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志贤]赫哲族的萨满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4-27 21:09:40 / 个人分类:萨满

查看( 997 ) / 评论( 0 )

赫哲族的萨满

 

尤志贤

 

     赫哲人信仰萨满已有很久的历史了,这主要是由于过去他们受到文化发展进程的影响,缺乏科学知识所致。他们认为,小孩一生下来就有“魂鸟”(哈您初坎),一切疾病都是由鬼怪攫走人的魂灵造成的。因此,他们笃信萨满才能治疗百病,有了病便找萨满跳神。解放后,人们的文化水平、科学知识有了很大提高,现在,不但很少有人找萨满跳神,就连萨满也几乎找不到了。

 

 

 

萨满的种类和职能

 

     早年的萨满主要有四种:

    一是“巴其兰”萨满。这是赶鬼怪、收魂灵、治疗各种疾病的萨满。这种萨满较多,活动也十分频繁。

     二是“达科苏鲁特科切”萨满。这是专门给死人“撂档子”时,将死者魂灵引渡到阴间的萨满。据说这种萨满品级最高,法力最强,但数量不多。

     三是“佛六兰”萨满。这是祈祷、讲情、治疗小病的萨满。谁家的人有了小病小灾,或者谁家里供奉过斯翁,由于供奉不及时或其他原因,家里人闹病时,就请他来祈祷、讲情,但治不了大病。

     四是“阿哈玛发”萨满。这是专门治疗天花、伤寒等瘟疫的萨满。他们主要是劝说瘟神离开病人。

     以上四种萨满中,像本领小的“佛六兰”和“阿哈玛发”,只能做祈求祷告之事,不能与鬼怪对抗。而“巴其兰”和“达科苏鲁特科切”,则有送魂和驱邪的职能。

 

萨满的继承和传授

 

     萨满都是继承的,不是谁想当萨满,自己随便搞一套神具、神器,编一套唱诵词就是萨满了。但也不是世袭的,而是长辈的萨满找上来,做晚辈的人不得不答应当萨满。所谓找上来,是指萨满的近亲或儿子在少年时代有病,医治不好时,被认为是长辈萨满或老一辈萨满死去后,他的斯翁没了主人,便来这里为找主人而作怪。这时,病人就得答应当萨满,不然,病就永远不会好,而可能终身残疾,甚至死亡。如果晚辈实在不愿意当萨满时,就得请来超过他的大萨满跳神,驱赶没了主人的斯翁。

     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当萨满的。按他们的话说:一怕有人找他们治病,不去得罪人,去又得误自己的事;二怕和鬼怪对抗会招来很多仇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吃亏。

     新学萨满,必须由外请的老萨满来领教,本家的萨满不能教本家人,而且需要三年时间才能学成。刚开始学萨满时,由领教的萨满击鼓唱诵,找要继承萨满的斯翁,说:“现在×××是你们的主人了,今后不要折磨他了,要听从他的指挥。”等等。然后新萨满借用老萨满的鼓和腰铃,在地上跳几圈。有的继承人因年少体弱,不能自己跳时,就由领教的萨满手把手地在地上比划几圈,就算是正式的萨满了。从此以后,新萨满可以经常参加老萨满的活动,在跳神中不断学习。平常他们自己也练习,熟悉斯翁的名字、职能和唱诵词等,有时还用左手当鼓,右手当槌,扭着腰学练跳神。有的人虽然当了萨满,但始终不给人家看病,也不跳神。这种萨满自觉拙笨,而又不善言辞,说不出,道不明。

     新萨满的各种斯翁和用具有现成的就用现成的;如果没有,便根据需要逐步制作,使之完备。

 

萨满的各种用具

 

     萨满的用具很多,但不是所有的萨满都必须用这些神具。其中,必须要用鼓和鼓槌。

     主要的神具有:

     神鼓(温替恩):跳大神的鼓和跳舞的手鼓不一样。神鼓是用鹅蛋粗的长柳木刮成钝三棱形,用水煮软,弯成二尺多长、上大下小、鸭梨形状的鼓架,用鳇鱼鳔胶把接头粘好,晒干,再顺着圆圈的外缘开一条小槽,以备放上小石子作助响用。在木圈的上下左右钻上四对小孔,穿上皮条,把四根皮条集中到木圈的中心,拴在鸭蛋大的铜或铁制的环上,以手握鼓之用。这样鼓架就做成了。然后,把一张夏季的狍皮,用木灰把毛全部沤掉,使之成为光滑的皮革,并趁着皮张潮湿,用鳇鱼鳔胶把它粘在鼓架上。粘皮革时一定要粘匀,并留有一定的松紧度,以防干后炸裂。在粘皮子的同时,把一些小石子放在鼓架上的小槽子里,以后击鼓时可发出辅助声响。

