得罪了火神,从此再也燃不着火了。搬到别处,照样如此。后来,她的妯娌告诉她再回原处看看有没有火。一看,那里火烧得正旺,只是火塘旁边坐着一满脸流血的老太婆,说是那妇女给刺伤的。听罢,那妇女深表忏悔,跪地求饶,才得到火神的宽恕。从此,她便又得到了火种,并留下了祭祀火神和不准亵渎篝火的一些禁忌。

 

鄂尔德穆 鄂伦春族神话中的巨灵。相传,古时山川草木都生在白云之上、天堂之下。不知历经多少世代,天帝四处漫游,见地面荒芜,便派神箭手鄂尔德穆莫日根降临地面,造山移树,治水种草,让地面也变得象天宇一样壮观。鄂尔德穆遵命,降临大地造山岭、治江河、植草木,随后又射下三个大犴星,余下六个,传说是雌雄参半。

 

鹿神 鄂伦春族神话中的形象。相传,占时猎人手中无利器,全靠两腿奔走如飞,原因是他们的腿卜没有膝盖。这样,林中野兽几乎尽被杀绝。仅余下两只鹿。一公一母,均会作人语。它俩本是四只眼,但由于悲痛,哭瞎了一双,便去找山神白那恰告猎人的状。山神答应去惩罚猎人,便给他们的腿上安了膝盖。因此,他们脚下就不再生风,行路也较前大为缓慢,山林中野兽也得以大量繁衍了。鹿神虽失落一双眼睛,但却救了林中百兽。

 

白衣仙姑 鄂伦春族神话传说中人物。相传,在图库热山顶有一天池,白衣仙姑常去沐浴。一日,正值仙姑们准备入水时。忽由山下传来猎手基才其的哭声。仙姑变作白雀飞下山去,得知基才其的祖父、岳母和妻子破恶魔毒害致死。仙姑发善心救活基才其一家,使他们过上了幸福日子。后世人每到图库热山射猎游历,不问是否有病,都要去天池沐浴,并传述这一神话。


得勒钦和别亚 鄂伦春族神话传说中人物。相传,古时得勒钦(太阳)和别亚(月亮)是亲兄妹。那时,人间不分白天和黑夜,总不见光亮。天神将兄妹俩召上天去,叫他(她)俩分开来.并用手划出一道记号,命他(她)们一前一后,分开行走。从此,僻勒钦路过地面时,人世便有了白昼;别亚路过地面时,天就黑暗下来。这兄妹又是夫妻,得勒钦的脸上擦有好多脂粉,比别亚多上几层,因此,白昼比黑夜就明亮得多。

 

恩都力造人 鄂伦春族神活。“恩都力”,意为天神。鄂伦春的先人认为,原来他们居住的地方并没有人,只因为天神恩都力仿效日、月、星辰和山川、草、木的构造,才用飞禽的骨头和肉,做成了人世间的男女。由于飞禽的骨头和肉不够用,才又用泥土来造人。人神先造男人,后造女人,所以后世的女人都比男人力气小。

 桦皮造人 鄂伦春族人类起源传说之一,流传在今黑龙江省黑河地区鄂伦春族猎民中。传说,很早很早,天神恩都力见地上只有野兽,并无人烟,便用老桦树皮扎成一帮人,令执木棒、石头,击打野兽。击毙后,即用为肉食。有的野兽。在追捕中惊吓逃遁。因之,世上的人日繁,而野兽却逐渐稀少。

 鄂伦春族的由来相传,兴安岭古时,魔鬼横行.生灵涂炭,人迹濒于灭绝。天神恩都力教制弓矢,魔鬼遂得退治。搭撮罗(即“仙人柱”,系简易居室)以避风寒;结群围猎,吃兽肉。着兽皮;世代以森林为家等,都是由一位银须白发的恩都力天神所教。

 

小萨满的由来 鄂伦春族古老传说之一。据说,古有老萨满,本领高超,可过阴招魂,飞往太阳升落之处。一日,皇帝之子忽得大病,召请老萨满诊治。萨满为其拘魂。但过九日,王子仍不复苏,皇帝怒将老萨满投进深坑,压以巨石。此时,萨满自阎罗王处领回王子魂灵,回转王宫。但王子见自己实身已被掩埋,只得在空中盘旋,无以附体。过后不久,萨满先将王子灵魂从皮袍中取出,投向王子,使其复活。随后,又请出自身保护神,照石堆砸去,猛然响起一声炸雷,飞石四溅。此时,老萨满之衣已成布条,终难脱身。其衣服的布条、腰铃之属.却化成众多小神。他(她)们的本事虽不及老萨满,但人数却渐渐增多。

 

“奥伦”神的传说 相传,很久以前,有夫妇俩。丈夫虐待妻子,妻子无奈.便骑着马、带着狗逃走了。路过“奥伦”(设于野外木架上的仓房)时,上去拿一点吃的。正在这时,丈夫追来。她想.与其让抓住打死,不如跳下去摔死。于是,纵身一跳。可是,她没往下掉,反而连“奥伦”也随着飘起来,马和狗也跟着升入天空。这时,她的丈夫急了,张弓朝“奥伦”射出一箭,打中了“奥伦”的一根柱子。相传,北斗七星的四个角就是“奥伦”的四根柱子,其余三个是“奥伦”的梯子。四角中歪了的一角,即是被箭射中的。据说,从此以后,鄂伦春人便把北斗七星称作“奥伦博如坎”,并将这个升天的妇女封为主管仓房的女神。


节选自《中国各民族宗教与神话词典》(学苑出版社,1993


TAG: 北方民族 崔焱 鄂伦春 鄂伦春族 马名超 萨满 神话

齐鲁青未了 齐鲁青未了 发布于2010-05-09 16:59:01
开眼界,长见识。感谢分享。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