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之至文,未有不出于童心焉者

天曳:读《田野作业前的案头准备》后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5-06 10:36:22 / 个人分类:文字堆砌

天曳按:近三天,两次细读了刘魁立先生的《田野作业前的案头准备》。

有感:

 

文化生态保护,首先你要知道这样一个文化生态保护区它的地理方位,我觉得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定义之一,就是在相对的比较小的这样一个范围里面,它的文化是同质的,就应该有一些因素彼此可以进行比较,可以互相呼应的。而这一点,如果我们没有这种地理定位是不行的。”

 

***自己虽一外行,因为兴趣所致,前一两年思考过文化分区的问题,在广西,似乎有约定成俗的文化区域划分,也有较新的按不同研究角度的个性化的划分,在想,以行政区划(即某市某市某地区等,利:非专业人士也能一目了然;弊:常变)文化分区合适呢还是以地理标志(即某山脉某河流等,利弊和上刚好相反。)文化分区合适呢?文化分区是粗略些合适呢还是细致些合适呢?后来觉得划分的边界是否精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核心所在清楚就行了。所谓的同质,总是相对的,动态的。

 

“觉得案头工作至少包括这两个方面:一是你调查的对象是个什么东西,是个什么样的东西?第二,就是如何对你的调查对象进行操作。”

 

“我觉得我们现在常常是会有这样一种状况――很匆忙。”

 

***有时候,“匆忙”感觉的出现是很奇怪的。总以为这次是不会匆忙了,可它还是匆忙。匆忙,有时候可以避免,有时候难以避免,针对一时一事的努力,难抵田野的出乎意料和瞬息万变。当个人整体积累和实力到了,或许就很少匆忙了。

 

“我们常常都是,包括我自己在内,常常是去推着干、走着瞧、摸着石头过河,到了那个地方现去决定我们今天做什么明天做什么,那就是在这之前我们的案头工作没有做好。”

 

***或者,我们不需要把田野作业过程线性化,让它反复循环的同时,允许不断介入不断输出,前一个阶段的不足,后一阶段或者循环阶段补足,别把田野调查作为一次“作业”,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如同吃饭睡觉似的,这一餐这一觉吃不饱睡不够,下次多吃点多睡点,影响不大。或许,自己外行才这么轻松吧,没有报过相关课题,所以也没有课题的时间表限制着……

 

谢谢刘先生,原文地址:http://www.chinesefolklore.org.cn/web/index.php?NewsID=4719

 


TAG: 案头 刘魁立 田野 作业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天曳

天曳

学业三两不太专,兴趣七八不太少,生活十分真热爱! 呵呵

日历

« 2023-02-05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40850
  • 日志数: 131
  • 文件数: 1
  • 建立时间: 2009-04-18
  • 更新时间: 2014-09-2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