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文人多自谦,戒浮燥,胸怀平常之心,甘为边缘人。粗茶淡饭,布衣裘褐,倒可以冷眼洞察社会,静观人生百态,写出多少能够传世的作品来。——录自随笔《边缘人》(1998)

序跋集:《野玫瑰》序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1-11 07:58:28 / 个人分类:书评书话

  • 文件版本: V1.0
  • 开发商: 本站原创
  • 文件来源: 作者提供
  • 界面语言: 简体中文
  • 授权方式: 本站共享
  • 运行平台: Win9X/Win2000/WinXP

野玫瑰》序

 

                               刘锡诚

 

   认识山民同志已有十多个年头了。这些年来,他一直在两条战线上拚搏:一方面主持《抱犊》文学双月刊的编辑工作,业余时间进行文学创作,所著中篇小说《古河》曾获台湾联合文学奖一等奖;另一方面又主持着枣庄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的工作,从事民间文学的搜集研究,主编了《枣庄市民间文学集成》多卷,著有《狐狸信仰之谜》,取得了令人敬佩的成绩。去年7月,接到他的来信,说他正在编选一部题为《野玫瑰》的中国历代私情民歌选集,并附以评析。随信还寄来了他已经撰写完成的评析部分的稿子,要我为这部选集写一篇序言。我感到在如今欧风美雨十分猛烈的社会背景下,他所作的不失是件很有意义的事,于是便很高兴地答应了他,然而却一直没有得空写出来。现在,这部书稿就要付梓了,不得不坐下来还这个文债。

 

   私情民歌,故名思义,通常是指反映旧社会婚姻不自由的情况下男女之间不被社会承认的爱情的那一类情歌,有时也泛指一般的情歌。私情民歌是那些精神生活颇为贫乏的乡民们(主要是女子)表达情感、倾诉心曲、渲泄情欲的一个重要渠道和一种重要形式。因此,私情民歌并不是在任何情况下、任何环境中,都可以演唱的。这类情歌,多数是妇女们私下里偷偷吟唱的。有情有意的青年男女,也时常在田头山岗上引吭高歌,或在群众性的歌会上对唱,以歌传情。

 

   最为常见的是第一种情况,即青年女子心有所爱,却由于礼教的戒律或道德的规范而不敢或不便于公开表达其心曲,或是由于男子的背信弃义而失恋,无由倾诉,于是就在独处时,低吟浅唱,抒发其内心蕴蓄既久的情感和愤满。这种演唱方式和演唱环境,是由私情民歌的内容和指向所决定的。无论就其内容而言,还是就其心迹而言,都属于歌者(或作者)埋藏得很深的私人秘密,不需要别人知道,却又压抑不住,强烈地要求倾诉和表达。

 

   第二种情况,也是常见的。一般说来,情歌是不能在家里唱,而只能在野外唱的,所以江南一般把情歌叫作山歌,大概就是这个道理。1960年我在鄂尔多斯草原上下放劳动的时候,常常听到有音调悠扬而内容属于私情的“爬山调”从远处飘到耳朵里来。“爬山调”里有大量属于表达“私情”的民歌,几乎都是在野外和峁梁上唱的。有一次,我与一个被放逐到农牧区来劳动了已经三年的“右派分子”一起,赶着一辆牛车在草原的土道上缓缓而行,草滩辽远而宁静,他坐在车辕上执着鞭子于长时间的沉默后,便放开嗓子,旁若无人地唱起了情歌。那情歌大胆热烈而带有失望,音调悠扬中透露着悲怆,给我的印象很深,直到四十年后的今天,他唱歌的样子我还记忆犹新。我知道,这些民歌的内容和音调,是与他在政治上感到没有出路、生活中没有妻子的抚慰所产生的痛苦寂寞的心境相一致的。他所唱的是一些私情民歌,但他并不求有所呼应,只求抒发自己内心的情感和苦闷而已。

 

