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烈辉,广东汕尾人。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中国民俗学会会员,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广东省疍民文化研究会理事,诗词作品入选《当代中华诗词库》;论文《关于修志的“因”和“创”之探讨》荣获广东省人民政府地志办2016年省地志理论研讨优秀论文三等奖;《南海雄风---汕尾疍民历史文化研究》获首届暨南大学“潮学优秀成果奖”(在全球潮汕学术领域)二等奖,首届汕尾市文艺奖金奖;民俗专著《广东汕尾民俗漫谈》荣获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第七届潮学奖”三等奖,曾多次应邀参加国内外学术活动。

“海上丝绸之路”之石狮头炮台和过洋埔港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4-01-07 15:40:32 / 个人分类:与海洋先民对话

这是良渚文化的分支,这是海边的古城市,这里的白沙湖底,史前就是一个海边小国······


“海上丝绸之路”之石狮头炮台过洋埔

                                             翁烈辉

白沙湖西连汕尾市城区,北倚海丰陆丰两县(市),东临碣石湾,南濒红海湾,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得天独厚,低山丘陵地,属田墘地带,山岭为东北--西南走向,东北面的大德岭山脉连绵十多公里,与海陆两县市相连,田墘地带主峰尖峰岭530米。白沙湖中的一隅过洋埔原是白沙湖泊中的天然避风港,为海上古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

据《海丰明清三志》载:“白沙湖,多番船居之”明清期间已有日本、荷兰、法国等外国舰艇及商船进入白沙湖。白沙湖位于碣石湾西南部,其东西南三面都是沙滩,沙粒洁白晶莹。湖附近山岗峥嵘嶙峋巨岩森列盘踞着五座形状各异的狮形小山狮形天然大石头这里,以石狮、斑狮、金狮、崎头狮、流涎狮命名传说古时候,玉皇上帝开天庭,派天上五狮来朝白沙湖,传说五狮如朝湖成功白沙变为米,芒草变为剑,鸭母(鸭母石)生珍珠·····此地可建都,天帝派赤脚大仙来五狮朝湖时,一只流濡狮喝醉酒错过了时辰,错过朝湖的最佳时段,最后朝湖不成功,五狮变成山和石

石狮头炮台,位红海湾遮浪施公寮半岛的田下山上,东距施公寮村2公里,西南距施公寮村半公里,北临碣石湾。始建于清康熙年间。郑正魁主编的《海丰县文物志》载:石狮头炮台西北面临海处直径6米的半圆形中,分东、西、北方向设三面炮位。各炮位长2米,宽1米,高0.5米。炮位之南紧连兵营通道,宽4米,东西两侧为营房。由北到南,左右两边各9间,进深各4米,每间各有小门,宽0.7米,所有墙体均为灰沙夯筑,现墙残高4米,总面积约400多平方米。石狮头炮台是为海上长城关要之一,是清明时期的一道重要的海防遗址,是汕尾的一处海上长城的重要城关。据统计,汕尾沿海从东至神泉(今惠来),西至平海(今惠东)的海岸线,共筑卫所城4座,烟墩14座,海防炮台24座,古堡2座,构筑起以卫城、所城为骨干,堡、寨、墩、烽堠和障碍物相结合的军事工程设施。这些海防设施,或独立于海岛之上,或筑于江河海口,或密布于海岸,各镇一方又互相呼应,编织成一道道保卫家园的海上长城古时在江海口岸和其他要塞上构筑的永备性火炮阵地。石狮头炮台,为一种旧式的固定的火炮发射阵地,它构筑在白沙湖口岸要塞上,雄踞一方。《清史稿·兵志三》:“以亲军炮队营驻大沽炮台。”如:上海的吴淞炮台。现石狮石炮台建筑己终荡然无存,只存于荒草间的一些炮台及营房夯沙墙基。石狮头炮台,山上面建有烟墩,山间建有兵营数十间,建妈祖庙一间,现遗留有同治年间千总梁得禄妈祖颂古碑文、以及光绪、民国年间石碑刻数个,另有嘉庆九年碣石卫及海丰县令禁此地官兵抽渔民渔税石碑文,这都是难得的古文化遗留,证明石狮头炮台是一处重要的海上长城关口,是“海丝之路”的要道之一的历史见证,除上述古碑等古遗留外,重建妈祖庙,见证历史的沧桑。

