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往前走,看到花儿,就放慢了脚步--------就停在这里吧。看这真实的存在,竟如童话般让人流连,流连不已。

我们的田野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4-14 21:19:04 / 个人分类:老实人说

               就是在梦中,反反复复念叨着:我要写一篇文字,写今天看到的田野——
         天那样蓝,水那么清澈,水中铺满莲花,这是我们河滩地我不知道那条小河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清澈,水势这样浩淼。田里的麦子,青翠茂密。我走着,在一条曲折陡峭的小路上,挨着河边,总觉得要掉到河里去了。手里拿着相机,总也不能拍照片,觉得相机要从手里滑落。
          到了一处平坦的地方,看见天空中一个人飞了起来——我从未见过这个人,他坐着自己发明的东西,在天空中飞舞。惊奇的是,那东西后面带着一树紫色的梧桐花。飞过我头顶的时候,他为了不碰着我的头,使劲想飞高,却落下来,还好,他好好地站着。我不住地问他:你是怎么带着这一树梧桐花飞起来的?
          突然,那边河上,一座山头上,不知怎么,哗地一下冒出一团火焰——我眼睁睁看着,那麦子就焦黄了。有人拉着水管子,往地里浇水。火,消失了,那么突然。我心揪得好紧,不住地说:麦子黄了,这一点火,整个河滩都着起来了,怎么办——


      天,还是那样蓝,水那样清澈,我拿着相机,拍着:那些在水中嬉戏的人们,好似在哪里看过的一幅画,小孩子,大人,都在水中泼水,嬉笑……

     一睁眼,我就对母亲说:我梦见麦子都黄了!母亲默然,过了一会儿,说:照这样晒,也快黄了,都快晒死了。我躺着不愿起来,可是,隐约听到外面,母亲和谁说着话,说是要钩什么,便急着问:你们说是要钩什么?母亲说:钩洋槐花,那娃娃看见了就要吃……我就起来去看。
        我实在不能相信,可是真的, 洋槐花已经开了。
        母亲说,这样子晒,开不了三天就败了。我们一直记得,洋槐花是五月开的。
         今年,几乎所有的花,都比去年早开了至少十天。我那天看着去年拍的照片,不停地叹息,今天还是叹息,这不对啊,真不对啊。可是,真的,梧桐花都快开败了。洋槐花也开了。
         地里的麦子,都说是要晒死了。却没有人行动,去浇地的,人家都走了——能干活的,能走动的,都走了,出去干活了。没人去地里看了,也没人在乎地里的长势了,甚至,村子里连人也少的可怜,油菜花,梧桐花,洋槐花开得那样寂静,那么落寞。 

        今天的太阳晒得很毒,母亲说是像晒麦天。一整天,我都懒得出去。下午一直等到太阳柔和了,才出来。等车的时候,看到了河滩地的麦子,在辉煌的夕照中,青翠的闪光,晕出一片光辉。那梧桐树高高地擎着,紫色的美丽的花儿,在碧蓝的天空中,我的相机捕捉不到。在车上,碰到一个小学同学,闲聊着,我不好意思拿出相机拍田野的照片,就一直望着那片河滩地。想着昨晚的梦。
        打开电脑,看到一个初中同学的说说:“苍天啊!怎么这般大旱呀!我可怜的麦子哟!是一般人早都渴死啦!大旱减产也罢,可别在麦黄时节来场冰雹哇!”不觉哑然失笑。怎么办呢。
        在家里,也听母亲她们说,地里那些植物,要是人,早就渴死了,它们的命真强——
        我甚至也听到了,布谷——布谷——布谷——那布谷鸟也叫了,我想说:救救我们的田野。


TAG: 田野 我不知道 照片 河滩地

张润平 引用 删除 张润平   /   2014-02-11 20:54:53
5
车前子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车前子   /   2014-02-11 03:58:20
去冬以来世界各地气象异常。
沙野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沙野   /   2014-02-10 13:45:55
文笔很美……
布谷布谷——麦子的成长空间 引用 删除 麦子   /   2014-02-10 13:00:49
原帖由宁锐于2013-04-15 17:45:52发表
天那样蓝,水那么清澈,-----------救救我们的田野
一笑堂 引用 删除 宁锐   /   2013-04-15 17:45:52
天那样蓝,水那么清澈,-----------救救我们的田野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