   至于群众性的歌会,那是青年男女们谈情说爱和寻求情侣的大好时机,也是对唱私情民歌的最好场所。在古代,祭祀天地诸神或高礻某的仪式,往往要在一片神圣的树林里举行群众性的节庆活动,此时人们摆脱了既成的社会陈规,把自己视同一个“自然人”,男女之间可以自由交往,唱歌跳舞,谈情说爱,甚至实行幽会或野合。1985年我曾经应邀参加过云南楚雄地区大姚昙华山的插花节,白天所进行的是一系列祭祀仪式,夜幕降临之后,来自不同地方的人们,都陆续汇聚到昙华山顶的树林中,点燃起熊熊篝火,忘情地又唱又跳,用歌声传情,不少相互爱慕的青年男女,在夜色的掩盖下隐入丛林深处……80年代曾经看到过一份材料说,甘肃省康乐的莲花山“花儿会”也是这类性质的歌会,遗憾的是未能亲临考察,因而未得其详。1994年夏天,中国旅游文化学会民俗专业委员会邀请一些学者去青海省大通县参加老爷山“花儿会”,我有幸参加并考察了这次传统的群众性节日活动。老爷山的丛林间和县城体育场里同时举行对歌赛歌的活动,不过山林中的对歌赛歌是自发的,体育场上则是有组织的。对唱歌手们所唱的大多是些情歌,也有些是私情歌,诙谐的歌词中甚至夹杂着不少大胆的男女挑逗、性欲象征的隐喻。由于我们只参加了白天的活动,没有参加夜间的活动,因而男女青年由于对唱情歌、进而幽会甚至野合的民俗事项就未能见到。这些仅存的古代歌会“化石”,已从以娱神为指归的原初状态,逐渐过渡到以娱人为目的了。

 

   从私情民歌的创作者、演唱者及其流传地域和演唱情况来看,私情民歌是中国农业文明和宗法社会的产物。私情民歌的滥觞、兴盛、变迁及衰弱,都离不开农业文明与宗法制度这两个根本性的因素。因此,无论从文艺学、社会学的角度来看,还是从民俗学、心理学的角度来看,私情民歌都是一个极有意思而尚未得到深入探讨的领域。

 

   然而研究私情民歌,又不应在社会学的层面上止步不前。还应向着更深的精神层面掘进。男女之间的爱情毕竟是人类精神领域中的高级活动,其动力和内在本质,则是男子和女子的性欲,是延续种属的本能。因此,研究私情民歌,也就不能撇开对人的性欲领域的研究。同时,男女之间的爱情在阶级社会里又受着阶级、门第、道德等诸种因素的制约。在我国,爱情还受着长期封建社会中形成的礼教规范的制约。这样一来,男女之间的正常而纯真的爱情,只要触犯了某一禁区,便会受到有形无形的压抑甚至暴力摧残,酿成人生悲剧。但爱情既然是基于男女性欲的一种内在要求和人类的一种高级精神活动,私情民歌也就永远不会被扼杀。

 

   山民熟悉农民的文化传统,又长期深入下层老百姓中间搜集过他们的民间文学,也曾经对民间文学与性的关系作过专题研究。他站在审美的高度,从大量的古今情歌中遴选出     首优秀之作,给读者提供了一部脍炙人口的文艺读物,并把长期研究中的所得,倾注于其评析之中,使这部选集显示出独具的特色。因此,我在这里高兴地向读者推荐这部选集。

   是为序。

 

                                          199744北京

 

《野玫瑰——中国民间私情歌选评》,山民编著,大众文艺出版社19985月。

TAG: 情歌 序跋 野玫瑰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边缘人

边缘人

闲门掩薜萝 边缘垒书城

我的栏目

日历

« 2021-09-27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810415
  • 日志数: 988
  • 图片数: 104
  • 文件数: 114
  • 书签数: 76
  • 建立时间: 2010-04-08
  • 更新时间: 2020-09-21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