   这样制作的神鼓晾干后即可使用。但是.,这种鼓稍有潮湿就不响,所以每次用前或萨满跳神歇息时,都要在灶门或火盆上远火缓烤,把鼓皮烤紧,直到发出高音响为止。但不能近火猛烤,以免将鼓皮烤焦、烤裂。如果烤得过紧,击鼓时鼓皮容易裂开。

     鼓槌(格以信):是用柳木或稠李子木制作而成,一尺来长。手握的部分是四寸多长的圆形手把;击打鼓部分是扁平的,稍微上翘。用狍子腿部的短毛皮将击打鼓的部分包上,用鳇鱼鳔胶粘好,这样的鼓槌击鼓发出来的声音柔和,又不易击坏鼓。

     神帽(胡由科衣):帽子上有帽头、帽角、帽飘带。帽头即戴在头上的部分,用很厚的黑熊皮制作。上面安装用铁制作的角,角上有由前向后并排的杈。

     杈是五至十二个。杈越多,萨满的地位越高,本领也越大。杈数的多少,不能自己随意而定,是由其祖先,即他继承过来的萨满和自己的能力而定。杈是原来继承过来就有的,没有中间自己加杈的。这些杈标志着萨满的品级,而品级的获得,据说是在与鬼怪的战斗和抗争中因成功而晋升得到的,也是功力高、神通大的标志与象征。一般的小萨满不敢惹品级高的萨满,但他们也不是上下级或附属的关系,他们各自是独立的。

     帽子上的飘带:是用黑熊皮带毛鞣软后制作的,一般有十多条。前面的飘带短,遮住眼睛,露出鼻子,其余部分要盖住整个头和脸。脑后正中的一条要长达脚后跟,下边拴上两个小铜铃。没有神帽也可用小刮刀把柳木刮成很窄的长薄片,扎成圆圈儿,脑后部分留下能盖住颈部的长穗,戴在头上即可跳神。

     神裙(都西必替恩):名叫裙子,其实不是裙子,而是用半尺宽的狼皮做腰带,用獾皮和各种布做成长至脚踝的条穗制成。所用皮条、布条要有间隔,要围过萨满腰以下部分。没有这种东西时,也可用黑色布围扎在腰间代用。

     腰铃(哈俊):必须用结实的厚皮革做成宽三四寸、长二尺左右的腰带,两头缝上窄皮条,便于系扎。再用薄铁皮制成长锥形的铁铃,顶端有鼻环,两三个一组套在一个铁环上,用皮条把铁环成一排固定在腰带上。每副腰铃大约有二十个长锥形铁铃。

     铜镜(托力):铜镜不是自己做的,有的是祖传的,有的是买来的。规格有大有小,最大的直径有一尺左右,最小的有二寸。铜镜后面有穿鼻儿,上面穿有皮条。跳神时,把最小的铜镜戴在里边,这是护心镜;外边戴大点的,背后挂最大的。根据自己铜镜的多少,萨满在大的跳神活动中要全部挂上;在小的跳神活动中不挂,或只戴最小的护心镜。据萨满说,铜镜都有神灵,和鬼怪作战时,戴上它可以保护主人不受伤害。

     除此之外,萨满还有神鞋、神袜、神手套等。这些都是用兽皮制成,上面绣有各种爬虫、小兽和禽类等动物图案。

神杖(布拉芬)、神刀(西日俄啊芬):萨满自己说,“满”用神杖,“武萨满”用神刀。在我见到的萨满中,绝大部用神刀。神杖和神刀长约四尺左右,齐肩高。神杖下端装有四棱的铁尖,木把用蛇皮包着,上端镶个小铜人(布库春),铜人嘴上叼着古钱,拿在手中活动时有声响。神刀形状同唱戏用的大刀类似,但没有那么大。木把四尺来长,上面有的刻有人像,有的什么也没有。铁刀有一尺来长,刀背很厚,刀也很钝,有条件的还包上蛇皮。

 

萨满的各种斯翁

 

