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文人多自谦,戒浮燥,胸怀平常之心,甘为边缘人。粗茶淡饭,布衣裘褐,倒可以冷眼洞察社会,静观人生百态,写出多少能够传世的作品来。——录自随笔《边缘人》(1998)

王松《十论傣族叙事长诗》(全文-2)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0-03 16:31:52

二论 赞哈和傣族叙事长诗的关系
第一章 傣族诗歌是怎样产生的
具体来说傣族诗歌是怎样产生的,这是一个重要问题,不解决诗歌的产生,就不能解决叙事长诗是如何产生的。但是一个民族的诗歌的产生必然要追溯到古老人类产生的时代。我们上面说过傣民族是经过旧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这样一个漫长的过程而发展起来的。谁都知道那时既没有文字,语言也非常简单,要寻找到那个时代的民族情况是非常困难的,要追溯这段历史,有的人就凭着想象说诗歌产生于劳动之类的假设。中国汉族甚至于把诗经当作最古老的诗歌的产生,而“诗经”当然是作为古老的歌谣,但那大部分都是情歌。有许多比较后进的民族或者是经过长途迁徙的民族,他们最古老的诗歌是用来记述他们简单的民族历史,也许在这之前他们都有最简单的歌谣,但这些歌谣都被泯灭了。因此要寻找傣族歌谣产生于何时也是一个十分困难的事。
我们要感谢中国社会科学院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粉碎“四人帮“之后,建立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所和云南分所,他们在这个时候出版了一部《傣族古歌谣》,接着西双版纳景洪县民委编、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傣族歌谣集成》,2006年德宏出版的《中国云南德宏傣文古籍编目》,也记述了德宏傣族的古代歌谣。但是要寻找这些古代的歌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在为《傣族古歌谣》写序的时候,岩温扁对我说:收集在这里的古歌谣共有三部手抄本,最古老的那几首歌是从勐海的歌手岩糯那里找来的。岩糯对他说:这三本手抄本是从他父亲藏在山地窝棚的蜂桶里找出来的,岩糯还说这三本手抄本因为被蜂蜜裹住,所以个别字都看不清了。这使我很奇怪,岩糯的父亲为什么把这三本书藏在蜂桶中。据岩糯说他的父亲也是一位歌手,这就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当时想:一个歌手珍藏那么古老的歌谣一定有原因的,歌手拥有这种歌谣是很正常的,问题是他为什么要把它藏在山地窝棚里?我想可能有这样几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因为这是反映傣族先民最早的歌谣,而且只有那么几首流传下来,就成为稀有的珍宝,而历代的赞哈都想得到这稀有的珍宝,怕赞哈们都来向他要,岩糯的父亲才把它藏在蜂桶中;第二,这三本稀有的珍宝历代的封建王朝都在寻找,怕被统治阶级抢去,所以藏在蜂桶中;第三,岩糯的祖先得到这个珍宝时正是处于封建领主在争夺土地,发生械斗的时期。由于战争的关系,傣族百姓居住的几乎都是茅草房,很容易发生火灾,所以他把它藏在蜂桶中;第四,岩温扁收集时已经是粉碎“四人帮”之后了,“四人帮”把民间文学都当作是“封建复辟”,那时傣族的歌手和群众都把他们的手抄本匆匆忙忙转移到国外去,岩糯的父亲却把手抄本藏在山地的蜂桶中。
这些都是我的猜测,究竟是什么原因,我们一时无法弄清。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本古老的歌谣能流传到解放以后,这件事确实令人惊奇,他流传的过程可以肯定的是一代传一代,代代相传,只有到了傣族有了文字后才有文字记录。从这一点来说傣族的歌手保存他们的古老歌谣是有很大功绩的,也许有人会怀疑这个古歌谣的真实性,认为这些古歌谣是后人伪造的。坦白地说,我曾经也这样怀疑过,后来经过研究我觉得后人要伪造这样一个歌谣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作为意识形态的文学,都必然会打上社会、时代的烙印,而这烙印往往是无意识的,这就是后人无法制造出来的。还是让我们实地研究一下吧,就拿《傣族古歌谣》中的第一首“叫人歌”来说:
