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往前走,看到花儿,就放慢了脚步--------就停在这里吧。看这真实的存在,竟如童话般让人流连,流连不已。

两三个樱桃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5-29 09:01:51 / 个人分类:老实人说

我似乎生来就比较好养活:给啥穿的穿啥,给啥吃的吃啥,从未拉着大人的衣角哭哭啼啼要新衣服要好吃的——不甚想要,似乎也就忽视了。

 

偶然一天,出了电梯,碰到同事刚洗完水果,便要我尝尝。拈起两颗来,原是樱桃——红得透亮,煞是可爱。这两颗樱桃的味道,使我想起大学同学冷玉娇,她曾为我们描绘她家樱桃树的盛景,年年此时,他们吃好多好多樱桃,我那时就说,怪不得她皮肤那么好。我也忽然想到了,买一些带回家去。

 

周五那天中午,我出去买了四斤樱桃,分好了给谁给谁。回到家,母亲对这红红的小果子很是稀奇,她边洗边念叨:“不知道这是咋长的,咱们可能也能种,可以试一下……”弟弟吃完的樱桃核,母亲就捡了,扔到菜地里去,看能不能出来……我拣了特别红的,大概有一斤,给婆送去,堂弟正好也在,他看都不看一眼,伸手捏了就吃。婆拍他:“别急!”端水来洗了,又在白瓷碗里泡着,那樱桃真是好看极了。

 

晚上,父亲回来,看见桌上放着的,问:“这是啥?”还没等回答,就捏两颗吃了。我喊着:“还没洗呢!”已经迟了。半夜时,父亲胃疼起来,先是忍着,疼得厉害了,就去医疗站买药,回来吃药看不清药瓶上的字,又问母亲要眼镜,两个人说来说去,总算吃了药,后来父亲又吐了……我和弟弟迷迷糊糊睡着了,早上醒来,我问母亲:“咋会这样?那昨天吃啥了吗?”母亲说:“吃啥了?还不就是吃你买的樱桃吗?害人!半夜三更去打门买药,回来还吐了……”那我们都吃了,怎么好好的?这才想起来,父亲胃本来就不好,不能吃桃啊杏啊什么的。母亲开始絮叨:“年年夏天,看见那杏啊,人家都吃,他一个都不敢动,一吃就要命……”

 

下午,我要去外婆家了,就说:“我把剩下的樱桃都拿走了啊。”母亲急说:“你给我留一些,我还要给人都给哩。”啊?我很纳闷:“你还给谁啊?我要给我外婆带去。”母亲慢慢地说:“人还多哩,张元他妈,勇勇他妈,西山那老婆,毛蛋他婆……”呵呵,我忍不住大笑:“这么多人,你咋给啊?”“那我就给一人给两三个,这东西都没见过,尝几个就好了,谁还能吃饱吗……”我不说话了,母亲开始讲:“你不知道,人家都坐咱门前树下说,你女儿挣钱了,买了好吃的,你拿出来给人都分一点啊,你一个人吃多少是个够。”我着急了:“啊?人家都这么说了,那你咋说的?”“我啊,我就说,我女儿人家回来时不买吃的么,每回都是两手空空,就往回背脏衣服,你看能吃了就吃去……”天啦!原来是这样!不过,真的是这样!我就往回背脏衣服?!我念叨着,笑不可支:“妈啊——你们,真的太好玩了。我咋就早没想到给你们买吃的呢?以后,我每次回来,都给你们买吃的……”母亲连连摆手:“我不要,我不爱吃那些东西,像你买这樱桃有啥好吃的,还那么贵。我去给他们都分一些,往后就不念叨了……”

 

那些樱桃,我给外婆和姨家分了一些,剩下的洗干净了,装在袋子里,等母亲去分。晚上回来,我问:“都分完了吗?”母亲说:“我才去了两家,还有几家没去呢,今儿下雨,都没来咱门前树下坐,还要我一家一家送去——”可是,一家一家送去,就这么几个?“这也很好了,都说没见过呢。”母亲说着,笑得很满足。

 

早知道,我就买那一筐樱桃了。

 

    为了拍照,我将两颗樱桃挂在柿子树上——就像结的一样,照片上,那樱桃才不显得单调。下雨了,我家门前树下的石头边生了青苔,椿树的花粒簌簌地掉下来,淡淡的铺了一片,皂荚树撑起的浓阴是重重的——寂寥。忽然想,往日太阳高照时,他们坐在树下,谈天论地,说来说去,还是寂寥的守候,守候的寂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TAG: 衣服

布谷布谷——麦子的成长空间 引用 删除 麦子   /   2011-06-04 07:32:07
谢谢刘老师的关注!只是生活琐事而已,说不上文才啊。
原帖由刘晓峰于2011-05-31 22:20:33发表
文笔真好,内容也好啊。真有文才。
刘晓峰空间 引用 删除 刘晓峰   /   2011-05-31 22:20:33
文笔真好,内容也好啊。真有文才。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