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文人多自谦,戒浮燥,胸怀平常之心,甘为边缘人。粗茶淡饭,布衣裘褐,倒可以冷眼洞察社会,静观人生百态,写出多少能够传世的作品来。——录自随笔《边缘人》(1998)

王松《十论傣族叙事长诗》(全文-5续)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0-08 13:42:47

傣族诗歌远在采摘经济时期已经开始创作了,但是那时没有歌手更没有赞哈这个名词,只有傣族社会进入了农耕时代,在村社组织中才第一次出现了赞哈,而且把赞哈列为盘巴、猎手、水利管理人员以及管理村寨的村社人员一起,也就是寨父、寨母管辖下的一部分。这点是傣族原始公社的一大特点。这应该说就是赞哈的源头,不承认这点是不对的。当然从赞哈的出现并没有立刻就产生叙事诗,那个时候也还没有什么凤凰情诗之类的。但是叙事长诗如果没有傣族诗歌的积累,也就不可能产生几千、几万行的叙事诗,所以赞哈最初的功绩并不是一下就产生叙事诗,而是为叙事诗作铺垫。它开始只创作一些劳动、生活的歌,如:恋爱、婚姻等等的歌曲,然后进一步的歌唱了他们的风俗习惯盖新房、贺新房等,再进一步的发展成情歌,傣族的情歌是十分丰富的,最后随着生活、劳动的发展出现了凤凰情诗。如果没有这些最初的各种形式的诗歌,也就不可能出现傣族的叙事长诗,就像我国的长江、黄河,没有他们在青海的源头,就不可能形成一条河流,最后流入大海。傣族诗歌的发展既不是从什么外国的诗歌发展而来,也不是从释迦牟尼那里创造出来,而是由傣族的赞哈所创造的。在这个意义上说傣族的叙事长诗虽然成为宣传佛教的一种工具,但是他们的创作者依然是傣族的儿女,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傣族诗歌是傣族人民自己创造的。
第三节 爱情产生于原始农村公社
许多爱好傣族叙事长诗的人都有个感觉,认为傣民族是一个思想感情非常深厚的民族,也是一个多情的民族。可是傣族真正的爱情、婚姻是从何时产生的?我们在上面评价过《乌莎麻罗》,那是一部佛教攻击原始宗教的叙事长诗。把原始社会的英雄描绘成一个野蛮的、掠夺妇女的暴君,果真是像佛教宣传的那样吗?在原始农村公社就如此残暴吗?因此就必要研究一下原始农村公社那时的男女爱情婚姻关系。
我们在上面不止一次的讲到傣族在原始公社以前都是处于一种只知其父不知其母的发展阶段,也就是乱伦阶段。那个时候人类只是一种生理的需要,男女碰到一起就可以随便发生性行为,发生性行为后就各奔东西。因此父女同样也可以发生性关系,儿子也可以和母亲发生性关系。此外兄弟姐妹间也可以发生性关系,那时没有爱情,也没有家庭,因此我们把那个时代称为“乱伦时代”,或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时代。加上居住的不稳定,生活的动荡,这种乱伦时期延续了很长时间,从采摘经济到狩猎经济时期基本上都在这种乱伦阶段。那么人的爱情究竟是从什么时候产生和发展的,这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在云南的众多民族中,建立社会的最初形式大都是以家庭为基础,也就是宗族公社。但是傣族的原始公社在建立前是没有家庭的,家庭的建立是一边集体劳动一边建立的,所以男、女之间的爱情是在共同生活后才产生出来的。叭桑木底和莎里捧的爱情,是在建立原始农村公社的过程中才建立起来的。所以他们在男女关系或爱情上起了示范作用。因此便出现了一个建立的过程,由于没有什么条条框框,在建立爱情时都很自由,所以我们说原始公社不仅产生了家庭,同时产生了爱情。如果这种分析是符合那个时期的话,那么所谓诗王《乌沙麻罗》中的乌沙和他父亲都是强迫摘果子姑娘为妻,是不符合实际的,何况那个时候根本没有什么国王之类的统治阶级,更没有建立一套男女间的道德伦理观,即使一些男子强迫女子和其发生性关系的话,也是很符合实际的,因为那时还是个乱伦时期。正因为如此佛教利用这个过渡阶段,把强迫别人婚姻的情况强加给了傣族。这一切只是为了攻击原始宗教(也就是“蛇曼蛇勐”)。