听啊,大家听着
听啊,男人和女人
听啊,老人和孩子
我正在把你们呼叫
走在山里的人
坐在石上的人
爬在树上的人
蹲在河边的人
快快离开那里
快快回到洞里
太阳已落山了
天就要黑了
老虎就要出来了
正在啊唔啊唔地吼叫
猴子已经归窝了
雀鸟已经归巢了
野狗睁亮眼睛
见人就追着嚎叫
别再贪吃野果
别在贪摘野菜
我正在呼叫你们
快快回转来
这里有什么歌谣的味道啊!用现在对歌谣的认识,简直就是一个普通的喊话,读完它好像眼前就会出现一个老者站在山洞门口大声吼叫的景象,要那些在野外找食物的男人、女人、大人、小孩赶快回到山洞,意思就是天黑了,虎、豹就要出洞了,说明那个时候的人对于白天、黑夜都还没有足够的认识,在人类的世界中为什么要分白天、黑夜?这两者跟他们的生活有什么关系、区别?最大的区别就是天一黑,野兽就要出动了,所以他们都住在一个山洞里边,这个老者就是要他们在天黑之前回到洞中。而后来的人谁会不知道白天、黑夜,谁都知道天黑了就要回家。我们再看看第二首《睡觉歌》:“睡觉了,睡觉了;明天天一亮,还要满山跑。野菜在东边,野果在西边;猴子真狡猾,黑熊也不笨。还有松鼠和小雀,都想争着来吃果;我们睡不好,明天起得迟,采不着野菜,摘不着果子,大人肚子饿,小孩更可怜。好好睡,睡个饱,明天大家要早起。”这首有点歌谣的味儿,但它更像一首儿歌,它反映了在处于采摘经济初期,人们不仅要跟猴子抢东西吃,甚至于小雀都要跟人抢吃,如果不好好睡,没有精力那你就连小雀都斗不过,这就不仅仅反映了那个时候人的生产力低下,更重要的是反映了人和自然的关系,从而就反映了那个时候人的精神状态,而睡觉就成为跟其它动物争生存的一个侧面,应该说这是一首原始人的生活写照,还有一个《关门歌》,也反映了人和自然的关系。人那时是非常害怕其它动物来伤害他们的,所以山洞口总要用点东西来挡着。让我们来看看《摘果歌》:“我们住在山脚,我们睡在山洞,两边都是大森林,大森林里野果多;有甜的有酸的,有红的有绿的,有大的有小的。叫一声人们快上树 只见大人和小孩 只见老人和妇女 你争我赶涌上来 爬直树 爬弯树 摘的摘 吃的吃 摇的摇 捡的捡 抢的抢 哭的哭 笑的笑 像雀鸟嬉闹 像蜜蜂采花 像猴子打架 叽叽,哇哇 真热闹,真好玩 啾,啾,啾”
这是一幅多么美妙的图画,好像我们看见了一群顽皮的小孩上山摘果子的情景,大家打打闹闹、哭哭笑笑,但这不是一群儿童而是当时采摘经济人们劳动的场面,因为那个时代果子是他们的主要食物。我们再看一看人是怎么开始认识自然的,有一首《拔刺歌》是这样唱的:“我的小女孩,哭着要吃奶,我走东她跟西,去到山林间,树高林茂密,藤子拦着路,野刺掉满地。我的小女孩,满身被刺戳,脚底插满刺,哭着喊妈妈,‘啊哟,疼呀疼,啊哟,痛呀痛,妈妈啊妈妈,快快来背我’。我把她抱起,坐在石块上,给她拔野刺,拔呀拔呀拔,一颗接一颗,有大刺小刺,有黑刺红刺,疼得孩子哭不停,颗颗刺像穿进我的心。”
这就反映了一个问题,傣族的先民们通过实践认识了自然,认识了自然界增加了自己的才智,这一点跟人类其他民族的发展是一样的,进而从认识自然到改造自然和征服自然。
除了上面这几首重要的古歌谣外,还有:《吃果》、《打水歌》、《虎咬人》、《过河歌》、《蜈蚣歌》、《哭哀歌》、《欢乐歌》、《大火烧天》、《洪水泛滥》。
《傣族歌谣集成》一书除了把《傣族古歌谣》的选进了这部集成外,也还有一些编者认为的古歌谣,其中有一首叫《盘巴歌》,这首所谓的古歌谣很明显是后人创造的,让我们来作个对比吧!
“我们的祖先,从土里生出,我们的祖先,从树洞诞生,生来就吃土,吃土又吃叶,吃叶又吃果,就是不知吃肉……”。
所谓《盘巴歌》就是猎人歌,开始写狩猎时代的歌,这首是反映狩猎社会的一首歌,看来它已经成为一首叙事诗了,叙述了从吃树叶、野果转为吃野兽肉的一个故事。也许这是个时代发展的结果,但是我看这首叙事诗实际上是后人根据沙罗的故事写成的,他跟前面那些采摘经济时代的古歌谣完全不同了,所以识别是否是最古老的歌谣,应从当时的生产力、生活及环境来考虑。是否反映了当时的真实生活,此外此书还把《劳动歌》作为最古老歌谣开头的第一篇,而内容已经是农耕社会以后的事了。
