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文人多自谦,戒浮燥,胸怀平常之心,甘为边缘人。粗茶淡饭,布衣裘褐,倒可以冷眼洞察社会,静观人生百态,写出多少能够传世的作品来。——录自随笔《边缘人》(1998)

宋本蓉博士论文的读后意见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8-01 09:21:54 / 个人分类:学科建设

 

宋本蓉博士论文的读后意见

 

刘锡诚

 

昨天在中国民俗学网上读到人民网天津视窗记者童丽莉的《宋本蓉:“非遗”第一博士》一文,颇有感触。她的论文是优秀的。当然也有不足,譬如从艺术学的视角论述显得不够等等。毕业后,却没有能在“非遗”事业单位或研究机构就业,只能回到文乾刚师傅那里去继续当学徒。据我所知,当学徒是没有收入的,况且要完成一件漆雕作品要一年到几年的时间啊!而她在读硕博的六年中,已经是吃老她老公的了。奈何!

下面是答辩时我发表的意见。——2010-08-01 

 

(一)选题适应时代要求和“非遗”保护的需要。雕漆是中国文化历史上最具代表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之一,在工业化、现代化的进程中,在主要产地和艺人麇集的北京市、乃至全国,由于优秀的或成熟的从业者骤减(据作者调查,北京市仅有29人),其核心技艺失传、整体式微,因而进入了濒危的时期。选择雕漆保护作为论文的选题和研究的典型样本,对于文化政策和文化策略的制定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学术构建,具有重要的示范意义。

 

(二)学术上注意学理性探讨,并有所推进。由于历史的淹没,主要靠口传心授而得以传承的雕漆技艺,虽然自魏晋以降代有传人,且不绝如缕,但实物的匮乏和史料的简约,致使雕漆的发展史和技艺变得扑朔迷离。作者以“二重证据法”所进行的雕漆史的探索和雕漆技法技艺的复原,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中国雕漆技艺兴衰的真实面貌,弥补了雕漆史的残缺。完成这一课题,广泛地搜罗和阅读史籍(作者对古籍的查阅和引用,包括宋元明清的笔记,远超过前人)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更为重要的是,亲眼观察存世的实物和搜罗散见世界各地无法见到雕漆制品的照片,作者在这方面所作的努力,特别值得肯定。作者超越西方文化人类学者通用的田野作业程式,对当下艺人及其工作室尚在传承的技艺(主要是“剔红”类别的各种技艺)等做全程跟踪观察和“参与研究”;拜师于国家级传承人文乾刚门下,在艺人的指导和合作下,以学徒的身份学习雕漆的每一个技艺环节,亲手制作了一件梅花式雕漆盒;对北京的多位雕漆传承艺人做口述史,对考察和掌握雕漆的普遍性(共性)和特殊性(每个大师的个性)及其精妙品质掌握了第一手材料。

 

(三)敢于打破成说,提出新见。如:在前人“质以代兴,妍因俗异”论说基础上,对雕漆这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发展嬗变规律,以及影响雕漆文化特质因素的概括和总结。如:指出当下我国雕漆只剩下以剔红为主,明《髹饰录》中所记录的剔黑、剔绿、剔黄、剔彩、复色雕漆、金银胎剔红等类别的雕漆和传统,均呈薄弱、衰颓或失传状态。如:引用清宫档案所记光绪二十年六月十二日苏州织造庆林奏折称“所有调漆宝盒,无匠造办”等材料,并对北京“继古斋”雕漆中断成见的质疑,纠正了当代专著中一些流行的说法,提出了北京雕漆到“继古斋”时期已逐渐没落,其仿清仿明之作只是中国几千年漆艺传统的余晖的论点。(第6770页)

(四)现状研究和保护策略研究有新意。通过历时性(“代兴”与代衰史)与共时性(不同区域文化特性)研究,在国际“非遗”保护背景下的比较研究,以及亲身的田野调查与参与研究,所提出的雕漆技艺保护对策(对优秀青年从业者实施助学金制度、“社会企业”的生产性方式保护、与院校合作和鼓励公众欣赏等),对于非遗保护,尤其是雕漆传统技艺保护,在理念上和实践上,都是符合文化发展规律的,可供国家和北京市有关文化主管机关参考。

 

(五)两点不足:一,作者个人所作的田野调查和参与研究部分,在论文主要论点的形成和特色上,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虽有《雕漆制作过程的实践》一文附录于后,但整体感觉是夹杂于整个叙述和论述文字中,显得脉络有欠清晰;二,行文中有的地方重复,给人复沓多余之感,有待进一步修改时,作些删芟工作。

 

(此为笔者2010414日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宋本蓉博士论文答辩会上的发言)


TAG: 博士 论文 宋本蓉 意见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