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文人多自谦,戒浮燥,胸怀平常之心,甘为边缘人。粗茶淡饭,布衣裘褐,倒可以冷眼洞察社会,静观人生百态,写出多少能够传世的作品来。——录自随笔《边缘人》(1998)

[转载]一个苗族老师和他的六十个学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1-20 15:42:08 / 个人分类:寻风问俗

[转载]一个苗族老师和他的六十个学生

(2011-01-18 19:57:20)[删除]
标签:

转载

请那些一掷千金的阔佬们睁开眼睛看看!

[转载]一个苗族老师和他的六十个学生
                                                         王祖刚和他的60个学生

 

   三间破败小木屋组成的学校,在大山深处风雨飘摇。没有红旗、没有校名、没有一个完整的篮球场……风起了,雨来了,都会让王祖刚和这群懵懂的孩子惊恐不已。一个苗族老师在大山深处的孤独坚守,为的是那些不能远行的孩子,有朝一日插上腾飞的翅膀,飞出大山之外。

 

一个苗族老师和他的六十个学生

本报记者 杜再江 发自贵州望谟

 

   望谟县郊纳乡铁炉村,一个在地图上很难寻觅到坐标的小山村,由于长期的落后闭塞,老百姓至今仍然在温饱线上挣扎。没有可以拿得出手的资源、没有新兴的主导产业,在现代化的大潮中,被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苗族汉子王祖刚和他的正处于风雨飘摇中的铁炉小学,以及那六十个求知若渴的农村儿童,就静静地坚守在大山深处的铁炉,忍痛着物质匮乏的煎熬,从这里启程,探知通往山外的人生道路。

 

[转载]一个苗族老师和他的六十个学生
                                                 王祖刚常常无法正常上完一个年级的课

 

一个老师的学校,六十个学生三个年级一个老师,大山里有堂“世上最无奈的复式教学课”

 

   10月14日,一个秋天里寻常的一天。清晨六点多,王祖刚就起床了。由于前一晚批改作业到很晚,他的双眼有一道明显的黑眼圈。天有小雨,他披上雨布,从圈里撵出水牛,牵上马儿,下地去了。

   “我要在早上10点多钟回到家里,11点给学生上课。”王祖刚说。

   在淅淅沥沥的细雨中,王祖刚开始了他新一天的生活。把牛赶到离寨子不远的地里,然后开始去掏猪草、割马草,10点钟左右,牛吃饱了,王祖刚也准备好了当天的猪草和马草,他开始往家赶。

   一路上,不断碰到他的学生。秋天的铁炉是美丽的,满山的绿意盎然,金灿灿的稻田和玉米地,还有那盛开的荞麦花,上学的孩子们在其间嬉戏打闹。他不时大声提醒着孩子们注意安全。

   没有铃声,也没有谁帮他招呼,一手端着破陋的粉笔盒,一手拿着三个年级的教科书。学生们看到他的到来,一起往教室里跑。11点,一天的课程正式开始。

   “学前班的小朋友,你们照着课本写数字,等一下老师来检查。”王祖刚对着学前班的学生说完话,又转身走向二年级,“今天大家翻到20页,把这几道题目做了。”

   等把两个人数较少的班级安排好了,王祖刚转向位于正中间的人数最多的一年级,“今天我们先来学习拼音d、t、l……大家跟我一起读……”

[转载]一个苗族老师和他的六十个学生
                                                  黑板擦用到不能用

 

   因为记者的到来,学生们显得很激动,课堂气氛异常活跃。当王祖刚还没有给一年级的上完几个拼音,学前班和二年级的孩子们就开始扬着手中做好的作业,伸到他面前。每每此时,王祖刚不得不改变教学方式,让一年级的学生做练习,又转向去教另一个年级。

   “外面的人称我的课是复式教学法。”王祖刚无奈地说。而看过王祖刚上课的不少人称,这恐怕是“世上最无奈的复式教学法。”