介绍完了傣族的古歌谣,再回头来看看傣族诗歌是怎样产生的这个问题。我想这已经不需要我们说什么了,也就是说傣族的歌谣、诗歌就是这样产生的,它首先产生于语言,用最简洁的语言说出或唱出当时的一件事或一个思想,就是一首歌、一首诗。我们再看看《叫人歌》,它既没有诗歌的韵律,就连韵脚都没有,更没有什么比喻和美丽的诗句,与普通拉家常所不同的是没有东拉西扯,就是用最普通、简洁的语言,甚至不用唱而用喊,把原始人害怕黑夜的思想表现出来,这和汉族的诗经比起来就更原始得多。因为那时没有诗歌的规律,就把当时最简单、最普通的一件事用这高度简练的语言说了出来,这可以看出诗歌产生于语言,语言又和社会发展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其次,语言是生活的提炼和发展,天黑了这是最普通、最平常的一件事,在傣族先民中是一件大事,它把这样一件大事喊出来了,这就是生活。那时摘果子也是很普通的事,用这种方法来表达当时的快乐,像猴子一样抢着食物,描绘得十分有趣。这首歌只有二十多句,就把一个劳动场面描绘得淋漓尽致。先民们在生活中肯定会碰到这样、那样的问题,用诗歌把这样那样的生活场景表达出来,表达的都是傣族先民最普通的劳动和生活。我以为每个民族都有先民们最初的生活,也许一开始就发生了天灾,如大火烧天、洪水泛滥,所以人们一开始就在逃难,那时的人可能最先记录的就是逃难。而傣民族作为云南最古老的一个民族,它开始就在大森林中居住,和平的大森林给他提供了居住,因此我们上面所介绍的古歌谣,都是在这一特定的环境下产生的,他既没有和其他民族发生殴斗,更没有从外来的国家传进了什么先进的歌谣,也没有什么宗教影响,更没有佛教控制他们的思想,傣族原始居民唱出来对劳动、生活的颂歌,因为那个时候他们还不知道什么国家、宗教,纯纯粹粹是傣族先民在劳动和生活中唱出来的最原始的歌谣,这就是傣族歌谣产生的过程。
上面说的傣族诗歌的发展都跟傣族的赞哈制度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因此在研究傣族诗歌的发展中必然会涉及到赞哈在整个傣族诗歌中的作用。
第二章 什么叫做“赞哈”
所有少数民族都有一个被外人称为 “巫师”的祭师。这个职业主要的职能是负责祭祖和传播民族简单的历史。他们一般都是用唱歌的形式来祭祀和对于后代的教育。这些人就成为这个民族历史、风俗习惯、道德、品行的传承人。傣族也不例外,西双版纳原始农村社会的“召曼”就是管祭祖的。在农村公社组织中有一个特殊的分工叫做“赞哈”,也就是歌手的意思。赞哈的产生、发展和傣族叙事长诗有什么关系?
这个赞哈制度德宏有,但德宏进入封建领主制比较早,有关原始公社的材料已经找不到了,但至今也还有歌手存在。就连受汉族封建社会影响较深的金平也有,那里的傣族村寨有被称为“恬”的女歌手,但我手头也没有更多的资料,这里只能以西双版纳的资料为主来论述了。
赞哈产生于何时?几乎所有的民族都经过从原始社会到游猎社会,再由游猎社会进到农耕社会。停留在原始社会时,由于最初的人类对自然界的一些现象不理解,便产生了神。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神和祖先的崇拜常常混起来。因此就产生了“图腾”。为了记录自己的历史,因为文字还没产生,就用唱歌来记录。这是所有民族的共同点,傣族也不例外。
赞哈是西双版纳傣语,他的意思翻译成汉语是会唱歌的人,也就是歌手的意思。也有人把赞哈译成为章哈,都是一个意思。在德宏有两种叫法,一种叫章哈(也说是章汉);另一种叫摩汉。这两种叫法,我的理解是不同的。章汉和西双版纳的赞哈有相同之处都是歌手。摩汉则是跟宗教有关,他应该是原始宗教管祭鬼、祖宗的神职人员。过去,很多人叫他迷信职业者。其实,这是一些汉族把原始宗教说成是迷信,不承认他是一个宗教。比如,现在学术界一提到宗教,就只有四大宗教,也就是佛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这四大宗教才是宗教。而少数民族的宗教就不算宗教。我认为这是不公平的,原始宗教跟一个民族有非常密切的关系,至少他对一个民族的形成是起很大作用的。有些民族的历史、生产、生活、风俗习惯都是由原始宗教创始的。许多民族把这种神职人员叫做“摩头”,因为这些民族没有文字,他们的历史都是用唱歌的办法代代相传的。“摩汉”会唱歌同时他又管理祖宗的祭祀等等。德宏有两种说法,那就是说摩汉会祭祖也会管理宗教的事务,同时也会唱歌,也可以说是歌手。