第四节 叭桑木底是“傣族民族精神之魂”
作为傣族农村公社的创立者,叭桑木底这个形象本来是应该成为傣族叙事长诗的主要人物来进行歌颂的,因为他的功绩不仅仅是建立了农耕社会,可以说是对傣族这个民族的民族精神的建立也起了很大作用。在建立农耕社会的过程中,傣民族形成了民族特征以及许多精神要素。所以叭桑木底被《巴塔麻嘎捧尚罗》封为人王,可是在傣族叙事长诗中除了《巴塔麻嘎捧尚罗》之外,桑木底都成为不点名的批判对象,把他说成最野蛮丑陋的魔王之类。而德宏的五百五十部叙事长诗都是歌颂佛祖古德玛,把佛祖称为是统治世界的神。那么我们不防把这两个人物作个比较吧!我们在前面已经多次讲过叭桑木底不仅创立了农业,而且还创造了原始农村公社,是一群由游牧民逐步走向民族发展道路的领导者,从而建立了傣族远古的文化,因此他得到了历代傣族的敬仰。而佛教最高神王古德玛又对傣族做了些什么呢?因为他是外来宗教,所以他必须取得当地人民的信赖,才能在这个地方站住脚。他最初住在山林中,被叫做野和尚,也就是西双版纳的“帕拉西”;德宏的“亚细”。他们到处寻找能以之结合的封建领主,只有找到了封建领主与之结合后他们才进入了傣族地区,因此他的第一个功绩就是巩固了封建领主制。从历史唯物主义来看,我们前面讲过封建领主制初期是有他进步作用的。他建立的农奴制社会对于开发地方生产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在德宏跟南方丝绸之路相结合发展商业经济也起到一定的作用。所以在许多叙事长诗中都歌颂了“沙铁”,所谓“沙铁”就是指有钱人或商人。但是到后来南方丝绸之路受到了挫折之后,封建领主便趁机建立了封建领主制的势力,这样“沙铁”便失去了势力,一些佛教徒和和尚们趁机争当封建领主的统治者,在这个阶段中建立起了佛教的势力,有的成为封建领主的阵地,这就是原始佛教进入傣族地区的第一个功绩。因此在许许多多叙事长诗中都把亚细或帕拉西歌颂成一个圣贤式的人物,好像所有好事都是这个人去完成的,同时他也就成为去同原始宗教作斗争的佛教代表。后来他们和封建领主完全结合站住脚后,好像所有的都是佛祖来安排了。这样才产生了佛祖转世的阿銮叙事诗。
佛教的第二个功绩就是给傣族人民带来了文字。这对于传播傣族文化确实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但是文字的产生是一种社会现象,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时,所有民族、国家都会创造出自己的文字。傣族最初的象形文字说明了这一点。其次,佛教传进或创造了傣文并不是为了发展傣族的文化,只是为了宣传佛教,所有老傣文仅仅只局限在佛寺中,并没有在整个傣族地区传播,更没有变成传播傣族文化的工具,即使在佛寺中也没有形成宣传佛教的必读的课本,而是放任自流,愿意学的就学。所以许多成为高级僧侣的人也只有很少一部分懂得老傣文,不少还俗的高级和尚都还是个文盲。而且德宏和西双版纳形成了两种不同的傣文,那就是后人说的“西傣”和“德傣”,而没有发展成统一的傣族文字。一个民族最终要发展成统一文字是非常必要的。就因为西双版纳和德宏文字、语言的不同,所以只能算是地方性文字,而不能算是傣族统一的文字。在云南其它地方的傣族都没有傣文,这也就证明了德傣、西傣仅仅是佛教在傣族地区的宣传工具。如此归根结底这也应该算佛教的功劳,因为有了这地方性的文字,所以才能把这两个地区的历史文献保留下来,特别是作为傣族文学的遗产傣族叙事长诗保留了下来。