   王祖刚告诉记者,每天他上午11点开始上课,到下午3点左右放学。“累!太累了!”他说,每天他上完课回到家里,有时候半个小时都回不过神来。

   而下午回到家稍作休息的王祖刚,随便吃点饭后就开始新的“科目”——下地干活,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重复着他的生活。王祖刚上有年老体衰的父亲,下有正在上学的两个孩子,妻子在家务农,他的拼命,为的是这个家的生存和发展。

   “他可是我们村里出了名的好男人。”村民陈仕云说,他不但书教得好,平时人也活络,哪家有点事情,只要说一声就到,在家孝敬父母和勤快更是没得说了。

   “当地在浙江打工的女青年郑国萍,有感于王祖刚感人的办学事迹,在回乡探亲时,为铁路小学的孩子们送来了价值2100余元的学习用品……”王祖刚回忆说,从政府到民间,有一股温暖的力量一直在鼓励着他走下去。

[转载]一个苗族老师和他的六十个学生
                                                三个年级的教室是相通的

 

校不成校,风雨飘摇,育人环境堪忧,前路艰难

 

   “其实生活上的清贫不算什么,最担心的还是学生的安全。”比起物质上的严重匮乏,让王祖刚更为忧虑的是由于学校校舍濒临倒闭,摇摇欲坠,时时让人提心吊胆。

   一年前记者到学校采访时,用粉笔书写的“郊纳乡铁炉小学”字样依稀可辨。一年过去了,如今的校名在风吹日晒中已难觅踪迹。

   与校名同样模糊的,是这所教学点不可预知的未来。

[转载]一个苗族老师和他的六十个学生
                                           破败的篮球架是铁炉小学唯一能看到的体育设施

 

   铁炉曾是郊纳乡最大的行政村,上世纪90年代还有一个较为宽敞的校舍,后来由于种种原因,从完小越变越小,到本世纪初彻底消失。铁炉村的学生从此不得不走上几个小时山路到邻近的八步小学就读。

   王祖刚曾从兴义师范学校毕业后回到家乡,在八步小学成为了一名名副其实的人民教师。工作后的王祖刚十分努力,为人谦和,对待学生犹如对待自己的子女,他很快成长为学校的教学骨干,后被组织上提拔为八步小学校长。

   后来由于种种原因,王祖刚被辞掉了原来的工作。此时,他看到村里许多年幼的孩子因为路途遥远而不得不推迟上学,于是他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在铁炉办起了教学点,主要招收一、二年级的学生。

   “当时我就是把门口的几分田重新平整了一下,又去买了一栋旧的五柱木房子,然后用砖和木板围上,就成了现在的学校。”王祖刚回忆起办铁炉小学的经历,一切恍若昨天。

   说是学校,其实更像是一户农家。记者到学校采访的当天,由于下雨,四处通风的教室让学生缩紧了脑袋,有的清鼻子挂着,有的嘴含着衣袖,有的脚上穿着长拖鞋,有的背着破书包……六十个学生挤在三间狭窄的小教室里,有的走路都需要佝偻着身子爬进去。

[转载]一个苗族老师和他的六十个学生
                                                     四壁通风的教室

 

   一年级上课的时候,注意力不集中的学生常常东张西望,去看旁边的学前班和二年级的学生。这样的场景,每天都在上演。

   粉笔盒里,几根孤零零的小粉笔被王祖刚多次利用,而那个用了很久早已分成无数个小块的黑板擦,一直沿用至今。现在的黑板,是王祖刚花了很多精力才整来的,原来用的那块,一直用到发白他都舍不得丢。

   学校的操场,是一片低洼不平的泥泞地,积水随处可见。学生稍不小心,就会被摔倒。一个破旧了篮球架矗立在路边,是从外表唯一可以标志这里是学校的“地标”。

   课间休息时,学生们围成一圈跳皮筋,这几乎成了孩子们最主要的体育活动。为此,有几个女孩子在兜里随时揣着跳皮筋的线。而那根从家里随手捡来的线串起的快乐,成了这些农村孩子留在孩提时代为数不多的美好记忆

