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贴面礼时代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2-07 04:28:18 / 个人分类:西游记


               西游记之八     “贴面礼”时代

第一次见人行贴面礼,还是在天朝的教室里。刚学法语不久,看到法语老师和另外一个男老师打招呼,二话不说先过来贴面,好像是四下,然后脸相碰的时候嘴唇要发出亲吻的声音。当时可谓十分惊艳,技惊四座。记得去年临行前,八月的时候,突然在宿舍里想起了这个问题,于是很忐忑,听同学说,她在中国曾被与表哥谈生意的法国男人贴面过,但是那男人是抱住真亲,后来表哥还对妹子说,法国人真热情!同学十分愤怒:你妹子被人欺负了你还这么高兴!

于是,贴面礼成为我去法国之前的一块小小的心病。

一个朋友评价贴面礼,认为那是“夷狄之道”,天朝的见面方式本来是作揖,但是后来连作揖也没有了,见面点个头,笑笑,健康,卫生,安全。而后来传入的握手,总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太过正式,就好像新闻联播里领导人和友邦假情假意故作友好,而旁边闪光灯群闪咔嚓嚓一片一样。在中国,有时候,握手的双方反而是疏远的。而法国人见面,行贴面礼,会很近得闻到体味,脸上倘有胭脂和粉,也会蹭掉一层,窃以为这是法国化妆品业发达的原因之一。

于是糊里糊涂到了法国,当然第一个正式见面的人就是我的帅哥导师。

那天去见他的时候,他走过来,向我伸出了右手,我一愣,貌似从来没有行过握手礼,于是我也伸出右手。那时候,心里还有一点点失落,因为当时都准备好了行贴面礼。走的时候,他也是站起来,向我伸出右手,然后我又过去握手,一边握手他还跟我说了好多话,导致我握也不是,不握也不是。记得在哪本误人子弟的书上读过,法国人见面有握手和贴面两种方式,握手礼是应该女人先伸出右手的。我想大概是因为导师知道中国女人不行贴面礼,但是为了表示友好,又不好不行礼,于是就握手。我也因此以为,法国人握手礼和贴面礼是同样多的,随机选择的。

这样的认识持续了很久。在上硕士课程的时候,认识了一个人类学的小男生,很热情,跟我告别的时候,也是先伸出右手,然后说些好话,各自回家。跟我的房东见面也是房东伸手来握。于是我又有了一个错误的推论,就是在法国人见到中国人会行握手礼。

这个推论不久以后就宣告了失败。2010年年末,我去同学宿舍串门,刚好同学的室友,一个意大利女孩在客厅,她看到我快步走过来,我以为她要去我后面的冰箱取东西,于是我转身回头让出条路,结果那个女孩在我面前停住了,她拥抱的双手还没有落下,脸很红,我突然意识到,该来的贴面礼终于来了,而我没有做好准备。于是我说,对不起,我不知道,能再来一下么?

那个非常漂亮的意大利女孩就开始教我怎么行贴面礼,于是我在她滑嫩的脸蛋上蹭了又蹭。

2010年,就以这样一个贴面礼宣告了我不握手礼和握手礼时代的结束。

今年年初,遇到同学,她脸红彤彤地说,告诉你一个事情。我竖起耳朵。同学羞涩地说,今天老板和我行贴面礼……我急求细节。从没有谈过恋爱的同学更加羞涩。原来,年初的实验室里没有人,他导师来看到她坐在实验室里,就跟她聊了半天,然后说,都2011新年了,我们亲一下吧。于是就伸过脸来。我同学就崩溃了……她说她有“被强奸”的感觉。我拍拍她的肩膀,郑重地对她说,“没想到你的‘第一次’给了你老板……不过,拿2011说事,真是个绝佳的借口,一来可以掩盖2010长久以来的觊觎,二来又很漂亮地祝贺了新年。”同学听了这一席话,娇嗔道“去死吧!”,我看到她脸上的一片红云,觉得我们中国的女孩子真可爱。

回来和一个在美国待过的朋友聊起这个事情,朋友非常严肃地说,在美国,这样的事情可以算性骚扰,可以控告的。我回答他,这个可以借友邦习俗遂一己之私。朋友叹道,你从法国回来大概要改革开放了……

