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往前走,看到花儿,就放慢了脚步--------就停在这里吧。看这真实的存在,竟如童话般让人流连,流连不已。

春来一场梦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4-13 18:50:07 / 个人分类:喀什的日夜

 

火车一路向西,透过窗玻璃,那裸露的大地扑过来,一寸一寸,刷刷地移向茫茫无垠的大地。目光游离在戈壁滩上,空洞而干涩。闭上眼,感觉身体就随那火车轮子滚动在这枯黄大地上,便有可怕的东西在后面追,我跑啊跑啊,总也停不下来。醒来,好久,从那梦里出不来,眼睛又长在戈壁滩上,挣扎……

 

火车在中国最西边的车站停下来,从那车厢滚动的梦里出来,湿漉漉地,天流着泪,地张着鼻翼呼吸。

 

梦里开花了,吐绿了——

 

开门却是一屋子腐败的气息,开窗子柜子,擦桌子拖地。寒假一个月,老鼠啃烂了门角,地上积了灰尘,搬东西丢了音响,花盆里死了文竹……当这屋子凋了绿色,没有声音,我还在那成滚动的梦里,疲惫不堪。

 

我在这春天里跑啊跑啊,抱着那盆枯死的文竹。风裹着沙,沙绕着风,缠缠绵绵,漫天卷地,我在这梦魇里,逃不出。真想,泼一盆水,把这个季节冲走。

 

梦里总是泪流不断,立在家门前的皂荚树下,看母亲的菜园子……梦里不知身是客,但听夜来风雨声。那天醒来,看见窗玻璃上正演绎这句诗,看得痴了,看出了那是老天悲悯的泪水。那泪水,打开了花的心,疏通了叶的血脉,洗净了天的容颜——哗啦,哗啦——天地万物张开了清朗的眼睛。

 

柳树淡妆一抹,迎春便笑开了,金灿灿的小铃铛挤满枝头,叮叮当当——挠着树下的蒲公英,它一睁眼,是个金色的大铃铛,叮叮当当——杏花樱花桃花紫荆碧桃,前前后后探头探脑,露面儿了,真个姹紫嫣红,争妍斗芳……梧桐花儿,高高挂起一大串一大串紫色的桐挂挂,在空中鸣唱,张着喇叭一样的口儿。柳树要开花了,白杨树要吐蕊了……

 

梦里花开知多少,我在数,数……

 

那天放学的时候,从修剪过的柳树下,捡了几枝柳条带回来。瓶子里灌满水,一枝一枝插进去,捋顺了,就把那春天带进了屋子。有一枝实在太长——有拉倒瓶子的架势,我顺手折断了一截,插在花盆里——那里,枯死的文竹已经拔掉了。几天后,瓶子里的柳枝叶子黄了,我要扔掉那些柳枝时,惊异地发现:花盆里的柳枝——发芽了。原来,无心插柳是这般。忽然想,那土里还埋着苹果籽、梨籽、石榴籽,或许有一天,它们也会发芽,长出我种下去的目光。

 

音乐响了,停了,晃晃悠悠,花开花谢,那些折断的柳枝,那些遗忘种子和深沉的目光,不知在哪里发芽?


分享到:

TAG:

溯源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溯源   /   2011-04-23 08:09:56
麦子文章总是让人爱读-------
张润平 引用 删除 张润平   /   2011-04-14 09:19:27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