西双版纳的赞哈和原始宗教的神职人员一开始就完全分开了,神职人员叫波摩,也称“召曼”,他负责一个寨子的原始宗教,也是这个寨子的寨父。“波”傣语是父亲的意思,一个坝子的叫“波勐”,就是这个坝子的父亲了,他就是专门管祖先祭祀的。
在西双版纳,赞哈的产生可以说是原始农村公社组织中的分工。农村公社的组织中就有寨父、寨母,也有赞哈,两者是截然分开的。寨父是管原始宗教的,寨母是管生产、生活事务以及寨子的行政事务。此外,还有专管农耕、水利、狩猎的人员,赞哈就是专为寨子里的人唱歌的。
西双版纳傣族有一句话说;“没有赞哈就等于吃饭没盐巴,生活没有味道。”就是说没有唱歌等于生活没有味道。男女恋爱有恋爱歌,就是男女成年了都要请歌手来唱歌,引导他们自由恋爱。结婚要请歌手唱结婚歌,还要请歌手为他们拴线,表示吉祥。生了孩子,又要请赞哈来唱小孩歌。盖竹楼要请赞哈来唱贺新房歌。春耕生产开始了,要请赞哈唱生产歌,挖水放水了要请赞哈来唱挖沟放水歌,谷子出穗要请赞哈唱谷神奶奶歌,祷求谷神奶奶保护谷子成熟。收谷了又要请赞哈唱感谢谷神奶奶歌。过年过节要请赞哈唱过年歌,还要带领全寨人唱“依拉嗬”。划龙船时要唱划龙船歌。人死了要唱死人歌。傣族村寨的人民一时都离不开唱歌。
因此,赞哈就成为傣族生活中一个不可缺少的职业。也就是说成了傣族原始农村公社的一部分。直到解放以后,赞哈仍然在傣族人民中产生很大的影响,这也说明傣族是一个爱唱歌的民族。
赞哈有男赞哈女赞哈,后来走出了村寨成为一种社会制度。说到这里我说句不得不说的话。赞哈之所以传到解放以后,是因为封建领主也认为赞哈可以为他们宣传封建领主制度,所以不仅保留了赞哈,而且逐步完善了赞哈制度,扩大了赞哈的队伍,他们按照封建领主的等级制度把赞哈分为五等。“赞哈勐”是管理全勐的赞哈头人;赞哈叭是管理一片地区赞哈的头人;赞哈鮓管理一个大寨;赞哈鱼先 管理一个寨子的赞哈。一级管一级,目的是控制赞哈,不准他们乱唱,特别是不准唱反封建领主的歌,否则就要受到处罚。赞哈每年都要进行比赛来晋升他们的等级,并规定在演唱的时候,开头就必须唱“召喂召”,谁不唱就不允许他演唱。这样赞哈制度就成为了封建领主制的工具。这也使“赞哈”这个职业能一直保持了下来。
第三章 赞哈在农耕社会中的作用
原始农村公社的组织人员包括“召曼”、“召咩”都是群众选出来的能者。他们是无报酬的,都是义务的,赞哈也不例外,但是他是这个村社最会唱歌的人。
被选出来的赞哈是群众中最有才华最聪明的歌手,他虽然没有任何报酬,但在农村公社特别是傣族诗歌中却起到重大的作用。首先他提高了傣族的生活情趣,在风俗习惯以及村舍的劳动生产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先讲讲在劳动中吧!
在农耕时代赞哈起到了什么作用?负责组织劳动的“寨母”主要是带领大家进行农耕劳动,而赞哈的主要责任是对群众进行无形的思想品德等教育。他配合农耕生产等活动便产生了《撒秧歌》等与生产有关的歌谣,《撒秧歌》唱道:
……
六月过去七月来 天层厚,风潮湿 芒果树下落雨水 撒秧季节已来到
新婚夫妇搭凉台 整顿屋檐沟 收下剩余篾 迎接散种忙
不进山打猎了 不下河捞鱼了 水池边 人欢闹 家家忙泡新谷种
谷种要选好 割谷先选种 藏在新箩里 防止老鼠吃
种子要泡透 最好泡三天,抬出深水处,支在鱼塘边 两天就发芽
妻子起来忙蒸饭 丈夫早已赶牛到田边
撒秧犁田男人忙 女人可起得晚
秧田犁好了 秧田耙平了 芒果蓓蕾刚破半 恰是撒种好时光
姑娘啊,别偷懒 伙子们,别眼馋 秧田不是纺线场 快快撒下秧
这样一首歌讲了季节而且写了撒秧的过程。这里他不是讲一些干巴巴的事,连他们的居住环境也唱的活灵活现。他们把芒果树,竹楼、秧鸡都写出来,不仅充满着生活的情趣,而且就是傣族村寨的一幅图画,是一首描绘劳动和生活的诗歌。除此之外,许多与生产、生活相关的歌如与牛有关的歌。对于农民来说,牛是一个宝贝。就有了《拴牛魂歌》:
九月来到了 田犁尽 秧插完
谷棵绿油油 破竹篾 架田坝
家家楼下拴牛魂
用白线 用黄线 红黄绿线都可以 还有犁耙和弯担
摆到牛厩旁
绳子当镰刀 绕在牛脖上 敲响犁头和弯担 主人叫牛魂
公牛魂 母牛魂 大大小小牛魂你听着 雨已停 田犁完
秧插好 今天解下牛铃铛 今天扯下穿鼻绳
为你拴金线 为你拴银线
金线银线系双角 保住你的魂 让你肥又胖 恢复体力更健康
青草在远方 主人去割来 让你吃得饱 每天牵你到野外 去放牧
去饮水 不让蚊子咬 不让蚂蝗叮 冷天让你住楼下 天黑为你熏蚊子