     萨满的斯翁有几十种,除极少几个是铁、银、铜、锡制成的外,大部分是用旱柳、大叶杨、稠李子等软质木做成的各种不同规格,形似人、兽、鱼、鸟、蛇、蛙等形状的神的偶像。

     爱米:木质扁体人形,头呈菱形,头部刻有眼、鼻、口,双臂贴身,双腿稍弯曲,高有八寸左右。爱米是萨满最得力的神,每次活动必不可少的斯翁。它不仅帮助萨满做事,还帮助萨满请其他神来,同心合力地一起为病人治病。

     阔力:形状似鸽子,送魂萨满把死者的魂灵送到阴间,回来时用它领路。

     布云:形状似狼,是送魂萨满给本家死人送魂时领路的,不能用它给别人家送魂。

     希瓦如玛玛:女人形状,方头,是个保护神。

     波儿布肯:木质人形,头部尖形,只有中间一条腿,没有胳膊,有一对翅膀,是钻洞时带路的向导。

     查尼:扁体人形,以薄铜片、铁片制作为多,也有用银片制作,头部菱形,是保卫洞门的神。

     额其合:以铜钱厚的银片制成人形,双臂贴身,双腿并拢,头部菱形,头顶棱角上钻有小孔,穿上细绳,套在脖子上,是传令、调兵之用。

     萨日卡:以薄铁片制成,形状、作用和额其合相同。萨满要经常将萨日卡与额其合戴在胸前贴肉处,也有经常患病的人戴在胸前,起保护和送信的作用。

   科库:用大叶柳木削成杜鹃鸟形状,固定在房屋外面的神杆上,它是替萨满传话的。

     僧格:刺猬神,木质,刺猬形,背有刺,是魂鸟保护神。

     匈木如:鲸鱼神,住在水中,如萨满打了败仗,可以钻进鲸鱼神的肚子里。敌人如果跟随着追进去,萨满随即出来,但敌人出不来,被融化成血水。

朱日才力阿金:鳇鱼神,住在水中,作用与鲸鱼神相似。匈木如和朱日才力这两种没有实体神偶,如果送魂萨满从阴间回来时遇到了危险,指名请来即可。

     朱神斯翁(水獭神)、玫合斯翁(蛇神)、伊斯额嫩斯翁(蜥蜴神):这三种神都是萨满给人治病的,需要到水中和陆地的洞里寻找患病者魂灵时请来帮助的神。

     阿都斯翁:形状似猫,有两个翅膀,身上骑着一个小孩。萨满跳神作战时,遇到江河和大山走不过去时,请它来带萨满飞跃过去。

     嘎尼科:这是一男一女两个神。男的头部是尖的,女的头部是平顶的,这两个神一起供在屋外西山墙上。这是最厉害的神,萨满打了败仗时便请它出马。‘

还有朱林、牙日格(豹神)、塔斯合(虎神)、马日银(猫形神)、蹲特(熊形神)等诸神,虽然不是萨满本身的神,但需要它们时,也可请来帮助。

 

萨满的活动

 

     萨满的活动主要有四种:一种是跳治病神,这种活动一般只要有个神鼓即可;一种是跳魂神,主要是为死亡的人."撂档子”;一种是跳舞神,是病治好后,患者家里还愿时的一种活动;一种是跳路神,即跳太平神,是夸耀自己的活动。

    1、跳治病神。赫哲人叫‘‘萨门得衣尼”。治病跳神不是到处乱蹦乱跳,而是坐在炕上击鼓诵念。如果谁家有了病人,家里主事的人就带着一壶酒去请萨满。到了萨满家,先给萨满喝上几盅酒,说明来意。萨满同意后,再给萨满的神偶和神具点燃达子香枝子磕头,然后把萨满的主要神偶和鼓、刀等神器拿回家。萨满给人治病,除在紧急情况下白天跳神外,绝大部分是在夜间进行,屋子里不准点灯。这个时候鬼怪大量出来活动,萨满的神也便于活动。萨满到了病人家,了解病情和与之闲聊时,病人家属便准备好萨满的用具。如:把鼓烤好,把神刀插在屋地中间,把爱米斯翁神立在神刀下,跟前放上铁锹或铁片,上面放上木炭、达子香枝子。准备停当后,把灯熄灭,萨满面对香火,盘腿坐在炕沿边,闭目唱诵,请他领的神。萨满先呼唤他的爱米斯翁,接着呼唤他所有的斯翁。

请神词这样唱道:

 

     阿日马力,

     所力给尼。

     休日米科衣,

     波儿布肯,

     铁萨日卡,

     一对银额其合,

     查尼斯翁,

     铁僧格,

     八尺长的阿真斯翁,

     三尺的朱坤斯翁,

     十尺长的匈木如,

     铁打的阔力呀,

     力大无穷的恰科陈,

     十五个胸前的托力,

     九个后背的托力,

     十五个奎如,

     九个伊格敦,

     十五个秀陈,

     九个科库,

     能喷火的塔斯合,

     漂亮的牙日格,

     强悍的嘎尼科,

     烈性的马日银,

     震山响的哈俊,

     吹风起的都西必替思,

     九个杈的胡由科衣,

     四尺长的西日俄啊分,

     忠厚的爱米呀!