附近的田寮村妈祖庙有很多美丽的传说:大年三十妈祖上头炉香时,有一群强盗带有大刀,隐藏于妈祖旁边大榕树上,准备来该村杀人越货,村人上庙拜香时,炉火大盛,村人一见马上跳上庙顶救火,救火时,村人在火光中看见强盗,大呼村人,全村出动,强盗马上惊退。又传捷胜有一官员骑马经过田寮,一到田寮村,白马跪下不走,武官马上去妈祖庙进行跪拜,白马才起身驮武官员回捷胜。还有传说长新村有曾姓青年,多年没有生育,来田寮求阿妈赐药签,阿妈当场无赐,该青年懊丧不已,吃过晚饭,一块红布飘到他面前,红布上有药方,其再求阿妈,是否阿妈所赐,阿妈圣杯笑是,吃了药方,曾姓青年老婆连生贵子。有一曾姓狮班,傍晚进田寮村,不来妈祖庙参拜,提篮老大说不行,先来拜一个也好,拿子一下行拜礼,老大大惊,以求狮班,舞了一傍晚,杀四门,鞭炮各响,狮班竟然伤不着。有一戏班,技艺超群,一天有一妙龄少女,到班主家,奉上银元,要求其到田寮村做大戏时,大戏班来到田寮村做戏,村人都说无去请戏,该村又无有这样的妙龄少女,难道是阿妈化身请戏?该村去万山群岛打紫菜,在盐洲被海盗抓住,生死未卜,家人焦急万分,村人拜阿妈,阿妈说十人去,十一人回,原来一人是该村去找的。妈生请戏,谁误谁罚,有一老戏爹贪价拔收,去了汕尾天帝庙做戏,误了阿妈的戏,理们很焦急,随即请戏班,但老戏爹的戏去龙溪港口过渡失水,这是阿妈的责罚。

过洋埔西连汕尾市城区,该村碑刻、楹联、匾额众多,代表性碑刻有“大馆石碑刻”,立于清嘉庆十五年间,现存于大馆。代表性楹联有“洁廉世望基开玉溪昌后裔,风雅诗宗溯东海仰前徽。”书于清年间,现存于毛氏祖祠。代表性匾额有“舌师堂”(复制),书于清年间,现存于毛氏祖祠。该村有刘氏家训:“骏马骑行各出疆,任从随地立纲常。年深外境皆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早晚勿忘亲命语,晨昏须奉祖炉香。苍天佑我卯金氏,二七男儿共炽昌”。该村民间信仰的场所有大仕王庙,始建于清代年,重修于2003年。供奉大仕王,主要祭祀活动与仪式为摆席,全乡祭拜,祈求丰衣足食,平安大吉。当地村民一年有1次祭祀活动,具体时间是农历七月十五日。该村掌故有:过洋埔有一有教养又不乏气节的读书人,叫毛相公,字玉天,毛相公救了一大官,大官赐予毛相公田地,因此毛相公成为远近闻名一大富翁,每年有粗粮捐给朝廷。清时曾氏有一大汉叫 宗瑞,力大无穷,能力举一只大牛,碣石卫将军得知,请他赴宴,宴席上曾大汉因看桌下有鸡腿,趴下桌拿鸡腿,将军一见,弃之。下面的碑记,公元二0一六年六月,笔者为该村所,记录过洋埔村的历史人文:

贵洋埔乡重修磐基记

旺地贵洋埔,原名过洋埔。乡聚乾坤之气,地藏龙虎之威。依龙据脉,胜地祥光,背靠龙岭,面朝清湖,独特灵秀,诸胜毕会,左拱右卫,相依成势。山川形胜,得自然造化;地灵人杰,赖风水化育。村前灵雀池,兆欣欣向荣之气;乡后圭岭,显兴旺昌盛之象。

自古以来,我过洋埔乡,为“海上丝绸之路”----白沙湖航段的一个重要港口村,“过洋”即过番,《海丰县嘉靖志》曰:“白沙湖,多番泊居之。” 番泊,即洋船,为外国船只。“埔”字,古越语意为船只停泊处。