你受伤 人难过 你身亡 主人哭 牛啊牛 田坝是你犁 木料是你拉
今天吉日里 来为你拴魂 待到明年八月时 你再显本领 为人立功劳
短短的一首歌,不仅说明了农业收割之后对牛的感激之情,而且勾画出农民对牛的深厚感情。农民没有牛,要完成农耕,是十分困难的,我们内地很多贫困地区的人没有牛就用自己的身子来拉犁,有的甚至于一锄头一锄头的来挖。谁都知道,土地经过了一年的耕种,地又板了,肥料被稻子吸收完了,再种就必然没有收成,这就是农民对牛的深厚感情。笔者在解放初期曾在西双版纳村寨工作过,亲眼看见过农民对于牛的爱护,他们每天不仅割一萝筐的嫩草让牛吃,有的还喂粮食,到了天黑之后,还在竹楼下面拴牛的地方烧起蒿枝撵蚊子,让牛安安静静的吃草。有的还半夜起来,怕火熄灭蚊虫叮咬牛,重新烧火熏蚊子,这种对牛无微不至的关心,正是农民对牛的深厚感情。从这些可以看出,傣族先民认识到除劳动之外,还要进行思想和感情的教育。傣族农民对牛如此重视,跟他们对农耕的认识有非常密切的关系。而赞哈在整个农耕过程中配合“寨母”的活动是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的。由于这种重视,赞哈在后来诗歌发展为叙事长诗的阶段,不仅成为唱者,而且还成为创作者、诗人。
此外,在农业生产方面还有为农作物祈求良好生长的歌。因为,在边疆,当稻谷快要成熟的时候有两种天敌,麻雀和老鼠。所以边疆的少数民族收获一年辛苦种下的谷子,有三种说法,第一天收;第二地收;第三人收。而在远古时代,人的科学知识是很低下的。因此,只有祈求神灵保护他们,进入农耕社会的傣族产生了一个谷神奶奶的故事。所以,赞哈也唱谷神奶奶的歌:
冬天太阳红 天空很明朗 星星也来了 月亮也来了 谷魂啊
你是王 谷魂啊 你是主 千亩谷已归仓 千亩稻草已堆齐
谷魂啊 快回家 谷魂啊 快归仓
一粒谷 胜过千两黄金 一粒谷 胜过万担银
生命靠着你 人类靠着你 你不要抛散在大地
大地蚂蚁多 蚂蚁会吃魂 还有贪吃的麻雀和野鸟
天天在田边寻食 见谷就张口 专找谷魂吃
今天主人来 声声把你叫 带来鸡蛋黄
带来竹扁担 还有提萝和背筐 把你挑回寨 把你带回仓
新仓库 篱笆围得严 风不透 雨不淋
蚂蚁钻不进 老鼠进不来 你在仓库里 舒服又平安
待到明年新月时 你再到田里 打苞扬花
吐香争艳 回来吧 回来吧 别在野外淋风雨 谷是王,谷是主
回来了 回来了 撒!撒!撒!
其实,这就是歌颂谷子,好像谷子也有了灵魂。不仅说明傣族对于粮食的爱护,而且把稻谷人格化,后来演变成谷神奶奶,成了原始宗教里重要的一个神,关于这一点我们后面还要说。
赞哈为农业歌唱的还有很多,例如《纺线场歌》、《栽甘蔗歌》、《十二马》、《叫鸡魂》等等,这里就不多举了。这说明赞哈在农业劳动中如何宣传鼓动群众积极劳动,让他们懂得在劳动中的乐趣,同时传播了农业劳动中的一些知识,也涉及到傣族原始宗教寨神勐神的思想意识。
由此,可以看出赞哈对农业生产的作用,他不仅仅是一种娱乐,而且起到指导农业生产的作用。更重要的是,作为农村公社的一种民族意识,贯彻了原始宗教的主要思想和道德规范,它的作用是全面的。
其次,赞哈在男女恋爱,婚姻以及一些风俗习惯中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比如傣族有个风俗,男女在13-14岁时就开始谈恋爱,这时赞哈就要让寨子里的伙子头、姑娘头把青年人组织起来,教他们唱恋爱婚姻歌等。恋爱过程中青年男女都是通过对唱情歌来表达各自的爱情的。所以在傣族来说基本不存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们的婚姻是通过唱歌来互相了解的。等到谈婚论嫁了,赞哈又为他们唱婚姻方面的《说亲歌》、《许配歌》、《嫁别歌》、《婚礼歌》等等祝福歌。其中《婚礼歌》是这样唱的:
啊,千好万好在今天 按照祖先的金门银杆
按照桑木底制定的规矩 宝石般的小伙子啊
配给金子一样的姑娘
全勐人人称赞 全寨人人夸奖
说你们俩是天生的一对 男的像月亮女的像星星
男的是田 女的是谷 男的是水,女的是鱼 男的是树 女的是藤
坚贞的爱情把两家连一家 姻缘今天把你们结合在一起
在阳光明亮日子像玻璃一样的今天 你们手挽手端着花盘
双双跪在圣洁的拴线桌下 接受双方父母和亲戚的祝贺
我为你们高兴为你们兴奋 请看我这喜泪啊
正在为你俩流淌 一一滴在白线上
你们的爱情从撒种到收割 经历了漫长的日子
两人共同栽培友谊的树苗 今天树苗已经长大