是啊,我有时候一个人想,传说中的法式热吻貌似很激烈,可能因为他们平时就这么亲来亲去的,吻已经变得平凡,而变换花样就显得尤为重要。当然我们中国人,平时基本上男女授受不亲,所以,普通地亲一下,心中也会涌起巨大的波澜,波澜壮阔,排山倒海。当然,中国的男人看到中国女人被老外这么搂着疑似亲吻,总归心中有些不爽,于是就有海外守贞,抵制贴面礼之说。一方面,是因为天朝讲究推己及人,看到别人家的女人这样,就推想到自己的妹子,自己的老婆,自己的母亲,于是就觉得自己很受侮辱,天朝的女人,应该关起门来自己享用,何必和别人搂搂抱抱,大失体统。当然,我有时候也在揣测,因为法国的男人间很少行贴面礼,中国的女人可以和法国的女人和男人贴面,但是中国男人最多和法国女人贴面,而这样的机会貌似也不太多,于是我们的男同胞就会暗自不爽。当然,这只是些颇显恶毒的揣测。

就当我对同学的2011之贴面礼思绪万千时,我的贴面礼时代也攀着年初悄悄开始。而我并不知道,还固执地以为法国人见到我这个中国人,都会行握手礼,除非他们先开口问问能不能行贴面礼。

晚上八点半是常规的博士会议,就是每个月中心的博士生小聚一下,聊聊学习和博士生活。这次的会议选在和我一届的同学家里。中心历届博士据说有70多个,但是大家会根据自己的时间选择是否到场。因为是注册以来第一次参加博士会议,我就找好地址,准时过去。同学的家是在法国的老楼里,木头的楼梯,木头的门。当我敲开那扇厚重的木门,一个上次见过的男博士,穿着白毛衣,开门,看到我高兴地说:晚上好!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低头过来贴面,我还没反应过来,基本没动,等他贴完了,我才意识到我贴面了。之后我从门厅的走廊走向客厅,看到了一屋子的博士,只有一个女的……他们看到我,都从沙发上起来,一个一个和我贴面,很奇怪的是,他们竟然能够在发出亲吻的声音同时说话,边跟你贴面边告诉你他叫啥名字,然后说一大堆欢迎的话,而我来发出亲吻的声音都比较困难。于是我那刚从外面进来冰冷的脸,就碰到了那些温暖的有胡子的,没有胡子的热情的脸。

开会开到一半,又进来一个男生,他先是跑过来和坐在沙发上的男生们握手,然后轮到我的时候,我本能性伸出了右手,他握了下我的手,然后俯身弯腰和我贴面,因为当时那个唯一的法国女博士已经出去了,所以我成了这圈人中唯一被贴面的,我于是表示抗议:为什么你们男生不贴面?!他们笑了,笑得很开心,有人对我说,男人之间,如果是十分十分亲密的关系,也会贴的。但这些和我贴面的男生,我只认识两个。

法国女博士告别的时候,是拎包直接走了的,挥挥手跟大家说再见。而我在11点也是提前退出,当我站起来对那圈男博士说,OK,我得走了的时候。白毛衣男博士又来贴面,于是,我又被贴了一圈。但我至今不知道,什么时候贴面,什么时候不贴,和什么人贴面,和什么人不贴。也至今在贴面礼中发不出亲吻的声音。

就这样,在2011年初的两个小时,我贴过了25年来中国生活中从来没有的这么多的脸,很新奇,很好玩,也很迷糊。我不知道,以后我见了法国人会不会主动去行贴面礼,如果要入境随俗的话,是不是还要学会法式热吻之等等,2011年都这样开局良好,谁知道以后会怎样……

就这样,我游走在新奇和迷糊的边缘,用社会学的术语,叫“文化震惊”,用有点殖民色彩人类学的术语,叫“déculturation ”。我这个来自天朝的女人,也许自此开启了“野蛮人“时代。

 

 

 

 

 

 


分享到:

TAG:

mjgnbsc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mjgnbsc   /   2015-05-16 10:43:34
刚买的紫砂壶如何保养:http://www.juhutang.com/zishahu/zshdby4/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清欢

清欢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有弗学,思之弗得,弗措也;有弗辨,辨之弗明,弗措也;有弗行,行之弗笃,弗措也。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果能此道矣,虽愚必明,虽柔必强。”

日历

« 2020-04-04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2534
  • 日志数: 13
  • 图片数: 4
  • 建立时间: 2008-09-19
  • 更新时间: 2011-02-0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