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猪献与人殉——田野乱想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2-09 22:48:39 / 个人分类:田野笔记

今天我又一次被吓到了。

一年前在fx庙里做田野,离我不到一米远是一头肥大的黑毛猪 ,两只耳朵耷拉着,鼻子使劲闻着地面。当猪用鼻子拱了庙前的黄土后,就有几个大汉冲过来,两人压猪身,一人用尖刀直刺猪喉咙。霎时鲜血喷涌而出,可怜的猪儿尖叫挣扎发怒,人们向后退却,又是一刀,猪倒地而亡。鲜血流了一地,便又有兴高采烈的人们,手持百元、十元人民币抹向喷血的猪脖子。一盘鲜血呈给fx,地上的则被人们抢着蘸,一时间庙里晾晒着许多沾满猪血的钱。这蘸血的有老人,也有三五岁的小孩,各个都兴高采烈争先恐后,丝毫没有畏惧的表情。蘸完的人拿着一把血钱高兴得向别人诉说自己的幸运。据说这血钱十分吉利,人们把它用红线绑起来挂在门口可以辟邪。

可我站在那里,感觉的只有恐怖。去年如此,今年更甚。我的脑子里一直浮现着人血馒头这个形象,似乎人们蘸的不说猪血而是人的鲜血。其实,这两个原理也是一样的。我在想,他们杀的是猪,以前,他们也可以杀人。我的价值观和这个仪式的内容完全相反,让我拍下去的动力也许只有一份对民俗场景的敬重,否则我早就逃之夭夭了。

我站在离猪太近的地方,我看到猪的瑟缩发抖,还有一头猪流着眼泪。那还是一头小猪。在记录这个杀猪的仪式时,我没有办法做到价值中立,只是机械式地在镜头中看着可怜的猪,内心里是很排斥的。看到给fx献上的血时,我突然说出了两个字: 野蛮。这是我以前多么排斥的两个字啊!浪漫的民族主义情结包围的我,在看到这样的仪式时,突然又变成了启蒙主义的卫道士。

我知道,我似乎从来没有成为他们的一份子。尽管在这庙里跟踪做了四年的田野,尽管这是我的家乡,可是,我却觉得一次比一次疏离和陌生。这不再是我寄托童年温暖记忆的地方,而是一个混杂着血与肉,庄严与恐怖,荣耀与杀戮的复杂场所。我必须一次次磨练自己的心智,去面对一个真实的民俗世界。

真实总是有些残忍的。赤裸裸地让人炫目。

经历这些杀戮的我,一次次在追问自己:民俗学究竟能做什么?面对生命的平等,民俗学应该有怎样的价值评判呢?

或许我的民俗学承担了太多的东西。这些追问,难道只能留给宗教么?


TAG: 田野

刘治波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刘治波   /   2010-10-23 17:10:48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清欢

清欢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有弗学,思之弗得,弗措也;有弗辨,辨之弗明,弗措也;有弗行,行之弗笃,弗措也。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果能此道矣,虽愚必明,虽柔必强。”

日历

« 2020-02-24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2494
  • 日志数: 13
  • 图片数: 4
  • 建立时间: 2008-09-19
  • 更新时间: 2011-02-0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