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文人多自谦,戒浮燥,胸怀平常之心,甘为边缘人。粗茶淡饭,布衣裘褐,倒可以冷眼洞察社会,静观人生百态,写出多少能够传世的作品来。——录自随笔《边缘人》(1998)

关于第一届世界民间艺术与民间文化大会的情况汇报(1988)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0-09-21 11:20:56 / 个人分类:学科建设

查看( 336 ) / 评论( 1 )

关于第一届世界民间艺术民间文化大会的情况汇报


刘锡诚  冯  伟(翻译)

 

     国际民间艺术组织与意大利戈里齐亚市两个团体共同主办的第一届民间艺术与民间文化大会,于198882328日在意大利北部城市戈里齐亚举行。我们作为中国民间艺术协调中心(中国文联)派出的学者出席了世界大会,并代表国际民间艺术组织亚洲事务副主席、执委会委员贾作光同志参加了国际民间艺术组织的执委会会议。会议期间及会后访问了意大利的一些地方和西西里墨西拿的坎特里尼•彼洛尼塔尼民间艺术团。现将会议和访问情况简要汇报如下。

 

一  关于世界大会

  

第一届世界民间艺术与民间文化大会,是由国际民间艺术组织发起,意大利北部城市戈里齐亚市的Ro Low 国际民间文化大会委员会和国际民间艺术组织共同主办的。参加这次会议的有国际民间艺术会员国中的44国家99名学者和该组织的部分领导成员。这些国家是:澳大利亚(1人)、奥地利(9人)、巴林(3人)、比利时(1人)、贝宁(1人)、巴西(3人)、喀麦隆(1人)、加拿大(2人)、中国(2人)、刚果(1人)、捷克斯洛伐克(2人)、丹麦(2人)、埃及(1人)、芬兰(2人)、法国(3人)、希腊(2人)、几内亚(1人)、几内亚比绍(1人)、匈牙利(5人)、伊拉克(1人)、以色列(3人)、意大利(18人)、牙买加(1人)、约旦(2人)、科威特(1人)、摩洛哥(1人)、墨西哥(1人)、荷兰(1人)、新西兰(2人)、菲律宾(3人)、波兰(5人)、沙特阿拉伯(1人)、叙利亚(1人)、斯里兰卡(1人)、瑞典(1人)、斯威士兰(1人)、突尼斯(1人)、土耳其(2人)、乌干达(2人)、联合王国(1人)、苏联(1人)、美国8人)、西德(1人)、南斯拉夫(1人)。这些学者的成分,没有可靠的统计材料,据粗略的统计,多数是民间艺术团(主要是民歌民舞)的领导人,其次是各国民间艺术和民间文化研究机构的领导人或研究人员,再次是文化旅游部的官员和国际民间艺术组织的专职成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也派员参加了会议。

世界大会举行了五天。开幕式由组织委员会负责人、国际民间艺术组织秘书长亚历山大•阿格尔主持,东道主致辞,乌干达文化部长卡孔格致辞,国际民间艺术组织的国际学术研究委员会主席、波兰卢布林市马里•库里斯克洛多夫斯基大学教授麦克则斯拉夫•玛尔苏克博士讲话。开幕式后即开始宣读论文,提交大会的论文,少数是按照规定议题依样画葫芦地对民间艺术的现状与展望作宏观的描述,多数是从本国实际出发,介绍和阐述民间艺术在社会生活民族心理中的地位以及对未来的估量。社会发展的现代化、传播媒介的普及化和外来文化的侵入,对民族民间文化所带来的威胁,是到会学者普遍关心的问题。刘锡诚向大会提交的学术报告题目是《民间文化的走向与当代中国社会》,论述了我国沿海、中原以及边陲地区三个不同文化地带各自民间文化的现状、结构、历史沿革,以及在急剧变化的现代化进程中的嬗变。