此外佛教对于傣族人民还有什么贡献呢?随着佛教的兴旺,本应该还有扶持手工业等的贡献,比如说关于寺的建筑就应该有傣族佛教的一套建筑。可是在西双版纳的佛寺最初都是草房,后来建立了一些比较永久性砖瓦结构的佛寺,这些佛寺大都是请汉族或缅甸的外地人来建筑的。这其中有一些也是有点傣族风味,但并没有形成傣族独特的风格,因此能够传世的很少很少。许多盛行佛教的国家都在佛寺绘画、雕塑上有杰出的贡献。中国西北的敦煌龙门石窟等,都成为世界艺术的宝库。西双版纳的绘画也有一些特点,但仅是在佛寺墙壁上画了一些连环故事。由此可见佛教的传入注意力并不在文化而在于政权,争得统治地位就是胜利。所以许多叙事长诗都是为了争夺王位,文化上面就很少了。除掉这些之外,傣族地区所有七岁以上的小孩都要进佛寺,那么袈裟应该是一门主要的手工业品,但这些傣族地区并没有发展纺织业,而这些袈裟几乎都是针织、沙织的,所以他们本地都无法生产,都是依靠汉族地区以及国外进口。佛教的传入对傣族的工业,手工业就没带来什么大的影响。但是刻画经书和贝叶上到是比较发达,而贝叶并不是很多,所以也靠国外进口,因为它是属于一种热带植物。抄写叙事长诗的绵纸应该是傣族唯一的文化产品了,这种绵纸是一种很粗糙的纸,用途也不是很广,只有村寨里专门为人抄写的人或诗人、歌手用,其它人用的就很少了,因此佛教对文化产品的手工业都没有什么更大的影响。但是对农业的影响确实很大的,傣民族在我国是最早进入农耕社会的民族,他们的开发田地、建设水力工程,进入封建领主之后,由于佛教对于农业发展的不重视,把主要劳动力拿去当和尚,所以农业并没有得到什么发展。特别是对于傣族社会的发展,佛教并没有起到什么突出贡献。可是在叙事长诗中都得到了普遍歌颂,把他吹为管天管地的神,这是为什么呢?很显然佛教和封建领主相结合使封建领主社会得以延续了几千年,因此他们就可以利用权利、宗教宣传来维护他们的统治。把为傣民族建立了奇功的叭桑木底压制住了,甚至于两个宗教之间的斗争都没有公平的写在叙事诗上,只有在其它一些叙事文中才得到反映。我们所看到的只有《谈寨神勐神的由来》一文中得到了一些反映,叭桑木底和佛祖的斗争是佛祖挑起来的,他在讲佛经的时候对听佛经的人说。只有信佛背叛叭桑木底才能幸福,于是叭桑木底便去找佛祖理论。他和佛祖进行二次较量,第一次较量都是一些人类常识,佛祖对这些根本不了解,所以输了。第二次较量是佛祖因为在生活常识上输了,所以他就用了个法术,也就是用一些手段来欺骗正直的人,所以叭桑木底输了。最后叭桑木底说了一句话:“如果天下没有谁敢惹你的话,今天 我叭桑木底非要和你较量不可,就算我被你斗败了,还有我的子子孙孙,永远要和你作对。”
从这段斗争的历史看,首先叭桑木底确实作出了傣族的民族气节,敢于和外来的佛教进行斗争,不畏惧咄咄逼人的外来势力。第二,说明了傣族是个务实的民族,着重于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知识,对于佛教所谓的法术是嗤之以鼻的。
第五节 谈傣族叙事长诗的生命力
有一种现象令人很不理解,宣传佛祖转世的叙事长诗都说有五百五十部,可是至今流传下来特别是翻译成汉文公开出版的,却没有一部。这是什么原因啊?当然这其中的原因很复杂,有民族隔阂的原因也有社会发展的原因,更有不同的政治原因等等。但是我觉得这里牵扯到一个文学作品生命力的问题,那么什么是文学作品生命力呢,作为傣族叙事长诗,当然是文学艺术的一种,作为意识形态的文学作品,他的生命力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真实性。所谓意识形态是一种上层建筑,什么叫上层建筑呢?他是在社会形态特别是社会经济基础上所产生出来,就像一朵朵美丽的花,它的根是扎在土地里边的,没有根基的花再好看也不可能长存,因为不论是那一种花,它都需要土地给他的种种养分,没有养分的植物是不会生长的,当然也就没有生命力。所以没有社会基础的文学作品或者说不是反映社会经济条件的文学作品,他是没有什么生命力的。因此它的真实性就是反映一个社会的深度和广度,也就是一个诗人,作家吸收了多少社会的养分,吸收的越多他所反映的社会深度广度,也就越深刻和越广泛。开出来的花朵也就越鲜艳,越富有生命力,那么什么是文学艺术和社会基础呢?