     

诸位斯翁都听见了吗?来到了吗?我今天叫你们来,主要是因为某某人得了病,都要准备好,要听明白,要记住:

   

               顺着战神方向查询,

     沿着供神方向追踪,

     到各外庙堂去打听,

     这些地方没有再找别处。

     也许叫过横道的鬼怪拖跑了,

     或许让过往的闲神带走了,

     这里没有再找别处。

     说不定叫鬼骗走了,

     可能叫妖魔拐去了,

     哪儿有就到哪儿找。

     应该攻击的就攻击,

     应该讲和的就讲和,

     愿各位斯翁使把劲。

 

     因为萨满的斯翁都住在远处偏僻的地方,不能立刻来到,所以要稍稍休息一会儿,等斯翁们来到后,才正式给病人看病。

     看病时,病人面朝外坐在炕中间,把上衣脱到肩下,露出双肩。扎热(二神)坐在病人的身后,把双手手指轻放在病人的左右裸肩上,类似摸脉。这时,萨满盘腿坐在离病人约四五尺的侧面,面向病人,开始边轻轻地击鼓,边温和地猜说病源:“是不是××鬼怪在作祟?是不是××魔鬼把魂灵抓去?是不是××萨满在找继承人?是不是他们原来供的神找上了门?”等等。说完这一段,萨满大喊一声,猛击三下鼓。这时病人肩部的肌肉颤抖了,二神就说:“嘿得人”,即猜中了的意思,萨满便照这个方向追击;二神如果说:“安其”,就是没有找对,萨满就再找另外一个地方。有时光找病因也得一两个晚间。病因找到了,萨满便猛烈地击鼓,高声猜说,喊叫着指挥他的各种斯翁去追击、作战。到激烈的时候,

萨满前仰后合地击鼓指挥斯翁,有时能以坐姿腾跃起半尺高,直至把病人的灵魂夺回来为止。

     萨满认为,患病原因大概有两种:一种是鬼怪把魂灵抓走了,并折磨它,从而使人生病,甚至把人害死。另一种是鬼怪跑到家里,附在人身上,使人患病,目的是让这个人为它制作神偶像和供奉祭品。这样的情况,一般可以制作一个木头神,供些“拉拉饭”(稠饭),或通过跳神把鬼怪赶走即可,不必搞大的举动。如果恶魔存心想要把人致死,那就得先用草扎成它们的偶像,在这个偶像的身上插上点燃的香,拴上两根小细绳。这时萨满哄骗鬼怪进入这个偶像。萨满的助手则轻轻扯动细绳,使香火晃动,说明鬼怪已进入偶像,萨满就把它送出门外,由助手扔到远处的悬崖或河沟里。

     病人的魂灵如被鬼怪抓走了,鬼怪顽固地抗拒萨满追索病人的魂灵,萨满与鬼怪之间便要有一场激烈的夺魂战。这时,萨满大喊大叫,身体剧烈颤动、摆动,猛烈地击鼓,其状态令人恐怖。萨满如果遇到了厉害对手,则戴上神帽,扎上神裙(不戴腰铃),手拿神杖或神刀(不拿鼓),在病人头上、身上乱刮,以示赶鬼。并开着门在屋内到处乱刺乱砍。用一小块鱼网包上一块石头,萨满嘴里叨念着,用斧头用力砸开,这样就是赶鬼,抢回了魂灵。

     病人的病好了,就说明萨满胜利了。病不好,这样的跳神还要进行两三天。如果再不好,萨满就自动提出他打不过对手,需要再请一位比他高强的萨满继续为病人治病。

     萨满治一般的病是没有什么报酬的,只是吃顿饭,喝点儿酒。如果病人的魂灵被鬼怪抓去,抢回来后,必须用吊锅子扣起来保护着,否则还会再次被鬼怪攫走。病人好了以后,这个吊锅子便归萨满所有,作为萨满继续保护病人魂灵之用。过一段时间,萨满出猎时可以用这个吊锅子烧饭。如果遇到较重的病人,一时治不好,病人家属便许愿,说病人的病好了以后送给萨满一头猪,或一只公鸡。当病人痊愈后,病人家中把许下的猪、鸡送到萨满家宰杀,这叫还愿。给重病人跳神时,病人家要在萨满的神杖上拴四五尺长的一块布,以助神威。萨满用此布做神裙或者送给经常闹病的亲戚家的小孩做衣服,以避邪恶。受赠的人家要给萨满磕头,并说:“请神保佑孩子不闹病”,等等。

