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文人多自谦,戒浮燥,胸怀平常之心,甘为边缘人。粗茶淡饭,布衣裘褐,倒可以冷眼洞察社会,静观人生百态,写出多少能够传世的作品来。——录自随笔《边缘人》(1998)

杜高《生命在我》问世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8-18 11:34:10 / 个人分类:朋友著作

杜高《生命在我》问世


我怕我配不上自己受的苦难

2014年08月08日 星期五 北京青年报

    10年前因一部“杜高档案”而成为著名右派的杜高,新近由作家出版社推出了散文集《生命在我》。书封上赫然印着公安局的《指纹表》,双手十指和两掌的朱色指纹,既是杜高的生命印记,亦是他生命中一段黑暗经历的缩影。

    年轻读者或许对“杜高档案”颇感陌生,事实上,这是一部在1998年被有心人从旧货市场上奇迹般发现并购买的历史档案,是上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至七十年代末,剧作家杜高因为与吴祖光、路翎的密切关系,而历经反胡风、肃反、反右、劳改等漫长磨难而留下的完整个人档案记录。发现这份档案的是一位喜爱寻访旧书摊的青年学者李辉,他于2004年以此为主干,出版了《一纸苍凉:<杜高档案>原始文本》。正是在李辉的办公室,杜高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档案。

    出生于1930年的杜高,少年时即加入进步文艺团体,20世纪50年代活跃于戏剧界。才华横溢,却命途多舛,先在1955年“反胡风”和“肃反”运动中,和几位朋友一起受牵连被冠以“小家族小集

    团”,受隔离审查一年多时间。又于1957年牵连上“吴祖光右派集团”,被作为“小家族右派集团”的一员而入农场劳教。12年劳教岁月,他九死一生,如今已84岁高龄。

    在《生命在我》一书所写的题记中,杜高老人说:“我时时记在心里的,是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一句话。他说:‘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受的苦难。’”本书中的回忆性文字,除了对自己和同时代难友如吴祖光、路翎、巫宁坤、吴晓邦等众多知识分子所受磨难的记叙,更抒写了他对时代与命运的思考。正如评论家唐晓渡对此书的评价:“以一个人的命运而串联起一代人的命运;以一个人的目光汇聚起更多探究历史的目光;以一个人的思考激发起更广阔更持续的思考。一本质朴、真实而卓具深度的书,如同其轰动一时的档案一样,具有永远不可磨灭的认知价值。”

    记者从该书责任编辑处获悉,著名演员陈道明在出演电影《归来》之前,曾携严歌苓小说原作《陆犯焉识》专程拜访杜高,与之长谈,以更准确地把握一名老“右派”的心路历程。

    文/本报记者  张嘉



分享到: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