枝叶茂盛开花结果 为珍惜这不易的果实
你们终于向父母提出了愿望
…… ……
笔者曾经在勐海参加过结婚的庆典,也听过赞哈唱的结婚歌。其实这不过是一种为新婚夫妇祝福的歌词,这样的歌词可长可短,读起来好像东拉西扯。其实,为了祝福这对新婚夫妇不仅调动父母,调动了全村的男女老少,还调动了山中的动物,调动了为他们创立一夫一妻制的祖先,还调动了天上的天帝和天后。又比如为形容今天是吉祥的日子,反反复复地出现了天、地、山、水,所以这不仅仅是一首风俗歌,而且还是一首非常美的诗。像这样的诗的意景在傣族诗中经常出现。令我吃惊的是,这样的祝福歌在整个婚礼中占的时间最长,而不会使人感到沉闷,恰恰相反,当赞哈唱到精彩之处,还不断的听到参加婚礼的男女老少,都喊着“水!水!”的喝彩声。这种歌声在傣族的生活中比比皆是。又比方说《盖新房》歌,傣族住的杆栏建筑在过去都是用茅草和竹子盖成的,除新建的家庭要盖竹楼外,最坚固的竹楼最多也只能住五、六年,又要重盖一次。根据傣族的风俗,一家盖竹楼,全村寨的人都来帮忙,有的送米,有的送菜,大家在一起,一天之内就要盖好,然后来举行贺新房的仪式。不仅本村的赞哈要来唱《贺新房》歌,而且其他村寨的男女赞哈都来祝贺唱歌。仪式是边喝酒边唱歌,热闹非凡,所以盖新房是傣族的一件大事,他们认为一草一木都关系着这家人的生活,先让我们听听赞哈唱的《抬木头歌》:
……地基平好了 柱洞挖好了 草排打好了 篾条破好了
只差房柱和房梁 火塘架,已抬来 楼梯昨日才劈好
今天还得进大山 去把两棵中柱抬回来
山离寨很远 小路弯曲坡很陡 坡陡好抬木
四月阳光辣 抬树流汗多 途中要喝水
水在山脚下 主人有办法 背来橄榄果
野果当水喝 饱肚又解渴 日偏西山头
抬木往回走 人多力气大 十人抬一根
树粗肩难扛 办法有的是 桑木底教给 用野藤捆住
穿上长扁担 扁担再拴藤 藤上加扁担 柱端再加根老鼠尾
十人分开走 分左右两排 柱子中间吊 左路右手扶
右路左手撑 坡陡柱不晃 稳稳下山来 别看老鼠尾
分量虽不重 责任却不轻 掌方向 呼口号
鼓动人出力 脚步一齐迈
“嗨唷嗨,唦一罗 唦罗嗨,短一对”
像猴子攀藤 像蚂蚁抬虫
“哟哟哟,啾啾啾 唦一罗,短一对”
热热闹闹下山来 日落时 柱子抬到家 院子里
摆饭桌 端肉来 端酒来 慰劳众乡亲
出力者 啃鸡头 呼号者 吃鸡肚 闹到月亮当空照
人人唱得醉熏熏 东倒又西歪 各自回家去睡觉
这首歌描绘了全寨人为一家人选中柱的情景,选中柱是盖竹楼最重要的部分,他们选木头也是很认真的,因为一栋竹楼的中柱不仅仅关系到这栋竹楼的坚固,而且代表着这栋竹楼的灵魂,也就是涉及到这家人的幸福,还代表着这家人的祖先。所以选中柱是建一栋竹楼的重要环节,涉及到这家主人的根基,唱完《抬木头歌》接着是赞哈唱《贺新房》歌。
从姑娘挑水开始,伙子排成行把柱子立起来,再架横梁、竖中柱、搭顶梁、安椽子、放楼梯、上草排、铺楼板、围篱笆、挖泥土、填火塘、新房盖成了,房主摆上酒肉款待众乡亲。摆好后主人站起来,说话很谦虚,请大家吃饭。年长者站房中间念祝贺词,长者祝贺完向房主敬酒,主人喝三杯向大家感谢,按照老规矩,姑娘唱请客歌,请客人进来,本寨的请进来,外寨的备上酒席殷切招待,姑娘端一碗酒,对他们表示热情友好。第二支歌唱贺新房,唱到天发明,鸡拍翅。
那些最会唱《贺新房歌》的赞哈可以唱一夜,赞哈可以挑起男赞哈、女赞哈的对唱,常常会演唱成赞哈的比赛。所以《贺新房歌》实际上是一首没有人物的叙事长诗。还有《节日》歌,比如《依朗嗬》、《京比迈》、《划船歌》等等都跟赞哈有很密切的关系。
从上面可以看出赞哈在整个农耕社会的过程中,对傣族的劳动、生活情趣、风俗习惯、过年过节的欢乐起到了重大作用。最后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对人生伦理道德的宣传和教育。
一个人呱呱的来到世界,赞哈就要为他们祝福,祈求保佑这个小孩生长成人,这是傣族对生命的爱护和重视。到了7岁之后又要为他们唱《升和尚歌》,长大成人后又要为他们唱傣族的伦理道德歌。傣族有不少有关伦理道德的书,例如:《松帕雪》、《嘎里婉拴罗》、《孟腊甘达来》、《甘哈西林龙》、《玉拉窝》等,这些侧重教育人们尊老爱幼、安分守己、诚实善良、不打架闹事、热爱劳动、互相帮助,使傣族社会构成一个和谐的社会。直到一个人生命结束,在出殡之前,歌手还要为他们唱《引路歌》。傣族认为世界上一切动物包括人在内都有灵魂,人死以后躯壳不存在了,魂还存在,因此要引他回到祖宗的世界里边去。