佛教并不是傣族社会的产物,而是一种外来传入傣族地区的意识形态,也就是说它是从泥泊尔的土地上长出来的,当然一种外来的种子也可以移植在另外一个土地上,只要它的土地、气候、环境适合于这种植物的生长,这也就是说佛教之所以和傣族的封建领主相结合,它的目的就是要找到一个适应它的土地,这就是佛教在傣族地区能够生存下来的根本原因。可是傣族的原始宗教也就是“寨神勐神”是在傣族土地上土生土长的产物。他是傣族先民们在游猎社会中找不到食物的情况下产生的,所以他很适应于傣族的土地。然而所有的品种它都有个年限,也就是这个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时,他必须产生另外一种经济形态来代替他。而蛇曼蛇勐最大的缺点就是仅仅局限于一个寨子、一个坝子、一个地区,如果傣族的社会发展仅仅依靠“蛇曼蛇勐”就不够了,因此他的土地上必须产生另外一种因素来代替它,傣族社会才能到进一步发展。于是产生了封建领主制度,所以我们说封建领主制度初期有他进步的一面,所以他能够存在,他建立了农奴社会,强制农奴劳动,这就发展了生产,发展了傣族社会。佛教在印度也是个最古老的宗教,传入傣族地区之后,找到傣族封建领主作为他的根基,因此他在异国他乡重新获得了生命。但是当封建领主制发展到一个阶段,封建领主制又成为傣族社会发展的阻力,阻碍了傣族社会生产发展。叙事诗《相勐》反映了封建领主制建立了统一的傣族地区。这首叙事长诗反映了二种势力,一是以沙瓦里为代表的企图称霸世界的人,他的目的并不是要团结傣族人民发展社会,而是要他个人统治傣族人民,所以他得不到傣族人民的拥护;另一种力量就是以相勐为代表的,他忍辱负重希望得到傣族人民的拥护,然后建立一个新兴国家,使傣族社会向前发展。所以《相勐》这首叙事诗的生命力很强,直到现在都被傣族人民念念不忘。而在德宏地区随着南方丝绸之路的延伸商业经济也得到了发展,因此又产生了一种新的力量,这就是商业经济的力量,商业经济的发展就必然使得封建领主的地位发生了动摇,如果任其发展下去作为固步自封的封建领主制,就必然走向灭亡。但是南方丝绸之路的动力并不是傣族社会的发展,而是一些汉族和其它国家的商人带来的,只能是昙花一现!随着南方丝绸之路的没落,商业经济寿终正寝,傣族的封建领主立刻掀起了一股反商业经济的浪潮,于是出现了德宏的三大悲剧叙事诗,特别是《娥并桑洛》成了里程碑式的作品。佛教本身就是一种外来的宗教,因此他可以作为当时欺骗傣族百姓的材料,但是因为他没有根,因此他就失掉了作为艺术的真实性。这就是我们所讲的为什么五百五十部反映阿銮的叙事长诗,没有一直流传下来更没有翻译成汉文的原因。许多傣族的诗人,学者在对佛教产生了怀疑之后,又一时找不到傣族社会发展的方向,于是又无可奈何的回到了原始宗教,所以把原始宗教作为反佛教的武器,可是傣族的社会是不会退回到原始公社那里去的,这也就是原始宗教不可能成为傣族社会主力军也不可能成为产生傣族英雄的根基的根本原因。
解放以后,把傣族的叙事长诗如数的收集、发掘、整理、翻译成汉文公开出版,一方面丰富了人类百花园中的新品种,也是中华民族的硕硕果实;另一方面也使傣族的精神文明得到了充分的发扬;最值得欣慰的是一些傣族知识分子、诗人也逐步产生了,但是怎样才能在他们原来丰富多彩的叙事诗中,发现更新的社会文学发展道路,这是傣族、诗人、学者、作家的重要课题。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会摸索出一条崭新的反映傣族新社会的文学道路。他们有的人已经写出了各种形式的文学作品,但是他们还沉浸在旧的题材当中,真正反映傣族新社会的作品还没产生。我希望傣族新一代的诗人作家,寻找出一条适合傣族社会的创作道路,写出不愧于这个民族,这个时代新的伟大叙事诗来。
分享到:

TAG: 长诗 傣族 全文 王松 叙事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边缘人

边缘人

闲门掩薜萝 边缘垒书城

日历

« 2021-09-24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810398
  • 日志数: 988
  • 图片数: 104
  • 文件数: 114
  • 书签数: 76
  • 建立时间: 2010-04-08
  • 更新时间: 2020-09-21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