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云鹏]吾家祭祀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2-23 21:06:44 / 个人分类:萨满

查看( 1426 ) / 评论( 0 )

吾家祭祀

 

吴云鹏

 

吉林省城西南,距城七、八十里之方圆内,我知道的十数户吴家,乃是我们镶红旗的本家。这十数户人家且都排上辈数,彼此常相往来。这其中有三户本家,乃是近枝,因为我们四家于祭祀时,通用一张「老祖宗画像」。所以,吾家祭祀的规矩,乃是我们四户吴家之祭祖礼也。至于其它本家如何祭祀,我就不知道了。
   我们四家,祭祀时,共同供奉一张「老祖宗画像」。此画像三尺见方,画面上有人有马,幼年时望之,不敢接近;其详细情况如何,及老祖宗的简历,我都不清楚;因为我在十二岁以后,即至外面读书及工作,未再参与祭祀。

接老祖宗

  我们四户吴家,无论谁家祭祀,于祭祀之后,就把老祖宗画像,保留在家中。所以,在祭祀的前一天,须派父叔伯辈一人,至保存老祖宗画像之本家,把老祖宗画像接回来,称为「接老祖宗」。就是由接老祖宗的人,用「背兜」(似国小学生之背式书包),把装在「木匣子」内之老祖宗画像背回家(木匣长约二尺,宽约八寸,高可四寸)

  水团子祭祖

   祭祀的当天,除行走不健强的小孩外,全家老少,鸡叫即起。即由父叔伯辈,在「老祖宗板」下面,临时摆架一个「小龛」,作为供桌。老祖宗板长约六尺,宽可一尺半,用斜木支架,钉于正房西间之西墙上,距地约八尺。板外缘贴有红纸镂花贴金「挂钱」五张,板上放一香炉。小龛距地约三尺,龛板上置一香炉,一对蜡台。将老祖宗画像挂在小龛之后面,其上也可以摆供果。
   同时,由我母婶们,煮「水团子」(水团子是用小黄米磨面做成的实心小汤圆)。把水团子煮熟,先盛两碗,放在小龛上,由父叔伯辈二人,各端一碗,跪在老祖宗画像前,二人同时用筷子夹挑着水团子,在祖宗画像前作奉献礼,同时二人口中呼出:「ㄨㄛㄌㄠ」……的声音。当我七岁前后时,跪在后边地上,忽闻此声,几乎要笑出声来。接着向老祖宗画像,叩头行礼。在叩拜之前片刻,忽听到我的四祖母向老祖宗祷告:「请老祖宗照顾后代子孙!保佑人财两旺」!同时并致歉意说:「我们晚辈都变成了『尼汉』(汉人),不会说满洲话了,请老祖宗不要怪罪!」
   用水团子祭祖礼完毕,在「炕上」(北方的火炕,当床用)放上桌子,全家人围着桌子,坐下像吃汤圆似的,共吃水团子,蘸着煮烂的小豆(即是做豆沙馅的红豆)吃。
  吃完水团子,天也亮了。日出以后,即准备杀猪祭祖,同时分派几个人,去祭「神树」。男孩们好赶热闹,自然跟着叔伯们,去祭神树。

  杀猪祭祖

   祭祖之猪,在院中「影壁」前面杀。吾家院子中央,有一面木柱木板制的「影壁」,高宽各约六尺。对正房房门这面,即「影壁」北面,习惯称为「影壁」前。「祖宗杆子」,亦称「梭龙杆子」(语音),就立在影壁前面,比影壁稍高。杆子上端,还套装一个钖制的碗,径可八、九寸。在祖宗杆子前,放置一张长方形桌子,桌高三尺,上置香炉。过年的时候,在香炉两旁,各放置一个宫灯似的「座灯」。

       摆件子祭祖

   祭祖之猪在影壁前杀了,即抬至厨房,按程序退毛、开膛、解切成块、水煮。煮熟以后,在一个用独木刳制的「大槽盆」内,按着猪身的各部位,摆一个猪形;有头有尾,有腰有背,还有四个膀蹄,称为「摆件子」。摆好以后,抬至老祖宗画像前,上供。此刻全家族老少人等,分别祭拜老祖宗,然后拜祭「祖宗杆子」。如杆子已朽,当时即换装新杆子。杆子上端的钖碗裹,已放一段未煮的猪肠子,相传为纪念喜鹊老鸹(ㄍㄨㄚ,即乌鸦)的。拜祭完毕,时已正午,乃把「摆件子」的肉,回锅再行煮开,即切成薄片,用盘子装着,放在炕桌上,招待家族、亲戚、邻居们吃祭祀肉,也有酒饭。

  祭神树祭

   「神树」几乎与摆件子祭祖,同时分别举行。由父亲辈一人,和其它族人、亲戚和邻居,抬着猪,去祭神树。小男孩们都跟着混,作祭拜时磕头的角色。
   距吾家大门东南约二百公尺的河岸上,有两棵大榆树,干粗可三人合抱,乃是吾两户吴家的神树。在神树之下,杀猪祭拜神树,点香、敬酒、磕头,有「追远」的意思。
  神树之下,不知何年何月搬来三块大石头,殆与神树同年龄。在石头上架上木柴,燃烧以后,即将刚杀的那口猪,架在火焰上烧烤。把毛烧光了,甚至连猪皮都烤的焦黄,然后即开膛,五脏就近在流水内洗涤。解成的猪肉块,就投入「吊锅子」内,用河水煮之。吊锅的锅口周围有三个铁环,用三条铁链,挂在用三根长木杆支撑的架子上。木架,就架在那三块大石头之上。肉煮熟了,先祭神树。然后片成薄片,在场的老少男人,抓起肉片,蘸着盐水而食,无酒无饭。人多时,乃抢而食之。草草的吃了祭神树的肉以后,即赶回家参加正午祭祖的叩拜。
   当日在点灯以后,星星出全了,把第三口猪,抬至正房后院墙外,在七、八株李树丛中,在雪地之上,杀祭星的猪。在杀猪前后之顷刻,把房内所有的灯烛,都熄了;甚至「灶户坑」正燃烧之木柴火光,也用小菠箕遮住。所以,有的人家,把吃祭星肉,称为「背灯肉」。杀了猪,祭了星,即大放光明。把猪抬回,即退毛、开瞠、解切成块,即下锅煮。肉熟了,即片以飨客。此刻,人都忙了一天,又困又累,对于这顿夜餐,简直提不起食欲。所以,祖母们常说:「咱们吴家祭祀,起个五更(ㄐㄧㄥ),贪个黑,一天就完了。」
   老祖宗画像,除去祭祀那一天张挂外,其它日时,向不张挂。就是过年,也不张挂。
   祭祀完毕,老祖宗画像即收装于「祖宗匣子」内。平日及过年,祖宗匣子并不供奉在「祖宗板」上,乃置于正房右前方西南角之房檐下。盖房子时,即在该檐下墙上,预筑一块放祖宗匣子的地方。有房檐掩护,雨淋不到。
   
 祭祀日期多在农历九月底或十月初。祭祀那天烧的香,称为「年枝香」(语音)。年枝香是由某一种丛树叶子,碾碎而成,可自行上山采割。祖宗板上,除有一个香炉外,空无所有。我现在想:老祖宗匣子,应供奉在祖宗板上,不应放在檐下。「文没则求诸野」,吾家祭祀,殆可代表吾四户吴家族之文化欤?


 



满族祭祀用的年祈香——兴安杜鹃


来源:(台湾)《满族文化》


分享到:

TAG: 非遗 吉林 祭祀 满族 萨满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