笔者八十年代在德宏地区办歌手训练班的时候参加过的葬礼,为一个死者唱《引路歌》,那种沉重的气氛令我至今还记忆犹新。我记得那个歌手首先唱了这个死者的一生,歌颂他做了什么好事,遭受过什么不幸和灾难,为这个死者的一生做出了公正的评价,然后为死者的灵魂能回归故里,告诉他往哪个方向去要怎么走。在西双版纳还有那么一个风俗,歌手给死者唱了引路歌之后,还要把死者这生做了什么事,受了什么苦写成这个人一生的故事,把这个故事抄在绵纸上放在佛寺里。傣族的赞哈专门为傣族人民唱歌。这就清楚说明了赞哈为傣族叙事长诗做了主要的准备工作。
第四章 赞哈的大发展
赞哈开始每个寨子只有一个,是农耕社会组织中的一员,可是随着生产的大发展不仅每个寨子有几个赞哈,而且还有男赞哈、女赞哈,更重要的是它逐渐成为了自由职业或半自由职业,在傣族寨子中形成一个广大的队伍,活跃在傣族社会中。这是在什么形势下发展起来的呢?
首先是社会性质的变化,也就是封建领主制出现了,以西双版纳为例:在原始社会中由于劳动力的不足,而西双版纳又有大大小小的几十个坝子,这些坝子开始都是原始森林或茂密的草,十分荒芜,野兽经常出没,无人开拓。封建领主制建立后,外勐来的百姓以及被打败的一些村寨抓来的群众被逼为农奴,农奴被逼迫为他们去开发荒地,于是产生了农奴制,产生了各种等级。随着土地的开发,村寨越来越多,赞哈队伍也越来越壮大,这是赞哈队伍扩大的原因之一。
第二个原因是随着佛教的传入以及佛教和封建领主制的结合,封建领主利用他们的权利在许多村寨上建立了佛寺,并且强行规定所有小男孩到七岁时就要到佛寺当和尚,进行专门的佛教教育。他们虽然不是以传播傣族文化为目的,也没有什么专门教傣文的课程,只是每天都要朗诵佛经,但是除去真正的佛经外,却掺杂着许多故事传说以及各方面的知识,这就吸引着许多好学的青年和尚,他们在佛寺里一批又一批地从小和尚升到大和尚再升到大佛爷。等到他们还俗时候,都被冠以“康朗”的称号。什么叫做康朗呢?就是被认为有知识、有文化的人。这部分所谓的“康朗”可以分成三种人,一种人直接成为赞哈,这就不仅扩大了赞哈的队伍,而且提高了赞哈的整体素质。第二部分叫做“安章”,他们也懂傣文,但是不会唱歌。他们专门在村寨里为需要用经书做“赕”的群众抄写经书。除抄写外有的也创作叙事长诗。这里必须介绍清楚的就是傣族到解放初期都没有印刷术,所以故事和知识不是刻在贝叶上就是写在绵纸上,这些东西统称为经书。有些有钱人家有了什么喜事都要买一些东西赕给佛祖,许多人就是买刻的和抄写的经书去赕,刻和抄写就成为文化买卖的一部分。这些从事抄、刻的人在村寨中都很有威信;第三部分人也被叫做康朗,但并不认识傣文又没有嘹亮的歌喉,只好还俗回家耕田,不过他们还是受到人们的尊敬。
随着男赞哈的增加,有些喜欢唱歌歌喉又嘹亮的妇女也参加到赞哈的队伍,于是就产生了女赞哈。女赞哈给赞哈队伍增加了许多情趣和色彩,她们很受群众的欢迎,但是女赞哈因为不准进入佛寺,所以她们几乎都不懂傣文,因此也就无法吸收外来文化。不过有许多女赞哈和男赞哈一样都能够随机应变、出口成章,唱出许多美妙、动人的傣歌,特别是在男女赞哈对唱中,往往击败男赞哈获得群众的喝彩。
随着赞哈制度的逐步完善,这种制度也像汉族的考试为官一样,许多赞哈都想成为这种制度中的合法歌手。赞哈制度的完善,赞哈队伍也在不断扩大,赞哈也就成为了统治阶级的工具。随着封建领主制反动面目的逐步暴露,一些有良心有正义感的赞哈也唱出反叛封建领主的歌,在赞哈队伍中也流传开来一些咒骂封建领主的歌词如:“你是水我不喝,你是路我不走……”等等之类的反封建领主歌词。
由于赞哈的迅速发展,更重要的是他们吸收了外来文化,而傣民族有个特点就是十分善于吸收外来文化来丰富自己的文化,使他们自己能够创作出一首又一首美妙、动人的傣族叙事长诗。
开始时赞哈是傣族许多知识和文化的传播者,却又只停留在口头流传上,所以一部叙事诗究竟是谁创作的无法记录和传播下来,内容也很不统一。后来产生了书面的叙事长诗,才有了一些记录,例如:《论傣族诗歌》的作者,是在他自己写的诗论中说他创作了《宛纳帕丽》、《婻波冠》的。又如《德宏风采》一书中介绍“召尚弄奘罗”时说:“召尚弄奘罗,又名苏伦打,傣族,是个盲人。他一生整理、创作了《娥并桑洛》、《宾机宾列》、《广姆贺卯》、《阿朗浪》等66部作品。”
第五章 赞哈的现状及其存在的问题