宣读学术报告的日程很紧。大体上是上午九点读报告,下午1点开始文化旅游。午餐、晚餐都是由地方各类机构或企业宴请。由于日程紧,发言多,学术会议期间的讨论和提问的时间相对压缩,因而有些引起人们深思的观点和共同关心的问题,未能得到深入探讨。大会工作语言为英、德、法、意等语,尽管设有同声传译装置(没有阿拉伯语),仍然由于语言的障碍,使交流和讨论受到影响。西方学者大都能操英语,非洲学者也会讲英语,但阿拉伯各国、东欧、苏联、意大利学者英语都不好,都带了翻译。而且文件多为意大利语,也给其他国家带来一定的困难。在工作语言问题上,阿拉伯国家代表曾在大会上表示了异议,要求设阿拉伯同声传译以深化自由讨论,但未能解决。

就其所达到的学术水平而言,这次国际会议并不是很高。到会者多是一些民间艺术和民间文化界的国际活动家,他们见闻颇广,活动能力很强,但学术水平和理论素养普遍不足。到会的知名学者也不多,连国际民间艺术组织的各大洲副主席、执委会委员也屈指可数,而那些人则大都是有学术地位和学术造诣的学者。

 

二  民间艺术节活动

 

与世界大会交叉进行的,是戈里齐亚第十八届国际民间文化节和第二十三届民间艺术家游行。

应邀参加戈里齐亚第十八届国际民间文艺节的,有13个国家的29个民间艺术团队,他们的到来,不仅给戈里齐亚市民带来了世界各大洲异彩纷呈的民间歌舞,而且使世界民间艺术和民间文化大会也开得内容丰富、有声有色。除了来自意大利各地区的民间艺术团对而外,它们是:玻利维亚、布隆迪、奥地利、中国贵州、南斯拉夫、瑞士、突尼斯、巴西、苏联、墨西哥、乌干达、马来西亚。出席世界大会的学者们同时出席艺术节的各项活动,观摩来自世界各地的民间艺术表演,在学术上互相切磋,对各民族民间文化的相似性和相异性,特别是它与深广的民族心理结构相关联的民族特色,表现了强烈的兴趣。各国民间艺术团的表演向我们显示,民间文化在发达国家和民族主义国家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民间文化传统即使在工业社会仍然具有强烈的生命力。这一点,我们感触很深。

各国民间艺术团队都安排在戈里齐亚市的体育馆里表演,每队只演几分钟至十几分钟,带有强烈的竞赛特点,因此,各队只选自己最精彩的节目上场,那些平庸的节目基本上没有表演的机会。就我们所观摩的节目和我们的评价来看,得到观众最高赞誉的是乌干达、墨西哥、苏联、玻利维亚和中国贵州省民间艺术团的节目。这些团队所表演的民间歌舞的共同特点,也是引起观众共鸣的热点,是强烈而分明的节奏,自然而未加雕饰的原生形态。而强烈的节奏感无疑是现代生活和现代青年所追求的一种艺术境界,而不加雕饰的原生形态是民间文化在意蕴、情趣等方面对于现代文化的优势之所在。

中国贵州的民间艺术团在抵达戈里齐亚参加此地举行的民间艺术节之前,曾参加了匈牙利某城市和意大利南部西西里省墨西拿市的民间艺术节。他们的演出获得了很大成功。在戈里齐亚的市民中、军营里以及世界各国学者专家们中间,激起了巨大的波澜。特别是该团演出的芦笙舞、金鸡舞等苗、侗族民间舞蹈,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戈里齐亚市长先生不仅在古堡里举行招待会时高度评价了他们的节目,而且在28日举行表演时,从观众走到街心,与边游行、边表演的我团演员、团长以及出席世界大会的代表合影,对中国人民的民间艺术和文化使者表示了十分亲切的感情与敬意。

