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烈辉,广东汕尾人。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中国民俗学会会员,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广东省疍民文化研究会理事,华南师范大学行知书院本科生导师,汕尾非遗、社科、地方志专家,汕尾电视台特约评论员。诗词作品入选《当代中华诗词库》;论文《关于修志的“因”和“创”之探讨》荣获广东省人民政府地志办2016年省地志理论研讨优秀论文三等奖;《南海雄风---汕尾疍民历史文化研究》获首届暨南大学“潮学优秀成果奖”(在全球潮汕学术领域)二等奖,《广东汕尾民俗漫谈》获“第七届潮学奖”三等奖,曾多次应邀参加国内外学术活动。

圣贤愁(禾火心)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4-01-11 17:51:18 / 个人分类:禾火心中的吃人周

   圣贤愁(禾火心)

                                              翁烈辉(搜集)             

 一天,吕洞宾和汉钟离云游路过某地,他们腾云驾雾,悠哉乐哉!忽然间,一阵狂风从他们脚下卷过,二仙大吃一惊,暗道此风不比寻常。于是,他们抓风起算,一算,才知道原来这阵风,是人间一位绰号“吃人周”的人从此经过,二仙便讨论起来。吕洞宾说道:“听说‘吃人周’有人吃人,无人吃影,是一个十分不简单的人物!”

 

                     (石马)

 汉钟离不服气道:“我们是神仙,难道还怕他吃了咱们不成?”吕洞宾道:“这人路过的风,令人不寒而栗,我们不可等闲视之!”汉钟离愤愤不平道:“咱们不如试他一试,看他是真的还是假的不简单!”吕洞宾道;“好吧,咱们就试他一试吧!”

 于是二仙降下云端,变成二位凡夫俗子,来到街上,和迎面而来的“吃人周”打个招呼,“吃人周”不咸不淡地应了一下,准备擦身而过。汉钟离一见,忙扯住“吃人周”道:“阿周,那里去!”“吃人周不动声色地回答道:“那里去?我天天都有人请我吃饭,我忙得很!”汉钟离道:“既然这样,我们请你去‘圣贤愁’酒楼吃饭吧!”“吃人周”大喜过望,连忙牵着二仙的手,走向“圣贤愁”酒楼。

 到了“圣贤愁”酒楼,汉钟离在酒楼上叫来了一瓶酒,点了几盘小菜,二仙和“吃人周”一边吃着,一边谈着,很快就把桌上的菜和饭吃掉了。看着酒桌上有酒无菜,二仙私下商量了一下,对“吃人周”道:“咱们以‘圣贤愁’为题,吟诗作对,输者买账。”

 “吃人周”胸有成竹地哈哈大笑,并说道;“好!好!我最后作对!”

 风流倜傥的吕洞宾打开扇子,摇头晃脑地吟道:“耳口王,耳口王,瓶中有酒将饮完。席上无肴难下箸,我割一耳做酒饵!”说罢吕仙割下一个耳朵,血淋淋地放在盘中,“圣贤愁”酒楼的吃客们大惊失色。汉钟离笑嘻嘻看着“吃人周”,他故意笑道;“周兄,请你吟诗吧!”“吃人周”推辞道:“您先吟吧,小弟押后!”

 汉钟离站起来,得意洋洋地吟道:“臣又贝,臣又贝,席间有肉我吃过。席间无肴难下箸,我割大鼻做酒配。”说罢,汉钟离马上拿起刀子,割下了自己的鼻子,血淋淋地放在盘中。

“吃人周”仍旧不动声色,他看着盘中二仙血淋淋的一耳一鼻,慢腾腾地站起来,假惺惺地道:“我本想同二位异士攀交,没想到二位如此所做,令人吃惊!”二仙喝道:“轮到你了!”说罢,他们准备看着“吃人周”出洋相。

 “吃人周”哈哈大笑,仰天打了一个饱噎,笑嘻嘻地吟道:“禾火心,禾火心,瓶中有酒该我斟。席上无肴难下箸,我割根头发表寸心!”

 二仙一听,大惊失色,呆呆地看着“吃人周”,心想此人果然不同凡响啊!

 “吃人周”说完,拍拍屁股,大摇大摆地走出“圣贤愁”酒楼!

 二仙面面相嘘,最后他们长叹道:“连神仙都斗他不过,可见此人不愧有‘吃人周’之称啊!”

 

   ——载2012年5月《海丰文学》增刊(总第48期)

载翁烈辉著作《广东汕尾民俗漫谈》第167页。


分享到: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4-07-16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9822
  • 日志数: 67
  • 图片数: 2
  • 建立时间: 2016-11-01
  • 更新时间: 2024-02-2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