我过洋埔乡,雄踞宝地,得风水之妙,千年昌运,兴旺繁荣;先祖择滨水而居,耕田捕捞,生生不息。祖先创鸿基,子孙福泽长。考古发现,新石器晚期,此地有人居活动,乡间水滨,曾发现古石斧。唐宋时代,吾乡周围,宋军曾至,现有遗迹为证。明清时期,此间有过洋埔、花城、蔗园三乡,结寨而居,民风淳朴,粟米鱼盐,甲于他乡,清嘉庆十五年完工的公馆(现俗称大馆),为三乡共建,作议事及谈文论武之场所,现公馆和古石碑仍在,见证岁月沧桑。后因世事变迁,花城、蔗园二乡,为避倭寇山贼之扰,逐渐迁入过洋埔乡居住,三乡合为一乡,遂以“过洋埔”为总乡名。近代,我乡为灌溉良田,历时三年,修建南排山盘仔水库,使川流不息,良田丰润,先辈情系桑梓,创业艰辛,奉献精神,至足仰慕!我过洋埔乡,地腴民勤,物产丰足,稻米丰仓,瓜果飘香,炊烟袅袅,远洋帆影,鱼虾满溪,鱼米之乡,美名远扬。

明清时期,我乡儒教渐兴,风气所生,人文凸显。故老相传,富绅毛相公,名扬海陆丰。毛相公,姓毛名玉天,生活于清雍正至乾隆年间,据说他年青时,曾救过一名朝廷大员,被授予官职。毛相公富甲一方,品德高尚,乐善好施,名闻四方。我乡曾瑞公,姓曾名宗瑞,生于乾隆年间,其人生得高大英武,力大无穷,年青时能一手抱起一只牛,因此威名远播,碣石卫有员大将,闻名欲招其于帐下,但是,因为多种原因,他错过了从军任将之路。我乡又有名艺人叶妈溜(1900--1949),生前为陆丰永丰正字剧团团长兼花旦,时人称之“溜旦”,其演艺出色,常在“大棚戏”中,崭露头角,名满海陆丰。

1941年秋,有一营抗日国共合作军,在田墘同入侵日寇,殊死作战,喋血红楼,红楼飞火耀忠魂,英名远播千载存!为救爱国勇士,我乡村民,冒着生命危险,救出合作军追炮连连长汤增锡,连夜把勇士送入医疗所,后因勇士伤势过重,不幸壮烈牺牲,我乡村民不怕日寇报复,隆重厚葬英雄,现英雄英魂永远屹立在我乡后山,激励后人。我乡村民,为救英雄,冒着生命危险,表现出大无畏的民族精神和气节。

为兴文教,我乡筚路蓝缕,不竭追求,文教之本,在学在校,上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我乡文风渐盛,曾办过中学、小学并合的过洋埔学校(校址在本乡后埔),后因学校被台风吹倒才停办。另我乡有流传近百年的盖仔狮表演,技艺精湛,远近闻名。

今逢太平盛世,国泰民安,盛世修基,基业永固。公元2016年春,本乡十六姓代表及众乡贤同心同德,精诚团结,决定改造本乡村容村貌,共建美好家园,并于是年农历五月动工,把本乡原南、北社寨门,建成新寨门,为适应新时代,遂改“过洋埔”乡名为“贵洋埔”,今撰此记,乃追本溯源,上可报祖德福荫,下可昭后来贤良,培根基,清本源,万世基业,垂裕后昆。子孙后代,永世其昌,澡身浴德,励志效贤。磐基永固,荣臻万年!

过洋埔“海上丝绸之路”的港口村,在发展和传播中华文明中发挥过重要的作用,其在沟通西亚、非洲和欧洲的海上贸易黄金通道的过程中,做出过积极的重要贡献。说:过洋埔娶媳妇,等下潮水。”又有童谣唱道过洋埔,南软肚,未能做戏,先落后(雨)”。从整个历史长来看,早在五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恒河沙数的“海上丝绸之路”的港口村,星罗棋布大小岛屿里,居住在南海之滨的岭南先民就已经使用平底小舟,从事海上渔业生产。现在,当历史的尘埃落定,过洋埔村已经没有港口,就像港口的消失一样,历史就这样被人们忘记了。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4-03-02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998
  • 日志数: 67
  • 图片数: 2
  • 建立时间: 2016-11-01
  • 更新时间: 2024-02-22

RSS订阅

Open Toolbar