在戈里齐亚世界大会期间,作为中国民间艺术协调中心派出的学术代表,我们与贵州民间艺术团是通力合作、互相支持的。贵州团的团长冀州同志、艺术指导武光瑞同志及演员向我们反映了他们在墨西拿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要求我们向意大利方面和国际民间艺术组织负责人进行交涉。刘锡诚先后向东道主意大利民间艺术促进会主席利洛•亚历山大鲁、国际民间艺术组织秘书长埃蒂奈•汪凯尔斯比尔斯克(比利时人)提出了交涉,收到了一定的效果。我们利用会议间隙,到我贵州民间艺术团驻地看望了演员,并且参加了艺术团游行队伍一起游行。

 

三  国际艺术组织执委会会议

 

在世界大会期间,国际民间艺术组织召开了一次执行委员会会议。会议由该组织主席、突尼斯人萨拉赫••埃尔•玛赫迪教授以及秘书长法格尔、副秘书长汪凯尔斯比斯克等主持。到会者除执委外,还有大约20个国家的JOV组织的代表以及国际民间艺术组织的财务干部等。刘锡诚被授权代表贾作光同志出席会议,会议的议题是:

1)关于国际民间艺术组织升格为联合国教科文的B级组织问题。会议开始时,不少国家代表误解了我国民间艺术协调中心的努力,经刘锡诚说明了中国民间艺术协调中心的立场以及它通过中国驻联合国教科文总部代表的大力斡旋,联合国教科文准备讨论此案。刘锡诚转达了中国民间艺术协调中心李一女士和贾作光先生的意见,敦请国际民间艺术组织秘书处在1011月间再向联合国教科文总部写一报告。中国方面将再代为交涉和努力。到会各国代表以及国际民间艺术组织领导成员对中国的努力和中国代表的意见表示满意和感谢。  

2)讨论经费和筹资问题。由国际民间艺术组织澳洲、新西兰和波利尼西亚地区财务负责人布鲁斯•迈斯•柯蓝(新西兰人)报告了财务开支和筹集经费的打算,并向各国代表分发了一份认捐书,每捐12000奥地利先令,可以认可一个理事资格。中东国家代表在会上捐钱巨甚。我们没有承担义务,没有任捐。

3)人事问题。会议通过决议,增补了一些执委会委员。

 

四  民间艺术组织概况

 

国际民间艺术组织是由欧洲的一些民间艺术与民间文化工作者发起,成立于?年的一个世界性组织,它的宗旨是“积极致力于解决民间艺术和民间文化领域内一切问题和课题”。据1987年的统计材料,该组织有102个国家及7个岛屿是会员团体;有322个研究所、团体、博物馆及其他研究机构;举办了119个民间艺术节和会议;拥有1040个个人会员(研究人员、专家、组织家,总计为1610人)。该组织出版一种通讯《世界一瞥》(用联合国教科文工作语言及德语出版)。该组织的最高领导机构是国际民间艺术组织执行委员会。委员会设主席一人(现任主席为突尼斯的Solah El Mahti 博士、教授)、副主席6人(欧洲副主席,希腊人Alkis Raftis 博士、教授;中南美副主席、巴西人Marie Jose Colares de Aranyo Moreia;北美加拿大副主席、美国人George 博士、教授;亚洲副主席、中国人贾作光;非洲副主席、乌干达人Mbabi Katen,boshi 博士、教授;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波利尼西亚地区副主席、新西兰人Mereen Te Rangi)。该组织的实际工作机构是秘书处,秘书处设在奥地利A_2340,默德林38号大街)。设秘书长一人(现任秘书长为奥地利人,副秘书长6人)。

198891

 

注:由于年代久远,打印不清和纸质损坏,许多字看不清楚了,个别地方(特别是人名)可能有错,仅供参考。——刘锡诚


TAG: 意大利 协调中心

一笑堂 宁锐 发布于2020-09-21 14:33:56
第一届世界民间艺术与民间文化大会
多交流,大有益!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