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往前走,看到花儿,就放慢了脚步--------就停在这里吧。看这真实的存在,竟如童话般让人流连,流连不已。

有朋友真好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2-26 22:34:05 / 个人分类:闲言碎语

     冬日午后,暖暖的太阳,懒懒地洒下来。坐在秃兀的树下,我和慧敏静静地说着班里的那些孩子,那些事情……有电话来,是孔超。

     他说:身份证取到了,我现在就去邮局寄!

     谢谢啊——挂了电话,我说:有朋友真好!

     懒懒地,眯着眼,我们继续说着,那些孩子……有电话来,是孔超。

     他说:人家邮局的人说至少得四五天,他们也不能保证,这边天气不好,乌鲁木齐下大雪了,飞机可能会延误……

     哦——你就问问,寄最快的就好,要最快的,这边要的急……我的脸上,太阳光皱起来。

     他说:这边天气不好,没办法。那我再去别处问问,看能不能快点……

     哦,谢谢啊——挂了电话,默然坐着,那些大街小巷伸展开去……我知道,孔超走的路是哪条,他刚才一定是坐出租车去了派出所,他跟人家说了什么,才会要到我的身份证,出了派出所,向东去了最大的邮局,问人家,再出来……有电话来,是孔超。

     他说:还是不行,人家说还是不能保证,反正得四五天,这几天天气不好……

     哦——那就这样,寄了吧,也没别的办法了,听天由命了……我低着头,看脚一下一下蹭着自己的影子。

     他说:那我就寄了,你注意查收。差不多五天就到了,到时跟我说一声。

     嗯,谢谢啊——挂了电话,轻轻叹了一声,慧敏在一边看着,说:感叹一句,有朋友真好!

     我什么也没说,想起了那些身份证,一个丢在西湖边,一个丢在陈仓大街上,还有一个在从喀什到宝鸡的快递中——原来已经丢了这么多东西。

     若不是因为学校忽然要身份证,这个快递中的身份证就永远丢在喀什二派了——回家前一天下午,保卫科长告诉我:那天办身份证的人把资料都丢了,你们办的身份证都出了问题,得重办……前一天,我知道自己没有身份证,很麻烦,打电话给杨梅,给李红刚,给孙晓妮……他们没办法,然而,意外地,我却得知我的身份证在派出所里。领身份证的单子被我带回家弄丢了,喀什二中保卫科长调走了,我以为那个身份证没有证明,取不出来了——给孔超打了个电话,几十分钟后,他取到了。

     还好,有些东西没有丢。再说一遍:有朋友真好!

     冬日的脸上,每一褶皱,都填满懒懒的太阳光。     


TAG: 电话 朋友 身份证 天气 乌鲁木齐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