解放以后,傣族的赞哈和诗歌都曾经出现过一个高潮,不论是西双版纳还是德宏都出现过老赞哈歌颂新社会的热潮,还出现傣族新的诗人和翻译家。西双版纳还出现过赞哈自已的组织“赞哈协会”。但是由于种种非常复杂的原因,特别是经过了“文化大革命”,到现在已经出现后继无人的现象。现在,西双版纳的赞哈虽然还在唱,却不过是年节或是盖新房时唱一唱而已。在抢救文化遗产和培养新的赞哈方面都存在着非常严重的危机。现在就抢救古老的傣族叙事长诗以及培养新的诗人和歌手的问题,简述如后。
第一、解放以后,为迅速的普及傣族文化,一些领导为傣族创造了新傣文,而且根据西双版纳和德宏傣语的差异,还创造了所谓的“西傣”和“德傣”文,也就是西双版纳和德宏的傣文。并且用新傣文办了当地的报纸,还在学校里推广新傣文。从某种现象来看,这当然是一个好事。但是,新创造的傣文和原来的老傣文毫无关系,也就是说新傣文不是在老傣文的基础上变革创造的,而是完全和老傣文毫无关系的一种文字。这就出现了一个严重问题,把新旧文化完全割断了,许多年轻的知识分子只掌握新傣文完全不懂傣族的传统文化。而解放以后傣族诗歌出现高潮的时候,傣族的文化人老傣文基础都很好,涌现了许多傣族的高级知识分子。我们都知道,要创作一部有质量的叙事长诗,不懂本民族的传统文化技巧是不可能的。随着岁月的流逝老歌手们几乎都去世了,这就是后继无人的原因之一。其次,所谓 “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几乎把所有民族的民间文学都打成“封、资、修”,把各民族的歌手都打成复辟封建领主制的“牛鬼蛇神”,有的被斗争,有的被抓起来。就我所知,西双版纳有几个赞哈勐为了保护他们的文化冒着生命危险,带着他们心爱的《巴塔麻嘎捧尚罗》和西双版纳的历史书籍逃到国外去躲避。有些歌手和懂的老傣文的知识分子也都纷纷逃到泰国。这就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所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收集到了三百多部目录和一百多部傣文手抄本的原因。如今“五大诗王”中的《粘巴西顿》等重要叙事长诗都还没有找到。现在懂得老傣文的人已经“凤毛麟角”了,为此我写了一封信给西双版纳州长刀林荫女士和州政协主席征鹏先生,建议迅速的办老傣文训练班,解决收集、整理、翻译傣族叙事长诗的问题。再次,由于语言和文字的差异,在培养新的歌手时还要注意,培养他们不仅要懂得老傣文,还应该懂得汉文,并且要有一定的汉文学修养。过去采取汉族文艺工作者、作家和傣族歌手相结合的办法虽然不错,但是要培养傣民族自己的人才来翻译、整理,才是最理想的。
我前面说过傣族众多非常杰出的叙事长诗,要走出云南成为我国的文学宝藏,变为我国社会主义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然后走向全世界,被全世界人所了解,就必须十分重视目前的保护和抢救工作。就我所知,目前傣族的叙事长诗只有《召树屯》、《相勐》、《婻波冠》等已走出了云南,在全国产生了影响,其它数十部叙事长诗虽然被云南出版部门看重,甚至有的用精装本出版,但是仍然没有冲出云南。目前我国政府十分重视收集、翻译、整理、出版各民族的传统文化,问题是各级政府的文化部门应该确实的行动起来,应该有计划的作出保护发掘、翻译、整理、出版的问题。再不行动起来,这些非常宝贵的文化遗产就将永远失去了。我在前面说过傣族有550部叙事长诗,我们花了巨大的力量只找到三百多部目录,就是说还有一百多部连目录都找不到,找到了一百多部手抄本无人过问,就连登记、分类都没有人做,更谈不上整理了。在这里我不由得疾声呼喊:政府的文化部门不要停留在文字和口号上, 应该立刻行动起来,否则,我们就会成为历史的罪人。

TAG: 长诗 傣族 全文 王松 叙事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边缘人

边缘人

闲门掩薜萝 边缘垒书城

日历

« 2021-09-24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810398
  • 日志数: 988
  • 图片数: 104
  • 文件数: 114
  • 书签数: 76
  • 建立时间: 2010-04-08
  • 更新时间: 2020-09-21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