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文人多自谦,戒浮燥,胸怀平常之心,甘为边缘人。粗茶淡饭,布衣裘褐,倒可以冷眼洞察社会,静观人生百态,写出多少能够传世的作品来。——录自随笔《边缘人》(1998)

柯杨佚简两通——悼友人柯杨先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5-20 17:07:59 / 个人分类:艺文随笔

柯杨遗简两通
——悼友人柯杨先生

友人柯杨不幸逝世了。现从大量文学书简中找出柯杨先生给我的两封遗简发在博客里,以为纪念。


刘锡诚、陈益源、柯杨在龙虎山会后放排泸溪河

 杨致刘锡诚

1991926日,兰州)

锡诚兄:近好!

深圳一别,已数月矣,不知最近可好,甚念!前不久赴河南新郑县出席轩辕故里文化研讨会,见到了贺嘉、刘晔原同志,他们都深情地谈到了你,使我对总会中的矛盾、人事安排等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当然同时也见到未曾晤过面的杨志杰等新班子领导人。专业人员的大量离、退和非专业人员的调入和升迁,令人忧虑。事物会如何发展,大约还得走着瞧。吾兄曾有言:“研究原始文化艺术,使我找到了归宿!”弟甚为赞赏,望好自为之。新郑会上,一个偶然的机会,见到北大段宝林的一篇短文的手稿(他是给张振犁看,征求意见,我也顺便看了一遍),是批评吾兄文章中认为民间文学乃“集体无意识”观点的,而且认为你是在用弗洛伊德-荣格理论指导协会工作。全文不过四千字,没有什么说服力,被张振犁称为“文革中的大批判文章”。以弟之见,该文目前恐怕难以发表,只是让你知道有此事就行了,不必为外人道也。吾兄个性鲜明,棱角突出,怕得罪了不少人,然清醒者对于是非曲直仍然是明了的,尽管吾等不在北京。盼吾兄趁目前时间充裕之机,写书撰文,为社会多做贡献!

从几位先生口中得知,昌仪处有日籍华人王孝廉所撰之《中国神话世界》一书,若还有存,希望能寄我一册,书费当按时寄上。我协助刘晔原、张振犁等,在郑州同河南文联及宣传部负责人联系,提出明年秋天在河南举办国际性中原神话讨论会之建议(事先征得杨志杰、冯君义同志之同意),若民间筹措经费的工作进展顺利,估计当无问题。吾兄与昌仪,可早作撰写论文准备(伏羲、女娲、黄帝、大禹、盘古、西王母等等,均在研究、讨论之列,若能高屋建瓴,从中国神话整体特点上加以论述,亦极有必要)。

听说十一月份召开民协会员代表大会,改选领导班子,研讨协会今后工作,届时,说不定又有一场争论。吾兄能否出席会议,我都有点儿担心。会中有能力、可交往者为谁?还请告知一、二。

代问昌仪好!顺颂

撰祺

  

1991.9.26

 

  杨致刘锡诚

19951121日,兰州)

锡诚兄:

上饶一别,各自东西。然相逢总是令人愉快的,像咱们这个年纪的人,经历坎坷,对人生、社会的体味,既有共性,也有个性。你在《我的本命年》[1]中所描写的,使我能体会到对人生概叹的个性特征。在你的启发下,我正在构思一篇《也说本命年》的短文,发表后,会寄给您的。

书尚未收到。估计得过几天才能到兰州。前天,我讲《伏羲文化》论文集寄给了你(也是寄到家中),请注意收取。

寄上在龙虎山游览时所拍的合影三张。

代问昌仪好!

撰祺

柯杨  

19951121



[1]拙文《我的本命年》,发表于《齐鲁晚报》199553日。后收入《走出四合院》,群众出版社19961月。

 


分享到:

TAG: 悼念 柯杨 逝世 遗简

刘锡诚的博客 引用 删除 边缘人   /   2017-05-21 08:27:16
原帖由宁锐于2017-05-21 06:58:14发表
珍贵的遗物,永久的怀念!老元戎真有心人也!


谢谢!书简是真实的历史。友谊是刻骨铭心的。
一笑堂 引用 删除 宁锐   /   2017-05-21 06:58:14
珍贵的遗物,永久的怀念!老元戎真有心人也!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