     萨满把患者的病治好了,把夺回来的魂灵附在病人身上。小孩的魂灵可由萨满保护多年,以免再被鬼怪夺走。跳完神,病人家要做些“拉拉饭”,盛上一小碗,放在神刀和爱米神前,并烧香击鼓,慰劳和鼓励各位斯翁说:“在这次战斗中,你们出了大力,很是劳累,现在我们战胜了,你们要各回各的住处,请再听候调遣。有事的时候我敲三通鼓,叫出你们的名字,你们就赶快来到。要听清,要记住,千万别含糊。”这些过程结束后,病人家属用手指挑点儿饭粒抹在爱米神的嘴上,再用手指向空中、地下和四周掸些饭粒,以示敬萨满诸神,让诸神享用。至此跳神治病的全过程就结束了。

     2、跳送魂神。赫哲人叫“达科苏鲁特衣尼”。这是人死后一两年或三年时,送魂“撂档子”的活动。

     首先,死者家属请人做好木古法(木头人),穿戴好衣帽,放在炕上的褥子上躺着,盖上被子,再把“达科苏鲁特科切”萨满请到家里。夏天在屋外搭草棚或布棚进行,冬天在屋里进行。萨满要把神裙、神帽穿戴好,坐在木古法旁边,击鼓唱诵:“我保护着你太平地去到.阴间。你要放心地去,不要留恋家里。”并说:“你的孩子某某给你斟酒,你高兴地喝下吧”,等等。有时,萨满胡说死者不愿离开家的话,说他的妻子或儿媳和某人有不正当关系。这时便有人质问他的妻子或儿媳,如不承认,就动手打,一直到打出血为止,把血抹在木古法上,以示治了罪。这种情况有时致使受辱的妇女自杀身亡。这样跳到第三天,把木古法装在拖拉乞(雪橇)上,萨满说:“现在用十五条狗拉的拖拉乞送你”,等等。将木古法拉走前,萨满站到高处向西方射三箭,以示指明去阴间的方向。同时,叫一个人平端着阔力指向西方,以示萨满乘坐这个阔力去送魂灵。如果端得不平了,就说要扎到地下或升上天空了,这时,便把木古法拉走,扔在野外,亲戚朋友和萨满吃喝一顿了事。

     3、跳舞神。赫哲人叫“得日科衣得衣尼”。这是一种舞蹈式的跳神。每当病人好了以后,病人的家人把许愿的鸡、猪送到萨满家,放在房西头插好的三棵带枝子的柳树“布如堪”跟前。这时萨满戴上神帽,系上神裙和腰铃,左手握鼓,右手执槌,叉开两腿,迈半步,扭两下腰,敲两下鼓,这样绕屋地跳三圈。出门跳到房西头,站在还愿物的前面,一边晃动腰铃,一边击鼓,一边唱诵。这时,屠宰的人往鸡或猪的耳朵眼里倒进数滴酒,如果动物摇头甩耳,说明诸神同意了这个还愿物,才可以动刀宰杀。萨满同时围绕“布如堪”跳三圈,然后把鼓夹在腋下,用鼓槌轻轻地敲击鼓边的木架。屠宰的人端来半碗还愿动物的血,萨满代替神喝下一口,用鼓槌擦嘴后,边跳边回到屋里卸装。

     在褪毛煮肉时,有些爱好跳舞神的人,不管男女老少,不戴神帽,不用神裙,只扎腰铃,击鼓欢跳,把平生跳舞神的技艺全部施展出来。所谓跳舞神的技艺,是指步伐稳健,扭腰姿势优美,腰铃声音响亮,鼓音节奏悦耳。比如击鼓,握鼓的左手回击出低音,右手鼓槌击出高音,双音配合,发出有节奏的音律,时而用鼓槌的把敲击鼓沿的木架,使人更加欣悦。也有跳得不太好的,但都是一本正经地跳,没有胡乱跳的。人们一边跳,一边互相评论谁跳得好。在我见到过的人中,有位尤贵老伯跳得非常好,人们都异口同声地称赞他。