[转载]一个苗族老师和他的六十个学生
                         孩子们的课余游戏,在水洼里进行

 

   “遇着风大和下暴雨的时候,他就把孩子们全部喊到家里来,不敢呆在教室里。”王祖刚的妻子杨女士说,因为自己丈夫的为人、教书等口碑在村里很好,很多村民都愿意把孩子交给他(王祖刚),但就是因为校舍实在太破烂,担心孩子的安全出问题。

   据有关部门透露,当地原则上学生须统一到邻近的八步小学上学,目前的学校建设主要集中在八步小学,铁炉作为一个教学点,当地政府按照义务教育的生均补助,给予王祖刚一定的生活补助。但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铁炉小学的办学面临着重重困难。

   “一个人教三个年级实在有些吃不消,很想找个帮手,但工资太低没人愿意干啊。”王祖刚无奈地说。

在王祖刚的教育生涯里,教出了铁路村的第一批大学生,这些人中,如今有人做了老师、公务员、职业经理等,而他,本来有很多机会出去挣钱,但他说自己就是想教书。他呆在大山里,但当他看到自己的学生走出大山时,感到无比自豪。

   “发挥我的余热,多为家乡培养几个走出大山的娃。”王祖刚看着破败的校舍和衣衫褴褛的孩子们,无奈却又自豪地说。

[转载]一个苗族老师和他的六十个学生
雨天里寒冷的孩子

 

记者手记:

山区孩子需要您的帮助

   由于今年下半年以来的特大暴雨天气,望谟县郊纳乡在“6.28”地质灾害中遭遇到了严重的泥石流山体滑坡等事故,通往铁炉的路多处受损。记者前往当地采访的时候,用了5个小时的时间才走到铁炉小学。

   王祖刚告诉记者,虽然只是一个教学点,但铁炉小学的创办解决了当地低龄适学儿童的入学难问题。当地政府对王祖刚得办学行为是赞赏的,也是支持的,但由于只是一个规划外的教学点,投入的资金很有限。

   “好希望有一个学校!哪怕只有几间都行!”王祖刚的话语,回响在深秋冷雨下的铁炉小学,微弱却又充满力量,让人唏嘘不已。也许,在今天的城市里,我们不经意间的一个出手,一次简单的应酬,甚至一包烟、一瓶酒,当它变成爱心,都可能改变这些大山里孩子的命运。

   王祖刚是贫穷的,但他对学生的爱却是父爱般的,犹如铁炉的山一样雄伟挺拔。在王祖刚家里采访的时候,不断有学生到家里拿药。他是一个略懂医药常识的土医师,遇着学生发烧、感冒等日常小病,他都会义务给学生上药,不收取任何报酬。

   在他的学校里,不少学生的头发是他帮剪的,有的学生的名字是他帮取的。甚至在今年“6.28”灾害中,由于许多学生家长担心安全不让孩子去考试,他就一家一家的去看望,并每人给了5元钱,鼓励孩子到学校参与考试。

   而在他的学生中,只要是班级的前几名,每年都会得到一张他亲自题写的奖状,奖状上没有公章,他的学校也没有公章,他的公章镌刻在老百姓的心窝里。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这个世界就会变成美好的人间!大山里的孩子,还有那个风雨飘摇的学校需要社会各界的帮助,让我们行动起来吧。也许,你不经意的一个举动,就会改变大山里无数孩子的命运!

 

   我们初步计划于今年年底到铁炉小学组织一次活动,各位朋友请多多帮忙,在此代表王祖刚及其学生向各位表示感谢!也可直接咨询王祖刚,他的电话为:0859——4982334

[转载]一个苗族老师和他的六十个学生
要放学了,孩子们在打扫卫生

[转载]一个苗族老师和他的六十个学生
简陋的学校厕所

[转载]一个苗族老师和他的六十个学生
养鸡成了王祖刚主要的经济来源之一


分享到:

TAG: 老师 学生

一笑堂 引用 删除 宁锐   /   2011-01-20 20:56:23
穷困地方还很多!有的地方连这样的学校也没有呀!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