    跳舞神一直跳到把肉煮熟为止,然后把猪头或鸡摆在屋地下的饭桌上,点燃达子香枝子,萨满坐在炕边,击鼓叨念,意思是酬劳诸神。然后用刀割一块肉扔到屋外,再把一盅酒泼在外边,算是敬神了。最后,把肉都装在盘子里,端到桌上,所有参加跳舞神的人连吃带喝,直到把肉吃完。

     4、跳路神。赫哲人叫“温吉衣尼”。均在春、夏、秋的暖和季节进行。这是一种表示祝愿太平和抬高萨满自己威望的跳神。

    有两种跳法:一种是小规模的,在本村挨家串户地跳;另一种是大规模的,从本屯一直跳到几十里外的一两个屯子去。这种活动都是有名气的萨满来搞。跳路神时,萨满要把神帽、神裙、腰铃都穿戴好,并在腰铃带的后面拴上一两根长约一两丈、宽约一指的厚皮条,盘好绑在腰铃上,在外边跳神时使用。有两位中年以上的人也准备好鼓,陪跳。另外,选一位小伙子或精明的小孩,手里拿着爱米神引路。

     一切准备就绪,萨满半坐在炕边,双腿撑地,面朝外对着香火和爱米神,闭目击鼓,向他的斯翁说明这次活动的意思和所要到达之处等等,叫他们各就各位,做好一切准备,并要看好家,不要出事。然后,萨满在屋内跳三圈,小伙子拿起爱米神,在前引路。两个陪跳的人,在萨满的左右两侧,随着引路的小伙子绕房跳三圈后离开家,到各家去跳。出门时,把绑在腰铃上的长皮条放下来,村里的很多男女青年,抓住皮条绳,跟在萨满后面往前边跳边走,后面跟随的人越多越好。萨满行进的速度是根据拿着爱米神引路的小伙子的速度而定,前边引路的速度快,萨满就得快走。有时小孩拿着爱米神跑,萨满也跟着跑,抓在后面皮条上的人们也得跟着跑。跳路神不是所有的屋子都要进去跳,绝大部分是绕房跳一圈就继续往前跳。每到一家,主人都要敞开门,向着萨满往外泼一碗清水。到事先安排好的最后一家,绕房跳三圈,进屋里再跳。主人给萨满一些用达子香枝子泡的水,萨满在喝水时,把鼓夹在腋下,用鼓槌一边敲击鼓的边缘一边喝水,这是表示敬神。也有在这个时候还愿的。如果还愿宰牲时,萨满可以喝点血。

     到外屯去跳路神,人数不能太多,也不可能全村都去参加。主要用两三只大些的舢板船,选几位身强力壮、能划船的人即可,但是拿爱米神领路和陪跳的人不能缺少。另外,根据船的大小,自愿去的人都可以去。萨满到外屯跳路神的装备和在本屯跳时一样。跳法也是绕自家跳三圈后,边击鼓边走向江边,上船出发。在船上萨满不击鼓,由陪跳人缓慢击鼓,一分钟敲两三下。如果路很远,则不必敲鼓,人们和往常一样有说有笑。快到屯子时,便开始击鼓。船拢岸后,由拿着爱米神引路的人和陪跳的人跟着萨满一起跳,屯里来的人们抓着萨满腰铃上的皮条,跟随在后边跳。凡是萨满去跳路神的屯子,他们相互间都很熟悉,萨满在人们中享有威望,所过之处倍受尊敬。跳完路神后,萨满卸装吃饭。如果天晚,便住下,第二天再继续走或者回本屯。所到之处十分友好,有的还出人出船伴送。

     以上是萨满的四种主要活动,其余送瘟病等小型活动不一一介绍。

     赫哲族没有以萨满为职业的人,萨满和普通人一样参加生产,分得同等、同数量的猎物。跳一次萨满是得不到什么报酬的。病人家还愿的鸡、猪、羊等,宰杀后要大家享用。吊锅子和几尺布也不是每次跳神都有,不知什么年月才能得到一次,就是得到了,也不完全归自己享用。如我知道的赫哲族有名的萨满吴国祥、董广才、吴进才等人,多年跳萨满也是什么都未得到,只为大家驱邪治病,尽一份义务。

     萨满的禁忌,主要是妇女不能跨越神具和各种偶像;月经期不能靠近神,跳神时也不能在场。

黑龙江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伊玛堪》,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98


TAG: 赫哲 萨满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